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0章 滿堂皇後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0章 滿堂皇後


"盯上他們!"這句話還未出口,卻見那位封半仙似乎低聲訓斥了兩人幾句,然後三人也向這邊走來.楊凌忙回過頭,拿出公子哥兒的派頭,一步三搖的放慢腳步,放他們走在前頭,然後轉向宋小愛.

宋小愛會意,已悄聲道:"大人放心,我已派人跟上去了".

楊凌這才注意到兩個村夫打扮的漢子已經緊隨在封半仙的身後,不禁贊許的一笑.

劉大棒槌撓撓頭,奇怪的低聲道:"國公爺,本朝有丞相麼?"

"有",楊凌慢悠悠地道:"太祖那一朝有,不過自丞相胡惟庸造反以後就沒有了.現在的丞相,其實就是內閣大學士,不過職權與昔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根本無法相比."

大棒槌驚訝道:"那……他們喊什麼丞相?是不是那人叫成象?"

楊凌一怔,這他倒是沒想到:會不會自己小題大做了,那人姓封名小木,綽號半仙,萬一他的表字………咳,一個沒功名,上過私塾識得幾個字以算命騙人為業的也有表字?不過也不好說.

楊凌對自己的判斷有些動搖,說道:"不要聲張,等咱們的人摸摸他們的根底再說吧.咱們繼續逛花燈,說不定還能再碰上他們".

此時,行往郊外的人流越來越多.勝芳鎮內處處彩燈高懸,富戶家中爭先攀比,更是別出心裁,廣場院子里遍栽花樹.不過各家各戶這樣零散的觀燈到底影響效果.勝芳鎮外有河澱,到了現代已經干涸成為荒地,但是當時卻是連綿成湖,魚蝦豐富.

百姓們在葦蕩湖泊邊架設彩燈,冰燈,還有燈謎.天長日久聲名遠播,許多外地富有人士也在正月十五來賞燈.使得勝芳花燈越來越紅火.到了郊外,天色已大暗下來,可是這里卻***通明,木杆樹干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彩色燈籠.繒帛繞樹,鼓聲陣陣,樂聲悠揚.

地上還有從湖里鑿冰壘起的冰燈,玲瓏剔透,五光十色,猶如一座座水晶塔,水晶屋,就連楊凌這樣見過現代超絢聲光效果的人瞧了都心曠神怡,更惶論這些一年也沒什麼娛樂活動的普通百姓了.

此時的湖泊岸邊,猶如熱鬧的廟會,富商豪紳還出資搭建了戲台,唱戲的,耍龍燈的,玩雜耍奇伎的,熱鬧非凡.人流熙熙攘攘,孩子們在人群中嘻笑游玩,還有不少帶著面具的人,也在其中盡情嬉鬧.

燈節共三天,十四,十五,十六.通常十六還要放焰火,然後節目告終.今天是正月十五,正是最熱鬧的時候.高大的枯槐樹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燈籠,變成了一株豔麗的花樹,仰臉望樹,穿過炫麗的燈影,皎如玉盤的明月高懸在空中,猶如那明月也掛在梢頭.

這三天,就是大戶人家的姑娘們也解了禁,可以走出閨房約上三五紅顏知交,在燈市上游覽閑逛.前方是整個燈會最壯觀的地方,二十多株龍爪愧.光禿禿的樹枝上桂滿了花燈,與長長的數根彩繩攀連在一起,形成一面巨大的燈牆,極為壯觀.

樹下滿是小商小販,賣吃的賣玩的賣燈籠,面具,游人擁擠,人聲喧鬧,大家都興致勃勃,只顧欣賞美影,沒人在意身旁都是些什麼人.楊凌看到一個高大的背影,再從伴在他旁邊的纖秀身影一相比照,立刻認出就是街口見過的那個趙瘋子.

看得出他對妻子真的很是寵愛,因為怕人多碰到了妻子,他用粗壯的手臂攬住了夫人的香肩,與她指點著彩燈,邊行邊走.裙袂款擺之下,纖巧的弓鞋,在亮如白晝的燈光下看得真切.

難怪她的相公這般攙扶,這位俏麗的娘子是一對小腳,那年頭,真正裹小腳的女人並不多,許多佳麗都是天足,尤其當時皇家選妃不要小腳,所以北方的高官貴族家更少見小腳女人,楊凌的妻妾就沒有一個小腳.

但是大明中期正是裹小腳的風氣漸漸開始流起來的時候,所以見到俊俏的女人小腳姍姍的也不希奇.這種風氣實在害人不淺,到了明末清初時小腳遍地,一遇兵災人禍,根本跑不起來,只能趴在家里等死.

楊凌心里記掛著那位莫名其妙的封半仙封丞相,見到這個趙瘋子,想起他認得那個封半仙,而且方才見面時對姓封的還頗多調侃,或許能從嘴里套到些有用的情況,于是便向宋小愛使個眼色,舉步迎上去.

"哈哈,兄台,我們又見面了",楊凌拱拱手,笑容可掬的道.

他的風度儀表無可挑剔,讓人一見好感就油然而生,那大漢扭頭瞧見是他,上下打量一眼,也露出笑容,拱手道:"這位仁兄,似乎不是本地人?"

"然也,在下姓楊名萬年,來自京師,游學輕曆,聽說霸州花燈天下聞名,是以前來一觀",楊凌不慌不忙的道.

"哦,在下姓趙名燧,家中兄弟三人在下排行老大,是文安縣的諸生,很高興認識兄台",趙瘋子對那封半仙說話粗聲大氣,猶如一個粗人,此時對楊凌文質彬彬,倒也頗為斯文.楊凌見他穿戴就知是個富有的讀書人,想不到還是入了縣學的,忙拱手施禮.

諸生就是入了縣學的秀才,這樣的讀書人是比較有前途的,就象同樣是學生,人家進了重點高中一樣,要中舉,考取功名,把握是比較大的.

"這是拙荊,呵呵,為兄今日就是陪同拙荊來賞燈的",這仁趙秀才是個性情豪邁的人,楊凌又有意結交,三言兩語就以兄弟相稱了,這時一聽趙秀才向他介紹愛妻,那是真以好友相待了,楊凌忙躬身一禮,道:"見過嫂夫人".

嬌美少婦淺淺一笑道:"楊兄弟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楊凌目光一閃,瞧見旁邊樹下有個茶水攤子,便笑道:"我與趙兄一見如故,咱們以茶代酒,且去樹下敘談一番如何?嫂夫人行路久了,怕是也要累了".

趙燧一聽,猛地一拍腦門,怪叫一聲道:"哎呀,虧得兄弟提醒,糊塗糊塗,娘子可是行路半天了,一定十分辛苦,來來來.娘子,咱們到茶攤子上稍坐一陣兒,你且歇歇腳".說著扶了夫人便行.

他的夫人似乎十分受用丈夫的寵愛呵護,含笑由他扶了去茶攤前坐了,這茶水攤子因是夜間,所以還有夜宵.煮的有各色湯元,趙燧十分豪爽,各色口味都要了一碗,不但給妻子要了,還給楊凌和隨在他身邊的兩個男仆女侍各要了一碗.

家仆侍女是不能同主人同桌用餐的,宋小愛就和大棒槌在旁邊桌子坐了,趙燧偷偷看了看他們,向楊凌擠擠眼輕笑道:"兄弟好眼光.尋得一個侍讀俏婢,不但美貌,氣質亦脫俗.兄弟必是京師名門吧?"

楊凌臉上一熱,合糊地道:"唔.兄弟並非名門,祖上作過官,現在是京師地方的士紳而已,呵呵,兄長過獎了,過獎了"

那時富有人家游學的士子,由于尚未娶親,出門在外又需要女性照顧,家中常為他擇選一個美貌的侍女,說是侍讀,其實是起食飲居,男女云雨,統統都侍了,運氣好的將來正式娶妻後納為妾侍,要不然仍是終生為侍婢,反正是自家買回來的,自可隨意處置.

這時大明風氣,亦是士子秀才們喜聞樂見的雅事,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所以趙燧並不怕當著夫人問起,因見小愛人品出色,這算是一句稱道誇獎的話了.

看到楊凌居然有羞意,趙燧覺得有趣,不覺拍腿大笑.不一時湯元端了上來,趙夫人用餐的姿態也十分文雅,她這位夫婿卻全無讀書人的風度,楊凌第一個湯元吹吹噓噓的剛剛吃完,趙瘋子已呼嚕嚕連湯也灌了下去,抹抹嘴巴笑嘻嘻的看他們吃.

楊凌本就不餓,就勢放下碗來苦笑道:"趙兄好快的速度".

趙瘋子哈哈笑道:"男人嘛,呃……你吃你的,我知道你們京師大戶人家吃個飯都講究得很,不痛快,很不痛快,你吃你的,不用管我.對了,威國公現在霸州正在大肆清剿冒充神靈詐取錢財的一幫神棍,大快人心呐,哈哈,那是你的本家呐,這事你聽說了吧".

楊凌趁機道:"是啊,一到霸州我就聽說這事兒了,不過我是游學經過,回京過完年就出來了,沒有霸州城停留,想著賞完花燈就繼續南下呢,具體情形還沒你了解得多.怎麼霸州這里很多神棍麼?方才在鎮上聽兄長作獅子吼,大叫’封半仙’,嚇得那個行人臉上變色,難道在威國公治下,霸州清剿神棍騙徒如此嚴厲?"

趙夫人聽楊凌說她夫婿做獅子吼,不由噗哧一笑,趙燧嘿嘿一笑道:"近墨者黑呀,為兄這獅子吼,可是大有來頭的,兄弟想學還學不學不會呢".趙夫人臉蛋兒一紅,手在桌下悄悄掐了丈夫一把,趙燧皮堅肉厚,渾不在意.

他喝了口茶道:"那是自然,威國公南征北戰呀,是戰陣中的一條好漢,懲奸辦案也是好厲害的手段,霸州神棍橫行,鬧得烏煙瘴氣,真要整治起來,光是大批盲從的百姓就得鬧出亂子,威國公巧施妙計,以神治神,較之戰國西門豹更勝一籌,現在霸州可是沒有一個神棍敢再招搖撞騙啦".

他把楊凌如何巧計整治四聖僧的手段詳細說了一遍,楊凌佯作頭一回聽說,不斷撫掌稱妙,看得鄰桌的宋小愛,大棒槌竊笑不已.趙燧說罷道:"至于那個封半仙,倒是一棍,不過是訟棍,而非神棍.不過他神神道道的也喜歡宣揚這些東西,還曾以這些虛妄之語成全了一雙姻緣,所以愚兄見了他有意開個玩笑".

"哦?以神佛名義成全一對姻緣?這話從何說起?"楊凌故作很感興趣的道.

趙燧倒是有問必答,說道:"這事我也不是十分的了解,只是聽朋友說起過.霸州城內有一個訟棍叫王智,專門替人寫狀紙,打官司,他仗著一支利筆和一張巧嘴,而且和官府交通的關系十分友好,所以賺了不少錢,也算是個富綽之家".

趙瘋子說到這兒,楊凌一下子想了起來,黑鷂子苗剛被捕入獄,他的瞎眼老母托付的那個訟棍不就是王智嗎?這人想來和衙門里的人關系是極好的.不過要價也太黑了點兒,黑鷂子連房帶地,還有家里的浮財,怎麼也有二百兩銀子,被他敲詐的干乾淨淨,才把黑鷂子保了出來.扣去交通官府的錢,僅這一樁生意,他就空手入帳至少百兩紋銀.做訟棍做到這份兒上,也算是霸州第一大律師了.

趙瘋子繼續道:"王智有個女兒叫王滿堂,據說是有霸州城第一美人兒,呵呵,其實這話都是街頭巷尾一些登徒子的謠言了.你嫂子就是霸州城的人,說起美貌.為兄相信就絕對在王滿堂之上,只是有教養的姑娘平素不出閨閣,誰人識得她們相貌?

那王滿堂卻是個異數,王智家里也算富有,有宅有地有家仆,可是這個女兒卻自幼由得她走街竄巷,與人交往,認積的人自然就多了,加上她姿容俏麗,結果就成了名動霸州的一朵花兒.

姑娘到了十七歲上還沒找婆家,王智也不著急.可是有一天這位姑娘做了一個夢,說是夢到一位金甲神人告訴她,她將婚配一位大貴人,那人名叫趙萬興,姑娘就把這個夢說給母親聽了.

封小木是個訟棍,一向與王智交好,輾轉從他口中知道了這件事,便掐指算了一陣,然後斬釘截鐵的對王智說這個夢確是神人托夢,不日那個叫趙萬興的貴人就將路過這里,叫他老夫妻千萬不要錯過了.

王智半信半疑,不料過了兩天真的有位客人路過,上門討水喝.兩下一敘談,那人就叫趙萬興.王智大驚,他見那人文質彬彬,談吐不俗,便假意結交,讓他在府中住下.一經打探,這趙萬興是個游學秀才,父母雙亡,飄流四方.

住了幾天,王智發現那人不但儀表相貌不同凡響,而且能言善道,處事得體,確有貴人之兆,更希奇的是,他住的客戶每日屋頂都落滿鳥雀,王智料想他將來必然高中,飛黃騰達,便主動許婚,將愛女許配給他.這樁韻事流傳開來,我的一位好友曾對我提及,而我曾托封小木我打過一場官可,呵呵,所以見到了調侃他一下".

"哦?竟有這樣的奇事?呵呵,王姑娘嫁的那位貴人現在何處,可曾飛黃騰達麼?"楊凌不動聲色的問道.

趙燧呲牙一笑,嘿嘿地道:"自從王姑娘許了人,便隨相公搬出了王家,住在什麼地方誰也不知道,只是錦衣綺羅的生活好像確實不錯.不過說到命中貴人,嘿嘿,兄弟,你真信呐?"

趙燧目中露出狡猾之色,笑道:"如果哪一天你與某位小姐兩情相悅,盡可讓那位姑娘照此行事,回家就說夢中有仙人許以姻緣,然後為兄幫你找個神棍去對令岳丈說這位貴人旬日之內就會出現,隨後你就登門拜訪,至于鳥雀落屋嘛,那也好辦,趁人不備往房頂上撒些糧谷也就是了.呵呵,如果令岳丈一時犯了糊塗,這樁婚事便成了".

趙夫人在一旁捂著嘴吃吃的笑個不停,旁邊桌上宋小愛和大棒槌本來聽如癡如醉,還覺世上果有這樣天作之合的姻緣,聽趙燧一語道破天機,不由輕輕啊了一聲.

楊凌也忖料到大概原因如此,一聽趙燧說的明白,不由笑道:"兄長高見,這都是你的揣測麼?"

趙燧嘿嘿一笑,自負的道:"不錯,雖是為兄揣測,料來八九不離十.那位王滿堂姑娘從小隨意出入里弄街頭,與男子打交道,只怕早與那個叫趙萬興的人有了私情,所以才訂了此計誆騙父母,不過為兄奇怪的是,那趙萬興如果家財萬貫,以王智唯利是圖的一個人,斷無不允婚的道理,何必用此手段?

若說趙萬興一貧如洗,可是聽說王滿堂嫁了人.每次回娘家,或出現于霸州街市,都是渾身綺羅,穿金戴玉.顯然處境很好,可是她嫁到何處,卻無人說的清,莫非……她那夫婿其實是有妻子的?她是嫁了人作妾不成?"

趙夫人低啐一聲,嗔道:"相公,休要背後胡亂猜測,汙人名聲.咱們不知底細,不可妄語."

趙燧很怕妻子,聞言干笑道:"嗨,我這不是跟自己兄弟說說麼,自不會和不相干的人胡亂提起".

楊凌本想從他口中了解了解那位封半仙的情形,想不到卻聽了這麼一段不相干的事情.這麼說封小木只是一個普通的訟棍,那個什麼丞相,難道真的是自己聽錯了?他的表宇叫成象或都什麼其他的諧音?

楊凌的心里動搖起來.就在這時,只見一位身材高挑的大姑娘正沿燈繩向另一株樹下走,旁邊還跟著小丫環,光看背影,那位姑娘就讓人心癢癢的.背心型的狐裘顯露出女性的曼妙曲線,長長的孔雀藍百格裙,蓮步輕移,腰肢有韻律的款擺.

看體態姣好的女子緩步而行,那款擺搖曳地韻律確是飽眼福的大享受.這時一個登徒子忽然急步追了上去,貼近姑娘身子時忽然探手在她的豐臀上掐了一把,然後身子一轉,就要紮進人堆兒.

不料那位大姑娘驀然轉身,身手矯捷靈話,根本不象平素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遇事驚慌無助的閨中少女,她伸手一抄,一把抻住了那登徒子的衣領子."啪"的一記耳光扇在他臉上,嬌斥道:"占你家姑奶奶便宜呀?隔著棉裙呢,摸著舒服嗎?"

"喝!"楊凌暗贊一聲好,這位姑娘,真夠潑辣的,簡直趕上現代一些爽直厲害的女孩子了,色狼最怕的,大概就是這樣的女孩子了.果然,那歹徒子被打愣了,半天愣沒回過神來.

平時他見到的女子一旦吃了這種暗虧根本不敢聲張,怕丟了臉面,頂多悄悄走掉就是,要知道就算是被人非禮,一旦張揚開來,聲名受損的也是女子一方呀,這位姑娘……怎麼這麼張揚呀?

這時姑娘已側過臉來,燈下看美人,愈增三分顏色,何況現在有燈有月,而且五彩迷眼,這位姑娘本身相貌,身段兒也出奇的美麗,那俏麗的容顏讓人一見便怦然一動.

這位姑娘被人非禮,立即狠狠打了那色狼一記耳光,應該十分生氣才對,可是這時看她臉上,卻笑吟吟的沒有絲毫生氣模樣,反而像是碰上了老相好似地,笑得那叫一個嫵媚,吹彈得破的桃紅臉蛋,綻起明媚動人的笑容.

她的一雙眼是典型的桃花眼,水汪汪的,那雙嘴唇,豐滿動人,嬌豔甜美,要說起來她的五官,身段兒並不算絕美,比起趙家娘子來還要遜著幾份,可是不同的是,她渾身洋溢著一種野性的美,是一種叫人見了就想在床上唱征服的性感女人.

如果說趙家娘子美的如同一湖春水蕩漾,那麼她就是一團燃燒的烈焰,風情完全不同的明豔.這位穿得體面的大姑娘莫非是教坊里的粉頭?哪有正經人家姑娘被人摸了屁股還敢揪住色狼張揚的?

"你的膽乎真不小啊!"大姑娘笑吟吟地說:"敢當街調戲良家婦女."

那登徒子已經醒過神來,被人打了一巴掌的驚怒也因為姑娘特別的美麗和嫵媚勾人的笑容而消失了:"這可是正月十五鬧元宵,不小心蹭了你一下,你卻打了我一巴掌,還要怎麼樣呐?呵呵,姑娘你是良家婦女?別鬧了,是哪個院子里的姑娘呀?爺回頭一定去關照你的生意,折騰得你欲仙欲死."

因為姑娘的大膽和嫵媚的風情,實在不象個正經人家的姑娘,這人誤以為她是青樓妓女,頓時放下心來,也不擔心四下圍攏上來看熱鬧的百姓,反而公然和她調起情來.

眼見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楊凌也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忽然想起當初在地府故意氣那崔判官時自己說過的偉大夢想:沒事的時候領著幾個狗奴才,調戲一下良家婦女.

現如今看到這一幕,在確知自己不會暴死之後,在這個燈市花如晝的夢幻之夜,在如今嬌妻美妾,彼此恩愛的時候,忽然想起這件事來,恍若前世一夢.楊凌不由會心微笑.昔日佛祖拈花,迦葉微笑,大概也是這種悠然心會,妙處難以君說的恬然心境吧.

"混賬!",楊凌正自浮想翻柵,女子身邊的小丫環生起氣來,瞪著杏眼怒道:"你長了熊心豹子膽?敢打我家娘……我家夫人的主意,還如此出言不遜,陳風,單雄,教訓教訓他!"

原來這女子帶的不只一個丫環,人群中應聲擠出三個人來,好象剛剛才追上來.一聽小丫環這麼說,立即沖了過來不料那登徒子雖是調戲揩油的無良浪子,畢竟不是一文不名的窮小子,不但帶了小厮,而且是與一眾狐朋狗友一起來燈市游玩的.這時也圍了過來,一見自己朋友要吃虧,立即迎上來流里流氣的笑道:"怎麼著?想打架呀,好啊,咱奉陪,你們有多少人,全叫出來吧?"

那登徒子一見好友現身,膽氣頓壯,見對方只有三男兩女,便邪笑著在沖上來的一個男子胸口推了一把,大聲道:"怎麼著,還沒了王法了?我是本縣的生員,是讀過聖賢書的秀才,竟敢汙我名聲?"

沖在前邊的兩個漢子身子挺墩實,不過看起來平素很老實,根本沒有打過架的樣子,漲紅著臉一直轉眼去看那高挑美女,卻不敢還手打人.趙燧一看那伙登徒子還要仗勢欺人,不禁砰地一拍桌子,怒道"世風日下,真是有辱斯文!"

袍襟往衣帶里一掖,看樣子他就要沖出去了,趙夫人知道丈夫力大無窮,生怕他莽撞傷了人,正要起身相攔,楊凌已經攔在前頭道:"趙兄且慢,再看片刻,兩邊未必打得起來呢".

趙燧一聽,這才含忿坐下.原來,被那小丫環喚出的三人,有兩個沖在前頭,另一個只比看熱鬧的百姓多站出兩步,看著並不明顯,若是突然看到,還會以為他也是看熱鬧的呢.楊凌眼尖,看到第三個人正是封半仙,便急忙攔住了趙瘋子,想看看這人是否有什麼可疑.

那高挑麗人怒極而笑,格格地道:"你這色狼占我便宜,反誣我辱你名聲?不要臉的東西,給我打!"

對面的七八個人不是秀才就是小厮,秀才又全是豆芽體形,象趙燧這種萬里挑一的極品秀才一個沒有,姑娘身邊兩個壯漢一看就是極為壯實的漢子,真要動起手來決不會吃虧,可是這兩人卻漲紅著憨厚的臉龐,茫然不知所措,一看就是從小長大愣沒打過什麼架的老實孩子.

那伙秀才見了這番情景心中怯意頓去,很囂張的迎了上來,高個美人兒說了兩遍"給我教訓教訓他們",兩個壯漢才勉勉強強舉手招架卻只敢推搡,不敢打人,被幾個秀才打的步步後退.

趙燧性如烈火,見此情景又要跳起來助戰,那小丫環卻怒聲大罵道:"一對廢物!這樣的貨色還夢想有一天當禦前親軍侍衛統領?"[天堂之吻手 打]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楊凌和宋小愛,劉大棒槌聽了幾乎要跳起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聽在這些百姓們耳中,雖然覺得古怪,卻無法產生什麼太離奇太大膽的豐富想象.

世上本沒有禦前親軍侍衛統領這麼個官職,完全是當個皇上為了在身邊給不是正途出身的楊凌安排個妥當的位置,自己憑空杜撰出的官兒,可是這個官職現如今可是天下皆知.

所以聽了小丫環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大家頂多以為這對很忠厚的家奴可能有志向要投軍,將來建功立業,能夠當上威國公做過的官兒,現如今表現的這麼無能,所以那小丫環才出言諷刺.

可是對楊凌三人來說,感覺卻絕不相同,在鎮上時聽到一句丞相,現在又跳出兩個禦前親軍侍衛統領.兩句詭異的話聯系到一起,白癡也知道肯定有問題了.

就在這時,一個人朗聲笑道:"哈哈哈,好大的志向,禦前親軍侍衛統領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的麼?這兩個慫包蛋要是有朝一日能混到我江游擊這麼大的官兒,那就是祖墳冒青煙了."

隨著聲音,有個人雙臂左方一分,輕描淡寫看似渾不著力,卻"嘩"的一下將人群推開,象只大貓兒似的懶洋洋地踱了進來.他的話輕佻,神態更輕佻,眉梢眼角都帶著輕佻隨意的笑.

這人一身軍裝,看年紀也就二十多歲,身材健碩,五官英俊,配上這種帶點壞的笑,不但不討人嫌,反而透著股子另類的迷人味道.若是這樣一個健壯,英俊的男人.用這樣的壞笑盯著一位姑娘,少婦瞧上一陣兒,足以瞧得人家身子骨兒酥軟,面熱心跳的想入非非了.

這人狠狠的剜了眼那少婦豐聳誘人的酥胸,然後轉向面前的那些秀才邪笑道:"一堆無良文人欺負女人,本將軍來護花,知道什麼叫秀才遇見兵麼?嘿嘿,那兵,就是區區不才在下我啦."

秀才還真不怕遇見兵,一個秀才可比大頭兵地位高多了,除非是亂世,兵匪難分,那時例外.可這個兵不同,聽他口氣,那是位游擊將軍,地位可比秀才高多了,幾個無良文人頓時瑟縮了一下.

楊凌愕然瞧著這突然出現的將軍,失聲道:"江彬?他怎麼來了這里?"

趙瘋子聽到他說話,問道:"怎麼?賢弟認識這位將軍?"

"啊!"楊凌定定神,說道:"是啊,這人……是我一位故友",說到這兒,他就不能不上前相見了,便對趙瘋子道:"趙兄,我去見見他".

那幾個秀才這時已被游擊將軍江彬唬走了,畢竟是見了縣官也不用跪的生員,江彬說的雖然厲害,也不好為了捏女人屁屁這麼點事真把人家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反正已在美人兒面前露了臉,便大聲嘲笑幾句,大人大量的放過了他們.

他轉頭打量那女子幾眼,只覺此女一雙桃花眼勾魂攝魄,臉蛋嬌豔的出奇,眼中色眯眯的光芒一閃,不禁擺出一副迷人的豬哥……帥哥相,柔聲道:"姑娘,賞花燈時宵小色狼是最多的,你該小心些才是".

江彬人品出眾,那豔麗女子仔細瞧了他兩眼,臉上綻起春花般嫵媚的笑容,輕輕福了一福道:"多謝將軍援手,未知將軍尊姓大名?"

江彬忙叉手一禮,斯斯文文的道:"在下新任霸州游擊將軍江彬,赴任途中聽說勝芳花燈十分精彩,所以慕名而來,得遇姑娘,不知姑娘是……?"

那女子聽說真是位游擊將軍,不禁目眨異彩,唇角也溢出甜絲絲的笑,含羞低頭道:"民婦王滿堂,霸州趙萬興之妻".

燈下美人低頭含羞一笑,水汪汪的桃花眼卻帶著勾人的韻味兒微微上翻,視線從人家的胸膛膩膩的滑上去,牽住他的眼神,溜溜地轉了幾轉.

江彬哪見過這種調情手段,頓時骨頭一輕,七魂六魄紛紛出竅,腳跟兒躍躍欲動.好風騷的女人,江彬心癢癢的,這風情韻味兒可比窯姐兒強了千百倍,他娘的,眼晴會勾魂兒啊,叫人見了就恨不得撲過去把她壓扁了,揉碎了,刺穿了.

既是民婦,那就是丈夫沒有功名的普通百姓了,***,哪個兔崽子這麼好福氣?不過……她既然也是霸州人,瞧這模樣又不象個守婦道的,說不定……,江彬擺出更迷人的微笑,開始搭建近水樓台,說道:"原來也是霸州來的,呵呵,今日相見也是緣份,這里登徒子很多,夫人可要本官陪同賞燈如何?"

王滿堂笑宴宴的正要應允,後邊猛一聲咳嗽,王滿堂笑容頓斂,她扭過頭去狠狠瞪了封半仙一眼,轉回頭來對江彬脈脈含情的道:"多謝將軍,民婦自有家人陪同,不敢勞煩大人".

她眼波一蕩,輕佻的掃了江彬一眼,輕輕的道:"民婦是霸州吾神巷王智之女,改日若有機緣,當與父母再去謝過將軍援手之恩,告辭了!"

"啊?好好!"江彬不願在佳人面都失了禮儀,只得拱手作別.一雙虎目依依不舍的緊盯視著王滿堂款款擺動的豐臀纖腰,那銷魂的曲線蕩起一股妖嬈,直入心脾,江彬長長吸了口氣,低聲自語道:"好風騷的小娘們,勾得老子這個火……不逛燈了,老子得去逛青樓".

江彬轉身要走,他此次赴任,帶了十多個親兵,上鎮外逛花燈,卻一個未帶.江彬自己就是一手好本事,而且膽魄過人.當初任一個小把總時,就敢悍然躍上城頭,狂舞雙刀挑戰城下精擅箭術的數千蒙古鐵騎,現在當了游擊將軍,仍喜歡獨來獨往,不帶侍衛.

楊凌一見王滿堂和那封半仙等人離開.在鎮里時派出的兩個侍衛已經跟了上去,便放心的走到江彬身旁,笑吟吟的道:"江兄,大同一別已逾兩載,真是久違了呀".

江彬一怔,眯起眼打量打量眼前這個風度翩翩的書生,瞧了片刻忽地象中了箭的兔子,倏的一下跳了起來,指著他瞠目結舌的道:"啊!你……你……你你是……".

"哈哈,可不正是我嗎?我是楊萬年,江兄終于想起來啦!"楊凌一攀他的手臂,使勁握了一下.江彬十分機靈,已聽懂了他的話意,呐呐道:"是啊……萬年兄,久違了久違了".

趙瘋子攜著妻子走上前笑道:"恭喜楊老弟元宵佳節喜逢故人.夜色漸深了,為兄要陪你的嫂子先回去了.你們慢慢談,若有機會來到文安,老弟只需向人打聽趙瘋子的家,便可找到我了,介時一定要登門陪為兄痛飲一番".

楊凌現在心中有事,忙拱手作禮,恭送趙燧夫婦離開,然後一拉江彬,回到桌前坐下,重要了壺茶,笑道:"江兄怎麼調到霸州來了?而且還升為游擊了?恭喜恭喜".

江彬知道這時不宜見禮,便拱手謝過,然後俯身低聲道:"我的國公爺,您怎麼到這兒來了?我正想著到了霸州再去拜見您呢."

楊凌笑道:"勝芳花燈,我也久聞在名,既然來了霸州,自當來見識見識,今日又遇到你,更是一喜".

江彬笑道"下官見到國公爺,才是大喜.說起來,我小江能有今日,還多虧得國公爺呢,昔日你我在雞鳴驛城頭並肩抵抗韃靼鐵騎,閔大人又刀劈伯顏之子立下大功,我們這些蝦兵蟹將自然也跟著沾光.

尤其國公爺步步高升,邊軍將士每有論功行賞時,只要提及曾與國公爺您並肩作戰,死守過雞鳴驛,就沒個官兒敢對咱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再說我小江打仗也敢拼敢斗,嘿嘿,托您的洪福,兩年的功夫就升為游擊了."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就是這個道理了.雞犬不一定是得道者自己提攜,當他功成名就時,自然會有人為他和他身邊的人去辦這些事.因為你曾經追隨過一個大人物,官場升遷就沒有人敢刁難,誰知道你有什麼門道,會不會把狀告上天去?

所以說大勢至者,自有諸多擁戴者聚集到他的身邊,因為這些人利益或明或暗,都是依附在這個人物身上,休戚與共.他在,自己就官運亨通.他倒了,可能明明離著八百多級,和這位大人物連個照面都沒打過,一樣是被清算的對象,關系由此而生.

楊凌自知其中關節,不過江彬乃是一員悍將,不靠自己的關系按理也該高升的,今日見他高升,楊凌也替他高興.

江彬自視為楊凌門下,對他倒是推心置腹,說道:"大人您也知道,邊關早是苦寒一些,所以下官就想往里邊調調,正好霸州大富紳張茂,那是我的表哥,我就托他活動了一番,調到霸州來了".

楊凌這才知道原委,兩人聊了一陣兒,問清江彬也在鎮上店家居住,二人便一路閑聊,一路趕回鎮去,叫店家置辦了幾樣風味小菜,燙上幾壺好酒,二人慢酌淺飲.故人相見,聊得甚是投機.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派去追蹤王滿堂,封半仙的待衛悄悄返了回來,貼著楊凌耳朵低低稟報一番.楊凌聽得兩眼瞪如銅鈴,那侍衛稟報完了,楊凌兩眼發直,半晌不發一語.

江彬奇道:"國公爺,國公爺,您……這是怎麼啦?

楊凌兩只眼晴象作夢似的抬起來,迷迷瞪瞪的看他半晌,才恢複幾分清明.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道:"你……說的是真的?親眼目睹?"

"是的,大人",那侍衛見楊凌沒有背著對桌這個陌生將領的意思,便躬身說道:"卑職親眼所見,千真萬確,絕無半字虛言.卑職和廖四兒也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可是就算神智錯亂,也不該兩個人同時犯混呐?卑職二人看的真是一絲不差了,這才趕回來報信.廖四兒還盯著呢".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太荒唐了!簡直豈有此理?"楊凌一番話聽地江彬莫名其妙,卻不敢再次動問.

"皇後!皇後??"楊凌跟抽筋兒似的,那個侍衛突然縮了縮脖子低聲道:"國公,會不會是……".

"是什麼?"楊凌問道.

那侍衛訥訥道:"是不是這蘆葦蕩湖澱之中有什麼千年的烏龜王八成了精,爬上岸來蠱惑百姓.詐騙女色呀?"

"王八精?"楊凌干笑兩聲,神氣古怪地道:"呃……他們有多少人馬?"

"人馬?就……卑職和大人說的那些人呐".

楊凌聽了又進入癡呆狀態,半晌才兩眼直勾勾的道:"這……怎麼可能?世上竟有這樣荒誕的事情……鎮上可有衙門里的人?"

"有的,勝芳鎮設有巡檢司.下轄一隊兵丁,還控制此地民壯,應可調動大約三百人,要卑職拿腰牌去喚人麼".那待衛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回答道.

巡檢司只是從九品.比縣衙門內一個主薄的官階還小,是末流的小官,但是實權卻不小,坐鎮一方,儼然是一處小小的土皇帝.他們主要的職責是緝捕盜賊,盤詰奸偽,有生殺大權,可以隨便將人抓起來干掉,就是上面有人來追究,也可以說是因死者反抗,行凶,不得已而殺掉或者殺一儆百,以儆效尤,威懾其他匪徒,就是當地的縣官也管不了.

"算了,不用他們",楊凌搖搖頭:"就在他們眼皮底下,竟有如此離奇之事,巡檢司未必一無所知.嗯……集合咱們的人馬,准備拿人!"

楊凌一言落地,江彬嗖地一下跳了起來,猶如一只嗜血的獵豹,舔舔嘴唇,興奮地道:"國公爺要拿誰?下官還有十幾個人,願隨國公尾驥!"

"嗯……也好!江彬剛到本地,他的親兵也是從宣府那邊調過來的,而且江彬實是一員虎將,有他在把握一定更大,只是……現在也談不上沒有把握,楊凌的心境仍然夢游一般,覺得一切都那麼不真實.

逛燈的人們已經都回了鎮子,那時的花燈用的不是電燈,不能徹底長燃,鎮中雖仍***處處,鎮外卻用一片黑夜取代了喧囂.七八十號矯健的身影飛快的閃出鎮子,遁入湖澱邊的蘆葦蕩.

比肩高的蘆葦因為冬季而稀疏干枯,白天看已經毫無韻味,不過在月夜中隨風輕搖,倒也還有一番迷離的味道.江彬身背兩柄斬馬刀,嘴里叼著一截蘆管,伸手輕輕一拂,枯掉的蘆葉發出簌簌的細聲,上邊一點積雪也滑落下來.

遠望,虛白的月光映的蘆葦蕩如夢似幻,一片幽幽的白.江彬噗的一下吐掉蘆管,低聲道:"國公爺,咱們到底是去哪兒啊?"

楊凌腰間也佩了劍,他扶著劍柄立定,侵慢伸出方手,遙遙指向葦深處,用一種夢幻般的語調道:"我們……要去那里,要消滅一個國家……".

******************

PS:今天上級又來查啊查,恨死!我中午吃完飯就得抓緊准備材料,所以只能寫到這兒了就上傳,唉,本月本想休休,看來又要超標,奈何,奈何~~~.

老生常談,有票請投,無票無妨,大家開心就好~~再次多謝大家一向的關愛!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9章 以神之名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1章 我上青天找清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