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8章 龍江再興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8章 龍江再興


成綺韻受了楊凌隆而重之的一禮,俏臉不由一熱,慌忙起身也對他深深一揖道:"想大人之所想,彌大人之未及,乃是下屬幕僚職責所在,要說謝,該是綺韻代江南許多無辜可憐的受騙婦人謝過大人恩德才是".

楊凌長揖道:"錯了,明日啟程,楊甚身離鎮江,留下處處上吊,跳井的婦人,一人死,娘家夫家不知多少家庭悲痛欲絕,到處一片愁云慘霧,這份良心上的負擔,本官實在承擔不起"

成綺韻還禮幽幽歎道:"這些婦人的父兄丈夫愚昧無知,引狼入室玷汙了清白,其過非是本人造成.明明是父兄夫婿開門揖盜,一旦事發全部的罪孽卻要統統由這女子一人承擔,以死明志,遺孤無數,綺韻只是看不過罷了."

忽地一個聲音"噗哧"笑道:"夫君和成姐姐半夜三更在這大堂上拜來拜去,是在做什麼呀?"

楊凌抬頭一著,見是馬憐兒來了.這幾日楊凌都與她宿在一起,午夜夢起,憐兒見楊凌不在身邊,披衣起床,見前廳***通明,這才趕來看個究竟.

楊凌見她發絲微顯凌亂,睡眼朦朧,星眸如夢,那少婦風韻異樣動人,忙笑著上前迎她坐下,將事情本末與她訴說了一遍,馬憐兒想了想道:"姐姐這一語,果然救下無數可憐人,實是莫大功德,只是……夫君,這紅纓會首既稱五師公,必然還有余黨無數,不將這詭計公諸與眾,就不怕逃散的余黨再去別處故技重施,再害了旁人麼?"

成綺韻淺淺一笑道:"卑職正要說呢,紅纓會與其他教派相比,有個最明顯之處,便是有洞房傳道的儀式.大人立即傳諭三廠一衛,凡有這樣儀式的教派立即捕拿.當可盡量捕捉紅纓會徒."

她在椅上坐了,喝了一口茶道:"白蓮教流傳甚廣,從無洞房傳道這種教旨,很明顯是紅纓會首篡改教義趁機騙取女色而已.這次栽了大跟頭,縱有余孽逃到別處改頭換面,還會再用同樣的手法引起官府注意麼?

況且要說宣傳,大人是要傾朝廷微薄的財力巨量印制書冊散于大字不識的鄉民,還是讓敷衍了事的衙役們下鄉去搞宣傳?朝廷曆來打擊白蓮教徒,種種屠家滅族的酷刑數之不盡,偏就有愚民趨之若鹜,就是因為邪教蒙蔽愚民的手段層出不窮,而且極富誘惑力,幾百年來官府早把白蓮教描繪成了惡魔化身,他們分支無數,改個名字,換個名堂,照樣欺騙鄉民,何時少了人信了?公布此事徙增無數含冤而死的婦女,卻與事無補."

彌勒教在陝西傳教時,蠱惑的百姓將全部家產捐入教中仍執迷不悟,旁觀者覺得匪夷所思,誰會知道入了教被洗腦的人竟會看不出如此明顯的拙劣手段?

彌勒教罪行暴露,轉而逃往他方繼續傳教,百姓們明明知道陝西有無數人家被害的家破人亡,彌勒教還不是信徒無數?他們甫傳教時根本不會露出真實意圖.你把邪教宣傳的再是邪惡,受騙的百姓卻壓根不相信他入的教就是你宣傳的教,等他被洗了腦,對于種種非理性行為已視若正常,更不會聽良言相勸了.

楊凌想起現代的傳銷乃至各國的邪教,在聲,影,文字全方位立體宣傳轟炸下仍紅紅火火的情形,不由感慨地歎了口氣.

紅纓會雖然行事隱蔽,可是洞房傳道卻是一個太過明顯的目標,鎮江知府調動各縣衙差,巡捕,民壯搜捕緝拿,各處交通要隘設卡盤查,江蘇布政指使司聞訊也頒下嚴令,分布各地的紅纓會匪徒遭受了毀滅性打擊.

楊凌船到金陵時,已緝捕了近三千名紅纓會的骨干信徒,至于普通入會的愚民,官府既處置不過來,也查不出都有哪些人入了教,只得就此罷手,不過紅纓會在江蘇苦心經營多年的根基卻已就此被連根拔除了.

********************************

運河岸邊,一艘不起眼的小船停泊于岸邊,隨著河水起伏輕輕地蕩漾著,一個身材高大,年約四旬,眉眼周正的青袍人雙腳不丁不八,穩穩地立在船頭遙望著遠去的欽差巨艦,恨恨地吐了口氣.

他就是紅纓會大師公王僧雨,紅纓會逃出來的只有他和二師公李左同,三師公楊清和幾個貼身侍衛,幸好明偷暗搶聚攏起來的金銀珠寶裝了滿滿一船底,都偷運了出來,否則他已是血本無歸.

楊清在一旁憤憤地道:"都是老四老五,這兩個蠢才異想天開,說什麼洞房傳道可以令我會未來的弟子開枝散葉,更形壯大,我呸,全是為了滿足一已私欲,他娘的弄來的錢還不夠他嫖的?這下自己的命玩進去了,本會辛辛苦苦打下的基業也都完啦"

王僧雨臉上一熱,有些掛不住面子.兩年前倪克等人想出這條騙誘女色之計,王僧雨聞色心喜,也是點頭稱許的,只是他不象倪克那樣偏重處子情節,有些良莠不分.若不打聽的那家新娘容貌俊俏,他是不肯上門賜福傳道的,是以能夠蒙大師公上門傳道的人家皆感激涕零,還以為自己是對教中虔誠,才蒙師公光臨.

如今楊清當著和尚罵禿子,分明是對他有所不滿,王僧雨心中雖怒,卻也知道自已這般草率,確實害了本教的基業,一時語塞,竟無法答言.

李左同忙打圓場道:"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還有一船的珠寶金銀,還愁成不了事?老四老五留戀女色,篡改教義,已致本教一敗塗地.今後吸取教訓,謹守教規便是.大哥,三弟,江蘇如今是風聲鶴唳,你們看咱們往哪里避避風聲?"

楊清聽他一說,怒氣稍斂.沉吟了一下道:"要不……咱們投到彌勒教門下如何?聽說他們在北方干的有聲有色,同是白蓮枝葉,他們不會見死不救"bbs.qmzw.***

王僧雨逮住了機會,冷笑一聲道:"的確不會,他們財大氣粗,先吞了咱們的財寶,再把咱們幾個無根無底的人往教里一扔,寄人籬下的日子好過麼?"

楊清在紅纓會排名第三,武藝卻是最高的,是紅纓會的槍棒總教頭,一向不太畏懼大首領,聞言翻了翻白眼,陰陽怪氣地道:"那大哥有何高見?"

王僧雨眯起眼道:"貴州苗區的八卦教同為白蓮門下,不過山窮人稀,教里也沒有什麼人才,憑咱們三人的能耐,如果加入八卦教,再以金銀暗暗買通教中重要人物,用不了兩年,八卦教就得變成咱們囊中之物.你們看如何?"

楊清嗤笑一聲,椰揄道:"大哥也曉得那地方窮山惡水?混出了名堂又如何?領著幫子野人穿山打洞?"

"你……",王僧雨氣往上沖,李左同忙道:"自家兄弟,有什麼好好商量.本來我是想提議咱們去洞庭湖,投靠楊子喬,大狗子的,聽了大哥的話覺得所慮甚是,那兩個家伙也不是善輩,手下擁有水上巨寇近萬人,平時見面親親熱熱的,如今落難相投難保他們不打咱們主意.

我來提個建議如何?投靠這個人,第一,他不會打咱們金殊銀寶的主意,甚至還有饋贈.第二,在他庇佑之下,咱們改弦更張,換了教名,改了教義,重新吸納教眾,保證一呼百喏,東山再起!"王僧雨喜道:"二弟說的是誰?快快講來".

李左同微微一笑,挑起大指道:"江西的這個,咱們在江蘇混的風生水起,一帆風順,大哥想是忘了去年他曾派人來招募的事了?"

王僧雨眼睛一亮,扭頭瞧瞧楊清,楊清也似恍然大悟般地重重一點頭,興奮地道:"好!要誆騙愚民入教易如反掌,手段多不勝數,咱們弱就弱在沒有官家罩著,耳目不通,這才一敗塗地,去江西投靠他,黑白兩道全吃的開,我看此計可行".

王僧雨重重一擊掌,暢笑道:"好,既然如此馬上去江西,咱們毀在老朱家手里,也得讓老朱家把咱們再扛起來,哈哈哈,馬上開船!"

*************************************

今日的龍江船廠車水馬龍,已非昔日冷清可比.朝廷撥付以及江南士族豪紳參股的銀子充足,內廠交付的圖紙詳盡,船廠正在日夜趕工,造制戰艦交付水師使用.bbs.qmzw.***

楊凌,成琦韻在一大票官員陪同下,前呼後擁地穿梭在造船作搪上.徐經,吳濟淵等江南豪紳士族也赫然在列.吳濟淵是蘇州首富,與楊凌是舊相識,這徐經就是害的唐伯虎一生不得入仕為官的禍首.

其實這人雖是江陰首富,家中良田四萬畝,另有各種生意店莊,一時豪富無兩,但是為人豪爽,好交朋友,並非邪惡之輩.當初他與唐伯虎進京趕考,由于仰慕唐解元的才氣,所以與他結識好友,共赴京師,一路轎馬相迎,對唐伯虎極是禮遇.

結果他偷買試題被人告發後,由于唐伯虎也高中榜首,而且與他一路十分親近,結果被妒賢妒能者當成偷買考題同黨上告落獄,徐家上下打點,花了無數金銀,總算是把他們保了下來,留了一條性命,只是兩人從此與仕途無緣,徐經做他的富家翁,唐伯虎則流連花叢,借酒澆愁.

徐經名聞于後世,一是因為他與好友唐伯虎的故事,一是因為他未來的曾孫便是名聞遐爾的徐霞客.他是江陰首富,吳濟淵是蘇州首富,有吳,徐兩家帶頭,沿海豪紳竟相投資入股,對這些人來說,海商的巨大利益他們看的比誰都遠.現在有兩大世家帶頭,聽說連皇家都投資入股,他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莫小看了這些江南士族,他們拿得出的資財,比國庫能撥付的銀兩多上十倍不止.龍江船廠四周便是一望無際已成長百年的巨樹,再有充足的銀兩和詳密的制造圖紙,要人有人,要物有物.制造速度非比尋常.

此時韓武已做了冰師千戶,彭老爺子一家和追隨他多年的海上悍將已加入水師,人人許了官職,正在沿海訓練水師海上做戰.

錢甯笑吟吟地道:"楊大人,你看這差事交辦給下官,下官辦的如何呀?***,當初我還嫌乏味呢,沒想到到了這兒,眼瞅著一塊塊的木板,愣是變成了巨大的戰艦.心里還真是挺高興的".

他說著偷瞄了成綺韻一眼,咽了口唾沫,心口又是撲通通一陣亂跳,這女人生的也太妖了吧?美女他見多了,可是看了一眼就直接聯想到床的,也就只有眼前這個妖精了.內廠二檔頭?嘿嘿,怕是楊凌的內房二夫人吧,可惜了.不但碰不得,他娘的連看都不能大大方方看一眼.

楊凌望著船塢中正在漸漸成形的高大戰艦,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點了點頭,忽又湊近錢甯耳邊低聲道:"江南豪族指縫里漏點油水就夠你小子喝幾壺的了,貪可以,可不許過份,耽誤了大事,我可唯你是問".

錢甯一聽,眉開眼笑地道:"大人這話我聽著舒擔,您放心,南京工部都水司,提舉司,營作司,南鎮撫工匠司,我打理的順著呐.

要錢給錢,要人給人,可要還是有不玩活兒的混蛋,***,我安個罪名扔進大獄,我還不整死他,弄殘了往家里一扔,干活的收銀子,不干活的收殘廢,這幫混蛋還有不玩命的?"

楊凌聽的啼笑皆非,這惡人做起好事來,還是一套惡人手段,可這樣的人你叫他懷恩撫遠,他也不是那材料,瞧瞧船廠按部就班,井井有條,各部各司就沒有一個敢怠工遲慢的,就知道錢甯這套胡羅卜加大棒的手法確實有效.

楊凌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似笑非笑地道:"別太過份就好,已經交付了多少戰艦了?現在造的都是什麼型號?"

錢甯瞠目道:"你問我,我問誰?我只管逼著人家干活,這些事兒可不懂,大人等等".他東張西望一番,指道:"那個誰誰誰,你過來,欽差大人有話問你".

楊凌一看鼻子差點沒氣歪了,那人面容清矍,綠色官袍,看補服該是個五品官兒,和知府同一級別,錢甯整天鎮守在船廠,卻連人家的名字都叫不上,就這麼喳喳呼呼的喊人,也太不尊重了些.

可那官兒偏偏吃這一套,一聽錢甯招呼連忙提著袍裾踩著木片鐵丁里愣歪斜地跑過來,點頭哈腰地道:"下官工部都水司洛恩遠,不知欽差在人有何吩咐?"

楊凌笑笑道:"原來是洛大人,請洛大人給本官介紹一下這些艦船,我想簡單的了解一下".

洛恩遠雖說語氣卑微,對于船務倒是行家里手,他依次指著船塢中正在制造的船只道:"大人,這幾種呢,都是按照京師送來的福船資料,再請水師衙門慣于海上跑船的彭老爺子指點做了點修改,不過名字上我們還是沿用舊名.

這條船叫哨船,這條叫海滄船,那是滄山船,都是尖底海船,適合遠海航行.最外邊那條巨艦就是大福船了."

這位洛大人一提起造船,倒忘了畏怯緊張,指指點點興奮不已地道:"遠洋木帆船為了航行安全和遇敵時反應快速,所以不宜過大,因此我們造船時大多只造兩千料以下的海船,大福船做為巨型戰船,可以在以上各種艦只的護衛下居中鎮守,因此不需多造."

楊凌聽的心中發笑,怎麼聽這種艦船陣列都有些象是現代的航母艦隊,大明水師有了這樣的配備,再好好訓練一下水師,漫說掃平倭寇,縱橫四海又有何難?bbs.qmzw.***

眼見工地上細木作,鐵作,纜作,塢作,篷帆,撚縫等作坊鱗次櫛比,氣勢宏偉的七大作塘都在緊張忙碌著,楊凌不禁喜悅地點了點頭.

洛大人又道:"我們已經交付了水師十七艘戰艦,三十四條平底沙船,目前工匠們手藝越來越純熟,造艦速度應該更快了".

楊凌雖不懂船,聽名字也知道平底沙船應該不是遠海用船,便問道:"這些平底沙船也是用于遠海麼?還是別有用處?"

洛大人道:"大人,平底沙船亦可用于遠海,但是更利于淺海,多暗礁的海域出沒作戰,用于內河,近海,沖灘登陸最是便利,剿滅倭寇時海盜如果退縮海島據險頑抗,大船進不了暗礁區,就要用上沙船了".

"哦",楊凌點了點頭,正想問問各種艦船具體的功用,走在他旁邊的成綺韻忽然踏上一塊活動的木板,身子一歪,驚叫一聲向旁栽倒.

旁邊幾位都是文官,文人,反應速度有限,錢甯雖來的及抱住她,可這女人風騷入骨,怎麼著怎麼象楊凌的內眷,他才不願惹一身腥,是以錢大人只是很無辜地看著成大美人兒向地面摔去.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7章 洞房傳道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9章 鐵甲戰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