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7章 運籌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7章 運籌


碧波湖中蕩漾,湖心亭紅柱青瓦,四角飛簷,猶如一只展翅欲起的燕子.一高大巍峨的主殿,有前堂,照壁,回廊,中堂,四合院的園藝花園,後堂,後花園,附園,房屋鱗次,曲苑回閣,十分的豪華.

門前寬闊平坦的青石板地面,下設排水溝,通往威國公門前不遠的那條水渠,渠上一橋飛架,連結著兩座府邸.做為一座庵堂,這漢白玉築基,高達數丈的門牌樓顯得太誇張了點兒,不過魏彬魏公公說了,這是從玄明宮那兒拆下來的現成材料,總不成再敲碎了做成小的,勞民傷財所為何來?

昔日八虎之一的魏公公如此憂國憂民,楊凌還有什麼好說的?只好由得他去.皇庵門前的石獅子也是從玄明宮搬過來的,高大無比,騎在馬背上還看不到獅鬃,因為它的基座就很高大.

這座皇庵還未完工,還可以看見工匠們搬運著東西進進出出的.門口旁移植過來的千年銀杏樹下,坐著三個人,旁邊放著張桌子,桌上擺著茶壺茶碗.三人都是普通的青布衫,坐在小馬紮上正邊喝茶邊聊天兒,瞧那模樣該是工頭兒一類的人.

出入的工匠有的負責樓亭,有的負責殿宇,有的負責假山,有的負責花草,各有統屬,不認得三人也屬正常,不過經過三人面前時便也格外的賣起力氣來.

三個人,一個是花白胡子的老人,面容清瞿和善,一個是年輕的公子,鼻直口方,目似朗星,還有一個白白嫩嫩,臉上不笑也帶著三分笑意,雖然年過五旬,下巴卻光溜溜的不見一根毛兒,看起來就象一個很慈祥的老太太.

一個粗袍窮漢在周圍轉悠了半天,才鼓起勇氣湊過來,陪著笑小聲道:"三位爺,這兒……還招工麼?"

他瞧著那不長胡子的老頭兒最是和善,所以這話也是對他說的,不料那位挺和氣的沒胡子老頭兒臉子刷地一拉,板著臉道:"嗯!這兒都快完工了,不再需要用工了".

"哦哦,謝謝老爺!"那人肩膀塌了下來,滿臉失望地道.

見他轉身欲走,年輕人忽然笑吟吟地道:"二哥,你是山東人?"

山東人見了面,如果是陌生男性,不象別的省份叫大哥,而叫二哥,據說是因為山東家喻戶曉的兩個大人物,一文一武都排行老二的關系.這兩位自然就是孔夫子和武松.

那窮漢見這位公子喚他二哥,不禁又驚又喜,還以為是個山東老鄉,連忙陪笑道:"昂,俺是山東人".

他說著眼中已放出希翼的光,希望這位公子能看在老鄉的面上給他安排個活計.

"喔……,山東哪地兒的呀?"

"東昌府聊城的".

"聊城的呀,呵呵,請坐,咱們聊聊".

那窮漢不敢就坐,陪笑道:"不了,俺就站著回公子爺的話兒好了".

那公子便也不再強求,微笑著與他聊了一陣.原來這窮漢祖上也是山西人,太祖時候移民山東的.

青衣公子便哈哈一笑道:"呵呵,若非胡大海和那東歸雁,二哥你應該還住在山西老家呢吧".

窮漢一聽也樂了,說道:"可不咋地,這麼說公子爺您也是咱們老鄉了?"

青衣公子但笑不語.

原來昔年山西移民不願背井離鄉,卻被強迫遷離,因此怨恨朝廷,明明是由于戰亂導致人口銳減,這些移民百姓們卻編了個故事,說是朱元璋手下大將胡大海當年在河南討飯時因面目丑陋,很少有人肯施舍他,反而多加辱罵.胡大海在河南受盡當地人欺侮,于是懷恨在心.

後來他投靠朱元璋,屢次戰功,成了大將軍.朱元璋登基後封賞眾將,胡大海只求允許他去河南報仇,朱元璋便下旨允許他去河南,殺一箭之地的人負仇.

胡大海到了河南見天上一行大雁飛來,便心生一計,他一箭射中大雁尾部,大雁帶箭而飛,它飛到哪里,胡大海就殺到哪里,大雁從河南飛到了山東,胡大海就將河南山東一帶殺光燒光,導致赤地千里,百姓一空,朝廷這才不得不移民山東.

百姓們借這個故事,發泄他們對朝廷的不滿而已,可是這移民和胡大海,東歸雁的故事,畢竟是犯忌的事兒,雖說官府對這種傳說寬松的很,並沒人去理會,但是大家伙兒也只是私下說說,沒人敢擺到台面上來,而且這故事只有山東當地百姓才知道,這青衣公子和他這麼開玩笑,那一定是老鄉無疑了.

他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啊.那窮漢頓時親熱了起來,態度也隨意多了,便順勢搬了那馬紮坐下,和青衣公子攀談起來.

白衣軍鬧山東時,他便攜老扶幼回了山西,可是雖說父祖輩時常提起那兒,畢竟已離開百年有余了,哪里還有一戶親戚?又去投靠何人?再說趙燧正在山西,那里也不安甯,于是他又全家逃進京來.

青衣公子笑道:"趙瘋子呀,聽說他在山西沒有四處攻城掠寨,而是逃進了中條山招兵買馬,可有此事呀?"

"是的呢,趙瘋子可不象流里流氣和楊瞎虎,他也不到處搶劫,不搞什麼攻城拔寨,流動殺掠的事情,也不靠開倉放賑來吸引饑民,聽說他在山里頭開府建衙,練兵習武,還招納四方流民耕種,現在紅娘子軍也去投靠他了.

要說這人,說他是匪不象匪,說他不是匪又常和官兵對著干.俺總覺著這麼整不那麼對勁兒,俺還有老婆孩兒.所以就沒跟著去瞎鬧騰".

青衣公子哈哈一笑,說道:"二哥,你這麼做是對的.嗯……三京師里頭流民太多了,要找點兒活可不容易.山東那邊倒是已經恢複了平靜.可是今年春上鬧白衣匪,到現在早誤了農時,要是流民都回山東,衙門也沒那麼多賑糧周濟呀".

"昂,說的是呢,要不俺咋沒回去呢?"窮漢說完,哭喪著臉道:"可是回去沒生路,留在京里又找不到活干,俺這老婆孩兒,一大家子的人,可咋活呢?"

"我給你指條活路,你看怎麼樣?"青衣公子沉吟了一下道:"朝廷現在在遼東開作坊,建牧場,有多少人要多少人,那地方的黑土地肥得呀,灑把種子下去,秋後就有個好收成.山里好養活人呐,野雞狍子肥兔子,有時候在草踝子里走著就能驚起一群.你在這整天靠打打零工,乞討些吃的能頂一輩子嗎?要我說不如闖關東,說不定能混出個樣兒來".

"闖關東?"窮漢一聽,頓時猶豫起來.

青衣公子輕輕歎了口氣,說道:"你要是打算靠打零工,要口飯活命,其實也能熬得下去,可你的孩子怎麼辦?讓他長大了繼續走你的路?在那里種地,打獵,在船廠,皮甲作坊,牧場做工,甚至在互市場里做些小生意,也算是個正當的活兒,熬上幾年給孩子掙份家業出來,娶媳婦兒,再生個胖孫子,不好麼?

那里是朝廷支持的地方,去了就先給房子,給份口糧,而且不用你自己一路走去,北門口兒設了'志願移民署’,去報個名兒.官家管著用船送你們去,一路還管吃管住的,你說呢?"

為了孩子,這個理由徹底打動了那窮漢,他思忖片刻,一拍大腿道:"你說的對,俺自己能要飯,可不能讓孩兒長大了還干這個.公子說的是北城門?俺……俺五個孩兒呢,衙門肯管俺們麼?"

青衣公子一下被逗笑了,說道:"放心吧,你盡管去報名,朝廷這點飯還是管的起的,不過到了地方可就得靠自己了,掙錢的門路多的是,不肯吃苦可不行".

窮漢把胸脯拍得嗵嗵直響,感激地道:"公子爺你放心,俺有力氣,也不惜力氣.俺這就去報名,要是俺將來混出個名堂,一輩子記您的好兒".

望著匆匆離去的窮漢背影,青年公子微微地笑了.

***************

駛往奴兒干都指揮使司的官方移民,此時已經開進了黑龍江.

奴兒干都指揮使司,是大明朝廷管轄黑龍江,烏蘇里江流域的最高地方衙門,管轄范圍西起斡難河(今鄂嫩河),北至外興安嶺,東抵大海,南接圖們江,東北越海而有庫頁島.其境內的蒙古,女真,吉里迷,苦夷,達斡爾等族人民,多以漁獵為生,但均是大明子民.

北方諸衛,被女真三部,朵顏三衛分割的支離破碎.奴兒干地區被海西女真,野人女真與沈陽衛隔開,沈陽衛與遼東衛被建州女真和朵顏三衛隔開.

現在這些部落勢力尚弱,而且對大明還沒有反叛之心,各個衛所之間尚能彼此聯系,一旦這些本地部落漸漸強大起來,而且起了異心,幾大軍事駐地立即就會被分割孤立開來,圍而殲之.

楊凌移民第一步,就是向大明最北方的奴兒干都司移輸漢人,漢人移民的大量增加,在改變奴兒干都司境內種族構成比例的同時,必將大大增強朝廷在此地區的影響.

而且奴兒干都司緊挨著地就是女真三部中最落後的海西女真,他們只懂得狩獵和打漁,精通農耕和養殖的漢人移民,要同化這些女真三部中最落後最原始的族群,實在是再容易不過.

一畝土地能打多少糧食?一畝草場才能養活幾頭牛羊?落後的人並不傻.他們不會有太多的考慮,反而最看重這些實際利益,一旦意識到農耕的好處,這些天生驍勇善戰的馬上戰士在兩代之後就會成為大明最憨厚忠誠的農民.

這里,早就有關內百姓為了求生費盡周折來到這里,但是官方的大舉移民,這還是第一次,此後,將絡繹不絕……

氣勢磅礴的黑龍江上,十余艘大船正乘風破浪而行.左側,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在微風吹拂下,綠波起浮,草浪如同大海般波蕩.右側,是無窮無盡的原始大森林.

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從遠方望,象是在大平原上鼓起的一個個綠色的蘑菇包,走近了看,觸目所及都是十丈以上的巨大樹木,松樹,樺樹,柞樹,楊樹……密密匝匝,有的需要六七個人才能環抱過來.

船上的人歇腳方便時上過岸,他們看到從未有人踏進過的原始大森林中,到處開滿了鮮花,長滿了野菜,蜜蜂,蝴蝶上下飛舞,蘑菇,榛子,粟子,各種野生的果樹數不清,有時一不小心還會踩到一窩窩的鵪鶉蛋,野雞蛋.

這里的獵物很多,最讓他們感到喜歡的就是狍子,這里的狍子從來沒有見過人,它們看到了不是調頭就跑,而是站在那兒傻乎乎的看,人提著棒子走到跟前,就可以一棒子把它摞倒,狍子因為他們的到來,得到了一個可愛的綽號:傻狍子.很多年之後,有人用它來形容同類.

這條大江里的大魚他們也沒見過,銀灰色的魚,長著紅色的斑點,一張大嘴長著尖銳的牙齒,但是它的肉味很獨特,非常鮮美,據載運他們的當地船民說,這種魚只有這兒有,叫大麻哈魚.

船到江心了,隨著浪頭的激烈撲打,船顛簸的厲害起來.船老大赤著雙腳,象只螃蟹似的出現了,他踩著被陽光曬的暖暖的甲板,晃著光溜溜的肩膀走到船頭,猛地一轉身,沖著船艙里喊道:"船上有山東人嗎?"

遼東衛屬山東管轄,所以最早有條件通過遼東遷居關外的大多是山東人.時日久了這里就留下一個傳說,傳說黑龍江原來叫白龍江,江里住著一條脾氣暴燥的白龍.後來來了一個新的龍神,是一個叫禿尾巴老李的山東人,他打敗了白龍,把這里當成了他的洞府,這里才改名叫黑龍江.

所以行船至此,不管船上有沒有山東人,都得這麼大聲問一句,船上的人不管是不是山東人,都得高聲回一句'是’,這樣禿尾巴老李一聽是他的老鄉來了,就能保佑船上的人順風順水不翻船,這是行船的規矩.

船艙里的志願移民大多是山東人,此外還有河北人,河南人,但是聽了船老大喝問,他們立即異口同聲毫不遲疑地答道:"有!我是山東人!"

船上還有幾個和尚,道士以及兩個西洋傳教士,大明在京師建立了西洋教堂的消息已經通過各國使臣傳了出去,分散在呂宋,日本乃至南洋的許多傳教士立即高高興興地趕赴大明,這兩位就是自告奮勇要去北大荒傳道布施的.

開船時就這樣問過了,入河口時又問過,他們已經知道這個規矩了,幾個和尚道士微笑不語,他們倆個金發碧眼的洋和尚卻頗知道入鄉隨俗的道理,于是也怪腔怪調地跟著喊:"我們也系,我們系山東人!"

臨時船老大就是彭小恙彭大將軍,他瞪著青蛙似的一對大眼睛,恨恨地剜了眼船艙里的拉家帶口的移民,心道:"***,都吃飽了是不,喊那麼大聲干嗎?爺們毀就毀在你們山東那兒了!"

他轉過身手搭涼蓬向前張望著,心里一個勁兒犯愁:"這兒離可木衛還有多遠呐?楊大人可真夠狠的,我不就放了個大炮仗麼,也沒惹太大亂子呀,至于把我流放三千里,發配到這地方麼?

可我不來也不行呀,我家老頭子最服楊大人,我不聽楊大人的,老頭子還不扒了我的皮?兵備道副使兼總團練使.這哪有原來當將軍聽起來威風呀,不過聽說是上馬管軍,下馬管民的,嗯,管的挺寬".

奴兒干兵備道,並不只是負責整飭軍備,在這個半軍事化地區,兵備道衙門要負責賦稅,團練,錢糧,水利,屯田,鹽茶,驛傳甚至刑名,撫馭地方各部族,彈壓叛亂.不僅可以管轄府,州,縣文職官員,同時可以節制所轄地區的都司,守備,千總,把總等武職.

這是在奴兒干都指揮使司和此地一百多個半軍半民的衛所之間插入了一級行政機構,軍政民政一把抓.這樣的大事彭小恙自然干不來,他只是兵備道下屬的分巡道,主管水陸兵馬訓練和移民團練軍而已.

朝廷派了都察院僉都禦使馬倫任奴兒干兵備道,加巡撫銜,主管重要軍政民政大事,吏科給事中楊慎外放,任兵備道副使,主管民政.彭小恙和東北衛所提拔上來的兩員參將主管軍政.

彭小恙一個箭步竄上舷幫,挨著船頭欄杆坐了下來,雙腿悠蕩著,腳下浪花飛濺,不時有兩三米長的大魚驚躍出水面.

彭小恙愁眉苦臉地抱住欄杆,一張大黑臉貼著曬得發燙的光滑木頭,重重歎了口氣:"叫我建水師那也算了,還要管騎兵,練步卒,一群難民而已呀,要練成上馬能戰,下馬耕地的兵,咳!別的地方把兵當民養,楊大人偏要把民當兵養,好難啊……,我……我還得先學騎馬……".

想起騎馬,彭小恙就心有余悸:"早知如此,我就不陪阿德妮去德州了.都是女人惹的禍……都是炮仗惹的禍!"

他抱著旗杆,用指甲吱吱地撓著,悵然望著遠方的森林,一臉幽怨.

***************

"這人四處找活兒干,卻沒聽說過官助自願移民的事兒,看來官府還得加緊向百姓們宣揚一下才是",清矍老者撚須微笑道,此人正是致仕而未還鄉的李東陽李大學士.

青衣公子楊凌呵呵笑道:"流民居無定所,有些人知道消息總是晚些,除了官府,車船店腳牙,各個地方都安排了人宣傳,今日沒遇到我,這人早晚也會聽到風聲的".

李東陽點點頭,眉頭微微一蹙道:"移民建業,是一件需要長期執行,見效緩慢,成果卓著而穩定的事,涉及軍,政,經,文各個方面,對應的措施要隨著移民們遇到的問題,及時制定相關的政策予以解決,短時期內,倒不會有什麼問題.

當務之急,還是流匪作亂的事啊,趙燧氣勢洶洶地進了山西,卻擺出一副要做山大王的樣子,按兵不動,居然開起了山田,我看此人志向不小.劉六劉七和楊虎合兵一處,出山東,進河南,下湖廣,再入南直隸,一路行去還是流匪山賊的作派,他們現在約有五萬兵馬,這五萬兵,都是千軍萬馬中錘煉出來的,戰力較之楊虎一路十萬大軍時還要強上幾分.

現在朝廷實行各負其責,各守其地的原則,不給他們可乘之機,他們雖然沒有地方可以建立穩定的據點,不過這麼流竄下去,不知還要有多少百姓遭殃.他們一入中原,可供他們回旋的余地就大了,朝廷追擊的兵馬想聚而殲之,大不易呀".

楊凌點點道:"大人說的是,我也想一舉殲之,可是他避不決戰,那就不是我們想戰就戰的了.不過他們的軍隊有一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兵出于兩處而兵力相當,將出于兩門而將領相當,這就注定他們只能是合作關系,而不能真正擰成一股繩兒.

他們東奔西走,以戰養戰,一開始還能出其不意,在朝廷來不及反應時起些作用.現在匪兵所至之處,地方堅壁清野,屯兵自守,追兵不離不舍.追逐不休,沒有一支軍隊能不做休整,長期處于戰爭狀態.他們敗亡之期不遠了".

楊凌見李東陽眉宇間還有憂色,便寬慰道:"這樣漫無目的的流動戰,打的是實力,不是靠一個兩個名將就能解決問題的,因為他們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也就無從揣測他們可能的動向予以圍堵,而且戰場消息瞬息萬變,只能依靠臨戰官兵自行發揮了."

楊凌出了會神,拿起茶碗喝了口茶,籲道:"他們在江南,趙燧在山西.目前看趙燧最安份,我卻覺得他對朝廷的威脅要遠大于楊虎,劉六,我想找機會去山西,對趙燧以兵圍,以恩撫,如能化干戈為玉帛,那是最好不過了".

李東陽贊同道:"嗯!伯顏猛可千里奔襲青海湖,斬了加思布的頭顱,將他的部族重置于自己轄下.一些不屬于大明的游牧部落雖然在青海駐足,在那里繁衍生息,但是他們沒有明確的政權,朝廷對青海現在是鞭長莫及,也只能睜只眼閉只眼了.

然後伯顏猛可不同,在伯顏占了青海,就有可能斷了哈密衛的退路,北邊呢,是瓦剌和火篩的地盤,他們也不會坐視伯顏在自己的心腹之地呆下去.一旦他們揮兵南下殺入青海,哈密衛就得牽連其中,同時危及甘肅和四川,到那時朝廷不想動兵也得動.

現在局勢很危妙呀,山西地處邊境,是朝廷西北之門戶,有拱衛京師之責,解決了這里的後顧之憂,朝廷才有可能兵發青海湖".

楊凌面色凝重起來:"我也是這個意思,趙燧若識相,那是功德無量的事,封他個大官兒也無妨.如果他不肯甘休,無論如何也得把他趕出山西,在那里建立根據地絕對不行.中原合圍之勢正在慢慢築就逐步收網中,到時把他趕進去,和楊虎一塊兒收拾!"

白面無須的老頭兒就是魏公公,兩人說的東西他實在插不上嘴,于是一直矗在那兒當聾子的耳朵,這時聽見楊凌豪語,才趁機插了一句,鼓掌稱善道:"國公爺神機妙算,決勝千里,那幾個跳梁小丑一定不是您的對手的".

楊凌淡淡一笑道:"這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青海突然出了這件事,我會專心對付劉六楊虎.趙燧想在山西喘氣兒,那就暫且由他喘去,朝廷也累了,也需要喘口氣歇一歇呀.

可現在不行了,青海若失,甘肅西北狹長通道馬上就能被切斷,哈密將永無收回的希望.哈密是經河西走廊出玉門關的交通要道,絲綢之路的咽喉,要順利經營南洋諸國,滿剌加不容有失,要順利經營西域諸國,這哈密同樣是不能有失.[天堂之吻 手 打]

一旦整個西域連成一片,我大明丟失的大片土地很難再拿回來,而且從此與西域隔絕.'黃河百害,唯富一套’的河套地區再沒有收複的希望,這里將成為蠻人最穩固的前沿,他們可以隨時由這里向大明進兵,攻擊大明腹地….…,魏公公,遠在數千里外的青海局勢,實比中原腹地的劉六之亂要嚴重百倍呀".

魏彬一聽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威國公一聽說伯顏猛可奇襲青海湖,立即從山東急返京師,朝中百官多是江南才子,見殘匪流竄到江南去自己的家鄉作亂,威國公卻沒有趁勝追擊,有人還很是氣憤地攻訐他養匪倨功,他也置之不理,原來還有這般說道".

"如果我把這番見解告訴皇上,皇上必定誇獎我有些見識",魏彬想到這里,連忙起身道:"啊呀,國公爺,李大人,您二位先聊著,咱家想起跑馬場那兒還得多植幾叢灌木,四周的柵欄也得密些,要放養些鹿兒呀,野雞呀啥的呢,得去吩咐一聲".

***************

望著魏彬匆匆離去的身影,楊凌發了好一陣的愣怔,這才歎息一聲,苦笑道:"這……是建庵堂麼?建跑馬場,還養動物,不可想象,尼姑騎馬……".

李東陽也不明白其中緣由,他皺了皺眉道:"尼姑騎馬倒不稀奇,只是又不是趕路,在皇庵里建座院子沒事兒蹓馬,想想是挺古怪的.不過……皇家氣派大嘛,再說皇上自覺對不起永福公主,可能是為了補償.

又說不定這還是皇上趁機給自己修園子,反正是京師富紳的樂捐,沒用國庫的錢,還給一大批難民流民找了活干,省了他們惹是生非……,只是一想到摞下木魚出庵堂,穿著緇衣去蹓馬,真是讓人發噱……

嗨,老夫核計這個干嘛呀!國公啊,老夫是覺得青海戰事打不得呀,青海之重要我們都看得到,可是想必你也知道,出兵青海,所費錢糧十倍于剿白衣軍.朝廷……現在出不起兵了!"

"我知道,這次匆匆回京途中,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楊凌也皺起眉來:"不過戰爭局勢不一定要用戰爭手段解決,現在還是要盡快解決白衣軍內亂,至于青海……我想用其他方法把伯顏猛可趕過去".

楊凌喝了口茶道:"青海名義上歸屬大明,實際使用者包括許多游牧部族,伯顏猛可占據青海湖,以他蒙古大汗的身份,必定引起哈密,別失八里,撒馬爾罕,火土魯,于闐,失剌思,安都淮等西域國家的忌憚.

此外還包括許多游牧青海,不在韃靼或瓦剌統治下的蒙古部落,他們是最擔心被伯顏猛可吞並的.同時伯顏猛可率兵奇襲,他的本部還在韃靼大草原上,他率輕騎奇襲青海後,留做疑兵的大隊人馬就返回了大草原.

這部分軍隊中了趁機出兵討伐的花當埋伏,一萬鐵騎或死或降,聽說他最寵愛的皇後在此之前也落到了花當手里,這份恥辱是高傲的伯顏猛可難以承受的,同時他也不會甘心放棄北方的大片草原,盡管最明智的辦法是留在青海,積蓄力量徐圖再起,但他一定有攜部族返回草原一戰的意思.

這樣的話,我們再給他加點砝碼,逼著他離開,說不定就能兵不血刃,暫時解決青海問題,讓我們騰出手來,集中精力先解決了白衣盜".

李東陽目光一閃,捋須道:"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乃是上策.只是不知威國公有何計較?"

楊凌說道:"下午我要去見見皇上,說服皇上,讓皇上和他研習佛法時請進京來的那些密宗法王,活佛,回教里德高望重的大阿匐們溝通一下,把這些法王,活佛,阿匐請回青海,那里的游牧部族崇信宗教,他們的影響力不在部族首領之下."

楊凌又道:"這是政的方面.經的方面,西域方面的互市貿易一直十分興旺,北方開市後西邊更是全面放開,中原的絲綢,瓷器,鐵器,糧食,茶磚,油鹽,美酒,還有金玉漆器等等大量通過青海流入西域,布匹,食鹽,茶磚等日用品價格隨之大幅下降,西域百姓獲益非淺.

他們的牛馬羊駝等牲畜也得以大量售往大明,皮毛,畜肉,畜毛,織繡氈毯等貨物也全依賴銷往大明,不但他們的王公貴族獲利豐厚,平民百姓也富裕多了.

我會建議皇上,藉口伯顏猛可占據青海,為商民安危計,下旨四川等地對西域的互市交易無限期停止,直至伯顏這個危險人物離開才予以解除.西域的食鹽,米糧,茶磚等必需品必定馬上價格猛漲.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一旦過慣了好日子,再讓他們吃肉不放鹽巴,桌上沒有奶茶,沒有米糧食用,他們的部族必定群起反對,那些王公貴族消耗得起.可他們平素金銀成山,現在斷了財路,對那罪魁禍首會怎樣看?

地位崇高的宗教領袖們反對,部族首領王公貴族們反對,平民百姓游牧的騎士們反對,我們再派出密探在青海,西域到處散播消息.說大明即將發兵,瓦剌要南下與伯顏決戰,原本就極度不滿的西域諸部害怕引火燒身,勢必要有所行動.

如果西域諸國,諸部對伯顏這個外來者全都抱以敵意,那麼任是伯顏如何驍勇,也不可能北敵瓦剌,東抗大明,西,南還要面對哈密,火土魯,于闐等諸國軍隊,逃回北方草原,從花當手中奪回失去的一切,奪回失去的尊嚴,就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李東陽沉吟良久.頷首道:"老夫以為,國公此計可行.在此舉措之下,伯顏猛可十有八九只能北返草原.那麼現在正在侵吞他的領地的火篩,花當就要和他形成三虎奪食之勢,我們就可以騰出手來安心解決自己心腹內的動蕩了".

楊凌靜靜地凝視著他道:"老大人,我的《靖政十二疏》已經先請您看過了,你看……可行麼?"

李東陽的雙眼微微眯起來,飽經官場風雨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國公,官場,有官場的規矩,幾千年形成的內在規矩.你過五關斬六將,在朝政上有過很大作為.可是觸及官制體制的事情,必須慎之又慎.

官場,它的核心就是一個權字,沒有權也就沒了官場.而權的核心,就是一個利字,這個利有國之在利,也有個人小利.這個利有江山社稷之利,也有自己地方,自己山頭的一隅之利,只要擺布好它們之間的關系,那你就能無往而不利.否則,你能被推舉到權力的巔峰,也能被組成權力的大大小小的官兒們再給推下來."

他深深地看了楊凌一眼,輕聲道:"不要小看了組成權力的那些小吏,否則你縱然能推行自己的策略,也決對做不到有效的執行.你沒有千手千眼,就一定要考慮到他們的利益.包括那些追隨你的人.拍馬者,是為了騎馬;追隨者,是為了什麼呢?"

李東陽呵呵一笑,站起身來,微笑道:"老夫不是官場中人了,只把數十年從政的一點心得告訴國公,國公還須仔細斟酌一下.

依老夫看,這《靖國十二策》最好先找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呈上去,不要和你扯上關系,等到邸報出來,看看反對者都有什麼人,都集中在哪些問題上,有的放矢,准備應對措施,攸改不可調和的方案.有時候,做些妥協,能更好地達到目的".

他捋須一笑,說道:"老夫先回去了,國公不妨再和焦閣老商議一下,那老家伙,人情世故,官場規則,已是十分練達,是頭成了精的老狐狸,如何置而不用耶?哈哈哈哈……".

送走李東陽,楊凌回頭看看即將完工的皇庵,千頭萬緒,齊齊攏上心頭:"花當野心勃勃,一旦成功控制伯顏的地盤,很難講會不會掉過頭來對付大明,關東移民,備軍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當中.青海,江南,山西的戰事,還有河北,河北,山東的戰後重建……

皇庵再有不到兩個月時間就要建成了,不知那可憐又可愛的小永福,會不會剃光了頭發住進來.馬上就要過了半年國喪期了,皇上和一仙大婚的日子也近了,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操心呐."

楊凌想著滿腹心事,迷迷糊糊地回了府,慢慢踱走在後廊葡萄架下:"國事家事……家事……,對了,白衣軍行動飄忽,他們攻擊浙江時被自己早已吩咐布置下大軍反擊回來,現在有向南直隸運動的跡象.

恐怕南直隸戰火將起,雖說南京城固若金湯,在泰安吃過虧的楊虎未必敢去南京,不過為安全計,還是把憐兒母女接回來吧.這兩天得安排一下,讓伍漢超和小愛跑一趟江南,從海路把憐兒母女接回來.

還有阿德妮這個洋美人小俏妞兒,上回在車上,兩人都那麼親熱了,雖說尚未成就好事,可是難道還能再把人家姑娘打發出去?那蜜糖色的肌膚,搖曳生姿的火辣身材,性感溫柔的甜蜜應和……,呃,……國難正當頭,自己現在想女人,是不是有點兒太無恥了?"

"應該不至于吧……"國公大人悄悄安慰著自己:"公私兩不誤.戰要做,愛……也得做呀……!"

***************

PS:月關求月票∼∼諸友多幫忙呀,臨近月末了,您該又攢一張月票了吧,試著點一下頭頂的"推薦月票"好嘛.距月底目標越來越近了,請諸位書友大發神威,關關多謝啦.

最近寫戰爭,常常一個地名,一個名詞都要查好久,再加上長期苦拼確實體力難濟,所以更的較之最高速度時要慢一些,但是我敢保證所付出的經曆和時間,一點都不必那時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6章 霹靂震云開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8章 帷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