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3章 固安民變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3章 固安民變


楊凌喝的滿面紅光,從張府踉踉蹌蹌的出來,張茂和江彬一左一右攙扶著,三人有說有笑,直如多少年的好兄弟一般.

宋小愛見了楊凌滿臉傻笑,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幾天大人天天喝酒,天天收禮,哪還有一點英明神威的楊大將軍模樣?

宋大小姐撅著小嘴,悻悻的扭過頭去,卻見劉大棒槌開口贊道:"宋將軍,你看俺們國公爺,喝醉了都那麼帥,笑的好有大將風范,如果俺有國公一半那麼帥,得有多少姑娘迷上俺呐?"

宋小愛翻了翻白眼,嘀咕道:"白癡".

劉大棒槌搓搓手,嘿嘿笑道:"那不叫白吃,那叫給面子,俺們國公爺什麼身份?那是誰請都去的麼?梁公公說這叫平易近人!"

宋小愛沒好氣地啐了一口,懶得再搭理這個渾人.

張茂送楊凌到了車前,後邊的管家立即捧了個錦匣過來,張茂接過來笑吟吟的放在車轅上,輕輕拍了拍,說道:"一點小小禮物,還望國公爺笑納".

楊凌捧起錦匣試了試份量,然後眉開眼笑的推到轎門兒邊,站立不穩的笑道:"噯,張兄客氣了,呃,……都是意氣相投的好兄弟,哈哈哈,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對了,江兄與我……我一同回府咱們晚上接……接著喝,哈哈哈……."

江彬一聽國公相邀,覺得甚有面子,雖然牽掛著獄里的那個美人兒,不過國公的邀請可不能不去.忙興沖沖的喚人牽來自己的戰馬,帶著兩個親兵,隨著楊凌回府了.

楊凌回到行轅,侍衛們護侍他進了宅子,宋小愛完成了使命,招呼也不打一個,就板著俏臉走了,楊凌望著她的背影呵呵一笑.

這個丫頭倒是有趣,性子直爽,愛憎分明,有什麼不滿馬上就表現在臉上,看她生悶氣倒還真有趣,反正她的任務只是保護自己的安全.這些陰謀詭計交給她去做也不一定能做好,看她氣鼓鼓的可愛,楊凌反而不想告訴她了.

楊凌搖搖擺擺的進了書房,江彬見他腳下虛浮,忙道:"國公爺,要不要喝杯茶先睡下?"

楊凌的身子忽然停止了搖擺,他慢慢站直身子,再轉過來時已是一片肅然,臉色還是那麼紅潤,但是眼中朦朧的醉意已經完全消失了,楊凌銳利的目光緊盯著江彬,沉聲說道:"霸州游擊將軍江彬,跪下聽旨".

江彬一怔,猛抬頭去瞧楊凌,見他沒有絲毫戲謔酒醉的神氣,不禁怵然一驚,急忙撩袍跪倒,俯身說道:"末將聽旨!

*****************

江材出了欽差行轅,在門前悄立片刻,忽地仰天打個給給,隨即翻身上門,朗聲道:"走!去霸州大獄!"

江彬他是天大的事兒都不在乎的人,楊凌面授機宜,對他說出一件極重要的大事,江彬並不覺得有什麼難處,只覺這事是自己建功立業的好機會,不但沒有一點壓力,反而欣喜異常.

霸州官僚如何腐敗,黑幕重重.織結的層層關系網如何龐大,這個勇夫根本不放在眼里,你文也好,武也好,他就是兩柄斬馬刀.簡單的人對付複雜問題的方法也簡單的很,如果換一個人,此刻考慮的可能是如何縝密細致的完成楊凌交待的任務,江彬滿腦子卻只想著事成之後如何飛黃騰達,得志意滿之下,便想去獄中會會那個妖嬈的美人兒.

楊凌之所以選中他,是因為他剛到霸州,和霸州官場全無關系,是最可靠的人,而且他是霸州游擊將軍,掌握著本地最大的武裝,楊凌僅憑宋小愛的一千人馬,還要分出大部分保證自己的安全,是無法完成他的軍管計劃的,他的雷霆一擊,需要一個手握重兵,而且絕對聽從自己命令,不受霸州大小官員影響的人,江彬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楊凌端坐案後,目送江彬告辭離去,屏風後邊立即閃出一個人來,走到案前向他拜道:"學生穆敬拜見國公".[天堂之吻手 打]

楊凌忙起身扶住他,微笑道:"坐坐,不要拘禮,穆秀才剛從固安回來?"

經過這段時間延醫治療,穆敬被四妖僧手下打斷的腿基本好了,只是走路還有些微跛.但是臉上的傷痕那是再高明的郎中也沒法治的,原本風度翩翩的秀才公,如今滿臉疤痕,肉肌隆起,顯得異常猙獰.

穆敬恭聲道:"是,本來就是趕回霸州向您通報消息的,不想路上就和張忠的車隊碰了個照面,他果然沉不住氣,趕去固安了".

楊凌一笑道:"那是自然,象這種土皇帝,已經養成了唯我獨尊的性子,誰敢挑戰他的權威,他連一刻也等不得的,華推官那里能撐得住吧?"

穆敬忙道:"大人放心,華大人為官情廉,嫉惡如仇,在固安官聲一向很好,只是不得上官賞識,做了十年推官始終再無升遷,這次有國公爺撐腰,華大人是下定決心要協助國公爺為霸州清除這班禍害了."

楊凌搖頭道:"霸州上上下下的官吏腐敗透頂了,身在要職的官員大多貪腐不堪,我指著這幫貪官去反貪,那不是笑話麼?如果循正途去查,霸州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員必然同時反彈,抓一個保一片,個個上折抗奏,互相隱瞞證據,再有劉瑾從中斡旋,那就難以成功了.

所以這件事要突破必須從霸州官員下手,卻又不能利用官方,我不能,也無法做到犯霸州的官兒來個大換血,然後一個個的去查呀,那就只有出奇兵了.只是這奇兵也不好出啊,我擔心霸州百姓在官吏們層層壓迫之下已畏官如虎,未必敢反抗張忠".

穆敬肅然道:"大人放心,艾員外被張忠那酷吏敲骨吸髓,逼的全家上吊自盡的事,學生已著家人在固安四處傳播,現在固安所有富紳皆驚惶至極,以為張忠卸任在即,大肆搜刮,要對這些富紳趕盡殺絕呢.

此外,張忠派出的稅吏橫征暴斂,逼得固安的小生意人無法生存,稅賦翻了數倍,物價也隨之高漲,固安城內百姓為此積怨甚重.霸州百姓自古尚武,民風剽悍,如今情形已是一觸即發,到時學生登高一呼,必為大人響應".

楊凌籲了口氣道:"但願如此,你們放手去做,捅出天大的漏子也有本國公來撐腰.我要藉這場風波,因勢利導.掀起一場暴雨雷霆,徹底清掃霸州官業貪腐之風,還百姓們一個朗朗青天!"

************

張剝皮到固安了!

張忠的儀仗耀武揚威的剛進了東門兒,消息就席卷整個固安縣城,頓時如風卷殘云一般,勉強支撐著還在買賣的幾家店鋪紛紛關門歇業,家里略有浮財的百姓個個稱病在家,連大門都不敢出,沒錢的叫苦,錢的更害怕.個個膽戰心驚,不知道張剝皮親至固安,又要做些什麼.

當地稅吏頭目墨單九一行人興高彩烈的將主子迎進城來,馬鞭子不客氣的抽在驚慌逃竄的百姓身上,所過之處一片蕭條,寒風瑟瑟,這個冬天好象更冷了.

墨單九得意洋洋的騎著一匹高大的黑騾子,對張剝皮大聲道:"公公,您來的正好,固安的刁民實在是太囂張了,一個個有稅不交,固安推官華鈺也為他們撐腰,小的人微言輕,公公不在,小的還真鎮不住場面".

張忠坐在車內,轎簾掀起,滿臉殺氣的看著蕭殺的街市,冷笑一聲道:"華鈺?華鈺算個屁.先到稅吏署,著固安縣喬語樹馬上來見我!"

稅吏署,固湊縣令喬語樹畢恭畢敬的立在堂下,由于是一溜小跑進的稅署,一身的肥肉還在顫巍巍的抖著,嘴里呼呼的喘出一團團白霧.他擦擦額頭和下巴上的汗水,結結巴巴的道:"卑職迎候來遲,還望張公公恕罪".

"哼哼"張忠冷笑一聲,袍袖一拂,斥道:"迎不迎的倒沒什麼,我來問你,喬大人治理固安有兩年多了吧?"

喬語樹陪著笑臉道:"是是是,公公好記性,下官是弘治十八年六月上任的".

張忠把臉一板,說道:"這也快三年了,你為官一任,治理一方,政績一無可取,朝廷如今對官吏隨時可以考核,這個……你知道吧?"

"是是是,下官知道",喬語樹慌了,只知俯首稱是,懾于張忠威風,竟不敢抬頭看他.

劉公公去年就下了令,各地鎮守職司一如當地最高布政官員,所以本鎮守不但有權轄制你,而且對你碌碌無為,政績不顯的事,可以上奏折彈劾的,你知道嗎?"

"是是是,下官知道!"

"咱家按了劉公公令旨,皇上仁孝,要為太皇太後建玄明宮,尚缺白銀十萬兩.劉公公把這差使交給了咱,交給了霸州,是對咱家的信任,是霸州地方的榮光,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好,那就是對皇上不敬,對劉公公不敬,咱家面上不好看,霸州的官員也顯得無能,你知不知道?"

"是是是,下官知道!"

"砰!"一方硯台在喬語樹腳下砸得粉碎,墨計濺的靴子和袍襟上都是.

張忠雙眉倒立,厲聲大喝:"你知道個屁!現在固安就是辦事最不力的地方,你身為霸州父母官,縱容喬鈺偏袒刁民賤戶,抗拒納稅,咱家要彈劾你,讓你丟官罷職,讓你去塵大獄,你知道嗎?"

"是是是,下官知……",喬語樹聽到這兒忽地醒過味兒來,立即噗嗵一聲跪倒在地,嚎叫道:"啊!嗷~~啊!公公,下官知罪".

張忠被他殺豬似的嚎叫嚇了一跳:我就是嚇嚇你,你叫得那麼難聽干什麼?

他哪知道喬語樹聽說要罷他的官,一下子跪急了,加上他苦讀二十多年,眼神不好,這一跪一不小心膝蓋正好重重的跪在摔碎的硯台上,鑽心的疼啊.

喬語樹是個尸位素餐,庸碌無為的官兒,政績談不上.不過倒也不貪,每天就守著縣衙那一畝三分地,誰下命令他都沒意見,只要官比他大他就不反對,對于張忠的政令從來不拖後腿.

所以張忠其實對這個喬縣令還是挺滿意的,畢竟找個志向相投的貪官汙吏來守固安,自己的手指縫兒就得松一松,漏點油水給他.這位喬語樹先生是縣衙門里泥雕木塑的一個擺設,有等于沒有,不算討人嫌.

張忠瞪了跪在那兒呲牙咧嘴的喬知縣一眼,說道:"你是一縣的父母官,為什麼放任喬鈺屢次三番與咱家為難?有這個東西在那兒阻撓,固安的刁民都不納稅了,那朝廷怎麼辦?你這個縣令怎麼當的?"

喬語樹苦著臉:"公公,下官……才調來固安兩年,喬鈺都在這兒做了二十多年的官啦,光是現在的職務就做了整整十年.同僚好友遍布上下,喬推官沒有絲毫把柄落在下官手里,下官想管也管不了他呀".

張忠不屑的道:"真是一個廢物!就知道你無能.所以咱家親自來固安坐鎮,替你管管這固安縣.刁民必須懲治,稅賦必須收齊.看看你那副德性,腦滿腸肥,跟頭豬似的,純粹是泔水吃多了,從今天起你給咱家跑勤快點兒,率領縣治人員,配合稅吏署在固安全境開始收稅!"

"是是是,下官明白!"

"你……",碰到這麼個只會應是的廢物,張忠也沒轍了:"十萬兩不是個小數目,用車拉也得十幾車呐,你有把握在一個半月內之內收得上來嗎?"

"是是是,下官……呃……,請公公指教",喬語樹忍著膝下的疼痛,擦了把冷汗,總算換了套詞.

張忠沒脾氣了,只好無奈的道:"市稅,要加倍征收,敢予杭稅不交的,一律抓進大牢!商賈,小販,行商,統統不要放過.此外,可以再征收進城稅,出城稅,沙市稅,出城稅,團民鎮稅,勞役稅,兵役稅,馬桶車進城稅,子民為太皇太後蓋玄明宮嘛,天經地義,再加個行孝稅……".

喬語樹聽的暈頭轉向,只顧點頭應是,張忠一口氣兒說完了,擺手道:"下去吧,本鎮守親自在此坐鎮,這些稅賦立刻施行,務必在一個半月內收足,上呈京師".

喬語樹如蒙大赦,連忙磕了個頭,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墨單九心有不甘的道:"公公,把喬語樹那頭肥豬叫來責罵一頓算啦?那個姓華的,根本不把公公您放在眼里,可不能輕饒了他".

張忠陰陰一笑,說道:"敢和咱家作對,當然不能輕饒了他,上奏折請劉公公罷他的職?哼哼!那太便宜他了,這個姓華的,咱家要好好整治一番,殺一儆百,看看以後誰敢和我作對!"

他招了招手,墨單九立即湊過耳朵聽張忠囑咐一番,然後滿臉諂笑的道"哈哈哈哈,公公神機妙算呐,高!實在是高!卑職馬上去辦!"

**********

推官為一府刑名,贊計典,順天府的推官為從六品,其余各地的推官為正七品,其職務相當于現在的法院院長,刑警隊長兼審計局長.

其實以一個小小的縣來說,設立巡檢司,由縣主簿負責就可以了,不需要設立推官,這是相對的大城或者州府才設立的官員.可是霸州由于治安較差,所以幾個縣都設了推官以加強地方治安.

華鈺名義上歸喬知縣管理,可是品級不比他低,資曆又比他老,喬語樹當然拿他沒辦法.此刻,推官華大人正坐在堂上緊蹙雙眉聽著幾個鄉紳,百姓的哭訴.

張忠到了固安,稅吏們聲威頓壯,再加上喬知縣為虎作倀,固安處處都是橫政暴斂的稅吏身影.張忠本來就打算用挖金礦的名義把霸州各處所有的富紳敲詐一遍,劉瑾要他搜羅銀子建玄明宮的命令傳到後,張忠更是變本加厲.

這筆銀子是可以明正言順順刮的錢,真要惹出大禍來,劉瑾也必然幫他擔著,所以張忠根本不想動用以挖礦名義勒索來的錢.而是巧立名目,以種類繁多,稅率極高的稅賦來填補這塊空缺,不過與此同時,他的"挖金礦"運動仍在將續進行中.

這一來固安百姓更是雪上加霜,正月還沒出,已是一片愁云慘霧,窮苦的百姓愁著不知怎麼活.那些富紳地主更加害怕,害怕被人逼得不能活.眼看著張忠的人馬整天扛著鐵鍬,鎬頭圍著他們的房子打轉,也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就會成為艾敬第二,那種強大的心理恐懼已經快把他們逼瘋了.

"大人呐,我們去哀求喬縣今,可他卻說這是朝廷法度,他也是奉命行事,我們訴說百姓難以度日之苦,這位縣太爺就只會'是是是,本官知道’.卻不肯為我們作主,現在固安百姓都話不下去了,喬大人.您在本地已經做了十年推官,德高望重.深受百姓擁戴,我們唯有指您了".

華鈺是條凜凜大漢,寬寬的肩膀,高大的身材,一字型的濃眉,這種眉毛俗稱吊客眉,顯得極其凶悍,不象個好人,可是華鈺偏偏是個秉公執法,為官清廉的好官.

在霸州貪官云親的情形下,他居然還能安安穩穩的待在固安,始終沒有被排擠打壓到丟官罷職,實在是個異數,不知是不是那些貪官們天良未泯,心中尚存一絲愧意,不忍霸州這唯一的一個清官也沒了,才派了個只會'是是是’的木偶知縣喬語樹來和他搭檔.

一個鄉紳道:"百姓們對于苛捐雜稅哪怕稍有怨言,都會被立即抓進稅署嚴刑拷打,固安縣已成人間地獄,大人,您可不能坐視不理啊".

華鈺苦笑道:"諸位鄉親父老,此事,本官已寫成條陳,上呈巡察禦使季大人,希望季大人能夠為民作主,把這件事早日呈送皇上面前,或可……解決霸州百姓之厄…….

"大人呐,本地巡察卸使早被張忠買通了,他一到霸州,就公然住進張忠府上,誰不知道啊,您的條陳他能呈報給皇上?"

"那……我能怎麼辦?"華鈺無奈的一攤手,瞧瞧眾人一副沮喪模樣,華推官目光一閃,故意沉吟道:"威國公爺楊凌,那可是個大清官,極為善將百姓的.

聽說他在江南時,百姓們受莫太監蠱感,沖擊欽差行轅,險些把國公爺打死,公爺查明真相後不但沒有怪罪百姓,反而嚴懲了幾個貪墨欺壓百姓的大太監.如果這事兒……".

他剛說到這里,大門嗵地一聲被推開了,華鈺驚愕的抬頭望去,只見置放在衙門口的大鼓也不知怎麼從架子上掉了下來,正好從大門前咕嚕嚕的滾了過去.

緊接著一匹白馬出現在門前,馬上一個白面元須,簇新藍色宮監袍服的中年人,殺氣騰騰地踱了進來,後邊又跟著六七個人,人人騎馬,再後邊才跟進大批手持水火棍,皮鞭,鐵鏈的稅役.

聞聲迎上來的巡檢,兵勇和丁壯為那人威勢所懾,都愕然站在那兒,無人敢上前阻止,只見白馬上的太監微微哈著腰縱馬入門,進了大院兒才直起腰來,四下談談一掃,冷聲道:"固安推官華鈺,是哪一個?叫他來見我!"

一個巡檢壯起膽子喝道:"你是什麼人,膽敢騎馬闖衙門,如藐視朝廷l"

"唰!"巡檢話聲未落,眼前鞭影一閃,他還未及躲避,肩頭已挨了狠狠一鞭.頓時袍開肉綻.疼得這個巡耗一聲慘呼,踉蹌退了兩步,驚怒的道:"大膽,竟敢襲擊官差?"

張忠陰惻惻的一笑,慢悠怒的收起五彩斑瀾的蛇皮鞭子,旁邊墨單九陰陽怪氣地一聲笑:"官?什麼是官?我們張公公就是霸州最大的官兒,瞎了你的狗眼!不是縱馬如府衙該受鞭笞之刑去?我們張公公到了,請他華大人出來執行律法吧!"

華鈺明明就坐在大堂上,可是他們卻如視而不見,大呼小叫極盡囂張.華鈺悄悄向站在門邊的一個巡檢遞了個眼色,這是他她心腹兄弟,那人會意,立即悄悄後退,然後從側廊向外邊溜了出去.

華鈺這才撣撣衣袍,立起身來,徑直走出大堂.躬身一揖,不卑不亢的道:"下官華鈺,拜見張公公".

張忠的手下立即鼓噪起來:"大膽,見了張公公竟敢不跪,你個小小七品官,真是反了你了!"

華鈺微微一笑,郎聲問道:"不知張公公是幾品官?"

眾稅吏聞言頓時為之一窒,宦官是沒有太高的品秩的,明代大宦官,即便如王振,劉瑾,甚至後來的九千歲魏忠賢.論品秩也就是個品內廷宦官.雖說他們的權力大的沒邊,內閣大學士見了他們唯唯諾諾,六部九卿見了他們要跪拜施禮.地方大員以當他們的干兒子,門生為榮,沒有廉恥到了給奴才當奴才的地步,可那畢竟不是朝廷制度.

張忠只是司禮監派出來的八品宦官,要從品秩上論,比華鈺還低,真要較真應該誰給誰施禮,張忠得下馬先給華鈺一揖了.張忠臉上一紅,惱羞成怒道:"本鎮守來此,不是和你華大人輪品秩的.蒙皇上信任,咱家被委了這霸州鎮守之職,咱家竭盡忠誠,為皇上辦差不遺余力,,可是你華推官卻收受刁民賭賂,一再阻撓稅吏辦差,阻止咱家的人勘礦,咱家問你,你可知罪?"

華鈺不動聲色地道:"張公公,誰人指斥我收受賭賂,就該拿出人證物證,有了真憑實據再好說話.至于阻撫稅吏辦差,這話從何說起?朝廷稅賦,明榜張布,那些稅吏巧立名目,所征所斂不在朝廷制度之內,分明是假公濟私,百姓受其所擾,就要報官,本官職責所在,就要安民.至于掘金礦……".

華鈺冷笑一聲,綿里藏針的道:"自古未聞勘測礦藏要挖到百姓的房子底下去,更絕的是,這些所謂的勘礦者還專挑富紳豪商的家去掘金,那還真是一掘一個准兒,沒有金子也一定能刨出金子來了,身為固安推官,維持地方治安是下官份內之事,焉能置之不理?"

張忠也嘿嘿奸笑一聲,說道:"巧言今色,不過是替你自己開脫罷了,你要人證物證才肯俯首認罪麼?來呀……".

墨單九立即向後邊招呼一聲,喝道:"把人證帶上來!"

立時一片腳鐐聲響,只見十多個衣衫破爛,遍體鱗傷的百姓身戴枷鎖被稅吏們推搡著押了上來,被墨單九喝今一聲,一一跪倒在地.

墨單九一指華鈺,喝道:"你們說,華鈺是不是收了你們的銀子,才替你們出頭,阻撓稅吏辦差的?"

"啪"的一聲脆響,一個老頭兒被抽得痛的一哆嗦,戰戰兢兢的開了口:"是……是啊,華大人他……不不不,是華狗官他收了我家十兩銀子,說准許我進城賣雞,可以不交稅的,如果誰要收稅,他會出頭保我……".華鈺早知這些人會想辦法子對付他,只是沒想到會用這麼卑劣的方法,百姓家里養上幾只雞,一共也賣不了一兩銀子,會有人出十兩銀子去送賄?

有了老頭開頭,在鞭子的威攝下,其他的百姓都閉著眼睛開始按照墨單九教的話開始胡說八道起來,什麼華鈺看上了他的媳婦兒,無恥的要求陪他一宿,保證他們一家平安,什麼他家的火炭鋪子被華鈺勒索了多少銀子,結果在他包庇下偷漏稅款達多少多少,華鈺最初還想辯白兩句.後來越聽越是荒唐.張忠這是擺明了栽髒陷害了,說什麼也是與事無補,便只立在那兒冷笑不語.

這些人都是一些小販,因為無錢交稅或者企圖逃跑,被稅署抓去,嚴刑拷打,授意他們坑害華鈺,這些百姓屈打成招,只得任人擺布.

張忠端坐馬上,聽著眾百姓七嘴八舌說的差不多了,才冷笑一聲,道:"人證已經有了,這物證,自然要搜過你的府邸才知道.來呀,把華鈺給我拿下,搜遍全府!".

立即有兩個潑皮出身的稅吏興高彩烈的沖上前,抖開繩索把華鈺綁結結實實.這些人平素都是被華鈺手下的巡檢,丁壯們呵斥管理的,現如今居然可以把一個推官大人當成囚犯任其擺布.當真是喜不自禁.

幾個憤怒的巡檢要帶著手下救下大人,被華推官的眼神嚴厲制止.稅吏們辦差的效率實比華推官手下的巡檢捕快們還高明十倍,片刻的功夫,就見他們捧著傳說中的髒物興沖沖的返了回來.

張忠翻身下馬,大搖大擺的走上堂去.往公案後大馬金刀的一坐,"啪"的一拍驚堂木,喝道:"來啊.把犯官華鈺押上來.華鈺,你可知罪,認罪?"

華鈺被人硬生生拖上堂來摁倒在地,猶自傲然挺起頭顱,不屑的冷笑道:"無罪可認!"

張忠獰笑一聲道:"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敢嘴硬.來啊,給我放倒了打,直到他認罪為止!"

"我來!"墨單九往掌心里吐了口唾沫,從一個稅吏手中搶過一根水火棍,掄圓了"啪"的就是一棍.今天,他們就是要尋個由頭,將華推官硬生生打死在公堂上,以此立威,讓固安上下再也無人敢于抵抗.

華鈺悶哼一聲,緊咬牙關不發一語,身子卻禁不住一陣抽搐,四下的巡檢,兵勇人人眼中噴火,可是華鈺知道時機未到,這頓苦頭一定要吃,不能讓手下們反抗,所以他絲絲的吸了口諒氣,呵呵大笑道:"好,痛快,再來!"

"啪!"又是一棍,華鈺額頭滲出汗來,渾身肌肉繃的緊緊的,忽然嗔目大喝一聲:"小兔崽子,沒吃飽麼?拿出吃奶的勁兒,給你華爺爺使勁兒的打!哈哈哈哈……".

**************

穆秀才站在縣學的一張書案上厲聲大吼:"各位,大事不好了,華推官為了保住我們這些百姓,不准稅吏們橫征暴斂,欺壓良善,現在張剝皮將幾個百姓屈打成招,汙陷華大人貪賭,如今正在推官府大施淫威,要活活打死華大人啊!"

縣學的諸生們聞言一陣騷動,華鈺為官清廉,秉公執法,一向受到鄉里敬重,尤其這些能入縣學的諸生,家境都是比較富裕的,人人都怕步上艾敬的後塵,華推官更成了他們心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如今聽說張忠要拿他開刀,頓時慌亂起來.

穆秀才高聲道:"諸位兄台,我們不能坐視張忠如此坑殺忠良,依弟愚見,我等應立即趕去見張忠,向他陳明固安百姓民意,不可肆意枉為.華推官若是被奸佞所害,此等野心賊子再無顧忌,恐諸君都將死無葬身之地矣!"

"好!穆大哥說的好,我跟你去,咱們找張忠說理去!"台下開始有人應喝.片刻的功夫,整個縣學如同***的開水,就連兩個德高望重的老夫子也揮舞著戒尺,殺上了街頭

請願隊伍邊走邊高呼口號,聞訊趕來的百姓聽說華推官要被人打死,張剝皮要榨干固安,頓時紛紛響應,參予的人越來越多,呼喊的口號也越來越激烈.不知什麼時候由誰帶關,已經由'釋放華推官,還固安一方甯靖’變成了'打死張剝皮,趕走稅吏狗’了.

很快幾十名諸生的請願團變成了兩千多人的龐大隊伍,他們晃動著鋤頭木棒糞叉子,手里緊攥著石頭瓦塊破磚頭.憨厚老實的面龐被怒火映射的猙擰所取代,浩浩蕩蕩的殺奔推官府,一場民變暴發了……

*************

霸州府,楊凌翹著二郎腿,輕輕的喝著茶.

可惜,如果有人再給捶捶肩膀就好了,楊凌遺憾的回頭瞧了一眼,見宋小愛寒著俏臉雙目平視前方,立即打消了這個腐敗的念頭:要是勞煩她老人家動手,估計能把自己捶吐了血.

樊陌離耐著性子陪笑道:"國公爺,這是一對龍鳳玉瓶,據說是唐朝貞觀年間的,怎麼也值五千兩銀子,您瞧?"

楊凌接過一只來瞧了瞧,玉色溫潤,雕刻線條華麗奔放.至于值不值錢,他可看不出來,反正是為拖時間,楊凌輕輕摞在桌上,說道:"大棒槌,你瞧瞧".

樊知州一瞧大棒槌那體形,就不由咧了咧嘴:"就這位這模樣,他……懂得鑒賞古董?"

只見大棒槌拿起那龍鳳玉瓶,橫著瞅瞅,豎著眨眨,又閉上一只眼晴往瓶子里頭瞧了瞧,然後掄起大巴掌,在瓶子上又拍了兩下.看得樊知州心驚肉跳.大棒槌看完了,很遺憾的搖搖頭,把玉瓶往桌上一放,他忽地瞧見一只墨黑色的大口圓腹壇子,不禁笑逐顏開的拿起來贊道:"那瓶子不咋地,這個好,國公爺,您看這壇子……".

大棒槌屈指彈了兩下,壇子發出清越的金石之聲,十分動聽:"這壇子是好東西呀".

樊知州面露驚異之色,看這莽漢鑒別古董的方法十分外行,原來……原來他真的是行家呀.這只壇子看起來毫不起眼,卻是戰國時期的古物,有價難尋的異寶,樊知州對這口壇子垂涎久矣,本想將它放在不起眼的地方,胡亂介紹兩句搪塞過去,等楊凌拍賣處理時派人出面將它買下,如今……

樊知州只好忍痛上前,說明這壇子的年代,來曆,價值大約幾何,楊凌聽說它地價值竟比那美玉的龍鳳雙瓶高出六倍以上,不禁驚道:"果然是好東西!"

楊凌看了劉大棒槌一眼,情不自禁的想道:"這夯貨是真傻假傻?說他傻,又時不時的有驚人之語,還真叫人搞不懂了".

劉大棒槌聽說自己看中的東西果然是好貨,不禁咧開大嘴笑了起來:"俺就說嘛,那對破瓶子好看是好看,里邊頂多插兩枝兒桃花,再多了就塞不進去,還是這壇子好,怎麼著也能醃五六斤咸萊!"

"噗!"楊凌一口茶噴出去,樊知州躲閃不及,官袍上濺了不少茶水,楊凌嗆得直咳嗽,打著手勢,道歉的話一時卻說不上來,身後宋小愛已吃吃的笑起來.樊大人悻悻的抖了抖袍子,卻不敢有什麼不敬之語.

就在這時,一個馬快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庫房,噗的一聲跪倒在地,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道:"知州大人,固安民變,數千名百姓湧進推官府,稅吏墨單九等十余人逃走不及,被暴民毆打致死,以農具分尸,慘不忍睹.

鎮守張公公逃回稅吏署,暴民們又襲擊稅吏署,搶走抗稅被囚的人,門窗典轎,桌椅雜物全部被焚毀,司房,參隨等人盡皆毆成重傷,奄奄將斃,現如今……".

樊知州聽的心驚肉跳,頓足道:"張公公呢,現如今張公公在哪里?"

"張公公帶人一路往霸州逃,暴民將竹竿瓦塊沿途追殺不舍,到了辛莊時張公公被暴民追上,只得進莊避難,占了鎮中大屋,與暴民僵持不下,小的是……是喬知縣派來求救兵的."

樊陌離一聽也傻了,在自己治下居然發生暴民作亂了,這……這要是朝廷追究起來……,還有張公公,張公公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可怎麼辦呐?樊知州想到這里急的象熱鍋上的螞蟻.

楊凌他咳嗽一聲,對樊知州道:"樊大人,慌什麼?張公公身陷險境,得趕快派人救他出來呀.數千的暴民……看來只有讓江游擊出馬了,你說呢?"

"對對對!"樊陌離被一語點醒,連忙道:"多謝國公爺提醒,下官這就派人促情江游擊前來商議.師爺,馬上派人去兵營請江大人前來".

師爺忙道:"老爺,江游擊就在城里,這兩日他常去大獄,半個時辰以前才又跟小的討了個條子,去大獄了."

樊知州一愣:"他是游擊將軍,又不是推官,老去獄里干什麼?莫不是有什麼親朋故舊犯案,前去探望?"這時也顧不上細想了,他急急一跺腳道:"那就更好了,快些,快些,你親自去,馬上把江游擊給本官請回來".

楊凌慢悠悠的端起茶來,淡淡一笑道:"我看,咱們今天就點到這兒算了,樊大人公務要緊,還是先忙大事去吧".

樊陌離如蒙大赦,連忙謝罪離去.

楊凌唇邊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該江彬出馬了,然後,這些貪官就會象一只只撲火的飛蛾……

想到這里,楊凌舉杯就唇,一仰頭,杯中茶已一飲而盡.

**************

PS:昨天幫人搬家,八點半回家,九點才開始碼字,總算把今天的熬出來了,不過振奮人心的是:今天是17號,輪到偶在單位值夜班,值班室有電視無電腦,我可以八點鍾就呼呼大睡了^.^,這樣,覺可以補一下.也因此,明天沒得更,後天開始恢複正常.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2章 明朝紅日還東起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4章 好大一口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