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2章 戰地玫瑰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2章 戰地玫瑰


一架架云梯搭在城牆上,城頭箭如雨下,響馬盜們高舉著盾牌,佝僂著身子,像一串串螞蟻似的沿著云梯攀附而上,後邊,一隊隊弓箭手竭力地和城牆上的官兵對射著,盡全力掩護他們攻城.

叉竿和撞杆大顯身手,不時看到一架云梯被官兵用叉竿兒整個兒叉翻過去,攀附其上的響馬們紛紛慘叫著摔下地去.或者幾個士兵抱著撞杆合力一沖,將云梯撞得從中坍塌,響馬們哀嚎著跌進下邊深深的溝壕,就象一群被人彈落的螞蟻.但是沖鋒在前的官兵也不可避免地被亂箭射中,紛紛跌倒在地.

沿云梯登城,謂之蟻附,他們的身形動作真的象螞蟻,生命也卑賤的與螞蟻無疑.在這種人性的瘋狂中,生命的價值早已蕩然無存,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很廉價地被收割著.

人如蟻聚,刀光劍影,喊殺連天.

拋石機被毀,攻城的響馬便別出心裁,將那些土辦法加工出來的'煙霧彈’隨身攜帶,點燃後一邊攀爬云梯,一邊拋上城牆.這些賊搞破壞果然有些天份,城頭黑煙彌漫,辛辣嗆人,熏得守城官兵涕淚橫流.六月中,天氣酷熱,悶不見風,柳樹葉子都有氣無力地耷拉著,煙攻甚有效果.

箭矢在空中不斷穿梭,交織成一道密集的網,不斷地收割著人命,進攻的士兵持刀頂盾,冒著不時飛落的滾木,擂石和箭矢前進,城牆上抵抗的士兵也不時的中箭倒下.這樣的攻防戰沒有什麼花哨,完全是實打實的拚搏,拚人命,拚勇氣,拚誰先熬不過去.

這一次,看來是劉六先熬不過去了,人員的巨大傷亡給了他很大的心理壓力.另外兩路大軍分別攻擊另外兩處城門,也受到了同樣瘋狂的反撲,官兵的武器本來就優良于他,而這一次的反擊,較之前兩次似乎也更加堅決,反擊力量更強大,劉六開始萌生了退意.

楊凌注意到敵方攻勢漸弱,便向宋小愛微笑道:"分兵據守者,便無意決戰.主動挑戰者,決不會首戰便付出全力,劉六要退兵了".

宋小愛決不懷疑,立即點頭應是,倒讓楊凌無從發揮,一時頗有心癢難騷之感.

果然,隨著劉六軍令的下達,呐喊沖鋒的聲音漸弱,響馬軍丟下成片的尸體開始逐步後退,退向遠處的驛道.城頭守軍大受鼓舞,響馬盜已退出箭程.城頭大炮還不斷轟鳴,藉機獵取更多的生命.

大獲全勝的羅指揮十分高興,雖說頭幾次也挫敗了響馬的進攻,取得了勝利,可是打得提心吊膽呀,手中幾路兵馬各懷機心,他根本不能把精力全放在指揮作戰上,為了調度順利,彼此配合,他對來源複雜的幾路大軍將領不得不陪著笑臉,說說小話,這還是頭一次打的酣暢淋漓,如此痛快.

城門打開,吊橋放下,士兵們受命迅速排除城門處被焚毀的撞城車等障礙物,又搬開響馬盜布置的拒馬槍,隨後城內兩千余名蓄勢待發的騎兵沖出城去,他們穿著護心軟甲,手中拿著鋒利的長矛馬刀,殺氣騰騰地追趕劉六敗軍.

劉六此時已無意戀戰,他要的是德州城,而不是這兩千趁勝而來的騎兵.不過他的隊伍大部分是騎兵,倒也不怕城中的兩千騎兵,這兩千名騎兵出現的結果只是加速了他們的離去,事實上這些騎兵是不敢尾追的太遠的,響馬盜也是騎兵為主,機動力並不比他們差,突然審被響馬突然劫斷歸路,那麼他們就得全軍覆沒了.

兩千騎兵將響馬盜迫出一段時間也就圈馬而回,站在驛道拐彎處監視著劉六大軍的動向,以免他們殺個回馬槍.城中守軍開始做戰後處理,搶救傷兵,修補城牆,收攏兵器,還有一部分人興高彩烈地出了城,拾撿刀槍,打掃戰場,清理尸體.

現在是六月天,天氣酷熱,尸體如果不好好處理掉,城中聚積了那麼多人,一旦傳開瘟疫,就要釀成大禍了.響馬盜們的尸體全被拖到林中僻靜處,挖了幾個大坑,官兵把響馬盜們剝的赤條條的,象扔死狗似的一個個丟進坑里,包括一些還沒斷氣兒的,缺胳膊少腿兒慘叫呻吟的,然後毫不憐憫地掘土埋上,又踩硬踏實.

亂世人命如草芥,沒有人在意他們的生死,尤其是剛剛還在做殊死搏斗的對手,如果不是擔心病疫蔓延,他們的尸首也不會有人理,只會任由狗啃鷹叼,最後淪為路旁一堆白骨.

響馬盜脫下來的衣袍中裹脅有大量的財物,這些流寇隨時作戰,隨時離開,根本就居無定所,重要財物自然隨身攜帶,他們攻城掠地,搶劫奸淫,身上金葉子,銀錁子,銅錢寶鈔,女人的首飾,但凡值點錢的東西應用盡有.

地面上攤起了幾件袍子,士兵們互相監視著,仍然按照以往的規矩,在軍官看管下,把所有的財物集中在一起.威國公閱兵時親口說過,戰場殺敵所獲財物歸其個人所有,不必上繳.可是具體實施起來有點困難.

首先這不是兩軍對壘的肉搏戰,即便是,士兵們也不能殺死一個就去搜身,而置身邊的戰斗全然不顧,再者戰爭本來就是戰士們之間協同配合,攻守互助來完成的,不能完全搞流匪那一套.

羅指揮挺有心計,他命令士兵將所獲財物集中上繳,共同估價後再對作戰士兵予以分配,死傷需要撫恤者最多,前沿作戰士兵次之,後勤補給者再次之,分配比例根據每次所獲財物再研究所定.

這樣的方法是很公允的,戰士們自然沒有意見,後勤補給人員生命危險很小.但是參予了戰事,也能得到一份獎勵,他們把這份外財當成直接參戰士兵給他們掙來的,後勤保障工作便更加賣力.對士兵們也變地極其熱心,可謂皆大歡喜.

楊凌見羅士權打仗很有章法,做管理也有點天份,這樣處理天衣無縫,心中很是滿意.他招過一名親兵,叫他告訴羅指揮安心處理善後事宜,自己先回行轅,然後不等他來送行,便率人離開了.

該稟報自己的,羅指揮回頭自然會來拜見,現在卻不需要他待在那兒.這一仗打贏了,這份榮耀和權威是羅士權的,得給他點時間和空間來消化.給他一個展示的機會,贏得下屬地認同,自己不在他更放得開,有助于樹立他的個人權威.

伍漢超隨在楊凌身後,低聲道:"國公,羅指揮如何?"

楊凌不置可否地笑笑,說道:"經此一戰,羅指揮這里我倒不擔心了.只是不知大棒槌那里,如今如何了".

***************

大棒槌蓬頭垢面,狼狽不堪.他穿著件幾乎露腚的破褲子,上身一件烏漆抹黑的短襖,肩後裂了道大口子,下邊連肚臍眼都蓋不住,腳下一雙露出大腳趾的黑布鞋,腰帶旁掛著個破碗,手里提著根挺結實的棗木打狗棒,完全是一副難民加乞丐的形象.

這幅形象讓人看了實在不免一掬同情之淚,若是國公府的小云丫頭看見,不黃河泛濫才怪.大棒槌抬頭看看,青州城赫然在望,瞧那光景再有十里就能趕到了,他不禁長長歎了口氣,喃喃地道:"俺日他娘,可算是到了!"

大棒槌說完,卟嗵一聲倒在土坡上,手里還緊緊抓著他的打狗棒.坡上生滿雜亂的野草,身下是松軟豐厚的土壤,看來這里原本應該是一片挺肥沃的山坡地,現在全荒蕪了.

楊凌還未整軍出征,大棒槌就先出京師奔了山東.這一路走南闖北,幾處正在堅守的重鎮府城幾乎走了個遍,青州是最後一處了.他是山東人,打扮好了,一口山東腔兒,無論走到哪兒,在這兵荒馬亂,對外的口音最是戒備的地方,大棒槌都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不過這一路難熬啊.進了城是朝廷的天下,要進出難如登天.出了城就是匪盜的天下,白衣軍,紅娘子軍,打著白衣軍旗號的山賊,水賊,流寇甚至原本的地痞流氓,各種隊伍多如過江之鯽.

山東自古多豪傑,可是豪傑多了便也常常以武亂禁.自秦漢以下,山東有西漢赤眉,綠林,隋末知世郎,青州黃巾,唐末王仙芝,黃巢,大宋水泊梁山,大明唐賽兒等等起事者,至于其他不見規模樣或者是附亂而起的,更是不可勝數.

這些山東豪傑,真正造反成功,得以裂土封侯稱王拜將的,也不過只有隋末秦叔寶,程咬金等寥寥幾人罷了,但是只要有人成功,就有人效仿.

大棒槌這一路行來,大大小小的跟風造反隊伍見過幾十支,其中有些不過是家破人亡一個人混口食困難,只好聚起幾十上百號人仗著人多勢眾方便吃大戶,而且不會被其他人欺負罷了.

大棒槌前兩天還被一支七十多人的流賊隊伍拉著入伙,那首領叫鐵牛,見劉大棒槌和自己體形差不多,身高力壯是個人物,便盛情邀他入伙,大棒槌倒也沒有嚴辭拒絕,跟著鐵牛混了兩天半,最後被鐵牛及其同伙趕了出來.

大棒槌這厮膽小如鼠,搶劫時沖鋒在後,吃飯時沖鋒在前,一個人的飯量幾乎趕上三個,鐵牛大首領實在受不了啦,只好忍疼驅逐愛將,劉大棒槌便離了造反隊伍,繼續踏上自己的征程.

進了青州地境,百姓明顯變少了.這里兵來匪去鬧的最凶,受禍害也最嚴重.從賊的,逃進城里山里地極多,更有些人干脆收拾收拾逃回山西老家去了,所以顯得荒無人野,十分淒涼.

山東許多人是山西移民.元末漢蒙交戰時山東是主戰場,大明立國之初人丁就極其稀少,千里無雞鳴,人煙相絕跡.于是朱元璋便從山西移民至山東.

燕王靖難時持續了四年,殺掠無數,以至道路秦塞,田疇草莽,東西六七百里,南北近千里,幾為丘墟.山東又是主戰場,人丁因戰爭,旱災,蝗災,瘟疫大幅減少,于是朱棣成功後也效仿乃父,從四面環山相對穩定的山西移民來山東.

當時,移民最多的是東昌府(今聊城),濟南府,兗州府,萊州府,青州府,百姓不願背井離鄉.為了防止移民逃跑,當時官兵都用繩子把百姓們雙手反綁,一串串連結起來以便看管.押送過程中,人們需要大小便時,便央求官兵將手解開.據說現在稱方便為解手便是由此而來.

現在他們遷來不過百余年,許多人從父祖輩口中還知道自己家,山東一亂,官府失去約束力,戶藉,路引統統不管用了,所以有些人家干脆舉家逃難,千里跋涉,想逃回山西去.這種情形青州尤其嚴重,所以劉大棒槌一進了青州地境,幾乎見不到幾個人,要弄口吃的也不容易.

他躺在土坡上,眯縫著雙眼,歇了一陣兒攢足了力氣,一翻身爬起來繼續向前走去.

青州城已經封城了,白衣軍幾次進攻青州城,把衡王嚇得夠嗆,他的身家性命,全部家底全在青州,所以他把附近府縣所有的兵馬全部集結于青州城內,然後封鎖全城以求自保.

如今白衣軍已經轉攻泰安城,此地平靜了下來,衡王殿下仍然堅決不允開城,也不許軍隊,官員出城清剿小股流匪,安撫地方百姓.他對城外和依附的縣鎮完全放棄,任由流賊橫行,百姓自生自滅,只求一已安危.青州知府洛少華是個清官,可是落王在戰亂時,如果沒有朝廷諭令,有權節制地方軍政,他也毫無辦法.

劉大棒槌到了青州城下,只見磚牆上傷痕累累,有的地方已經裸露出夯土,城頭箭垛也被砸壞幾處,可以想見曾遭受過怎樣激烈的戰斗.

大棒槌已經饑腸轆轆,好不容易到了城下,也無心四處打量,立即仰頭高喊道:"開城!開城!快些放我進去!"

城頭守軍早已看到他蹣跚而來了,只是一個叫花子而已,他們連弓箭都懶得拿,站在城頭向大棒槌訕笑道:"傻大個兒,衡王殿下有令,青州封城,外不准入,內不准出,你往別處逃命去吧".

"放屁!我是朝廷特使,奉欽差剿匪總督,威國公爺楊大人之命,有重要指令要入城傳達,還不快放我進去?"

城頭守軍捧腹大笑:"哈哈哈,你可別逗了,前兩天有個孫子還冒充衍聖公孔公爺呢,叫老子一泡尿給澆走了,你是京里威國公的特使?俺說傻哥們兒,你先把你那萊陽腔改改,直接說你就是威國公不更好嗎?"

大棒槌又好氣又好笑,他瞪著眼睛向城上連吼帶解釋,吼的嗓子冒煙,城頭守軍干脆縮回頭去不理他了.

劉大棒槌抓耳撓腮,忽地心生一計,向城頭官兵吼道:"官爺,官爺,俺說實話,我其實就是鄰縣王老財主家的長工,家里被白衣盜洗劫了,小的偷了一大塊金磚,獨自逃了出來,可我現在連口吃的都沒有,您高抬手,放我進城吧,只要進去,這金磚就是您的了,.

城頭上刷地一下,冒出七八顆人頭來,一個個眼睛瞪的跟包子似的,其中有一個看軍服是個把總,他瞪起眼睛上下打量大棒槌一番,嘿嘿笑道:"小子,你身上藏著金磚呢?"

劉大棒槌要是說他是財主或者財主家的大少爺,怕是沒人會信,但他說是地主家的長工,趁亂偷什了主人財物,這事兒戰亂時就常見了,城頭守軍倒不懷疑.

"是啊.是啊,就俺這模樣,流賊看了都懶得搜身,所以保藏下來了.本想著弄了錢,安定下來後開個小店,可是現在活都活不下去了呀,官爺,您發發慈悲……".

"嘿嘿嘿,你放心,只要是真的,俺就放你進來.小六兒,六子,快去弄根繩子.系個筐,讓他把金磚放進筐里,先驗證真假再說".

旁邊一個親信士兵余笑低聲道:"二哥,衡王爺下過令的,真要放他進來?"

把總撇嘴道:"放他進來?美得他!娘的,不就是個竊主財物,逃遁在外的長工嘛,老子不把他送官究辦就不錯了.他自己有痛腳被我抓住,吃了啞巴虧敢放個屁麼?等金磚上了城,放兩箭把他駭走,嘿嘿,兵荒馬亂的,這小子不是作賊就是餓死,沒啥大礙".[天堂之吻手 打]

小余嘿嘿一笑,悄悄豎了豎大拇指.

小六子找了根繩子,系了個裝石灰的筐順下城去,劉大棒槌背對著他們,在地上連摔帶揣,把那粘的牢牢實實的打狗棒最上段巴掌大的一小塊拗斷了,里邊露出一段黃綾.劉大棒槌拿出來,順手抄起一塊地上的殘磚包上,放進了筐中.

城頭幾個守軍看他翹著屁股也不知掏弄什麼,褲子上幾個原本不明顯的破洞,這時清楚地露出了臀肉,不由嘻嘻哈哈,訕笑不已.

劉大棒槌弄完了,直起腰向城頭上喊道:"官爺,已經放進筐里了".

余笑精神一振,趕忙搶過去,和小六子把筐飛快地拉了上去,一會兒功夫,城頭嗖地一飛下一塊磚頭,把總爺探出頭來惡狠狠地罵道:"王八羔子,拿塊磚頭糊弄你爺爺?"

劉大棒槌躲了一下,叉手大笑道:"識得字嗎兄弟,那磚頭不值錢,包磚的東西可值老銀子了,你瞧清楚!"

把總眼睛一亮,失聲道:"我日,難道是房地契?快快,拿來我看看".

把總把黃綾捧在手里,橫著看豎著看,看了半天招呼道:"小六,你不是認字兒嘛,給老子念念,上邊這劃拉的是啥玩意兒?"

小六子念過私塾,人長的也斯文,常被人使喚來使喚去,聞言連忙接過黃綾,搖頭晃腦地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念到這里,他不由一呆,張著嘴巴抬頭看看把總,把總瞪著眼睛回望著他,結結巴巴地道:"啥……啥……啥玩意兒?"

"聖……聖……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著威國公,京營外四家軍副帥楊凌,出師剿匪,山東軍政,一應要員,統受節制,違令者斬立決."

衡王朱佑楎,青州現駐軍將領副總兵鄭洪飛,參將方青云,知府洛少華以及其他大小官員一一從地上爬了起來,劉大棒槌提著打狗棒站在上邊,從打狗棒掏空的那一小截縫隙中又取兵部勘合,上邊已經有濟南府等沿途大阜的參將,知府,游擊,守備等官員的印信.

劉大棒槌繃起黑臉蛋子,大聲說道:"這里是最後一站,要馬上派人與附近城池聯系,依次遞解消息往德州,讓國公大人知道這里已經在奉令行事.至于具體的命令,因事關重大,國公不准行文,要由卑職口述與王爺和諸位大人知道".

"楊凌派人來,一定是在打青州守軍的主意",衡王殿下想著,是一百個不甘心,一千個不樂意.可是眼前這個叫花子是拿了皇帝聖旨來的,上邊說的明明白白,山東兵馬,軍政要事,統由楊凌節制,誰敢違逆就是欺君,衡王可沒有造反的膽量.

更何況沿海六省在抗倭之戰中經楊凌指揮大獲全勝,這幾省官兵對他是信心十足.尤其是那段時間內,楊凌嚴肅軍紀,裁撤作戰部隊的亢員,按軍功行賞,中低級將領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這一戰中取代庸碌無為的原任將領,剛剛升遷上來的軍官.

這些少壯軍官固然對楊凌推崇備至.高級將領由于在抗倭戰中得益不小,對楊凌也十分樂意從命.眼前這位副總兵就是因抗倭有功從參將直接升上來的,一聽劉大棒槌要口述楊凌命令,他們不待吩咐,就一擁而上,將大棒槌圍了起來.

衡王見狀不禁憂心忡忡:"我的衡王府可不能有失啊.這個大掃把,派人來青州到底瞎攪和什麼呀?"

*********************

楊凌沒有直接趕回行轅,而是在城中四處游走了一陣,城中居民比較安靜,數萬大軍的駐紮,對于懵懂無知的百姓們來說就是生命的保障,他們雖然聽說過響馬盜的厲害,但是響馬盜目前為止,還沒有成功的攻陷過這樣的軍事要塞,也沒有和這樣多的軍隊正面交鋒過,城中百姓對官兵還是很依賴的.

楊凌逛了一圈兒趕回行轅所在時,羅士權,喬四海領著一大群喜笑顏開的軍中將領恰好趕了來,負責地方民政的文官們也上門稱賀.

楊凌和他們在門口相遇,談笑入府.剛剛走進院子,就見一條大漢赤裸著上身,站在右苑井口邊,提起一大桶清涼的井水."嘩"地一聲倒在身上,然後猛地一擺頭,水珠四濺,他哈哈大笑道:"涼快,涼快,這地兒干燥酷熱,比我們那兒還熱,哈哈,還是井水涼快".

這人一身健子肉,黝黑的肌膚,舉止之間渾身的肌肉勃勃欲動,似乎充盈著無窮的暴發力,這樣強健的體魄,端的是一條好漢.聽到他聲音,楊凌先是一怔,然後試探著喚道:"彭小恙!"

大漢聞聲猛地回頭,瞧見了楊凌,兩只大眼頓時瞪的溜圓,欣然大笑道:"哈哈,楊大人回來了!卑職往城頭尋你,官兵不允登城,卑職候的熱極,就先回來了."彭小恙說著,大步騰騰走了過來,兜頭就是一禮:"卑職見過大人!"

他身上水淋淋的,一條褲子拖湯帶水,猛一抱拳抬手,帶起的水珠都濺到了楊凌臉上.旁邊幾名文官不由蹙了蹙眉.楊凌知道這小子做慣了海盜,加入官兵日短,能知禮儀,能守軍紀就不錯了,這些繁文縟節倒無關緊要.

他對這個性情耿直的虎將是十分喜歡的,便笑吟吟的攙起他來,說道:"小恙,今日在水西門見到江南水師的旗幟,我就知道是你們的人馬,只是沒想到是你親自帶隊,哈哈,小半年未見,你可更加壯實了,結實的象是鋼鐵鑄就一般".

彭小恙咧開大嘴笑道:"旱路鬧匪,水路也不安靜,這次運送的東西太過重要,都是呈給大人您的,不親自押送我放心不下.本來是要經這里轉陸路送往京師,半道兒上就聽說您奉旨到了山東,這下可好,省了事了".

楊凌心中奇怪,不知道他有什麼重要東西要親自押運交付自己,當著這麼多人也不好問起,便先領著他們往演武堂走,楊凌邊走邊介紹了彭小恙和羅指揮等人認識,剛剛進了演武堂的門,彭小恙便一拍腦門兒道:"哎呀,我還忘了說了,大人……".

他剛說到這兒,演武堂左右幾案旁坐著的幾個人已經站了起來,其中一人瞧見楊凌立即嬌呼一聲:"楊!"

隨即一個身材高挑兒的身影已經快步走到了楊凌面前.這人五官明媚,氣質高貴,身穿明軍將領的軍服,衣服剪裁得體,酥乳纖腰勾勒得曼妙無比,襯托得那高挑豐腴的身段兒充滿了誘惑力.

一頭褐色的長發,深邃幽藍的美眸盈起點點淚光,潤玉笑靨,深眼高鼻,這是一個別具異國風情的美麗女人,氣質,姿色,身段無不完美,俏盈盈的如同一枝凝露綻放的玫瑰.

她抓住了楊凌的手,激動的臉頰緋紅,由于歡喜過甚,一時竟然說不出話來.楊凌愕然半晌,才驚呼一聲:"阿德妮,你怎麼來了?"

阿德妮一雙眸子深情款款,無限溫柔地瞧著他,只是用顫抖的嗓音柔柔昵喃了一句:"楊,我好想你".

楊凌出事的消息傳回浙江,阿德妮這個一向堅強獨立的少女,就象是感覺到天塌了一樣.獨自在海上流離的歲月,她咬著牙支撐了三年的堅強,也在被人賣做女奴時,她的心靈終于徹底崩潰了.幸好,她遇到了楊凌,這顆芳心算是有了依靠.

聽說楊凌死了,她唯一能說話的人,那位綺韻姐姐變得象幽魂一樣陰森可怕,整天就是忙著找凶手,然後做凶手,阿德妮沒人理會.孤零零的就象重又被全世界拋棄了似的,那種孤獨的感覺真比死還要可怕.

幸福得而複失,然後失而複得,這種大悲大喜.又複大悲大喜的曆程,把這個堅強少女地心也熬的脆弱起來了,做為她在大明唯一可以去愛,可以倚為終身的男人,她在南方的那段日子甚至比成綺韻和馬憐兒的思念還多.

馬憐兒至少還有孩子,成綺韻至少還有事業,離了楊凌,她一個異族女人在大明還有什麼?愛,只能是她的全部.

亞莉·阿德妮一雙盈盈妙目,柔情似水,溫柔的系繞在楊凌身上.這個男人,是她感情中的唯一寄托,是她生活天地中最親密的男人.

喬四海大呼小叫起來:"呃?咋是個色目女人?這娘們是誰啊,咋還穿軍服哩?"

他說完了顧盼左右,只見自羅士權以下,所有文官武將都象在看白癡,只用眼角瞟著他,而把鼻尖瞄向另外一方.

喬四海納悶兒地抓抓頭皮,翻翻眼睛道:"俺咋了?"

左右袍澤刷地一下扭過頭去,一臉不認識他的表情.

楊凌也有片刻的尷尬,自己剛剛對人宣講了十七條五十四斬,大談軍律軍法,現在自己的女人卻跑到了兩軍陣前,雖說沒人敢追究自己責任,可這面子上也過不去呀.

他靈機一動,攸地想到阿德妮兼著福建軍器局大使參贊的職務,由于她精通火器,福建軍器局火器專家鄭老對她素睞有加,所以她去江南後鄭老並未讓她辭去這個職務,不妨以此先應付過去再說.

楊凌干咳兩聲,拉長了聲音道:"這位……,這位阿德妮姑娘是福建軍器局大使參贊,平夷戰中曾發明過水中火雷,功勳甚大".

"哦……",眾官員恍然大悟.

"楊!"阿德妮的淚水已經溢出了眼窩,她唏噓著,忽然一頭紮進了楊凌的懷里,緊緊抱住了他的腰.

"呃……"楊凌下意識地攬住她結實圓潤的纖腰,左右官員見此驚世駭俗,傷風敗俗之舉,兩顆眼珠子瞪的都快掉了出來.

楊凌干笑兩聲,說道:"這個……是西洋禮節,是一種西洋禮節,.

"哦……",眾官員繼續恍然大悟.

"相公,你擔心死人家了".

"……,咳咳,是國公!"楊凌低聲呻吟.

"嗯嗯,國相公!"阿德妮從善如流,立即改口.

楊凌一腦門白毛汗,結結巴巴地解釋道:"她是想說國公,西洋人嘛,漢語的不明白,稱呼的知不道!"

"哦……",眾官員一臉木然.

***********

PS:今日周五,明天雙休日,可以休息,所以今晚逛逛論壇,看看書,和書友們在群里聊聊天,放松休息一下.明天上午起來再碼字,這樣明天更新時間就要比平時的時間要晚一些,特此通知諸友.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1章 奕戰如棋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3章 卯時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