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5章 皇庵護法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5章 皇庵護法


羅祥和劉瑾是同車赴宴的.劉瑾守喏請示正德,調羅祥去了內廠,畢竟是伺候自己多年的老人,這麼些日子看著羅祥和小跑堂兒似的,正德的氣已經消了,再加上是劉瑾出面相求,便點頭答應了.

羅祥到了內廠,還真是如魚得水.劉瑾派去的那幾個太監從小入宮,在司禮監搞搞勾心斗角,拍馬溜須挺在行,讓他們管實業,什麼都不明白,基本上內廠原來的下屬們只要解說一番,他們也就稀里糊塗的簽字畫押按手印,好象什麼都聽明白了似的,以免在手下人面前露怯.

內廠的生意十分龐雜,已不限于運輸,而是由此衍生出青樓,酒館,賭場,米行,布行等諸多生意,這幾位大太監即使出過公差的也只善于從這些行業中壓榨銀子,真讓他們去經營就不在行了.

這些生意之所以辦得好,一是走內廠運輸門路,本錢低,再加上于永善于理財,內耗低,經營得法,又會搞些打響招牌的方法,交到他們手中時,留下一大堆賒欠的債務,內部管理不善.唯一的競爭優勢:運輸成本低,由于運輸的'自然損耗’突然增加了幾成,也完全被抵消了,這些問題還沒浮出水面.

再加上內廠使用的是楊凌設計的新式記賬方法,他們看不明白,只知道哪兒又開了幾家店子,又進了多少貨,又有多少王公貴戚入伙.自覺生意辦的不錯,哪知道其中許多門道.

羅祥常跑外差,見識比他們廣闊,再加上這是宮中老人,所以他們正好把自己根本弄不明白的生意交給了羅祥.一大堆的現代式財務報表交到羅祥手中,羅祥還沒瞧出個門道.先把劉駙馬,宋侯爺入股的銀子挪進自己腰包,置辦了一大份厚禮,給劉瑾送上門去.

劉瑾見他送禮甚厚,在自己面前又乖的象三孫子似的,一時高興,就賞臉讓他和自己同坐一車,同去赴宴了.

羅祥欠身坐在車角,恭維的笑道:"公公如今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咱們幾個首年侍候太子的爺們混得風生水起,全賴公公關照.說起來……張永和谷大用可是有點忘恩負義了,如果不是公公出面.領著咱們去找皇上哭訴,當初咱們就全被劉健,謝遷等人給殺了,現在他們有了本事,卻不把公公您放在眼里,實在是萬分可恨."

劉瑾傲然一笑,矜持的道:"不把咱家放在眼里?那他張永今天何必要請客呢?"

羅祥詫然道:"不是高鳳……?啊!原來如此,呵呵,張永這是肯向您低頭了"

劉瑾微笑不語.

車駕到了'百車居’前,馬永成,高鳳,魏彬等五人已經恭候在門前了,劉瑾全無首日哥們相見的親熱,派頭十足猶如上差接見下屬,打著官腔派頭十足.除了死心踏地給他跑腿的馬永成,羅祥,其他幾人見了心中難免有些不自在.劉瑾對此全無知覺,自我感覺相當良好.

他還不知道這是張永聽了楊凌的勸,才抱著最後一線避免徹底決裂的希望請他吃酒,還以為張永這是願意向他低頭,從此為他所用了.也不用人勸,劉瑾大剌剌在首位坐了,環顧眾人一番,微微笑道:"除了大用,老哥幾個都齊了,啊?呵呵,大用現在出息啦,在江南做著土皇帝,這都過年了,也沒份心意送回京來,和咱們不是一條心呐,坐!坐吧!"

劉瑾是想借此引起眾人對谷大用的嫉意,讓他們把自己當成靠山出路,可是這話聽在其他幾位內侍耳中,卻別有一番滋味.谷大用出息了?怎麼出息的?人家在大同激起兵變,惹了天大的禍患出來,可是有楊凌保著,瞧人家現在混的.

再看看自己,當初扳倒了內廷王岳,范亭,外廷劉健,謝遷,當今皇上各有封賞,現在除了張永一直和楊凌走的近,還沒被剝奪大權,其他的老幾位事事都得請示劉瑾,皇上賜的權基本全被他收回去了.

跟著楊凌,人家是真舍得放權呐,跟著你劉公公……,哥幾個心里泛著酸水兒坐下了.他們也不是善茬兒,可是沒辦法呀,當初跟錯了人,現在想跟,人家當威國公,逍遙自在如神仙去了.

劉瑾呢,恨不得長出百十只手來,什麼事兒都攙和一下,不聽他的,他就排擠你,見了自己人親親密密,見了你就冷言冷語,無論你說什麼,我統統反對,你就是李太白在世,我也說你寫的是打油詩,如果是我的人,哪怕是一只癩蛤蟆,我也能誇成白天鵝.長此下來,八虎除了張永,谷大用全成了他劉瑾的門下奴才.

眾人各懷心事一一落座,高鳳還沒說話,劉瑾已自動把自己當成了主人,開始張羅起來.他就象位大家長似的,對大家倒是很親熱,但那種語氣是絕對的高高在上,抱著一種恩賜的態度,哪怕是吃酒,也不容有絲毫質疑.

高鳳一直找不到機會開口,眾人只好陪笑吃酒,直到劉瑾吃的高興了,停下杯子拿著塊手中拭臉的功夫,高鳳才捧著杯陪著笑臉,把希望劉公公高抬貴手,不要尋張氏兄弟麻煩的話說出來.其他幾虎忙也紛紛應和,合計著這麼多人相求,劉瑾一定能給大家這個面子.

不料劉瑾一聽居然笑了,他早猜到今天高鳳請酒的目的,也想過要如何收服張永,盤算來盤算去,總覺的張永的權力太大了.兼的差也太多了,這個面子給了.頂多兩人以後的關系比較順,自己還是不能把他完全控制在手里.

現如今就連楊凌都被自己扳倒了,臥榻之旁豈容一虎酣睡?何況江南還有個谷大用,手里管著自己眼熱不已的海事衙門.徹底打敗張永這只雞,才能嚇住谷大用那只猴,所以他已打定主意不給面子.

劉瑾把臉一扳,冷聲道:"快過年了,咱家過來和老哥幾個吃頓酒,敘敘舊而已,公事嘛,就不要談了,煞風景!嗯……?朝廷的官職,豈能私相授受,張永一兄一弟,原本不過是兩個小販,有什麼本事功勞可以入錦衣衛為官呐?"

張永是順毛驢兒,一聽這火就壓不住了,砰的一拍桌子道:"劉瑾,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大哥原來還只是個佃戶呢,可是先在陝西布政使衙門做了參議,你現在又在話動,讓他進京做五軍都督府的都督,別當咱家不知道.我大哥認字兒,兄弟會武,多少還有些本事.你大哥快六十了,屁大的字都不識得,進京做都督!只許州官放火,不許姓點燈?"

劉瑾把臉一沉,喝道:"張永.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咱家念在昔日情份上,再對你客氣幾分,別以為咱家收拾不了你.你以為投靠楊凌當條看門拘就能順順當當了麼?告訴你,就是楊凌現在也不放在咱家眼里,你不要不識時務".

張永氣極而笑,跳起來罵道:"你這老拘!威國公是幫過咱,可是人家從來不干預咱家的事,無論人家多大的權,多大的勢,可是一直真心把咱家當成朋友.看門狗?如果咱家今天跪下舔你的腳趾頭,那才真的成了看門拘,你劉瑾的胃口太大了,想吃下我?小心撐死了你!"

其他幾人連忙站起來勸架,連拉帶拽的剛把張永摁下去,"呼"的一聲,張永臉上蒙上一塊白手巾,把大家嚇了一跳,扭頭一看,是對面的劉瑾跳了起來,指著張永罵道:"混帳東西,今時不比往日了,還想象當初在豹園兒似的,潑你老子一杯酒不成?蹬鼻子上臉的混蛋!"

高鳳等人一看趕忙又過去勸他,還沒繞過桌子去,張永掙脫了按著他的魏彬,邱聚,抓起只銀酒壺擲了過去,惡狠狠罵道:"老子舍得一身剮,還潑不得你個老狗才?想當老子的老子,先把家伙什兒長全了!"

"你個***!"劉瑾大怒,一閃躲過了酒壺,抄起酒杯筷子盤子碗的劈頭蓋臉的砸過來,張永漲紅著臉毫不讓步,一邊抓起東西回擲,一邊罵道:"今日老子請酒,給足了你臉面.給臉不要臉,老子就是把兄弟都安排在錦衣衛了,能怎麼著吧?

有膽子咱們到皇上那兒說個明白.你眼紅啦?你不是管著司禮監嗎?不如把你談家(劉瑾本姓談)的男人全弄進宮去當奴,女人弄進宮去當婢,那多風光啊,一家團聚呀!"

這話太惡毒了,正捅到劉瑾的疼處,劉瑾一聲怒吼,尖聲道:"統統放開!誰再攔著我,我跟誰急!"說著掙脫眾人就要過去拼命.

張永"嘩啦"一把踹開椅子,騰騰騰幾個大步走到房屋中間,一把抄起袍襟往腰帶里一塞,刷的紮了個四平馬,呲著牙沖他笑:"來呀,來呀,老子不打得你滿地找牙,我就不姓張!"

劉瑾這才醒悟到人家是會功夫的,真上去只有更丟人,可是不上去又咽不下這口氣,就在這時劉瑾的家人蹭蹭跑進來幾個,張永一瞧罵道:"打群架嗎?來人!"

門外立即又沖進來幾個,清一色是京營的官兵,一瞧老大跟人家干起來了,這些大頭兵可不管對頭是誰,刷的一下就拔出了腰刀,

高鳳急了,連忙跑到中間,大聲道:"我說劉公公,張公公,您兩位都是爺,都是我的爺,行了嗎?咱就不能平心靜氣說會兒話麼?老兄弟見次面也不容易!"

劉瑾沒喚人,那些家人倒不是進來幫忙的,而是有緊急消息告訴劉瑾.原來劉瑾插手鹽法,發布命今禁止空文虛引,禁止私販夾帶.可是太監常浩奉命去南京公干時,攜官鹽充作購買織造的銀子.又夾帶了私鹽都撈一筆,被內廠的探子查出來.立即稟報了現在掌管著內廠的幾個檔頭.

消息傳到劉瑾那兒,劉瑾和常浩沒啥私交,便立即派人去逮捕常浩,還杖打了沒查出常浩夾帶私鹽的巡鹽禦使.逮捕了幫常浩運私鹽的鹽運使甯奇潤,趁機拷打收髒,把他們的家抄的干乾淨淨,就連這位鹽運使的女兒都賣掉,換了銀子收進了自己腰包.

這一記懲貪風暴真起作用,各的鹽運使再不敢冒這風險,不料劉瑾自己卻以運送海鮮為名,夾帶私鹽販賣.用的方法很稀奇,這海物要保持不壞.上邊總得灑點鹽醃著,可問題是人家劉大官人是一車鹽上象征性的放一條魚.根本就是拿沿路的巡鹽官們開涮.

可他們偏偏碰上了一個清官,這位巡鹽官查出了十幾車私鹽立即下令收繳,劉瑾的家奴便悄悄亮出了劉瑾的招牌,那位巡鹽官立即扯開嗓門,生怕旁人聽不見似的痛罵他們冒充劉公公家人,違法亂禁,販運私鹽,還敗壞內廷劉公公的英名.

巡鹽官大肆宣揚了一番劉公公禁私鹽,肅貪腐的清官形象,當場扯碎了劉瑾寫的條子,然後把這些既不敢再承認是劉瑾家人,又無法說明自己到底是什麼人的私鹽販子全押了回去.劉家的人什麼時候吃過這啞巴虧.最主要的是如果其他官員全這麼辦,那劉家不是少了一條財路嗎?

所以負責按鹽的人沒等到人便一路尋來,得了消息便立即報回京來.販運私鹽超過一定數目是要砍頭的,那個鹽運使已經把砍頭名單報上去了,其中有一個被抓的人是四管家的侄子.他得了訊急的不行,這才沒等劉瑾回家,就急急趕來了.

劉瑾一聽果然大怒,十幾車鹽呐,再摻上沙子摻上土,那得賣多少錢?張永這小子正在渾蛋,一個小小巡鹽使也渾蛋起來了,敢和咱家叫板的人不少呐!

劉瑾把眉尖一挑,殺氣騰騰的道:"走,馬上去戶部!吞了我多少,我讓他給我吐出來多少!還有那個不開眼的東西,再不懲治就反了他了!"

劉瑾權力比張永大,打架可不行!別說廠衛在他面前一直是和稀泥,就算完全聽他的,那些特務檀長的又不是打仗,能是京營官兵的對手嗎?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給他一拳不如捅他一刀,瞅准了再出手也不遲,想到這里劉瑾暫時忍下了這口惡氣,對張永冷笑道:"動拳頭?動拳頭顯不出咱家的手段!姓張的,和我劉瑾作對,你就慢慢消受吧!但願你消受得起!"

說完一拂袖子,劉瑾揚長而去.其余幾虎面面相覷,心頭都有點恚怒,怎麼說也是大家一齊出面相托,劉公公現在也……也太囂張了,根本就是目中無人呐.

張永把袖子扯出來,想了想不放心了,牟斌曾被劉瑾整的很慘,邵節武堂堂北鎮撫司鎮撫使還曾被劉瑾關過大獄,他能不能抵住劉瑾的壓迫?今天事鬧的這麼大,要是兄弟真被趕出錦衣衛,那自己以後也不用混了,臉全丟光了.

他在房子里打了個磨磨,然後向高鳳幾人團團一揖,說道:"幾位兄弟好心好意,張永銘記在心,今日累幾位跟著張永拂了面子,是張永的不是.改日張永再設宴,給諸位兄弟賠罪.咱家和劉瑾算是勢不兩立了,不能等著他打上門來,手頭有點事得馬上辦,咱家也告辭了,說著張永又是一禮,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高鳳氣的呼呼喘氣,一屁股坐回椅上,想了想這和事佬當的實在丟人,不由憤憤的一拍桌子.其他幾人不由暗暗歎了口氣,也在椅上坐了下來,房中杯盤狼藉,一時默默無言.

*****************

張永出了大門,雪花已飄了起來,他仰臉思忖片刻,上車說道:"走!去兵部!"

錦衣衛雖然大權獨掌,地位超然.但是兵制仍歸兵部,他知道劉宇現在在楊凌和劉瑾之間搖擺不定,但楊一清卻是楊凌一派的人,如果再有楊一清的支持,那麼牟斌那兒就更能穩住陣腳了.他不是不能給兄弟另外安排個差使,但是現在能否讓兄弟在錦衣衛站住腳,關乎到他的權威是否存在了,無許如何,他要與劉瑾搏上一搏!

張永到了兵部,見大門口劍拔弩張,氣氛十分緊張.一個身材健美的藍衣少女背著雙手,獨自傲立在兵部大門前,對面一群兵丁.持著刀槍卻不敢逼近一步.少女身後站著近百余人,都是普通百姓打扮.不過全都是二十多歲的健壯小伙,手里同樣持著刀槍,地上還按倒了十幾個官兵,鋼刀壓在脖子上.

張永心中好奇,這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竟敢跑到兵部衙門鬧事,張永忙叫人停了轎子,靠在石獅子旁邊.只見對面一個校尉色厲內茬的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沖撞官駕,不怕殺頭麼?快快速手就縛.否則格殺勿論!"

對面的嬌美少女滿不在乎的道:"沖撞官駕?你小子給我搞清楚,若論官,我的官比他的官要大得多呢.竟敢對我汙言穢語,其是豈有此理!我來這兒是要見驍騎尉伍將軍的.不是來鬧事兒的,伍將軍在不在?"

五品的驍騎尉在京師可算不了什麼大官兒,被她拿下的人卻是大內錦衣衛首領楊聖,權柄極高,那個校尉怎能讓她把楊大人這麼摁在的上,臉頰貼著雪的,說不出的狼狽.校尉道:"我已經派人傳稟,侍郎大人馬上就出來,快快放開楊大人,你闖了滔天大禍了!"

楊玉是錦衣衛的人,這女子不知是什麼人,居然領著百余人闖到兵部,手中還持著兵器,可以想見楊玉只要給她安個試圖造反的罪名,就能把她們全抓進大獄.這樣嬌美可人的女子,一旦淪落到楊蚤這個好色淫邪的禍害手中,可以想見將有什麼樣的下場,那校尉心有不忍,不禁歎了口氣.

少女格格一笑,說道:"好吧,不讓我進去,我就等你們大人出來",她妙眸一轉,瞧瞧被摁在地上,惡狠狠的瞪著她的楊玉道:"你也姓楊?嘖嘖嘖,同樣是姓楊,這官兒差遠了,人品差的更遠.哼!瞪什麼瞪,敢對我那麼無禮,不宰了你已經算便宜你啦!"

這時兵部左侍郎楊一清急匆匆走了出來,聽說有個女子率了百十號人居然包圍兵部,他也十分好奇,當下領了幾十號人,個個持了兵器,出門一見這般情形不禁詫道:"你這女子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王法了麼?竟敢在兵部門前鬧事,扣押朝廷命官,快快把楊大人放了!"

張永見他出來了,這才上前相見道:"楊大人,咱家有禮了".

楊一清見到張永,忙拱手道:"原來是張公公,客氣客氣.呃……且待本官處理了此事,再接待公公".

張永笑吟吟的道:"呵呵,楊大人請便,咱家的事兒不急".

對面的藍衣小姑娘聽了兩人對話,烏溜溜的眼珠兒一轉,詫異的道:"又是楊大人?怎麼這麼多姓楊的大人?"

楊一清看了她一眼,走上前道:"姑娘是什麼人,要見哪個楊大人,為什麼帶人沖撞兵部,扣押楊玉大人?"

藍衣小姑娘眉毛一橫,比他還囂張的道:"你哪只眼晴看到我沖撞兵部啦?兵部門口不准站人,只准站些畜牲?"

楊一清勃然大怒,吧道:"大膽!不知天高的厚!"

藍永小姑娘嘻嘻一笑,彎腰施禮道:"呵呵,多謝大人誇獎,另一位楊大人也這麼誇過我呢.那位楊大人學識高深的很,本姑娘虛心向他請教,現在還真就知道天多高的多厚啦,要說天多高的多厚,這位楊大人你知不知道呢?"

這小姑娘巧笑宜人,叫人看著就覺的可愛,要不是在兵部鬧出這麼一檔子事,楊一清還真不忍責罰她.他又好笑又好氣的道:"狂妄的小女子,本官是兵部左侍郎楊一清,你為何帶人到兵部鬧事.還違禁持了刀槍,快快說個明白,杏則本官決不容你就此離去.嗯?你說楊大人,哪個楊大人?"

姑娘說道:"楊凌楊大人呐,他囑我早日進京從軍效命,我這不是緊趕慢趕的來了京師了麼?結果可倒好,本姑娘到了,兵部大門進不去,又碰上這個混蛋對本姑娘言語非禮,動手動腳.我沒宰了他,還是看在楊大人面子上呢".

"楊凌楊大人?"楊一清恍然.他不解的瞧瞧這少女和她後邊那些面目黎黑,打扮各異的青年,心中不免疑惑:"楊大人這是從哪兒招來的奇人異士呀,一個女子,讓她從的什麼軍?呃……不會是威國公在外邊又招惹下的什麼風流孽債吧?"

這樣一想,楊一清的語氣頓時謹慎起來,楊玉趴在的上掙紮著叫罵道:"小賤人,你既無腰牌,又無令符,兵部大門也是你進的?本官好意詢問幾句,你的人竟敢把本官打倒在地,楊大人.你要為下官做主……哎約!"

狀沒告完,腦袋上被手直癢癢的砍頭三人組用刀把敲了幾下,他急忙恨恨的閉了嘴.

楊玉今兒來兵部是跑官來了,臨近大年了,六部皆已封衙封印.不過楊一清未攜家眷進京,他就住在當初劉大夏住的小跨院里,以兵部為家,楊玉眼熱被張永的兄弟占據的指揮僉事之位,算計著楊一清一向對內宦沒什麼好感,自己和他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人,所以攜了禮物,想通過兵部話動,給錦衣衛繼續施壓,劉公公那兒再一說合,這官沒准就到手了.

不料楊一清一味推諉,兩個人扯了半天皮,楊玉既沒撈到答應的允喏,又沒得到拒絕的消息,楊一清僅靠著一份俸祿,別無來錢的門路,正愁過年過不好呢,這禮物倒老實不客氣的收了.

收了禮卻不辦事,把個楊玉郁悶的不行,他怏怏的告辭出了兵部,正瞧見一位長的甜甜的俊俏姑娘帶了幾個人在門口兒說話.楊玉素來好色,這女子容貌俏美,風情與京師女子相比別有韻味,把個色鬼又惹動了淫心,不免笑淫淫的上前喚聲"小娘子",拉扯起關系來.

宋小愛瞧見他那副賤樣心里就有氣,楊玉一向跋扈慣了,見這姑娘粗布藍袍,也不象大戶人家的姑娘,根本懶得問她身份,還以為是哪個大頭兵的女兒或者妹子,兩邊都沒問明白對方的身份,他的爪子就摸上人家姑娘的香肩了.

宋小愛是藍壯的頭人,在壯家漢子眼中就是公主就是王啊,一見頭人受辱,小姑娘又發了彪,他們立即一擁而上,亮出兵刀,把楊玉和幾個手下抓了起來.門口的官兵見狀上前幫忙,這一下壞了,街對面發一聲喊,沖出百十號人來,把這些官兵嚇了一跳,趕緊退守門口,叫人通報楊一清去了.

楊一清聽聞過楊玉的名聲,這小子好色,可是卻不好青樓紅妓,他偏好勾引良家婦女.專喜歡調戲大姑娘小媳婦兒,要是有貌美的小寡婦,更是饞涎欲滴,這位姑娘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他瞧瞧楊玉,心道:"這姑娘要真是威國公的心上人,你這揍怕是白挨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還真該挨揍".

楊一清和顏悅色的對宋小愛道:"啊,原來是楊凌楊大……喔,楊大人現在榮升威國公,該稱國公爺了,呵呵,姑娘原來是威國公爺請進京的,國公爺現在不在京師,呃……可否讓本官著人帶你去國公府呢.對了,一場誤會,姑娘還是放了楊玉大人吧,這街上人多,被路人瞧到了不好".

宋小愛柳眉一挑,歡喜的道:"國公爺?比總督大吧?呵呵呵,楊大人又升官兒啦!"她美滋滋的說完,上下一打量.眼前這官兒一部長胡子,雖沒伍漢超他爹長,可也不算短,嗯……應該是個正經人,

宋小愛便很大方的擺擺手道:"好啦,你是兵部侍郎,論品秩咱倆一邊高,論權力你得管著我,我就給你個面子,把那不開眼的東西放了".

楊一清奇道:"品秩?你……你到底什麼身份?"

宋小愛道:"我是廣西壯家兵參將官宋小愛,皇上賜的總兵街,他冒犯我,算不算沖撞上官?我帶侍衛到兵部可不可以?"

楊玉被人放開了,一聽人家姑娘的身份卻傻了眼,趴那兒愣忘了起來.楊一清也聽說過這位女英雄,不由肅然起敬,拱手道:"原來是宋大人,哎呀,快快請進,守門的兵丁也沒些規矩,怎麼知道了大人的身份還不通報!宋大人,張公公,快快請進".

宋小愛聽了臉一熱,這事倒不怪守門的兵丁,楊凌通過軍驛傳遞消息給她信上沒提自己已升為國公的事,只告訴她伍漢超巳安排到兵部,讓她進京後先去楊府,再想法安排她.

可她會情郎心切,進了北京城徑直奔兵部來了,到了門口忸忸怩怩細聲細氣兒的只說要見伍漢超.伍漢超現在不在兵部里,他剛到兵部認識的人又不多.兵丁懶得搭理,結果楊玉慧眼識美人,上前搭訕,才鬧成這副局面.

楊一清領著二人進了兵部衙門,楊玉爬起身來,根本沒人搭理他,想一想這個女人無論是和楊凌的私人關系,還是現在的官職,根本不是他一個千戶辦得了的人,只好忍氣吞聲的滾蛋了.

楊一清把二人請進府,叫人送上茶來,三人一番敘談,他有意把楊玉的來意泄露給了張永,張永一聽方才那混蛋是搶他兄弟的位子來了,恨得牙根癢癢,早知是這回事,剛才他也要揍楊玉一頓了.

宋小愛問了楊凌升官的情形,聽說升了國公,他現在已經不在朝中掌權,心中不禁有點失落.她倒不在乎升官,問題是她和伍漢超還未成親,總不能住到他那兒去,她本來是不在常規軍隊編制之內的軍中將領,如果不能有個名正言順的安排,難道要住到楊府吃干飯不成?再說帶來那百十號人,都做著建功立業,封妻蔭子的美夢呢,現在要怎麼安排?

小姑娘暫時拋下想情郎的心思,黛眉深鎖犯起愁來.她打了楊玉,張永正覺解氣,而且也恨不得多些跟劉瑾搗亂的人,心下一琢磨,倒給他想出個辦法來.

張永嘿嘿一笑道:"宋總兵莫急,一會兒離開這兒,咱家去請旨給你安排個去處,保證威風凜凜,那楊玉也罷,他背後的何人也罷,沒人敢找你的麻煩,還能安排你的人馬".

宋小愛是楊凌召進京來的,張永也就沒有許多顧忌,他對楊一清說明來意,請他幫忙從兵部衙門的角度對牟斌給予支持.他和劉瑾的官場斗意味著什麼,楊一清自然明白,他也不想讓劉瑾把持錦衣衛,控制京營,自然點頭答應,大家談的一團和氣,張永便帶著宋小愛告辭離開了.

兩人剛剛走出兵部大門,一騎飛來,宋小愛眼尖,那人還沒下馬,她已欣然喚道:"漢超!"拔步迎了上去.

伍漢超見是宋小愛到了,不由喜出望外,他掐著指頭算日子,小愛應該也快到了,只是不知具體日期,想不到剛從威國公府回來,就瞧見了她.

兩個人沖到一起,四目相望,飛揚跋扈的宋將軍立即變成了溫溫柔柔的小女人,兩個人絮絮溫語,雪花在他們身邊隨風飛舞,在他們眼中,這風雪卻似離得好遠好遠.

兩個人先敘離情思念之苦,最後才問到離別後至今的情形,伍漢超聽說她一到就把錦衣千戶楊玉打了,不由苦笑道:"你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京師貴戚高官甚多,比不得你的家鄉,以後萬不可如此了".

"嗯!"宋小愛含情脈脈的看著情郎,一臉溫柔甜蜜的笑:"剛剛大胡子楊大人也這麼說呢,是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是你們男人訓斥女子常用的話呀".

她忍不住又賣弄起來:"我還真的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呢.你知道麼?"

張永初一看還覺得溫馨浪漫,可他攏著袖子在不遠處站著,眼瞅著一對小情人旁若無人,現在已經快變成雪人了,終于忍不住咳了一聲道:"宋大人,還要去見皇上呢.你看是不是……".

"哦!"宋小愛應了一聲,輕輕捏捏伍漢超厚實的手掌,柔聲道:"張公公答應在皇上面前為我謀個差事,這樣我才方便和你長相厮守呀.乖,等著我……".[天堂之吻手 打]

伍漢超哭笑不得,被宋小愛調戲,早已成了這對小情侶的一種調情手段,好久不見了,宋小愛忽然調皮起來,伍漢超覺得特別親切.

宋小愛在情郎面前,走路也動人起來,伍漢超癡迷的看著她腰肢款款擺動的嫵媚,輕快的步伐如雪花般輕盈,一個侍衛給宋小愛牽過馬來,她接過馬僵,扣住馬鞍,忽的回眸一笑,吃吃的道:"想教訓宋小愛的人,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她翻身上馬,拍拍馬鬃,格格笑道:"烏龜為什麼砸禿頭.害你幾個晚上想的睡不著覺啦?現在我告訴你,天呢,有兩個屁股高,地呢,沒有三尺厚.至于為什麼,想不通回家接著想去".

伍漢超把臉一板,哼了一聲,一語雙關的道:"嗯,想不出的話……家法伺候".

宋小愛臉兒一紅,嬌嗔的瞪了他一眼,想想伍漢超這種超級好奇寶寶,今晚十有八九又要睡不著覺了,他想著自己出的謎語,就是想著自己,不禁開心的笑起來.

雪地上,一串銀玲般歡快的笑聲嫋嫋,馬兒已經遠去了……

伍漢超苦笑著撣撣帽子上的雪花,上回那個謎語,害他幾晚上睡不好,連求帶哄的,宋小愛才把答案告訴他,想不到現在又給他出了一個.繼調戲之後,猜謎似乎成了宋小愛折磨他的第二手段,而且還越玩越上癮,有點樂此不疲了.

*****************

張永的心眼雖比不上劉瑾,可也不比他少幾分,他帶著宋小愛到了豹園,讓她候在外邊,一溜煙兒去見皇上了.

正德正在看奏折,張永督管著豹園安全事務,也是常客,所以正德見了他很隨意的打聲招呼,免了他大禮參拜,就徑自繼續看奏折.

張永把火碳爐子往皇上跟前挪了挪,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只見正德皇上看著奏折搖頭道:"上回甯王奏本請求複三衛,聯沒允誰,只是著地方官府加強緝盜,維持治安,可這江西巡撫也太無能了,強盜越抓越多,你瞧,甯王上本說,盜賊橫行,時常入王府行竊,王府家丁人力有限,再加上宮殿年久失修,堂堂王府,很多房子現在一下雨就漏水,也太可憐了些."

張永陪著笑臉小心翼翼的道:"莫非……甯王又請求複三衛了?"

"這倒沒有,他說……王府的琉璃瓦許多被踩壞,或者風雨破壞了,要更換一下的話,大約兩三萬件吧,這是皇家督造的,他自己做不了主,向朕請旨呢".

正德愁眉苦臉的道:"江南的海稅銀子已經遞解進京了,嗯,這才剛剛開市,前後幾個月的功夫,許多外國商賈還沒來得及和大明交易呢,稅賦已經快趕上去年江南三鎮遞解的稅銀了,幫了朕的大忙啊,要不然年底給予百官的薪俸,犒賞三軍的用度,籌備過年的費用,全都不知從哪兒出了.

依朕看,再有兩年功夫,這日子准能好過,可這兩年不好捱呀.甯王要換疏璃瓦,連造帶運,加上其他修繕.又得一大筆銀子,讓朕從哪出去?可這維修王府.本就是皇家貼補地事兒,甯王逢年過節,進禮甚綽,換個瓦而已.朕怎好拒絕?"

"是是是"張永正想使壞,讓皇上派劉瑾去想辦法,卻聽正德自語道:"嗯,劉瑾在批奏中的提議倒不錯,朕不理他這個碴兒.只追究盜賊橫行的事兒,允許他恢複三衛兵馬,加緊緝盜,以保王室安全.呵呵.把他想要銀子要瓦的事兒,就這麼不著痕跡的避開".

張永聽說過甯王府中官年底進京給皇上送禮.又給劉瑾也備了一份厚禮,不過他和甯王沒什麼來往,懶得計較這事兒,正好趁這機會談起自己的目的來:"是啊,皇上,無論天下如何大治,總是有些膽大妄為之徒違法亂禁的.

別說地方了,去年楊凌在京師被山賊劫擄,侯府被數百強盜攻擊,可見這些山賊何等膽大.還有在大同,邪教混入官府作官.勾結外虜,若非皇上大智大勇這才力挽狂瀾,換了旁人必然為其所害."

正德想起在白登山.如果不是楊凌穩住三心二意的花當,王守仁及時揮兵來援.還真說不定重演土木堡之變,不由連連點頭.

張永趁機道:"老奴聽說永福殿下為太皇太後祈福,要出家修行,為求清靜,尼庵蓋在郊外,這保護之責也不可不慎重啊.雖說殿下出了家,可是在天下人眼中,仍是先帝之女,當今皇上禦妹,如果有宵小之徒打主意,那時可就壞了".

"出家?"正德臉上湧起怪異的神氣:"出家出家,這個妹子早晚出溜到楊家,這事兒得幫妹妹瞞著,張永雖然可靠,比較掉價的事兒還是不跟他說的好."

"不過……他說的也是,諾大的駙馬府……啊,不是,是諾大的尼姑庵,就派些宮女隨同出家,一個男人也沒有,別說安全了,如果哪個宮女出了宮,胡亂勾搭男人,把肚子搞大了,那豈不是連妹妹帶自己都跟著丟人?還真該找人保護起來,要不……讓劉瑾派些番子把尼庵四下圍住?"

張永一邊看著他臉色,一邊道:"皇上還記的江南剿倭,征調廣西狼兵,皇上親自頒詔任命的狼兵總兵官宋將軍吧?那是一位女將,驍勇善戰,屢敗倭寇,替咱大明立下了赫赫戰功,對朝廷很是忠心.

這位女將軍是閑職,這不……過年了嘛,她進京拜望楊凌大人,恰巧被老奴碰到了.老奴就想,這位女將武藝既高,又是女人,如果皇上請她保衛尼庵,出入方便,還不會惹閑話,所以就趕緊把她留住,趕來見皇上了,皇上覺的怎麼樣?"

正德一聽眉開眼笑,撂下奏折道:"不錯不錯,虧得你給朕想著,唔……讓一位女將軍保護禦妹,這主意非常好."

他說到這兒眉毛跳了跳,心中忽想:"千里進京探望舊帥?她……不會是……是楊卿相中的……,要是那樣可是給妹子找了個情敵了,她不從中壞事才怪".

正德想到這兒,又婉拒道:"這位宋將軍年方幾何?在京里沒旁的親人了吧?她是壯家頭人,留她在京里,她願意麼?再說……她是女人,她手下的兵將總不會都是女兵吧?又不能全都住進庵里去,朕以什麼名義來安置?不妥,不妥".

張永道:"這位宋將軍,已和兵部驍騎將軍伍漢超訂有婚約,所以留她在京里,想來她是一定願意的.讓她保護尼庵,只是為了方便她進出請示,巡察安全,她的人馬自然是駐紮在庵外,至于名義,那也方便的很,楊凌不是晉升威國公了麼,皇上的七座皇莊,就少了人看守了,不如就把這個禦前親軍統領的職位委給宋將軍,既看管皇莊,又保護尼庵,一舉兩得."

正德皇帝一聽她已有了婆家,頓時笑容可掬的道:"使得,使得,這個法子好,那麼你就給朕去傳旨吧,任命宋將軍為禦前親軍侍衛統領,代朕管理皇莊兼任皇庵護法將軍".

張永正中下懷,他正想領旨退下,正德忽道:"你這一說……朕倒想起來了,天下不靖,楊凌奉旨去霸州查抄黯夜財產,只讓刑部派了差役跟著,可是不太妥當.不行,不行,太不安全了".

他站起身來,在房中踱了幾步,問道:"宋將軍進京,來了多少侍衛?"

張永忙道:"帶了百余侍衛,皆是精干武士".

正德搖頭道:"不夠,不夠,你旨意照傳,再從京營中桃選些強兵,湊齊一千之數,交給宋將軍.她是皇庵護法,楊卿是為籌建皇庵去霸州查抄罰官,這樣貼得上邊兒,反正現在庵堂未建,她也無事可做,讓她帶兵去霸州,追上楊卿先為他護法吧,呵呵!"

張永歎服道:"皇上體恤下臣,關愛威國公,老奴感佩無限.老奴這就去傳旨".

張永原還以為皇上會見見宋小愛,想不到這麼痛快皇上就答應下來了,他一身輕快的退了出去.正德笑眯眯的看著他離去,心道:"護法,護法,妹妹還沒過門兒,先去護護未來的妹婿也不錯."

或許是因為楊凌比他歲數大的原因,正德一想起楊凌得一本正經叫他大哥的樣子,就覺得占了莫大的便宜,心中樂不可支,全然不去想代價是把妹子給了人家.

不著調的正德皇帝自顧自的傻樂了一會兒,又拿起劉瑾批過的那奏折,看了兩眼提起朱筆批下一行小字:"允劉瑾所擬,照此辦理就是!"

*****************

PS:停更一日,後邊的兄弟追近了三百票,呵呵,不多說廢話了.月關拜票,盡量保持^.^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4章 一定有鬼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6章 四大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