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七 殺邊樂 第284章 聯合會議  
   
卷七 殺邊樂 第284章 聯合會議


滿刺加王宮,此時已成為佛郎機人的地方.

今天是一次正式的歐洲式宴會,因此使用的食物大多是歐洲人自己制作的,餐具卻不是歐洲人常用的銅器,二十滿刺加王室華美的金銀器皿和中國瓷器.

歐洲人的主食當然是面包,不過制作上等面包的小麥,在各種主要農作物中產量是最低的,所以白面包屬于富人,貴族和教會特權者才能享用到的食物,他們在面粉中加入牛奶,用啤酒酵母來制作精白美味的小面包,稱為皇後面包,現在就擺在長長的餐台最里邊.

犬養正一坐在最末端,拈起一塊用黑麥,燕麥制作的硬梆梆的黑面包,又呯地一聲丟回盤子,向旁邊的小野耕田不滿地咕噥道:"可笑的宴會,黃金的碟子,盛的卻是這種東西,我可以用它一下子敲破你的腦袋."

小野耕田側了側身子,低聲道:"不要抱怨了,在人屋簷下,怎能不低頭?我們現在要靠他們才能生存,聽說留在大明本土的人已經快被殺光了,逃到山里的人吃野菜吃的臉色青腫,甚至腹脹而死,至少我們還有飯吃,有酒喝."

他說著呷了口劣質威士忌,也不禁皺起了眉:"為什麼不用本地的美酒?這酒簡直就是像是醋."

"噓,他要講話了,"豬爪英俊抓抓武士髻,急忙說道.

果然.艾澤格已站起身來,彬彬有禮地向大家欠身微笑著說道:"先生們,很歡迎你們來參加今天中午的盛宴."

他身著東方絲綢制成的短襟緊身衣,昂貴的披肩上用細小圓潤地珍珠織著一首葡萄牙情詩,在燭光下熠熠放光,愈發使他透出一中尊榮的氣度.

"先生們,"艾澤格微笑著向眾人頷首示意:"今晚盛宴,請大家盡情暢飲.無須顧忌.同時,我需要就一些事情,征求大家的意見."

他環顧著長餐台旁圍坐著的客人們說著.

這是一支龐雜的隊伍.有他率領的葡萄牙艦隊軍官,有西班牙海盜佩德羅船長和他的部下,有宮本浩和他的東方武士,有本地投靠他地土人酋長,還有在東行過程中征募的雇傭軍首領,勢力派系複雜,人種和打扮也各異.

各種菜肴由原屬于滿刺加王宮的奴仆們陸續呈送上來,當然最精美地食物還是擺在這些首領們的一邊,菜肴除了魚和蔬菜,肉類中同樣以豬肉為主.

中世紀的歐洲人不像現在的歐洲人這樣反感動物的內髒,事實上每一寸能吃的部分他們都不會放過,包括豬的子宮和膀胱.不過不管是飲料,面包還是菜肴.他們一律都要染色,看起來那油汪汪地暗紅色讓人極有食欲.

由于飲食習慣的不同,這些人有的用刀叉,有的用筷子,有的直接用手抓,使這場富麗堂皇的宮廷式盛宴看起來有些怪異.

艾澤格抿了一口用白葡萄酒加工出來的白蘭地,笑吟吟地抓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說道:"諸位,今天請大家一起來,除了共進午餐.就是關于我們的出路.我們能否在滿刺加站住腳地問題,這關系道我們每一個人的前程."

這句話頓時引起了所有派系的注意,大家紛紛停下刀叉筷子,凝神聽他發言.

"說實話,我沒有想到大明的軍隊會這樣善戰.從佩德羅船長告訴我的消息來看,明軍水師地戰力原來被我們低估了.不不,不是低估了,而是完全估計錯誤.現在,明軍解決了東海,很快目標就將指向這里,從宮本浩先生留在明朝疆界的密諜傳回地消息,明軍調動的跡象也印證了這一點."

他雙手一攤,聳聳肩道:"那麼問題就來了,我們是戰,是退,亦或……想辦法和大明謀求和解?請各位先生各抒己見."

客廳頓時嘈雜起來,各派系地人開始交頭接耳.艾澤格扶著餐案靜靜地觀察著眾人的反應,然後深深看了眼大主教拉馬里奧.

他的軍隊並不是海盜,而是正規的葡萄牙海軍,隸屬于有'葡萄牙戰神’美譽的印度地方總督阿爾布克拉克.這位總督大人,是一位虔誠而瘋狂的教徒和利益追求者,自從在印度站穩了腳跟,他的野心就開始雄視整個遠東.

根據阿爾布克拉克的觀察,他認為滿刺加是控制印度洋和遠東貿易的咽喉要津,占領了這里,就可以確立葡國在東方的海上貿易帝國的地位.以此為立腳點,他還可以奪取科倫坡,爪哇,加里曼丹,蘇拉威西和馬魯古群島等地.

他曾經以武力壓制斯里蘭卡後,從佛牙寺把佛陀(釋迦牟尼佛)的牙齒舍利搶出來,當著數萬名悲痛欲絕的佛教徒把它碾成碎末(事實上當地僧人在發現他的這一企圖時已經偷換了佛牙舍利,真正的佛舍利現在依然存在那里).

他也曾率兵前往伊斯蘭教的聖地麥加,那里是伊斯蘭教始祖穆罕默德遺體的長眠之地,阿爾布克拉克挖開墳墓強奪遺體,然後當著伊斯蘭教徒的面將遺體吊在絞刑台上.

但是對于能夠讓他所信仰的上帝也成為東方的主宰,這個瘋狂的信徒卻沒有那麼強烈的信心,對于遠東的第一強國大明王朝,他心中始終懷著幾分戒意.

艾澤格就是他所做的第一次嘗試,占領滿刺加,試探明朝對此的反應,然後再決定他對遠東的進一步部署.現在看來,明朝似乎並不甘心失去滿刺加.並且已經准備付諸武力.作為遠征軍司令,艾澤格在發現錯估了明軍實力的情形下,來不及得到阿爾布克爾克地進一步指示,只好同他的合作者們商討對策.

拉馬里奧是奉葡王之命來到滿刺加的,葡王是反對和大明動武的,在他看來,和遠東第一強國成為盟友,對于葡國顯然更加有利.但是經曆了三年前亞莉•;阿德妮的叔父等激進的海軍軍官那次叛亂,他不得不開始重視海軍系的意見.

阿爾布克爾克有'戰神’之稱,在海軍中聲望卓著.因此拉馬里奧大主教在獲悉了他的計劃後親自來到滿刺加,想在實地考察後再向國王提出自己地見解.由于他是議和派的人,所以艾澤格對他表面客氣,其實頗有敵意.

果然,拉馬里奧咳嗽一聲,開始說話了,他環視眾人一眼.說道:"諸位,現比你們應該知道,早在百余年前,明朝的海軍將領鄭和,就曾經七下西洋,他到過波斯灣,到過亞丁,到過紅海,他派出地分船隊甚至到過非洲東海岸."

"而且……明軍船只的規模,數量還有船員的總數,是我們現在海軍艦隊的總和.明軍具有強大的遠洋打擊能力,這是勿庸置疑的.現在佩德羅船長又證實了明軍的火炮同樣不比我們遜色,我認為,國王陛下地意見是正確的,我們應該和這個強大的國家結為盟友.而不是成為敵人,那將是我們的一場噩夢."

艾澤格的副手桑德立即反駁道:"主教閣下.我想您有點危言聳聽了,宮本浩先生和明軍有過多年交手的經曆.從他的了解來看,明軍並不具備佩德羅船長所說的超強火力地大炮."

他輕蔑地看了眼佩德羅,又補充了一句:"佩德羅船長兩艘戰艦的失敗,或許是指揮不當,或許是明軍依仗地利和艦船的數量彌補了缺陷,至于艦船上的彈痕,呵呵呵,兵不厭詐,給我兩艘船,我可以把它拆成舢板,來證明我的炮火之強大."

他刷地一下站了起來,驕傲地說道:"作為西班牙皇家海軍上校,我向萬能地主起誓:給我十艘戰艦,我將消滅出現在南海的一切明軍水師,為葡萄牙王室和皇家海軍爭取無上光輝,讓國王陛下地權力,教皇陛下的恩澤遍布東方!"

艾澤格興奮地拍拍他地肩膀,說道:"滿刺加必須保證在我們手中,擁有這個貿易港,我們的商船將滿載明朝的財富,把他們的貨物裝滿道桅杆上."

"啪啪"兩聲清脆的掌聲,拉馬里奧溫文爾雅地鼓著掌,反唇相譏道:"非常動聽,閣下.可是你別忘了,這里就在大明的腳下,它龐大的就像一頭巨象,抬起一只腳來,就能把這個地方踩的粉碎.我們僅僅有十艘戰艦而已,當然,如果算上佩德羅船長和宮本浩先生的船還不止于此,我們的補給和兵員補充在什麼地方?而明軍可以在一晝夜間動員十萬大軍."

"主教先生",宮本浩結結巴巴地道:"據我們所知,明朝人不好戰,不善使武器,我們兩百人就能洗劫一座三萬人的城池.五十人就能追著一千人的明軍隊伍逃跑."

拉馬里奧聳聳肩道:"那麼我很好奇,閣下為什麼不帶領你的兩千多人去占領十座富饒的城池,卻和我們擠在小小的滿刺加?"

宮本浩臉一紅,強忍怒氣道:"這個……明朝的官吏腐敗,軍隊戰力低下,是眾所周知的,不止陸軍如此,佩德羅船長在大明待了三年,他應該對明軍水師的戰力也很清楚."

"我們這一次失敗,主要是由于失去了本國的基地,被迫攜帶家眷使我們的作戰能力大受影響.同時明軍的將領楊凌足智多謀,此人不但善于作戰,而且極會鼓動軍心士氣.但是明朝的官場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

他狡猾地一笑,端起杯酒喝了一口,然後一皺眉,咧了咧嘴才道:"他們喜歡遷怒于人,喜歡攬功諉過.立了大功的將領.會收到君主的忌諱,最終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打了敗仗的將領,同樣會成為君主地替罪羊,哪怕他曾經百戰百勝.

現在楊凌已經觸犯了第一條,引起了一些官員的不安,只要他再觸犯第二條,立即就會受到別人的攻擊,只要他被迫離開這個為止,一頭雄獅率領的虎狼之師立即會重新潰散成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

桑德呵呵一笑道:"我要求傾力一戰,為的就是這個目的.至于補給和兵員補充,我的具體計劃是:首先從印度總督那里征調4000至6000人地軍隊.先占領廣東省為基地,全殲明軍水師取得制海權,然後逐步向內地滲透."

"至于後續兵員問題,可以從本土在征調一萬到一萬五千名士兵,在日本和呂宋在募集一萬人左右的雇傭軍.當取得制海權後,戰船上的炮可以卸下作為野戰重炮使用,前後運到地大炮可以達到上千們.在這樣的火力下,我們將遇不到任何有規模的抵抗."

佩德羅是西班牙人,只是迫不得已暫時投到滿刺加以尋求安全的所在,他深知自己的獨龍島被擊毀的兩艘戰艦的實力和費爾南多的指揮才能,所以堅信明軍是擁有威力強大地火炮的,所以他十分不願意主動把明軍的戰艦吸引道這個棲身之處.

不過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本來不想表達意見,可是聽到桑德如此異想天開的話.他實在忍不住了,聳了聳兩撇大胡子,他淡淡地說道:"桑德上校,我毫不懷疑六千名葡萄牙正規士兵的戰斗力,但是明朝可以派出三萬人的水師遠航西洋.而無論是葡萄牙還是西班牙,誰能支撐得起上萬名海軍的遠洋給養?"

"從印度征調4000名士兵.我想印度將因此不再屬于你們,阿爾布克爾克將軍不會同意這個計劃.上萬人地艦隊從伊比利亞半島乘船南下.繞過好望角直到印度這一路上沒有一個國家支撐得起這麼龐大的軍隊吃用.另外船只的維修,疫病的防治,該如何做?"

拉馬里奧也嘲弄地道:"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戰爭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萬一不利,這麼龐大的軍隊如何撤退?你說要招募今萬人的雇傭軍,這麼多人如何招募?如何訓練?如何協同?一旦大軍東征,國內空虛,如果這時有別地國家趁機同我國作戰,要如何應對?"

一連串的'如何’把桑德問地啞口無言,他惱羞成怒地道:"就算不攻擊明朝本土,至少要保護滿刺加的安全我們總做得到把?問什麼要求和呢,這里是東方的香料,瓷器,絲綢,茶葉流動的必經之路,只要擁有這里的絕對貿易權,那麼開羅和麥加將徹底破產,而威尼斯也將得不到它所需要的香料和絲綢,除非派他們的商人道葡萄牙花大把的金幣購買."

報仇心切的宮本浩並不介意葡萄牙人打沉了他們幾艘戰艦,卻對在大名陸地上的失敗耿耿于懷,極力鼓動艾澤格和桑德對明開戰,而拉馬里奧和佩德羅則持反對態度,雙方爭執不休,雇傭兵團長阿隆索則眼觀鼻鼻觀心,儼然老僧入定.

雙方正爭的不可開交,一個東方人形色匆匆地走進來,對侍者低語了幾句,侍者急忙把他引到宮本浩身邊,宮本浩聽他耳語了幾句,臉色忽然變的極為難看.

正在爭吵的雙方都停了下來,艾澤格奇怪地問道:"宮本先生,出了什麼事?"

宮本浩雙手扶膝,一字一頓地道:"閣下,我剛剛收到的消息,濠鏡的佛郎機人由于殺死了索賄的海道使,被迫逃往浯洲嶼,他們……已經被明軍打敗了,我的人在福州大街上親眼見到上千的佛郎機人被押解著經過."

艾澤格吃驚地道:"怎麼會?我知道那些人,他們雖然是走私商人,但是武力並不弱,他們的四艘主力戰艦,火力並不比我們的戰艦差多少,我正准備派人去和他們聯系,希望和他們聯手呢,明軍出動了多少戰艦,打了多久?"

宮本浩遲疑了一下道:"福州港的大型戰艦並沒有出海.所以我的人也搞不清他們出動了多少船,不過軍營調兵出海我們是知道的,他們凌晨出發,至落暮時分返回,來回一共只用了一個白天地時間."

大廳內的嘈雜聲徹底消失了,靜的連一根針落到地上都聽得見.過了許久,拉馬里奧振衣而起,用高亢的語調大聲道:"將軍們,先生們.我們必須馬上做出決斷,不能等到明軍的戰艦開到我們眼皮底下再去談判,我認為最正確的作法就是馬上和明廷取得聯系.通過談判解決滿刺加問題."

他指著門口大聲道:"明軍水師的戰力已經很明顯了,他們能盡量抓捕而不是殺害我們的移民,也說明他們有談和的誠意.機會稍縱即逝,不能再等下去了,先生們.我可不希望當我們的宴會結束時,穿著明軍盔甲的士兵就從門口直接沖進來,然後把我們從餐桌上押進牢房.秉承國王陛下地旨意,和他們談判吧!"

艾澤格和桑德面面相覷,過了許久,艾澤格才頹然坐倒,說道:"……好吧,桑德,派人去和楊凌取得聯系,我們談判.我們願意比照明廷屬國的舊例.向他們稱臣納貢,以求取貿易上的自由和滿刺加的擁有權."

他有抬頭對桑德道:"馬上派人通知阿爾布克爾克總督,盡可能的抽調戰艦和軍隊,能調多少就調多少,無比盡快增援滿刺加以防萬一."

楊凌對于何總兵,成綺韻,阿德妮'三人軍事小組’做出的決議萬分滿意.對于戰果更是滿意萬分.不過阿德妮也親自登島作戰這件事,還是令他後怕不已.

余悸未息的楊凌一回到房中就對阿德妮施以家法.緊繃繃彈翹力十足地小屁股被打了幾巴掌,換來一副委委屈屈,楚楚可憐的哀婉模樣.卻不肯開口求饒認錯.

楊凌無計可施,轉而去懲罰綺韻.同樣的巴掌落下去,卻是眉嬌目媚,體酥如蛇.被打的一臉春情蕩意的成綺韻,就像纏在他身上的藤,楊凌被弄的沒皮調可彈了,本想夫綱大振,最後卻演變成了一場盤腸大戰,成綺韻總算是被戰的……求饒了.

不過這件沒有留下什麼後患的事還是給了楊凌一個警醒:家事國事天下事,有輕有重有緩有急.有時家事該舍就得舍,二女之情該放就得放.

如果他不在的時候,他的部下做了錯誤的決定,用殘酷的殺戮引來滿刺加海盜提前發起攻勢,那麼准備不充分地明軍很可能陷入被動,至少也要付出更多的傷亡,那就因為他地一己之私,枉害了無數無辜的性命了.

被捕地走私隊伍出現黑奴令他有些意外,經過審問楊凌才知道西方現在已經開始黑奴交易了,已經有海盜船專門一擄獲異地人口販賣異地牟利的事情.這支走私船隊里的黑奴,就是他們從西方海盜船上購買來的.

同時由于他們寄居澳門,所以雖然很少從澳門本地倒賣人口,不過也同樣干著擄賣西方人口到東方,在擄賣東方的婦女兒童道西方的肮髒勾當,這樣一來,楊凌對于首惡自然不會從輕發落,除了安置好婦女兒童和黑奴免受別人打擾,罪大惡極者一律移交按察使司審問,按大明律法處置.

這天上午,一名福建商人來到總督府,點名求見楊凌楊大人.總督府上下已經習慣了有些不三不四的人來求見總督,而且也知道這些阿貓阿狗大多來頭不小,所以絲毫不敢怠慢,急忙把他迎進客廳,便去稟報楊凌.

楊凌聞訊,忙趕到客廳,那商人見了楊凌客客氣氣地見禮道:"草民賈慶友拜見總督大人."

楊凌笑笑道:"賈先生不必客氣,你是……?"

賈慶友不敢就坐,賠笑說道:"草民是一介生意人,經常跑南洋,做些藥材買賣."

楊凌一聽是個真正的商人,心中好奇心一去,不免有些懈怠,他懶懶地在椅上坐上,淡淡地道:"哦,不必太客氣,你坐下回話吧,你有什麼事要見本督?"

賈慶友仍不敢坐,他擦了把汗,規規矩矩地站在那兒道:"草民是個生意人,貨船經過滿刺加時,被那兒的一伙番鬼海盜劫住,他們扣了草民的船,要求草民給大人送個消息,消息帶到,他們才肯歸還貨船."

"嗯?"楊凌一下子欠身前傾,注目道:"滿刺加?佛郎機海盜?他們要你帶什麼消息?"

賈慶友吃吃地道:"他們說,佛郎機打敗滿刺加,統治了那個地方,現在知道大明皇帝對此頗為不滿,所以十分惶恐.佛郎機國不願為此事和大明發生戰事,因此想就滿刺加問題同大明談判.如果大人同意,請簽一道手諭給我,草民帶回滿刺加,由大人指定日期,他們願意派出使團同大人在廈門談判."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3章 小魚吃大魚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5章 海上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