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17章 一馬西來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17章 一馬西來


楊家大院里很熱鬧,一進大門兒,左廂房里鼓齊奏,只見門窗四開,一群頭戴黃梁道冠,身著玄色道袍的老道,腳踏七星步,手中拂塵輕揚,口中念念有詞,正為威國公做法事,保佑他元神不滅,能早登太虛仙境.

這些人是白云觀的道士,憑他們有道官職務的身份,尋常的人是請不到的,不過威國公身份可不同,再加上他和國師的關系非同尋常,所以白云觀主親自領著十大弟子,也不用人請,就主動登門了.

右邊廂房是雅各思.火者亞三等傳教士,高管家年紀大了,對西洋和尚作法事挺排斥的,所以安排好了地方就再也沒進去,不知道這些西洋和尚是怎麼做法的,只知道他們是在祈禱什麼天使指引自家老爺上天堂,一個很美麗的地方.

高管家見他們沒什麼法器,比不得人家佛道兩家的排場,只道是趁機打秋風來的,心里很是鄙視,不過老爺生前對他們很好,家里也不差這點酬禮,也就由他們去了.

正對面楊凌素日奈見外客的主廳,現在已經改成了靈堂.屋簷下掛著一排白紙糊的燈籠,抬眼一望,就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黑色"奠"字.

靈堂肅穆,正面是一塊連天接地的白色幔帳,黑漆棺材擺在幔帳的後邊,只露出一個頭面.棺里沒人,只有楊凌穿過地一套衣物.

幔帳上部一行正楷:"文成武德威國公楊千古".幔帳兩邊懸桂著的全是京中王侯官員們送地挽聯.左右牆壁上掛滿了祭幛,落款不一而足,左邊是以成國公朱剛為首的王侯公卿所送,右邊是以三大學士,六部九卿為首的文武百官所送.

內容不外乎都是些什麼,'音容宛在’,'永垂不朽’,'風范長存’一類的東西,下邊是落款.正中間奠字下方是一張條形黑漆木桌,上面擺著香爐,供果.

靈堂里香煙嫋嫋,銅爐里昂貴的檀香木燒地劈啪作響.濃郁的香煙嫋嫋升起,讓靈堂內變的霧蒙蒙地.十八個誦經的高僧已徑退到廊下喝茶休息去了,靈堂上,右側一字排開跪著韓幼娘,玉堂春,雪里梅和楊凌的侄兒楊云龍.

唐一仙也是一身縞素,和韓威夫婦紅腫著雙眼正答對著前來拜祭的客人.丫環婢女們躡手躡腳的換香火,剪燭頭,焚金銀紙錁.仆人們端茶遞水,人流不斷卻悄無聲息.

韓幼娘一身白衣,外邊又套了件黃麻坎肩兒,腰系麻繩.跪在靈前,叫她拜便拜,叫她停便停.兩眼空空洞洞,癡癡呆呆就象丟了魂兒一般.

好日子才過了兩年.相公雖然常年在外,但是她知道相公心中有她,一直深愛著她.相公如今位極人臣,已是顯赫到無以複加,可是對她這個和妾室們比起來姿色尋常,身份卑微的獵戶女兒卻一直又敬又愛.

相公雖然在外奔波,但是她心里有他在,就踏實,甜蜜,然後現在老天爺在賜給她最大地幸福僅僅兩年之後,就殘忍地收回去了.兩年前為夫辦喪事,她還不知道情的滋味,雖說悲傷痛哭,主要還是一種為人妻的本能,而這一次,她的心都被掏空了.

素燭慘淡,陰風淒淒,紙皤飄拂,白花搖曳.玉堂春和雪里梅渾身縞素,珠淚斷線,哭地聲音嘶啞,花容慘淡,帶雨梨花一般,她們已經哭不出來了,也不敢再哭,因為韓幼娘已經整整三天,就這麼一動不動地跪坐在這兒守靈,就象泥雕木塑一般,既不流淚,也不哭喊,一點聲音都沒有,沒有人敢再刺激她.

別人想勸,可是無論你說什麼,她都充耳不聞,唐一仙無奈悄悄請了皇帝來,但是她對皇帝好象也已全然不認識了,結果正德勸了半天,她一聲不吭,倒惹得正德號啕大哭起來.皇上都哭了,自已能不哭嗎?結果劉瑾和馬永成只好一邊大哭,一邊把號啕不已的正德皇帝給硬架了出去.

眼見幼娘的氣色越來越差,玉堂春抱來了小少爺,想用孩子來打動她.韓幼娘接過孩子,就機械地哺乳,喂奶,然後交給老媽子,整個過程還是一言不發.玉堂春和雪里梅不但悲痛于相公地離去,現在也越來越擔心幼娘的情形.

整整三天跪著一動不動,既不進食也不飲水,那簡直不可想象,誰能辦得到?沒有人懷疑,七天後出殯地時候,恐怕這位一品誥命夫人就要和丈夫一同上路了,她這是抱了殉節的念頭.

唐一仙眼睛紅腫地送走了幾位官員,憂心忡忡地對韓威道:"韓大哥,幼娘姐姐這般情形,這可怎生是好?你是她的親哥哥,倒是想個辦法呀,再這樣下去,我怕姐姐她……她……".

"妹子要是能哭出來,反而好辦了",韓威說到這兒,鼻子一酸,眼淚又下來了:"妹子外柔內剛,性子剛烈.妹婿還沒看過他的兒子,如今連尸首都不得見……,幼娘她難受啊……".

唐一仙急的跺跺腳,說道:"這可到底怎麼辦呐,快要出人命啦,和誰商量呀,連孩子抱出來,姐姐都沒有一點反應,我去找文心姐姐拿個主意,可文心姐姐……".

唐一仙眼睛一紅,嘴角一扁,帶著哭音兒道:"文心姐姐和幼娘姐一副模樣,那邊文蘭姐弟倆急的嘴上全是火泡,嗚嗚嗚嗚……".唐一仙再也忍不住,捂著嘴又哭起來.

韓威一咬牙.說道:"婦女貞潔,從一而終;一與之齊,終身不改.絕食殉節,原是女子美德,妹妹要以死殉夫.我這做哥哥的本也不該攔阻,可她現在有了楊門之後,總不能讓孩子剛剛沒了父親.又沒了母親".

婦人以死殉夫,在那時是一樁美事,要受到表彰贊美,世人皆以為唯貞節烈女,夫婦情深,才能有此壯舉,縱是親生父母也無權阻止.韓威有心要救下妹子,可是又覺地心中不安,不得不先說出個理由.

唐一仙暗暗松了口氣,幼娘自從一聽了楊大人的死訊.整個人地意識就已完全封閉起來,她若絕食殉節,玉堂春和雪里梅只有步其後塵.雖說楊家成了世襲的國公,小公爺自有人撫養.可是楊大人去了,已經夠叫人悲傷了,唐一仙怎忍再失去這三位姐妹.

云兒在旁邊急忙道:"是呀是呀,小公爺還不認識爹娘呢,誰照養著總是不及親生父母,夫人如果無後,隨著老爺去了那也使得,如今老爺就留下這一點骨血,夫人該為了老爺的香火後人,好生愛惜自已才是."

她是跟著韓幼娘最久的婢女,感情也最深,一聽大舅老爺口氣松動,激動的臉蛋通紅,急急忙忙地跟道,生怕韓威又改變了主意.

韓威"嗯"了一聲道::"我再去勸勸妹子,如果她還不回頭轉意,我就一掌劈暈了她,云兒,你回頭弄點小米粥拾她強灌下去,她地身子再熬不得了".

云兒連連點頭,韓威便舉步朝韓幼娘走去.韓幼娘兩眼空空洞洞,瞧見有人到了跟前,根本就看不出是什麼人,只道是又有人來吊唁了,便雙手扶地,端端正正地磕了個頭還禮,然後又直挺挺地跪坐在墊上.

韓威心中一陣難過,說道:"妹子,我……我是大哥啊,你可要保重身體呀,為了妹婿,為了孩子,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等爹和二弟回了京,我要如何跟他們交待呀".

他說著眼淚又下來了,韓威側著頭拭拭淚水,動作忽然僵在那兒了,兩眼一時睜的老大,一個鳳冠霞帔,大紅喜袍的女子,從大門口進來,一步步地朝靈堂走來.後邊一大堆莫名其妙地官員又跟了進來,院子里正搖頭惋惜的,正要告辭出門的,都吃驚地左方避開,負責迎賓的家人也張惶失措地站在那兒,不敢迎上去.

"當啷……勾兒~勾兒~勾兒~勾兒~~",一位修為高深,定力深厚的得道高僧失手把茶壺蓋兒扔了,在地上咣啷啷的響了半天.眾高僧一個個保持原來地動作不動,形如十八羅漢,怒目金剛.

高管家吃驚地迎了上去,顫聲道:"大小姐,您……您這是".

高文心瞧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一下,笑的高管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高文心輕輕撫著手中的靈牌,環目四顧,幽幽地道:"大人答應過我,過了十月,當雪飄起的時候,他就回京娶我,現在時辰到了,你看這天,雪也該下了,楊大人……該娶我過門兒了".

高管家心里直冒涼氣兒,吃吃地道:"小姐,楊大人他……他……已經過……過過……",一碰上高溫馨地目光,他的心里不由一寒,再也接不下去了.

高文心會說,會笑,會動彈,可是那雙眼晴根本看不到一點兒鮮活氣兒,和夫人的眸子幾乎一模一樣.

高文心捧著靈牌幽靈似地飄進了靈堂,後邊尾隨著的官員們有地聽清了他們的對話,忍不住又是一陣搖頭歎息.一片淒云慘霧的黑白兩色,突然出現一身紅,顯然刺激到了韓幼娘,她直勾勾地看著高文心,半晌之後,眸子似乎有了點兒靈氣,竟然啞聲叫了出來:"文心姐姐,你……你……".

高文心將靈牌放下,雙膝跪下向她叩了個頭.然後噙淚說道:"夫人,文心家逢大難.發落教坊司,如果不是大人相救,高文心此刻不是成了一個逆來順受,不知廉恥的娼妓,便是一堆無名枯骨了.大人對我恩重如山,文心粉身碎骨難以為報.

夫人.文心情難自禁,喜歡了大人,如今大人已去了…….文心自知身份卑微,腆顏登門,只求一個妾婢地身份,能夠名正言順地侍奉夫人,能夠為大人守節終老,上香祀靈,求夫人……成全".

她說著.兩行熱淚又撲簌簌地淌了下來,隨著她下拜的動作一顆顆滴在地上.

韓幼娘總算是徹底回了魂,聽請了這位結拜姐妹地話,她驚慌搖頭道:"不不.文心姐姐,我和雪兒,玉兒為相公守節是應該的,可是怎麼能夠拖累了姐姐一生?我要是答應下來.相公一定不會原諒我的".

高文心黯然垂淚道:"文心羞于開口,卻也不敢再瞞夫人.文心對大人……早己暗訂終身.大人他……他答允我,回京之後就接我過門.如今大人雖己去了,可是文心情有所鍾,心有所屬,除卻大人再不作他想,求夫人一定成全".

高文心說著,又深深拜了下去,韓幼娘急著想去扶她,可她雙膝麻木,已經動都動不了,只得急道:"文心姐姐請起,妹妹受不得這樣大禮,相公他……他不曾對我談起此事,相公對姐姐一直愛護有加,幼娘怕會錯了相公的心意,害了姐姐終身,到了九泉之下也無顏面對相公.

雪里梅見高文心一臉決然,想起當初見過的那副'春宮圖’來,她和相公早已有了夫妻之實,以文心姐姐地貞烈,怎麼可能再許別人?她今日身著吉服,直闖靈堂,如果幼娘不答應,只怕馬上就是一條人命了,所以她急忙對韓幼娘俯耳低語了幾句.

韓幼娘望向玉堂春,玉姐兒也會意地點點頭,韓幼娘這才信了,她長長地籲了口氣,說道:"文心姐姐,是我家相公對不起你.姐姐本是大家閨秀,現在又是朝廷堂堂的女官,怎能讓你這般自輕自賤地上門?

相公已經……去了,楊府便是我做主,幼娘要行文聘之禮,三媒六證,八抬大轎地把姐姐接過來,時間……就定在明日.姐姐,你我是金蘭之交,姐姐又治好相公痼疾,對我楊家有天高地厚之恩,幼娘不敢委曲了姐姐,今後我還是你的幼娘妹妹,夫人二宇再勿提起".

眾人聞言大喜,受高文心這一刺激,夫人地精氣神兒好象回來了,看到高文心也記起了孩子,知道為相公好好撫育後代才是為人妻的正責,口氣松動,似乎已消了自盡殉節的念頭.

"多謝夫人成全,文心……文心終身感激",高文心說完,一把抱住幼娘,兩個人相擁大哭,哀哀之聲今人心酸.

高老管家抹抹眼淚,趕緊出去張羅了.小妾過門兒,哪有那麼多講究,領進門來便是家里的人了.如今夫人說要送六禮,下文聘,那是把小姐當成平妻了.

小姐官宦世家,年輕貌美,又是京城聞名的女神醫,可是命運多舛,家門中落,淪為侍婢,又被未婚夫婿一紙休書,惹得鄉鄰間不知多少風言***.

如今小姐既鐵了心要嫁給老爺,大夫人又開口許了她平妻之喏,小姐就是國公爺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雖說一進門兒就守寡,可國公爺地大人是一品,那是幾世修來的福份呐.

高管家是高家的老人,聽了這請息又是心酸又是高興,尤其是小姐這一來,夫人消了殉葬的念頭,老爺雖走了,這個家還在,做為操持管理著這個大院地管事人,他能不高興麼?

這喜事,怎麼也得辦的風風光光的,可不能讓小姐再委曲了.

高老管家雖見多識廣,也聽說過話人和死人,死人和死人成親地冥婚.可是具體儀式他也不請楚,倉促間想找個懂行地也不容易.而且家里現在也離不開他,于是高管家忙喚過兩個家丁,派了去鄰近幾村保甲里正那里打聽,尋找鬼媒人,要給小姐和楊大人地亡魂.辦一場轟轟烈烈地鬼婚了……

************************************************************

楊凌遇險的消息是八百里加急,來的快,直到今天.蜀王禪位于世子的奏折才進了京,奏折里講述了禪位的理由,懇請皇上恩准,又詳細敘述了在平息都掌蠻之亂後,楊凌如何大智大勇,破解了庶子朱讓槿陷殺世子地陰謀.保住了蜀王一脈的賢譽,奏請皇上褒獎楊凌.

那信中並未提及朱讓槿有可能與某位藩王共同勾結,蓄意謀反的事.那件事只是朱讓槿地一面之詞,沒有任何證據.焉知不是他胡亂攀咬.

若說可疑,那只有甯王了,可是從楊凌派布天下的番子們送回的情報看.江西甯王那兒除了鄉下到處鬧土匪,城里幫派林立.弄的烏煙瘴氣之外,甯王爺整日里花天酒地,沒有絲毫異動,你還真拿他沒辦法.

二來雖說蜀王府出了個不肖的朱讓槿,可是朱賓翰和朱讓栩確實十分賢明,一旦牽扯上造反,這兩位就得被撤藩,押回京師幽禁起來.于公,突然改變四川百余年來的政治格局,在此微妙時刻,勢必造成動亂.于私,天下間魚肉百姓,禍害地方地藩王多了,偏偏把一對賢王給關起來,楊凌心里也覺的不公.

最重要的是,如果此事公開上奏,又指不出和哪個藩王勾結,真正的叛亂者勢必有所警覺,更加偽裝小心,想抓他地把柄就難了,而且也要嚇的其他藩王疑神疑鬼,有些藩王怕皇室懷疑到自己頭上,受了無妄之災,為了自保,受有心人一鼓動,沒淮兒就來個先下手為強,不想反的也反了.

政治上地事就是這樣,一件事處理不慎,不但會產生後患,在其他勢力的操縱推動下,還會產生衍化其他難以預料地後果,有此考慮,楊凌和朱讓栩才商量議定,暫時瞞下此事,待楊凌回京後再同皇帝私下計議,因此正德還不知道其中詳情.

看了這封信,正德更加郁悶.楊凌是他派去四川查蜀王謀反案的.楊凌在攻破九絲城,取得平蠻勝利後將捷報飛呈京師,奏折中就已經為蜀王釋疑,詳述了金磚乃都掌蠻阿大王效仿天子所為.

他受人吹噓奉承,自立為王,置龍椅,著龍袍,鋪金磚,為了象模象樣,這才花重金購買的,事情是辦的大白天下了,可他也因處送了性命.如果早知會有這種結果,正德皇帝甯可自已當初不曾下過那道旨意.

正德袖子里攥著這封蜀王的奏折登上鸞駕,臉色朋沉的就象今日的天氣,鉛云密布,瞅哪兒哪不順眼,嚇的儀仗隊噤若寒蟬,誰也不敢稍做一聲,數百號人到了金鑾殿前竟是肅然齊整,鴉雀無聲.

正德皇帝升駕金鑾殿,登上明間寶座,雙手扶著龍頭緩緩就坐,文武百官齊刷刷地走到大殿正中,俯身拜倒,山呼萬歲.

正德陰沉著臉擺擺手,敷衍道:"眾卿平身".

眾大官拾起抱笏,爬起身來,整理衣冠,好一通雜亂才按文武退至左右分班站立.正德道:"諸位愛禦,昨晚,朕接到四川蜀王的奏報,說是身體多病,精力不濟,所以……".

眾大官雙手抱笏,目不斜視,眼觀鼻鼻觀心,正聽著皇上講話,忽然感覺聖上的語速越來越慢,不禁奇怪地向寶座上看了一眼,只見正德手里舉著一封奏折,兩眼盯著前方,看了一奮忽然道:"這是誰的東西掉啦?"

眾人順著正德的目光一看,大殿正中地上,一個紙卷兒就擺在那兒,紙卷不算大.不過光滑如鏡的金磚地面上就那麼一樣東西,又是正對著宮門.天氣陰沉,反光不強,所以那紙卷兒摞在大殿中央看地清清楚楚,很是乍眼.

當下便有一位離的較近地禦史大人走過去把紙卷撿了起來,一見有封口.有捆線,顯然不是隨意棄置的東西,再說也沒有人敢在金殿上亂丟垃圾呀.他左右看看無人認領,便躬身施禮,雙手將那紙卷捧起,說道:"皇上……".

正德擺擺手,寶座旁侍候的小太監忙走下一個來,上前接過.又返回去恭恭敬敬地遞給正德,正德舉在手里高聲道:"這卷筒兒是哪位愛卿的呀?都看看,是誰掉的呀?"

上百位文武官員下意識地摸模袍袖,腰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一個吱聲兒地.正德皇帝見沒人認領失物,就打開絲線.展開紙卷兒看了起來,他只看了幾眼.便臉色攸變,看著群臣冷冷一笑,說道:"這是誰給朕寫的柬書?站出來說話!"

眾大人這才知道是有人用這種方式給皇上遞匿名信呢,可是百官起立,各自整束衣袍,牙笏,擺正烏紗,誰沒事往腳底下看呐,再說也習慣了金殿上一塵不染的模樣,誰會想到腳底下會出現東西?

正德心情正不好呢,見沒一個人答話,不由勃然大怒,拍案道:"若是言官,言而無罪,若是其他大臣,也當據理進諫,難道朕是聽不進東西地昏君嗎?需要鬼鬼祟祟,匿名投書?"

群臣彼此相望,還是沒有一個站出來承認的,正德憤然起立,一拂袖袍道:"擺駕回宮!"

文武百官面面相覷,皇上又沒說散朝,走又不能走,留著又沒意思,直到正德皇帝氣憤憤地帶著小太監去了乾清宮西暖閣的老住處生悶氣去了,金殿上才熱鬧起來.

文武百官三三兩兩聚作一堆兒,互相打聽:"唉,老張,你看清楚沒有啊,寫的什麼呀,惹皇上生這麼大氣".

"劉大人,你不是瞧著呢嘛,我撿起來沒人認,不就馬上呈給皇上了麼,我哪知道寫什麼了呀".

"陳大人,掉東西的位置好象剛才參見皇上時,是你站在那兒吧?"

"哎喲,李大人,熟歸熟,你可別開這種要命的玩笑,你沒看皇上生多大地氣嗎?這個進諫的人連名兒都不敢寫,里邊的東西不用問,肯定不中聽,你看我象是忤逆君上的人嗎?"

"說地是,陳大人可是謹小慎微的人.再說了,人擠人的,爬起來地時候,誰順手一丟,就貼著金磚出蹓過來了,這地面天天見誰還盯著看呐,可不好說是誰丟的".

奉天殿上一時跟菜市場似,鬧鬧烘烘亂七八糟,李東陽做為內閣首輔,看看不象括,便揚聲道:"肅靜!肅靜!這里是議政地早朝,是金鑾殿,都守著點規矩,如此喧嘩,成何體統?站殿將軍,維持秩序".

有和李東陽相熟的官員,便大聲道:"李大學士,皇上拂袖而去,這朝政也議不得了,下官這里還有三樁要事准備向皇上啟奏呢,您得想想辦法呀?"

"是呀李大人,我的衙門里,公文堆的一人高,總在這兒耗著也不是辦法呀,大學士是不是去把皇上勸回來?"

李東陽無奈,與焦芳,楊廷和低聲計議幾句,然後便抬手喚過一小黃門,讓他馬上促請皇帝臨朝,或者接見三位大學士.

小黃門得信兒,一溜煙兒奔後宮去了.

劉瑾在司禮監聽說早朝有人投匿名書,惹得皇上大怒,現在在乾清宮生悶氣呢,連忙也一溜煙兒趕來了,和那個小黃門正在乾請宮門口遇見,他問明了情況,讓那小黃門先站到一邊,自己趕進宮去見正德.

一進了門兒,恰瞧見正德正和永淳公主在說話.只聽永淳公主道:"皇兄住在豹園,整日里也不回宮一趟,太皇主後的病時好時壞,太醫診治總也不見好,這幾天姐姐也是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平素最喜歡吃的東西現在也沒胃口,皇兄也不知道過問一下".

劉謹趁她說完了,趕緊插了句嘴:"老奴見過皇上,見過永淳公主殿下".

永淳沒理他.正德也沒理他,正德道:"怎麼.禦妹生病了麼?"

"應該是吧,這都三天了,原本還好好的,忽然就不愛說話了,用膳也沒胃口.召了太醫,只說天氣轉涼,著了風寒.以至寒氣內侵,食欲不振,開了藥讓姐姐調理,卻也不管用".

正德年歲漸長,對妹妹也更加關愛,一聽頓時上了心.便起身道:"這些廢物太醫,太皇太後年歲大了,調理起來不易治好也罷了,怎麼連禦妹受了小小風寒都治不好了?走.帶朕去看看".

他看了劉瑾一眼,想起桌上丟著地匿名信,便憤憤地道:"劉瑾.你掌管著兩廠一衛,現在朕下旨意給你.去給朕查個請楚,把這匿名上書的人給朕抓起來,廷杖三十.哼!言者無罪,沒有一個明君容不得臣子進諫,現在卻有人藏頭露尾用匿名地方式在金殿上棄書上奏,真是豈有此理.

匿名'密柬’之風一開.以後群臣互相攻訐,勾心斗角,結黨亂政,朝廷就要毀了.尤其是信中捕風捉影,毫無根據,其中還有涉及你的內容,自已看看,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朕揪出來!"

劉瑾趕來,正為密諫的事情.劉瑾最善揣摩他人的心理,知道怎麼討皇上歡心,皇上討厭什麼,那就跟著討厭什麼,皇上覺著群臣不理他,那咱家理解他,皇上還能不覺得咱家可親可近,是個知己的臣子麼?

所以他想打聽明白皇上為了什麼事兒生氣,以便表示理解,拉近關系,與皇上共討之,和皇上站在統一戰壕,那是肯定不會站錯隊伍的.

再者說,現在六部九飛庫網卿地公文都得他先過目,然後才能拿回去處理,這什麼人長了副老虎膽子,居然敢沒先讓他看就去投匿名信,這不是隔著鍋台上坑啊?都學他那朝廷還有規矩嗎?

如今一聽密諫還牽涉到他,劉瑾嚇了一跳,當著永淳公主的面他也不敢多問,當下唯唯喏喏地送走了皇帝,劉瑾趕緊撲過去打開密諫細細觀看,這一看登時嚇出了一頭白毛汗.

密諫里邊列舉了他十條大罪,文筆優美,措辭嚴厲,其中有他借修繕豹園之際私吞公款的事,還有雇傭山東青州獵戶捕捉老虎,卻對死者不付恤金,獵戶抬尸抗議,他又調集軍隊強行鎮壓,鬧得民怨***,卻上報皇上已懷柔市恩,安撫了青州百姓的欺君之罪.

這些事情都是真的,自然令他又驚又怕,但是更讓他火冒三丈的確實他給福建,四川增加賦稅,以罰代法勒索官員和富紳的政令,這可是他嘔心瀝血的想出來的好辦法,既可以為朝廷捉襟見肘,日漸拮據的財政增加收入,又可以解決西北邊軍缺糧短餉的問題,這兩件事他可真的是一點私心都沒有,也壓根兒沒想從里面占什麼便宜.

"我可是一心為了皇上,為了朝廷啊!這些混帳東西任嘛本事沒有,讓他們想辦法想不出來,批毛病倒挺能耐,整日介看著咱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劉瑾覺得無辜,委曲,冤枉,胸中的怒火也越燒越旺.

他知道那些朝臣從骨子里看不起他,對他比對那個死鬼楊凌還要不屑,誰讓他是太監呢,先天不足.對那些官員來說,政爭之中無論誰輸誰贏,哪怕對手是自己不屑一顧的草包,下僚,文盲,莽漢,痛心疾首之余,心里也不是那麼過不去,畢竟還和自己同屬于一個檔次,都是一朝之臣,都是個男人是條漢子.

可那些陰陽怪氣的奴才是什麼啊?伺候皇上的閹人,下人,一群不男不女的的貨色.被個太監壓在下面,就好象世代名門,明媒正娶的夫人,竟然淪落到要和青樓出身的小妾平起平坐,還時不時得讓她當家,聽她吩咐:是可忍,孰不可忍?

現在投靠劉瑾的言官多了,耳目越來越靈通,他才漸漸知道翰林院,都察院那些讀書人都是這麼看他的."好,我貪汙,你告我.行!我受賄,你告我.行!咱家盡力竭力給皇上出的好主意,就因為是我想出來的,你們也不分青紅皂白的告我,還匿名?行!"

劉瑾咬牙切齒的冷笑:"爺還就是個妾,還就是婊子了,怎麼著?皇上寵著我.你們就酸去吧!今天皇上把這差事交給我辦了,看劉爺爺怎麼整治你們,一群給臉不要臉地東西!"

他臉色鐵青地收密諫揣進袖子.紙是普通的紙,字明顯是左手寫的,七扭八歪,這是誰給自己過不去呢?

密諫里除了列舉了自己的十大罪,還列舉了楊凌的六不妥,比如違背大明朝廷對蠻族一直采用,"行之有效"的綏靖懷柔政策.擅動兵伐.又比如把楊凌升為國公,恩賞過重.厚諡文成,武德四字諡號,凌駕本朝所有先賢功臣之上等等.

"這樣看來,就不是楊凌的余孽了.恩……楊凌一派現在群龍無首.劉宇昨兒見了自己就客客氣氣,頗有巴結之意,這幫人正打著主意抱咱家的大腿.沒有了楊凌,他們哪有膽子跟咱家做對.要說不怕死地……"

劉瑾臉上浮起陰森森的笑意:"要說不識時務,不識抬舉,不知進退的,也只有那些迂腐透頂的清流儒派了".

他大步出了乾清宮,喚過那個小黃門道:"群臣還在金殿上候著呢嗎?"

小黃門忙道:"是的,公公,皇上沒有下旨退朝,文武百官只好在金殿等候,所以派小的來促駕呢".

劉瑾咬著牙格格一笑,陰惻惻的道:"不用促駕了,你馬上回去,告訴文武百官,就說皇上要下旨徹查投密諫誹謗大臣,妄言亂政者,咱家奉旨,馬上就到,要文物百官在金殿上候著!"

小黃門見他臉色猙獰,不由打了機靈,忙不迭答應一聲,急忙趕回金殿報訊去了.劉瑾恨恨地喚過一個侍衛,說道:"快去,叫石文義立即領五百大內錦衣侍衛,去金殿候著,咱家奉旨,要那賊問案!"

************************************************************

群臣正翹首盼望皇上回到朝堂上,就見那小黃門一溜煙趕了回來,扯開嗓門道:"傳旨,皇上著司禮監劉公公徹查金殿投放密諫,妄言亂政,誹謗大臣,心懷不軌者,文武百官金殿候著."

金殿上頓時一靜,眾官紛紛猜測:"誹謗大臣,妄言亂政?這是指誰啊?"

"哦……原來指的是劉公公",一見劉瑾臉色鐵青,嘴唇兒抿成一條線,兩只眼里噴著火,眾官員頓時恍然大悟,有人就暗暗松了口氣,笑吟吟地等著看熱鬧.

劉瑾一步步走上大殿,往明前寶座前邊一站,目光左右掃了一圈而,陰惻惻地舉起那個紙卷兒,尖聲道:"這是哪位大人的手筆啊?"

"……"

"呵呵,敢做不敢當啊?是條漢子,就給爺們站出來."

旁邊還是靜著,可是靜了片刻忽然發出竊竊的笑聲,一個太監和人干仗,還敢直著要叫人家是個爺們就站出來,這還不好笑嗎?

劉瑾也一下反映過來,頓時老臉如染雞血,看的旁白兩個小黃門生怕劉公公的臉"砰"地一下就炸了開來.劉瑾這些有地位的太監,在宮里頭彼此之間都是以爺們相稱的,他說習慣了,方才順口溜了出來.

太監心中最大的禁忌就是他們的生理缺陷,有些自卑到極點就自輕自賤,有些就視此如天大的禁忌,誰敢拿這個和他開玩笑,他就敢和你玩命.以劉瑾今日的權勢地位,怎能受得了這種嘲笑?

笑聲像一根根針似的紮進他的心里,劉瑾忽然尖聲大笑三聲,喝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嗎?好啊,那咱家就陪你們玩玩,要玩咱就往大里玩.來人呐!"

石文義領著兩班錦衣衛"轟"地一下沖上金殿.大搖大擺的看了群臣一眼,想劉瑾拱手道:"請公公吩咐!"

劉瑾抹著嘴唇道:"把諸位大人都請下去.跪在奉天門下,直到找出諫書的人,否則,誰也別想離開".

"遵令!"石文義手按繡春刀,開始指揮錦衣衛往外趕人.眾大臣又驚又怒,有的分辨,有的喊冤,有那膽大的當場便大罵出口.劉瑾聽著越罵地厲害心里越快意,只是冷笑不語.

石文義和楊玉是負責皇宮大內的錦衣衛首領,原是錢甯的不下,錢甯去了南京鎮撫司,邵指揮上任,被劉瑾借故押進天牢期間.劉瑾便軟硬兼施,把兩個錦衣衛千戶招納到了自己的門下,成了他的走狗鷹犬.

現在地月份,風冷嗖嗖的.看這天氣,鉛云密布陰風陣陣,沒准兒初雪馬上就來了.眾位大臣騎馬的,坐驕地.到了午門外厚重衣服都脫給下人了,往外邊一站.冷啊!

"統統跪下,劉公公是奉了皇上旨意,是專案欽差,誰敢抗旨?"

錦衣衛們厲聲大喝.

一些官員合羞忍憤地跪下了,傲立不動的也大多被同僚好友連拉

帶勸跪了下來,只剩下兩三個脾氣倔的,大叫道:"士可殺不可辱,皇上

不在,我豈能向一個閹宦下跪?"

這兩三個人很快被錦衣衛象撅高梁稈兒似的拖出去,弄到僻靜處享受特殊待遇去了.李東陽氣的嘴唇發抖,顫聲道:"劉公公,滿朝文武

跪在奉天殿外,這……這皇上豈會如此……".

劉瑾對他倒挺客氣,連忙笑道:"咱家是奉了皇命辦差,要不然誰願意得罪這麼多位大人呐?李大人,焦大人,楊大人,您三位是內閣首輔,站班站在最前邊,這事兒肯定沒嫌疑,三位暫請一旁……那個誰,趕快給三位大學士看座".

劉瑾說完,轉身走上丹陛,睥睨四顧,威風八面,風吹的蟒袍起伏不已,好象上邊地繡蟒活了似的,這種感覺,真好.

李東陽想著人去後促請皇上,可是宮里的太監都怕劉瑾,沒他的命今,誰敢妄動?司殿太監畢云覺著不妥,連忙走上丹陛,悄聲道:"劉公公,您站在這兒審問百官,這可不合適呀".

劉瑾傷風還沒好,被風一吹,鼻涕又流出來了,他掏出手絹擦了擦,問道:"這樣有何不妥?"

畢云是個老實厚道地太監,品秩還挺高的,不在劉瑾之下,不過他是專門負責金殿侍候的管事公公,職位雖高,既無實權又無油水.因和劉瑾沒什麼利害沖突,又是宮中老人,所以劉瑾對他挺尊重地.

畢云勸道:"劉公公,百官朝著金鑾殿下跪,公公卻立在丹陛之上如同受禮,這要是被人彈劾一本,可是僭越之罪呀".

"呀,有道理,畢公公提點的是,劉瑾多謝了,多謝多謝".

劉瑾慌忙走下丹陛,跑到奉天門東側地門廊下站著,從側面訊問百官了.可無論他怎麼問,甚至假笑說只要有人招出來,保證不予追究,愣是沒有一個官兒點頭,恨得劉瑾牙癢癢的,干脆叫人搬了把椅子來,坐在廊下,手里捧著一壺熱茶:看看咱們誰捱的過誰!

快兩個時辰了,下邊的人跪的是腰酸背痛,兩腿發麻,有人支持不住,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焦閣老撚著胡子,低著頭,白色的八宇眉微微一挑,眼晴都眯成三角形了,往群臣堆里溜了一眼,趕緊又收回目光來:"唉!罪過,罪過!誰知道劉瑾這麼大火氣呀,諸位同僚……,咳咳,老夫實在抱歉了".

劉瑾倒有閑心,聽見焦芳咳嗽,回頭笑道:"這天兒冷了,閣老偌大的年歲,若是著了風寒,那就是咱家的不是了,來人呐,去給三位大人加件袍子,各自奉上一壺熱茶".

焦芳急忙道:"多謝劉公公,多謝劉公公.公公呀,雖說公公是奉了皇命.任他官至一品,位極人臣,君命之下都得下跪,可是群臣中畢竟只有一個真凶,呃……其他人都是無辜的嘛.你看諸位尚書大人.那是六部九卿啊,這樣長跪不起……公公是否開恩……".

劉瑾瞄了他一眼,回頭瞧了瞧.他現在火氣漸漸小了,也覺地讓六部九卿這麼長跪,是有點太霸道了,再說里邊還有自已的人呢.劉瑾籲了口氣,頷首道:"就看焦閣老地面子,來人呐.請尚書大人們起來".

眾尚書們被人扶到了一邊,馬上有位督察院的官員不滿了,起身高喊:"劉公公,言官無罪.我們督察院干的就是這差使,被我們參劾過的人多了,多大的官兒都有.也沒見我們用過這種手段,哪有現在藏頭遮面的事兒?我們督察院冤枉啊".

劉瑾摸摸下巴:"是這飛庫手打麼個理兒.言官上奏,有用就有用了,沒用就當他放了個屁,還真沒人追究過督察院的責任,他們怕什麼呀,嗯……肯定不是他們干的".

"好了,都察院地人都起來吧,退到一邊,休息一下就走,該干嘛干嘛去吧."

群臣一陣騷動,可是劉瑾口口聲聲奉了聖諭,他不允許,真個起身,就得按抗旨斬頭,眾官員只得咬牙暗忍,偷偷把目光望向三位內閣大學士.

三人暗暗一歎,愧然避開眾官員的目光,望向後宮方向.劉瑾飛揚跋扈,誰能制止?除非皇上聞訊趕來,否則哪兒還有救星呀?

************************************************************

一馬西來,順著田間小道狂奔過去,卷起一路風塵.

已經有零星的雪粒兒灑落下來了,馬上的騎士眯著雙眼,上半身緊緊貼著馬鬃避著風,快馬飛馳,偶有田間村夫荷鋤而過,競然看不清他的模樣.

後邊,又是十余騎接踵而來,只因田徑挾窄,難容雙馬並騎,急行之間容易碰撞受傷,所以每匹馬之間都隔著十余丈的距離.

高老莊,楊府,正在辦喜事,喪中帶喜,這儀式該怎麼辦,高管家也不知道,好在家仆在桑干溝,請來一位懂得結鬼婚地師傅洛花蔓,經洛師傅指點,家里不用換成喜色,一切按照正常成親的步驟走,真正的要害處在于他們這些鬼媒人的符錄和咒語,高管家這才松了口氣.

其實這位洛花蔓是個蒙事兒地,他倒是真懂結冥婚的步驟和儀式,可那是死人和死人成親,隨他擺布呀,最後謊扯圓了,把女方的骨頭從墳里起出來,和男方一圓墳,就算大功告成.至于話人和死人成親,他也是聽人說過,並不懂這個.

他雖不懂,膽子卻大,十里入鄉就他一個會結鬼婚地,他都不懂,還怕蒙不了一幫孤兒寡婦?楊家出的錢可夠多呀.

在他地安排下,楊府上下一片銀裝素裹,靈堂上香煙繚繞,鼓磐鍾鈸做著超渡.大門外,鎖呐聲聲,一頂紅昵的小轎,披紅掛彩的在家人們簇擁下到門外.

雖說天氣不好,風冷而急,大門外來相賀的百姓卻不少.高文心是本地人,大家都姓高,多少掛著些親戚,還有受過她恩惠的百姓趕了幾十里地,也是為了前來祝賀.

轎旁一匹白馬,馬上坐著一個小書生,長的那叫一個俊呀,讓村子里這些大姑娘小媳婦兒們見了,兩眼噴火,恨不得一口就把他吞下肚去.他身穿狀元袍,頭戴狀元帽,胸前十字大紅花,懷里抱著楊凌的牌位,卻是女扮男裝代義兄娶妻的唐一仙.

"停停停",洛花蔓結結巴巴的攔住隊伍,從碗里抓出一把黃米,呼地望空一灑,拉長了嗓門兒道:"楊凌楊凌,吾知汝名,天高路遠,攸去千里,嬌妻進門,英靈來見哪~~~~".

"嘩啦啦啦啦……",他手里的銅鈴鐺剛搖了幾下,右方斜刺里沖出一匹滿身塵土的黃膘馬,楊家門並沒有直出的大道,都是出從右邊拐出去.當初楊虎夫妻騎馬甚急,到了那地方就是一個漂亮的駿馬人立動作,這才轉過馬身.

這位馬上的騎士也是如此,駿馬人立而起,腳下黑煙滾滾,就好那馬是騰云駕霧一般,然後駿馬轉向,希聿聿一聲長嘶,瞅眼間已到了門前,把那一大團的灰塵也卷了過來.

番子們大怒,推開賀禮的百姓氣沖沖地圍了上來,馬上的人一直貓腰兒人馬合一,這時才把腰一挺,直坐了起來.

他瞧見門口吹吹打打,旁邊還停著一頂花轎,不由嚇了一跳,立即驚駭怒道:"我才剛死,尸骨未寒,這是誰要改嫁?"

這句話太強大了,頓時鼓也不敲了,號也不吹了,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有認得楊凌的鄉親,忽然發現這個胡子拉茬,人身馬身都是灰朦朦的土,好象剛從地里鑽出來的怪物,竟有八分象是已經死去的威國公,再想到他剛剛說過的話,頓時一聲淒厲的尖叫:"鬼啊!"

當下十成百姓走了七成,剩下一成嚇暈的,兩成反應慢的,番子們鋼刀出鞘,戰戰兢兢,楊凌渾然不顧,他忽然發現對面白馬上的小子有點兒眼熟,仔細瞧了兩眼,不由驚笑道:"一仙?"

唐一仙瞪著他,牙齒格格直響,身子跟打擺子似的,得得得地道:"你你你……你怎麼真來啦?"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16章 喪事大辦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18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