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七 殺邊樂 第258章 伏擊  
   
卷七 殺邊樂 第258章 伏擊


月光如霧如紗,大軍來到十瓦寨附近,前方右側出現一片起伏的緩坡,叢叢矮茶樹繪映出斑駁的顏色,吹來的風柔柔的,帶著些清香.

茶樹沿著緩坡向遠處延伸過去,路左是一片茂密的蘆葦,新葦才剛剛抽芽.由于剛剛進入春季,雨水不多,蘆葦叢非常干燥,輕風拂過,偶有過冬的干枯蘆葦脆裂折斷.

"將軍有令,加速前進!"有人騎著馬來回呼喊著,軍令在寂靜的夜色中傳出老遠,軍隊陡然加快了行軍速度,想要快速通過這片適宜布伏地帶.

坡上茶樹叢中"哐哐哐"一陣鑼響,一陣箭矢射下,緊跟著呐喊聲起,茶叢中冒出許多持著刀槍的倭寇,嘯叫著朝官路上撲來.

右側外翼是刀盾兵,鑼聲響起,他們已自然地佇身舉盾,"篤篤篤"一片響,傷者寥寥,然而所有的士兵都極其冷靜,沒有一個心慌失措,大喊大叫.

他們的鎮靜影響了隊中的官兵,稍稍驚起的騷動迅速平抑下來,洪鵬較足了丹田力,一聲大喝之下,士兵們開始迅速布開防禦陣形,全勝車,霹靂車廂板豎起,弓弩手,火銃手,刀槍手各自就位.

而另一側的官兵,在茶山上有敵偷襲的同時,都司羅毅已喝令道:"放箭!"

一聲令下,萬點星光飛上天空,鋪天蓋地的落向那片蘆葦叢,"蓬"的一聲,干燥的枯葦遇火即燃,烈焰即刻騰空而起.蘆葦叢中頓時躍起無數人影,慘呼連天.

楊凌肅立在中軍戰車上,緊張得手心已沁出汗來,直至此刻他的心才放了下來.

大軍行進途中,他已令弓箭手在箭矢上綁上浸了油的布條,命各部將領傳諭三軍:大軍趕至十瓦寨時必遇敵襲.總督大人已有了萬全之策,令三軍將士依令行事,勿要驚慌.

這是一場博弈,如果料中了,對精神上和行動上早已有了防備的明軍,偷襲便全無效果.而且可以給全軍將士一種主帥算無遺策的感覺.

在軍中樹立這種信念,絕對可以化作巨大的殺傷力.這些畏敵怯戰的官兵缺乏的就是對統帥的信任和必勝的信念,只要通過這件成功的反埋伏給他們樹立這種信念,這兩萬大軍一夜之間就可以脫胎換骨,變成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

然而如果所料有誤,這番大動干戈兩旁卻沒有伏筆,那就真有草森皆兵之嫌了.對于剛剛鼓舞起來的士氣必定是一個不小的打擊,如今看來,他賭勝了.

楊凌料想倭寇若有埋伏,茶樹叢中必布伏兵.對面的蘆葦蕩如果也布置伏兵,雖有自陷險地的危險,但是如果策劃得好,這險地也可變作生地.

軍隊沒有現成的引火箭,平素都是戰事需要時,以變通箭矢制作.如果倭寇在夜間突襲,並以左側茶山伏兵先吸引明軍的注意力,明軍倉猝間是來不及引燃蘆葦的,蘆葦蕩離官路不過十余丈,這時埋伏的倭軍便瞬息可至,殺入明軍陣中.

有鑒于此,楊凌才令羅毅部所有弓箭手備好引火箭,只要倭寇伏兵一出,立即引燃蘆葦,里邊有倭寇最好,即便沒有,大為焰天,映得亮如白晝,倭寇伏兵無所遁形,便只能化偷襲為正面決戰.

九世善人的福氣真不是蓋的,隨著萬點火光落下,一根長陽全線飚紅,無數個倭寇在在蘆葦叢中哇哇叫著跳了起來,火起煙濃,"畢畢剝剝"的蘆葦燃燒聲此起彼伏,迅即燃起的大火猛烈無比,隔著十余丈順風的戰士猶能感到炙面的熱氣.

劉大棒槌哈哈大笑,扯開大嗓門吼道:"俺早說過大帥神機妙算,這下你們信了吧?從火海里爬出來的,統統射死,一個不留!"

事實上不用他說,全軍將士也已士氣大振,那時的士兵大多沒有讀過書,現在多為人詬病的盲目崇拜,迷信權威心理,在那時恰恰是高級將領駕馭部下的有力手段,即使後來治軍有方的戚繼光,也在軍中大搞封建迷信活動,就是這個原因.

如今眼見督帥料事如神,烈火沖宵而起,那火中倭寇不下千人,竟然不傷一後一卒就要將他們全數燒死,士兵們對楊凌的信任和擁戴立刻達到了巔峰,眼見臨近蘆葦叢邊的倭人有些帶著一身火焰狂叫著奔了出來,立刻有些士兵持著刀槍沖了上去.

這些沖出來的倭人一身是火,手中刀槍早已不知拋到哪去了,只顧狼狽地拍打著身上,頭上燃燒的火焰,往日的威風全然不風,哪里還能還手,未招架幾合,便被那些官兵捅翻在地.

雖然這些官兵有打落水狗之嫌,不過楊凌並未阻止,他現在需要的是恢複軍心士氣,能讓這些聞倭寇之名而喪膽的江南兵親眼瞧瞧倭寇的狼狽,親手殺死幾名倭寇,全軍的士氣必定有所提高.

楊凌掃了一眼火光熊熊的荒蕪蕩,蘆葦的灰燼被熱浪蒸騰著在半空起伏飛舞,猶如大片的黃蜂,下邊仍是熊熊烈火,片刻功夫已經看不見掙紮的人影了,烈焰彌連成一片,映入眼簾的只有一片火光.

楊凌緩緩轉過身來,注視著那片茶樹山坡,乃美正智手下大將木村中原率領著上千名倭寇已揮舞著倭刀,木杆長槍沖殺下來,明軍陣營嚴陣以待,所有的官兵肅立原地,一動不動.

木村中原沒想到主公奇襲吳江城,誘引蘇州守軍來援,再半途伏擊一舉殲滅的妙計竟被明將識破,驚訝之下,陷身火海的千余名兄弟那無以名狀的慘象反而激起了他無窮的殺氣.

明軍縱然有一兩名智將識破計策又能怎樣?他曾經率領三百名部眾與四千名衛所官兵決戰,明軍一戰即潰,他率領三百勇士自後面掩殺,追殺明軍五百人,而自己只死了十六個人.他的勇士是無敵的,明軍將領縱有頭腦,率領著一群膽小如鼠的士兵還不是一站即散,重演當年痛快宰殺的一幕?

何況主公已棄了吳江,率大軍繞至明軍背後,一部偷襲蘇州城,一部劫奪明軍輜重中的火炮,兩下合圍,大可屠盡明軍,為兄弟們報仇.

盟軍開火了,火銃砰砰,弓弦嘈切,揮舞著五尺長刀攻到近前的倭寇倒下一片,但是悍不畏死的倭寇一刻也不停歇,仍然凶悍地嚎叫著猛撲過來.他們知道,只要接近了明軍,按照慣例,就是他們一邊倒的屠殺了.一頭狼,沖進一萬頭羊的隊伍,又有何懼?

明軍悄然變換著陣形,方才在火銃和弓弩發射前放盾蹲低的士兵們站了起來,他們沒有舉起半人高的盾牌,而是紛紛握緊了細麻纏繞的長柄樸刀刀柄.

臨近茶山一側的道路上,棄盾握刀的士兵每人左右各隔著近五尺的距離,他們交叉站成三排,橫向排成長長的隊伍,鎮靜自若地看著疾撲過來的倭寇,刀鋒一寸寸拔出鞘來,發出滲人的摩擦聲,但那聲音全被倭寇的喊殺聲掩蓋住了.

這支隊伍,是楊凌從內廠和外四家軍中抽調的精英,他們有的是同韃靼鐵騎連年厮殺,無數次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百戰老兵,有的是在錢塘潮前手刃過無數倭寇,又受過邊塞戰事洗禮的新銳戰士.

這支三千人的鐵軍,縱然面對著縱橫天下的蒙古騎士也毫不畏懼,又怎會將這些沖鋒起來毫無陣形,身材矮小卻舉著不成比例的長刀,顯得有些可笑的倭寇放在眼里?

木村中原領著海盜們沖到面前了,他們忽然發現,這些前對火光,容貌都隱在黑暗之中的漢人,同他們熟知的衛所官兵似乎有些不同:這些人的身材,衣著和慣于逃跑的明軍沒有什麼兩樣,可是這些人的舉止,腳步,他們挺拔的腰杆兒,所表現出的那種自信和從容,都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們的對手:某,不可輕侮!

但是,晚了!

倭寇仍然藉著慣性在向前猛沖,前方肅立的明軍刀手也忽然腳步輕快地迎了上來,齊刷刷的一聲大吼"殺!",語落,刀落.

內廠絞肉機已經啟動……

※※※※※※※※※※※※※※※※※※※※※※※※※※※※※※

早早趕到明軍後路三里外一處溝渠埋伏的另一支倭寇只派了幾個機靈的手下藏在路旁剛剛過膝的莊稼地里探聽消息,明軍前鋒大隊剛剛經過,他們就悄然後退,跑回去稟報帶隊首領渡邊靜舟.

渡邊靜舟聽說明軍果然上當,已連夜率軍馳援吳江城,不由仰天大笑.他一面派人通知乃美正智,一面率領自己的一千士卒向明軍後隊掩殺過來.

明軍行進,前陣通常是弓兵,輕騎,中路是主將和重步兵,最後面則是輜重,糧草,軍需,而江南道路大多狹窄,這條路雖是官道也不甚寬,明軍既要馳援吳江,必然擺出行進速度最快的線型行進陣型.

渡邊的使命就是襲敵後陣,亂敵陣腳,輔助前方兩翼夾擊的同伙消滅這股明軍.另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掠取明軍的大炮.

乃美正智志向高遠,既然決意要做海上最強大的海盜,擁有超強的火炮是必不可少的條件,掠奪明軍火炮,一則如果奇襲蘇州城受阻,可以用來轟開城門,二則可以運到船上,稍加改裝,成為今後稱霸海上的本錢.

渡邊靜舟趁著夜色摸至明軍後陣,正欲發起攻擊,數里外埋伏地點忽然燃起大火,火光熊熊在此處也清晰可見,渡邊靜舟詫異莫名.但是這時也顧不得了,猛撲過去的部眾已經被明軍發現,此時唯有一戰.

明軍果然和其他衛所的官兵一樣毫無戰力,尤其是這些輜重兵更是不堪一擊,還隔著十好幾丈呢,明軍就扔下大炮,輜重,撒丫子狂奔起來,一面大呼小叫地喊著"倭寇偷襲!".

率領部眾猛沖過去的渡邊靜舟舉著太刀猛追一陣,終于悻悻地停下腳步,高聲喚道:"骷髏,馬上押解大炮送去主公那里,這里交給我!"

骷髏名叫黑田太郎,是渡邊靜舟的得力助手,這個凶殘的海盜癖好是搜集美麗女子的頭顱,腐去皮肉以頭骨制作裝飾品.因此同伙給他起了個綽號"骷髏".

他追在最前面,聽見渡邊喚他,才意猶未盡地趕了回來.骷髏扯開一門大炮的遮蓬布,立即??道:"渡邊首領,這大炮是假的!"

"什麼?"渡邊靜舟大吃一驚,慌忙趕到炮車旁,只見蓬布下分明是一輛沖車.渡邊猶疑道:"把所有的炮車統統檢查一下."

骷髏還未應命,沖車下隱蔽處藥撚已燃盡,轟的一聲巨響,沖車被火藥桶炸得四分五裂,巨大的沖擊力把膛開肚爛的渡邊和骷髏送上了半空.

渡邊當場殞命,只余下半截身子的骷髏在半空中看到的最後影像是急轉的車輪橫掃向奔擁過來的部眾.隨即,周圍的輜重車一輛接一輛地爆炸開來……

佯作逃走的明軍反撲了,當先一人橫刀躍馬,正是閔大將軍.

楊凌最信得過的三千精兵盡數留在中軍,後陣如果沒有可靠的將領終究放心不下,所以對倭寇的用意生了疑心後,他立即將驅軍領先的閔文建調到了後陣,並嚴囑他以雁形陣對敵,阻止敵人逃走,盡量以箭矢傷倭寇.

怎料閔文建見敵心喜,早將他的囑咐拋諸腦後,匹馬當先地領著一群步卒殺了回來.幸存的六七百名倭寇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弄呆了,趁這功夫,閔文建領著親兵踏著遍地燃燒的木片凶神亞煞地沖入了敵陣.

"呀……呔!"怪叫聲中,兩個舉著重劍的倭寇猛撲過來,閔文建舉刀一掄,"鏗"的一聲響,兩截斷刃飛向半空,四十斤重的大砍刀毫不遲滯地從一名倭寇頸上掠過,帶起一蓬血雨.

受到閔文建和他的親兵感染,又有連坐令的督促,官兵們鼓起勇氣隨在他們背後呐喊著沖了過來.

倭寇作戰並不以漢人為炮灰,每遇戰事最驍勇的真倭常沖鋒在前,一鼓而衰人士氣,余者再沖上來,被切開的明軍陣線便如摧枯拉朽,不堪一擊.今日真倭仍沖鋒在前,數十輛輜重車上的炸藥一炸,這些人首當其沖,一個對手還未碰到便見了閻王.

※※※※※※※※※※※※※※※※※※※※※※※※※※※※※※

蘇州東城,一隊舉著火把的官兵騎馬奔至,向城上高喊道:"快快開城門,我們有緊急軍情稟報大人."

城頭上有人高喊道:"你們是什麼人?"

城下一個百戶模樣的人大叫道:"不要啰嗦,快開城門,我們馳援吳江城的軍隊被倭人伏擊了,快快奏請大人派兵增援,否則大勢去矣!"

"啊!援軍被倭人伏擊?你等等,我馬上開城!"城頭守將聽了慌忙答應一聲,轉身下了城頭.扮作明軍百戶的是乃美正智手下四悍將之一的明人牛塘,他是江南人氏,熟悉各地地形,就是他引著乃美正智的大軍避開明軍衛所,抄路奇襲了吳江城.

見明軍中計,牛塘得意地一笑,悄悄向背後打了個手勢,一個倭寇會意,手中的火把'不經意’地擺動了幾下,遠處埋伏的乃美正智立即命所有倭寇做好准備,准備待牛塘占據了城門,便立即鼓軍殺入.

他奪了吳江城後有意放一些明軍逃走,並做出劫掠全城堅守不出的姿態,但是吳江的財富不及蘇州百分之一,他的真正目標卻在蘇州,所以估計逃走報迅的官兵快到了蘇州,他立即集結全軍棄了吳江城直奔蘇州而來.

乃美正智留三千兵馬埋伏在十瓦塘,自率其余三千多人直撲蘇州城,渡邊的消息送到,他便想重施故伎叫開蘇州城門.

城門轟隆隆地打開了,騎到門上的牛塘眼中露出了貪婪,熾熱的光芒,城里有的是堆積如山的黃金白銀,綾羅綢緞,有的是千嬌百媚的妙齡少女,而這一切,馬上就要唾手可得了.

吊橋也吱悠悠地放下了,牛塘吸了口氣,喝道:"進城!"隨即雙腿一磕馬腹,一馬當先馳向吊橋,後面三十名騎士連忙緊緊跟隨.

黑漆漆的城門洞里一線暗紅閃了閃,隨即一道熾紅的火光噴出,與此同時爆發出一聲巨吼,在城門洞里回聲陣陣,更顯得震耳欲聾.

百余枚鐵釘,鉛丸從炮口中噴出,劈頭蓋臉地傾將過來,刹那間將迎面馳來隊形密集的三十騎倭寇轟成了篩子,連慘呼都來不及發出,便割麥子般齊刷刷倒下了一片.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57章 開拔!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59章 合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