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0章 計指東南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0章 計指東南


趙燧一聽紅娘子的話不禁奇道:"和尚?怎麼會有個和尚?"

紅娘子忍住笑道:"我攻南陽不下,便轉折而向東,離城三十里在那兒有座法元寺,我的人馬便想在那里歇歇腳,不想正看到兩個和尚陪著幾個婦人出來,那些和尚婦人舉止……,我料這里是一處淫窟,大怒之下便率兵入廟搜查."

紅娘子說到這兒,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氣有點古怪.原來她見了廟前,恰見兩個僧人陪著幾個婦人出來,瞧他們衣衫不整,相偎甚近不似好人,紅娘子十分惱怒,便揪住一個詢問廟中情形.

那些婦人見了這群非兵以匪的人馬,嚇得結結巴巴的,只說寺中住持叫做德靜大師,正在開無遮大會,而且還說德靜大師每月都要開上一次,雨露普降,她是被花了銀子請來的,求紅娘子饒她性命.

紅娘子雖不識字,可那時中土最流行的就是佛教道教,而霸州又一直被些假和尚假道士裝神弄鬼,整的烏煙瘴氣,他們雖然念的假經,拜得假佛,可是基本的佛道常識倒不敢篡改.所以紅娘子在霸州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什麼四月初八龍華會,七月初七盂蘭會.

無遮大會是佛教舉行的一種廣結善緣,不分貴賤,僧俗,智愚,善惡都一律平等對待的大齋會.可是開無遮大會還要花銀子請人,這算怎麼回事,難道還要搭戲班子唱戲不成?紅娘子心中狐疑,忙喚過四叔甄揚戈,二人闖進大雄寶殿,這一看頓時把她羞得滿面桃花.

廟里和尚果然在開無遮大會,光溜溜赤條條一絲不掛,胖大和尚,妖嬈美女,一眾丑態不堪入目.紅娘子又羞又惱,急忙轉身退了出去,叫四叔把這些人全都抓起來.

這些和尚女人在這廟里淫亂慣了,四里八鄉全都知道,只是寺中住持極受南陽城唐王殿下寵信,而且他招的又都是妓女,倒沒傷天害理淫亂民婦,頂多算個有傷風化,所以民間無人敢管,官府裝聾作啞.他們正嬉鬧得趣,竟不知響馬盜已經到了南陽城,還跑到了法元寺來.

甄揚戈這個老不修見狀大樂,拿著柄明晃晃的單刀,用冰涼鎧亮的刀面劈哩啪啦大屁股小屁股一路拍將下去,打得那群和尚妓女全成了猴子屁股,吃痛之下卻不敢吭聲,只是一個個趕緊的穿著衣服.

紅娘子站在院中古柏之下,臉上燥熱剛剛消去,一大群和尚女人便穿好衣服被帶了出來.這些人根本不著內衣,一件肥大僧袍,一件襦裙往身上一套,便堂而皇之見人了,速度自然快捷.

紅娘子問清那些婦人都是城中青樓女子,確實沒有被強搶來的女人,便把那些女人趕出了廟去,叫甄揚戈一把火把這淫廟燒了,至于聚妓淫亂的一群花和尚,身為僧侶如此胡作非為顯然不是好人,便叫人揪出那個德靜主持,要砍了他的頭示眾.

那德靜和尚還沒見過響馬盜,白衣軍到河南,也沒來過這地方,他見這些人明火執仗,偏又不是官兵,還道他們是伏牛山,桐柏山上的山賊,一聽要處死他,德靜和尚立即仆倒在地,抱住紅娘子的腳哭叫連天:"大王爺爺饒命,小僧有金珠玉寶孝敬爺爺,求爺爺開恩,饒過小僧一死".

紅娘子一腳把他踢開了去,不想這胖和尚倒禁打,一骨碌翻個身,准確無比的又抱住了她的靴子,當時紅娘子正冒充趙瘋子,唇上粘著兩撇胡須,他也不辨雌雄,'爺爺’兩字不離口,哭得鼻涕眼淚,只是哀求饒命.

紅娘子好笑不已,胖和尚見這位俊俏的'山大王’不松口,價碼便一再提高,紅娘子一聽反而惱了,斥道:"你這廟淫穢不堪,哪有香客進獻,這麼多金銀財寶莫非是謀財害命騙取來的麼?"

胖和尚哆哆嗦嗦只說是南陽唐王所賜,紅娘子哪里肯信,胖和尚無奈,只得招了,原來這白白胖胖的和尚是唐王朱彌鍗的私生子.

唐王妃第一次有孕時,唐王陪她去城東靜月庵上香,恰巧瞧見廟中一個小尼姑頗有幾分姿色,唐王淫性大發,軟硬兼施半強迫半利誘的要了人家身子,可他堂堂王爺,只是一時性起罷了,又豈會真的把個小尼姑收進王府,興盡也就走了.

不料這小尼姑竟因此有了身孕,唐王和一個尼姑有了私情還生了兒子,傳揚出去豈非一樁丑聞?所以唐王根本不認這門親,不過自己骨肉終究不忍害了,他便叫心腹管家把那尼姑接出來,置了一幢小宅院,生了兒子後通過關系送進了百里之外的一間寺院,也不說明身份,只是捐了一大筆香油錢,就此斬斷了聯系.

這唐王也不知是不是虧心事做多了,不想生的兒子生下來了,想生兒子的王妃側妃們卻偏偏不生兒子,如今年紀大了,香火全無,這唐王才慌了神,于是在這里捐資蓋了個廟,先把兒子接來,然後苦思怎麼給他編排個象樣的生身之母和來由,以便堂堂皇皇地把他接回府去.

這德靜隨根兒,在那寺廟里便是個偷雞摸狗的和尚,只是他尚無大惡,那廟里住持對這個神秘的孩子也不敢嚴加約束,所以倒也縱容.等他到了這里自己披上袈裟做主持,更把乃父作風發揚光大,招攬了一幫潑皮做弟子,混的有聲有'色".

紅娘子聽了半信半疑,德靜和尚為了抬高自己身份,免得大王爺爺把他當成普通淫僧一刀砍了他的光頭,便求著紅娘子派人隨他回方丈房間,把金銀珠寶連著唐王和他往來的信件全都拿了出來.

紅娘子雖不識字,見此情形也知不假了.她想著人馬到了河南,尚無據點落腳,唐王既然只此一子,雖不能用他逼唐王獻城.將來緊要關頭偷偷勒索些錢糧諒來唐王不敢不給,便把這德靜大師帶在了軍中.

她這一轉念,德靜便沒死,五年後這和尚果然當上了唐王,漸漸為非作歹起來,把個河南西南一隅禍害得不成樣子,直到十年後楊凌一狀告到正德面前,揭發了他的種種劣跡罪行,正德這才派錦衣衛把他請回京去,和正在高牆內閑得無聊數家雀地遼王下棋去了.

趙燧聽了經過大喜,忙問道:"此人現在何處?一定要好生看管,切切不可讓他跑了".

紅娘子抿嘴兒笑道:"德靜大師小王爺正在院中打水涮馬,他現在是我甄四叔的馬夫."

趙燧聽了幾個大步邁到門口,只見一個胖大和尚,大約才二十出頭,穿著身粗布衣裳,挽著褲腳兒,光著上身,露出一身細皮白肉,瞧那皮膚白里透紅,顯是個從小沒吃過苦的.

他正提著桶井水,在那里賣力的涮洗戰馬,看來他還不是甄揚戈的專屬馬夫,因為他現在涮洗的那匹雄健的黑馬就是趙燧的坐騎.

就在這時,焦芳的寶貝兒子焦黃抱著捆香從側廊出來,一見他和紅娘子立在門邊,忙站定了身子,吃吃地道:"兩……兩位壯士,香案已經備好了".

這番話由他一個翰林院侍讀學士說來,也著實難為了他.

趙瘋子忽地仰天大笑,聲震屋瓦,笑得暢快之極:"哈哈哈哈……,當朝大學士之子,翰林侍讀,二甲頭名進士給我趙瘋子做仆傭,鳳子龍孫,唐王世子為我趙瘋子洗馬,這份排場就是皇帝也沒有,人生快意如此,值了!"

"啊!還有那楊凌小兒,跟在後邊窮追不舍,他這麼喜歡跟著我,待我將他擒下,給老子做個小小書童,哈哈哈,……".

紅娘子本來笑吟吟聽著,一聽這話心頭沒來由生起一股惱意,不由得妙眸斜睇,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

"許泰,江彬,這支以京營外四家軍為主力,集合河南部分騎兵的隊伍就交給你們了,我要求你們按照邊軍的要求嚴加訓練,盡快整合,以便能投入戰斗,並充分發揮戰力!本國公的三千鐵衛一並交給你們,希望兩位將軍不負我之所托".

"國公放心,我們一定練出一支精干的騎兵出來!"許泰抱拳施禮,縱馬而去,無數鐵騎跟著他奔往郊外演武.江彬本來就是大大咧咧的樣子,現在頰上填了一對史上無雙的大酒窩,更是不咧嘴也有點咧嘴笑的意思,他懶洋洋地沖著楊凌一拱手,雙腿一踹馬鐙,也追著大隊去了.

此時已是楊凌到河南十余日之後,他並沒有急著追擊趙燧,而是令各地防軍嚴守城池,要隘,一方面限制趙瘋子能夠流竄的方向,一方面防止被他攻陷較大的城阜,同時調動兵馬,協調部署,進行整合,這些事林林總總可不是一時半晌能做完的,同時他也在等候京里的消息.

趙燧在山西一次完美的突圍,使他充分意識到在瞬息萬變的戰場形勢下,目前的軍事情報對于戰場機變完全滯後的缺陷,要緊緊抓住對手捕捉戰機太過困難,而且朝廷處處要守,兵雖眾而必須分兵,賊雖少卻可集中一點,猶如鐵釘穿木,偏偏這釘子釘向哪里卻不可預料,以致處處失卻先機.

山東泰安一戰,是楊虎以泰安為餌誘濟南出兵,楊凌卻趁機反以濟南為餌吸引住楊虎主力,然後分路合擊重創了白衣軍.山西中條山一戰,卻是趙燧內部猶豫不決,就守還是走始終未曾決斷,才讓楊凌從容布置形成合圍.

如果這兩仗全是機動野戰呢?楊凌根本不敢想象,怕是自己也只能步許泰後塵.跟在白衣軍屁股後邊吃土了,什麼兵法大家,謀略籌劃,和流匪打仗根本就用不上,人家沒有招,你怎麼拆招,他們根本就是東一錘子西一棒子漫無目的的流竄.

楊凌這回准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各地防軍以守代攻,盡量堵塞反賊可能流竄的方向,使水無常形般到處流動的流賊漸漸被壓縮出一定的形狀,讓它有跡可尋.

同時打造一支快速反應部隊,如同驅羊入欄,緊緊咬住他們,連續作戰,速戰速決.以快打快,戰事發生在哪里,哪里的守軍參戰,如此打法,拖也拖垮了他們.

苗逵是監軍,自打楊凌來了以後,皇上並沒有另派監軍,那他就還是監軍.可是正如宋小愛所說,他現在是監軍做不了只能做太監,這也是沒辦法,一直就被楊凌壓著一頭,無論是在朝中還是在皇上面前他都沒法兒和楊凌比,也只好明智的把自己當擺設.

可是如今見楊凌還在練兵,苗逵實在忍不住了,見許泰和江彬領兵奔校場而去,苗逵忍不住湊到楊凌面前道:"國公,趙瘋子一直周旋在信陽,泌陽,正陽,桐柏一帶,咱們應該立刻揮軍南下,依咱家看,他戰力再強,現如今也不到兩萬人馬,朝廷大軍何所懼哉?"

楊凌剛剛收到京中回信,正德完全同意他的意見,並已令兵部,吏部分頭頒旨了,所以以中甚喜.眼中朝中無人掣肘,他的建議只是將幾位地方大員換防而已,又不存在誰升誰降的人事問題,以他的份量自然馬到成功.

楊凌笑吟吟地道:"朝廷大軍自然不懼怕趙瘋子不足兩萬的人馬,問題是他會和你正面作戰麼?我們還沒到,他們已逃之夭夭了,等你知道他到了哪里,你還沒到,他又轉移了,這種爛仗已經打得太多了,現在我們必須有所准備,把主動權抓在手中."

豔陽高照,秋老虎仍然曬得人滿臉流油,楊凌一擺手,引著苗逵進了行轅大廳,抓起把扇子搖著道:"苗公公,你瞧瞧這份大明的典圖,趙瘋子所在的位置西可以去陝西,南可以下湖廣,東可以闖南直隸,實在不行還可以避到桐柏山區,趙瘋子一直留連在這個區域可不是沒有考慮過的.

再說,從南直隸和湖廣兩省交界處,他們輕易就可以穿過去與江西的楊虎彙合,而他突圍到這里,本來就是這目的,為什麼他現在卻遲遲不動呢?難道是等著我們去圍剿?"

苗逵動容道:"請國公明示,莫非趙瘋子留滯在這塊地方還有什麼陰謀不成?"

楊凌曬然一笑,嘿嘿地道:"陰謀談不上,是赤裸裸的陽謀."

他笑容一收,臉色深沉起來,緩緩地道:"如果我所料不差,趙瘋子選擇這一區域逡巡不前,不外乎兩個目的,一就是擁兵自重.現在邢老虎已死,這支軍隊的主力完全是他的人了,邢老虎的手下將領如果不肯服從,他很容易就可以架空甚至剔除.

他停而不前,這是要在劉六,楊虎這兩個分別代表白衣軍,響馬盜的主要首領面前,爭取自己的一席之地,縱然不能獨領三軍,也得平起平坐."[天堂之吻 手 打]

"那麼第二個目的呢?"

"第二個目的,得先談妥了這第一件事才有繼續下去的必要,這就象是妻室妾室一窩蜂的娶進門,總得排好個名份,才好安排誰住東廂,誰住西廂,定好了名位,他們要做的,就該是定出一個統一的戰略目標".

楊凌舉起蒲扇,向懸掛的地圖上遙遙劃了個圈兒:"決定往哪兒去".

楊凌拈起茶杯,笑道:"我們要做的,就是等他們三方拿出個准主意來,看他們准備往哪兒去.一直以來,朝廷方面最吃虧的,就是他們行動迅速,而官兵總是遲了一步.現在他們要變各自為戰為聯合用兵.遙相呼應,迫使我們兩面用兵.

但是這也就造成了他們統治上令出三方,關系上互相牽制,行動上需要互通聲息的弱點,有弱點我們就有機可趁.此時我們再有一支機動靈活絲毫不遜于他們的騎兵,那時顧此失彼的就該是他們了".

楊凌眯起眼,望著牆上掛圖,悠悠地道:"我現在只是好奇,他們會選擇往哪兒去?"

門口兒倏地人頭一探,又嗖地一下縮回去了,楊凌眼尖,瞥見了那人,他咳嗽一聲,揚聲道:"出來吧,都看見你了".

宋小愛一身軍袍,腰紮皮帶,悠悠兒地從門邊轉了出來,站在門口兒扯了扯袍襟.

楊凌奇怪地道:"打剛才就看見你一直跟著我轉悠,有什麼事嗎?"

宋小愛看了苗公公一眼,吞吞吐吐地道:"我沒……沒什麼事".

苗逵是什麼出身?那是最會瞧人臉色的.尤其眼前這位俊俏可愛的宋大姑娘,據說和驍騎將軍伍漢超關系密切,現在在楊凌面前神情又這麼暖昧.想及三人之間可能的亂七八糟,苗公公激靈靈打一冷戰,立即敏銳地感覺到了危險.他當機立斷,馬上使了個遁字訣,逃之夭夭了.

楊凌無奈地看著蹓得比兔子還快的老苗頭,苦笑一聲道:"什麼事呀這麼神秘,現在沒人啦,說吧".

宋小愛臉蛋微紅,忸怩地用靴尖踢著門坎道:"人家……人家真的沒有事,就是看看你在不在,唔……是小伍找你有件要緊的事,可他又不好意思說".

"小伍?"楊凌莫名其妙,說道:"那有什麼啊,公事私事,全都可以嘛.去,把他給我叫來".

"好哩!"宋小愛喜笑顏開,興沖沖地轉身去了.

楊凌抿了口清茶,正閉上眼睛細細品著滋味兒,伍漢超急急地走進來,抱拳施禮道:"國公,您叫我?"

楊凌睜開眼,"噗"地吐掉口中的茶葉,把茶杯一放,說道:"嗯,坐吧,呃………你要找我有事嗎?"

伍漢超奇道:"不是國公找我有事嗎?"

楊凌一擺手,道:"不是我有事,是我聽小愛說你有事,所以把你叫來問問你有什麼事".

"啊!啊……啊……,沒什麼事",伍漢超緊張起來.

楊凌定定地瞧了他一陣,看得伍漢超更是局促不安,楊凌搖搖頭道:"不願說就算了,你先下去吧".

伍漢超出了口大氣,連忙拱手道:"是!"他一轉身,兩個箭步躥到門口兒,楊凌忽地想起一事,忙又叫道:"且慢!呵呵呵,漢超啊,我正有一件好消息告訴你呢".

伍漢超連忙止步,回身道:"好事?什麼事呀?"

楊凌又舉杯就唇,一邊說道:"令尊大人文武全才,精明能干,我保舉他到南直隸慶安府任知府,皇上已經准了,軍驛快報正遞往四川,再過些日子他就該往南直隸報道了,等騎兵稍事整合後,我也要往南直隸察看防務,你們正好父子相見".

伍漢超一聽臉色大變,他家里是典型的嚴父慈母,最怕這個老爹,如今一聽他要來南直隸,小伍不禁慌了手腳.

楊凌說完了移過目光正盯著牆上地圖出神,忽覺眼前人影一晃,定睛看時,伍漢超已卟通一聲跪在面前,哭喪著臉道:"國公,念在漢超鞍前馬後,追隨您多年的份上,您可一定要拉漢超一把啊……"

*************

"魚兒脫了金鉤釣,擺尾搖頭盡我游,這個秀才現在意氣風發,儼然是以一方霸主自居了".木云淡淡一瞥毫不謙讓自居首座的趙瘋子,心中暗忖.

在坐的有趙瘋子,紅娘子,劉惠,還有他,化名木云的李世豪,這四人分別代表著組織義軍地四股主要力量.論資曆,論地位,自然以趙燧為首.

第一件事情很好解決,趙瘋子事實上已經是這支義軍的首領,其中紅娘子的人馬雖占了三分之一,可是她根本無意戀棧權位,在其他三方之中,也明顯是支持趙瘋子的,劉六,楊虎就算心中再如何不同意,也抹殺不了趙燧實據其位的事實,不如大方一點,承認他的地位.

這一點,在派人來商討共同行動計劃之前,他們就已授意派來的親信,承認趙燧的地位了.現在他們討論的,就是大軍流竄向南後連連失利,要如何擺脫困境.

趙瘋子坦然道:"劉兄,木兄,兩位代表著劉大首領,楊大首領,我希望二位和我們認真商議一番.盡快拿出一個用兵方略來,現在楊凌坐鎮洛陽,不斷調兵遣將.意欲對我合圍,遲疑日久,先機必失".

木云坐在椅上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撫著胸臆,緩緩調和著呼吸,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只是現在難得能使大力,能行功運氣了,否則時時都有行功岔氣,走火入魔的感覺,這令木云很是惶恐.三兄弟之中,論外功大義第一,論雜學大仁第一,說到養氣功夫他是最好的,可是現在偏偏內功出岔子,好似經絡阻塞,偏又找不出具體原因.

劉惠耐不住性子,搶先問道:"那麼趙元帥可有了定計?"

趙瘋子點點頭,說道:"盡管我們一起事,就奪取了大批戰馬,機動遠勝朝廷官兵,可是做戰卻一直失利,因為我們只能流竄,而無休養生息,供給根本的所在.我意,是兩路兵馬,我由陸路,劉,楊兩位大首領由水路,合攻南京城."

此話一出,木云,劉惠齊齊一驚,紅娘子卻雙眸一亮,只見趙瘋子鎮定自若地道:"占領南京,然後以南京為京城,立一個老朱家的子孫做傀儡,對外宣揚正德嬉玩,不務國事,任由奸佞敗壞朝綱的事實.

他的新政剛剛施行,還沒有深入民心,還有許多人在暗暗反對,這樣對我們立足江南十分有利.此外,還可以派人散布消息,正德並非弘治親生的傳言當初不是鬧的滿城風雨嗎?三人成虎,給他大肆聲張起來,足心迷惑一部人,削弱我們在江南的反抗力量".

他吸了口氣,虎目一張,朗聲道:"幾位,我的計劃是詳細思考過的,我們在北方為什麼那麼容易聚兵?因為北方窮,就算是京師,天下富貴高官聚集之地,也依賴漕運,依賴江南的供應,所以百姓一無了生路,只有選擇發.

這是我們成功之處,也是我們失敗之處,聚兵雖易,聚兵之後呢?有多少糧草供我們搶?朱元璋就是先占南京,然後滅湖廣,江西的陳友諒,除南直隸,浙江一帶的張士誠,明玉珍,盡取江南之地,錢糧輜秣無憂之後,這才出兵北伐大都,一舉而定天下.我認為取南京乃是上策,繼續流竄下去,只能越來越弱".

劉惠皺眉:"占南京,奪南直隸,然後取湖廣,江西,浙江?說來容易,做到得到什麼時候,光是鞏固南直隸,就不知要打多少硬仗."

趙燧苦笑道:"取天下豈是那麼容易的,打上幾十年也屬平常"

劉惠一擺手道:"要我說並不難,趙元帥不妨留在河南,纏住楊凌,我們在江西,人疲馬瘦的,那地方根本不適合騎兵流戰,可是到了北方,我們就如狼似虎,無人能敵了,等我們渡江北上,與你們彙合,利用我們快馬奔襲的長處打他個措手不及,直取北京城,若不成也能留在北方,在這兒才是如魚得水."

趙燧微恚道:"如今北方新政執行最是得力,我們民心已失,往北去,一旦站不住腳,楊凌追在後邊,我們還能退回南方麼?如果陝西大軍再出潼關,我們更是絕無退路了.".

木云只覺氣息一陣紊亂,喘息又厲害了些.他煩惱地皺了皺眉,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何不往陝西去呢?占領西安,以關中為根本,北面是黃河天險,東面險關重重,只要盡取陝西之地,我們就能可攻可守.

只要占了西安,就連甯夏,甘肅都占了,那時我們兵強馬壯.想攻則北渡黃河,或走大同陽和趨居庸關,或走太行山赴保定,退則以水陸天險閉關,以關中沃土自給,如何?"

他笑了笑道:"這些法子,現在談都遠了些,首先我們得去打下這些要塞重城.不過話說回來,咳咳,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想成大事,急功近利殊不可取,這一步還是要走的.趙元帥以為如何?"

"立足關中……",趙燧略一猶豫,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畢竟事情不能全由自己決定,折衷是必須的,木云所陳述的理由,倒也大為可行.

他剛剛意動,一直不說話,只是看著他們辯論的紅娘子忽然道:"我的意思是………".

眾人好象這才省起旁邊還坐著一位獨領一路人馬,說話舉足輕重的崔副元帥,目光不由一齊投向她身上,紅娘子領兵打仗驍勇如虎,讓她說說謀略意見反而有了怯意,一見大家目光都投向了她,紅娘子稍稍遲疑,然後又道:"我的意思是,取南京!"

劉惠把眉毛一擰,惡聲惡氣地道:"理由?"

"理由……趙元帥說過了啊!"

"……".

木云猶豫了一下:"鬧南京正好擋住甯王北上的路,本想引他們去陝西,把官兵都吸引過去,去南京……".

紅娘子咳了一聲,鼓起勇氣又道:"木兄方才說的,南京也可以辦到,長江天險近在眼前,可以阻北兵,江南富有,可以足軍餉,秀才說過的,朱元璋就是先取南京做的皇帝,他做得到,我們有什麼不可以?"

劉惠尋思了一下,一拍大腿道:"你們都不同意直接取京師?那好,那我同意去南京,去南京總好過去黃土高坡?小木,你說呢?"

木云為難道:"南京極其險要,做為陪都又擁有重兵良將,上一次我們就攻而無功,損兵折將,還要再打南京?"

趙燧微微一笑,說道:"若是諸位同意謀取南京,那麼,我這里倒有一計!"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89章 幾回月下敲金鐙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1章 圖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