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21章 調虎  
   
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21章 調虎


李福達聽了紅娘子的話哈哈大笑,說道:"崔姑娘,你的白衣軍南征北戰,久經沙場,戰陣經驗和武力自然不遜于任何一支軍隊,可是你們的優勢在于流動作戰,而非攻堅守堅.

如今白衣軍被困在此處已有十日之久,箭盡糧絕,覆滅之期不遠矣.試問,如果李某想害你們,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出現麼?老夫只須一壺清茶,端坐府中,便可笑看爾等灰飛煙滅了".

崔鶯兒聞言,劍尖微微下指,似為所動.李福達見狀微微一笑,神色極是坦然.

"大盜之女楊跨虎,目不識丁,美麗嫵媚,精于拳腳槍棒,悍勇猶過其夫".江湖上有關她的注解,不過就是這寥寥數字,任誰想來,紅娘子都該是個有勇無謀的女強盜.

其實,大多數人,尤其是讀過書的人,常常抱著一種優越感看待這種身世的人,自以為字認的多,知識學的多,智商和人家相比就一定高了不止一個檔次,結果就是某某局長被農民詐騙,某某女研究生被農婦賣入深山的新聞也不免會見諸報端.

李福達雖然一向小心謹慎,可是也不能脫俗,他還是看輕了崔鶯兒.綠林中人一向給人斗力不斗智的印象,其實綠林中爾虞我詐的情形照樣存在,一個從小生長在綠林中,又身為綠林頭領的之女的紅娘子,又豈是完全靠拳頭闖江湖?

紅娘子'半信半疑’地收了劍,向他問道:"李教主所言,倒有一定道理.我們的情形也不必瞞你,確實處境艱難.李教主此時上山尋我,到底意欲何為?"

李福達心中大定,慨然一歎道:"崔姑娘,昔年為了楊凌的事,貴山寨和我們彌勒教的確鬧得不太愉快.可是,究其根源,不過是你們想立即處死楊凌,而我們是想引出他幕後的更大人物正德皇帝罷了.如今想來,你們是對的,如果早早處死這個禍害,現在不知少了多少事端".

他走到崖邊負手而立,山風吹到他的長發和青袍,倒有一股狷狂脫塵之感.望著天邊黯紅的夕陽,李福達道:"你看這綿綿江山,何等壯觀美麗,可它掌握在誰的手里呢?掌握在大明手中,但是大明朝廷官吏腐敗,魚肉百姓,以致處處貧瘠,民不聊生.

令尊,尊夫還有張茂,劉六等諸位英雄前仆後繼,揭竿而起,我李福達是深為佩服的.奈何時運不濟.這許多英雄好漢卻接連遇難,如日中天的白衣軍落得如此下場,豈不令人扼腕歎息?

崔姑娘,其實,我與令尊神交已久,老夫在陝西傳教.意欲發動兵變反抗朝廷時,就聽說過北方綠林的頭一條好漢崔英雄的大名,可惜那時忙于教務,不能北上請教.到後來,本教被朝廷追剿,被迫隱藏起來,而令尊又退出了江湖,這就更加無緣一見了.

雖說,本教與你們霸州山寨也有些恩怨,不過,那只是咱們江湖人之間的紛爭,一旦與朝廷作對,本教還是完全站在你們一邊的."

"你……冒險入山,是為了幫我們?"紅娘子詫異的問,她已聽楊凌說過彌勒教主是山西太原衛指揮張寅,也知道楊凌正在設計捉他,實未想到這個時候他居然上山來找自己,這個老狐狸又在打什麼主意?

"不錯,老夫這次來,就是想給你們指一條明路,救你們脫困.你該知道,老夫是不可能幫著朝廷算計你們的,所以盡可相信我的話".

"沒有條件麼?"紅娘子目光一閃,立即追問道.

"條件,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我們反朝廷,你們也反朝廷,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你說是不是?當然,憑心而論,你們只有五千兵馬,已經很難對朝廷構成威脅,我希望,你們脫困以後,能夠與我們聯手,咱們共謀江山,如何?"

崔鶯兒晶亮的眸子盯著李老道身上唯一瀟灑的地方:那一頭飄揚的長發,冷冷地道:"你當然可以信得過我們,也可以確認我們的身份,但是我如何確定你的身份?怎樣才能知道你不是朝廷派來的探子,是想誘我們進入陷阱?"

李福達豁然大笑:"這山現在就是一座最大的陷阱,還需要把你們引出山去再布陷阱?崔姑娘是聰明人,應該明白,任何人想算計你,現在都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他雙掌一合,做了幾個古怪的手勢,漫聲吟道:"白蓮肇生,元尊始創,無生老母,真空家鄉.釋迦佛去,彌勒佛生,有難相死,有患相救".

隨即雙掌合什拜了三拜,才從懷中掏出一枚精致嬌小的玉蓮花,笑吟吟地道:"這是白蓮教一脈相傳的聖物,我彌勒教乃白蓮真宗,這些事想必崔姑娘是知道的".

他將玉蓮攤于掌心,容紅娘子看的真切,這才小心翼翼重新納入懷中,說道:"當然,僅僅是一件信物,你也可以懷疑是朝廷偽造的,我要取信于你,自然還要拿出真憑實據."

他緩緩轉身,雙目中精光四射,與那老邁的相貌全然不符:"你們困頓山中日久,存糧早該用盡,方才上山,我看你的兵馬守山,走路尚有氣力,可是迫不得已殺馬求生?"

紅娘子的心嗵地一跳,幸好這李福達已給她找好了借口,否則早該無糧的山寨人馬如今仍體力充沛,可就難免招人懷疑了.

不過也怪不得李福達幫她找理由,雖然彌勒教整天講神仙妖怪,但是要這位李大教主想象楊砍頭,楊大掃把,楊殺星磨槍霍霍地跑到這兒來,居然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給叛軍送糧,這種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也嫌太豐富了些.

紅娘子點點頭,黯然道:"不錯,我們的戰馬……已殺了一半."

李福達自得地一笑,說道:"要取信你,我自會拿出真憑實據,我會派人送糧給你,你若存疑,可以先用戰馬試糧,看看有無下毒.而且,我會在適當的時候,通知你們突圍,我會安排你們從一個缺口沖出去……

"不必懷疑老夫的能力,我李福達說的出,就辦得到.你要知道詳細情形,待你答應我合作的條件之後,我自會和你詳談".

李福達說罷,背負雙手,笑吟吟地等著紅娘子回答.白衣軍已經走投無路,他篤定紅娘子必會答應他的條件,所以神色極是從容.

紅娘子一見了楊凌腦子就變成一團漿糊,可是在別的男人面前卻狡詐如狐,迅猛如虎.當初雪夜林中獨自殲滅劉老道率領的彌勒教精銳時就盡顯她的智勇了.此時她處在生死兩難的境地,要生要死看起來都掌控在李福達手中,李福達怎會想到她現在反而在想著如何套出他的全部底細?

只聽紅娘子幽幽一歎道:"李教主若能助我等脫困,紅娘子自然感激不盡.可是我們的人馬只有這些了,太行山中還有老少家眷無數.打江山奪天下我們還有可能麼?這一次我們敗于朝廷手上,我才知道朝廷的軍隊有多麼強大.讓我們助你牽制朝廷兵馬或還做得到,重入疆場?唉!我一介女子,父夫皆死,打的什麼江山……

聽那口氣,紅娘子是答應接受他的幫助了,可是對打天下卻心存疑慮,似乎想突圍逃回太行山去,繼續打家劫舍.李福達聽了哈哈一笑道:"崔姑娘,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實話對你說吧,本教在朝廷中安插有我的眼線,對朝廷的一切老夫了如指掌.

大明朝廷雖然打敗了你們,可是也耗盡了朝廷的錢糧,現在朝廷已是強弩之末,就連兵餉都發不出來了,無餉可發誰還會給他們賣命?我敢說,如果現在有人效仿楊虎和劉六劉七幾位兄弟再舉義旗,朝廷必定完蛋!"

夕陽的光暈變的柔和起來,映在紅娘子嬌美的臉龐上,猶如塗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異常嫵媚.李福達看到她嬌美嫵媚的容顏,不由心中一動,又道:"崔姑娘年輕貌美,如今看起來不過二十許人,難道准備遁入深山就這樣過一輩子,磋砣了青春年華?

李某與朝廷作對了一輩子,屢遭敗績而不氣餒,紅娘子女中豪傑,怎麼反而消磨了斗志?大明馬皇後一介弱女子,還不是一樣戎馬半生?女兒家打江山,雖然做不成皇帝,難道將來不能做個母儀天下的皇後麼?"

紅娘子的俏臉騰地一下就紅了,她暗暗啐罵一聲:"這個老不羞,居然打起我的主意了".

其實李福達倒不是垂涎她的美色,李福達是想說他有兒子,紅娘子若是願意合作,就搓和她和兒子,這樣就不是替別人打江山,而是為自己打江山了.

自古政治聯姻大行其是,要想把白衣軍和彌勒香軍徹底整合在一起,這是最好的辦法.劉六和楊虎若是有了適婚的子女,恐怕早就玩聯姻的把戲變成親家了,也不致于兩路人馬同路不同心,始終各懷異心.

可是李福達有三個兒子,總不成初次見面就對人家姑娘允喏讓她在自己的兒子里隨意挑選,所以這話說的含糊了點兒.他覺的自己扮的七老八十的,紅娘子怎麼聽也不會想到他頭上去,哪知道自己在這兒還扮慈祥長者呢,人家崔大美人兒心里已經把他罵得無比不堪.

眼見崔鶯兒臉紅紅地低下頭去,李大教主一廂情願地以為人家動心了,不由老懷大暢,呵呵笑道:"崔姑娘,老夫如此誠意可夠了麼?現在,我們能否就合作一事,坐下詳談呢?"

*******

"談就談,你別亂摸呀.你再摸,你再摸……人家就不說了.這麼大的事,你還胡鬧,真是的",紅娘子釵橫鬢亂,滿臉紅暈,羞澀地捉住楊凌在她身上游走的手,嬌嗔地道.

這個壞蛋太過份了,剛剛跨進別墅的門兒,就先被他偷了個嘴兒.明明屋子里椅子七八張,偏要人家坐在他腿上.紅娘子女中豪傑,從小象男孩子似的,哪見過這樣的閨中手段?

她又羞又窘,小心翼翼地翹起圓臀跟蹲馬步似的挨了上去,楊凌得寸進尺,那雙手又不老實起來,害得紅娘子一邊說,一邊還得防范楊凌的雙手.

好不容易抓住他的手了,耳珠又被他啜在口中,這樣上下齊攻,任是紅娘子一身武藝也招架不住了,一雙本來蹲上大半個時辰馬步也絕不會酸的結實大腿早就沒了力氣,現在整個人都柔酥酥地偎進了他的懷里.

楊凌呵呵一笑道:"放心吧,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在耳朵里呢,板著臉聽還是親親熱熱的聽,結果有區別嗎?"

紅娘子含羞啐了一口,輕嗔道:"人家說不過你那張嘴,反正……反正你不許再動.要不人家說不出來話."

"照這麼說來,他該是化了妝的,和你說的模樣可不大象,不過那枚玉蓮花我仔細看過了,若是臨時雕琢.他必然無處去尋這樣質地的美玉和如此高明的雕匠,應該是李福達無疑."紅娘子定了定神,繼續說道.

"他說……今晚偷偷運糧上山,讓我們休養體力,明晚二更十分開始行動,他會調開太原民團,從他們的防守營地放我們過去……".

"原來如此",楊凌身子一震,脫口說道.他飛快地思索著:"李福達一生都在利用別人,驅使別人為他賣命,這性子還真是永遠不改."他攬著紅娘子的纖腰,一雙手掌貼著她圓潤的小腰和平坦的小腹上,灼得鶯兒肌膚似乎都發燙了,他不動鶯兒便也不敢動,靜靜地聽他分析.

"行刺與用兵之間,顯然他是決定孤注一擲,使用最冒險也最保險的方法:兵變了.只是我未想到,他居然會想起來利用你們.嗯,井徑驛軍鎮屯兵甚多,你從此處是回不到太行的,他必然是為你出計,讓你繞道攻打附近的小關隘逃回山去,是麼?"

"不錯,他對我說的就是這些,他還說,彌勒教另有一個大計劃,我逃回山上時,他的計劃也將得到執行,到那時天下必將大亂,然後要我依約出山,與他合作造大明的反".

楊凌微微一笑,沉思道:"我已經明白了,你們只要突圍成功,馬上就會有人跑來向我稟報,說民團不敵白衣軍,現在已被你們沖垮,白衣軍正在攻取某某關隘意圖逃回太行山等等.

籠中鳥如此輕易逃脫,我為主帥罪責難逃.只要一聞警訊,必定想也不想,馬上盡起兵馬追擊你們.當各路兵馬聽我調令趕去圍堵你們的時候,那支已經'潰散’了的民團,甚至包括太原衛的官兵,就會從天而降,出現在欽差行轅,劍鋒直指'天子’了".[天堂之吻 手 打]

崔鶯兒會意地道:"調虎離山?"

楊凌目光閃動,微微點頭道:"不錯,他想不費一兵一卒,以你這頭雌虎為餌,釣我這頭雄虎離山.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絕對想不到我們兩個居然勾結在一起,他要調虎離山,我正要引虎入籠".

崔鶯兒俏臉一紅,嗔道:"什麼勾結在一起,說的那麼難聽".

楊凌哈哈一笑,說道:"錯了錯了,不是勾結,而是你我夫妻同心,所向披靡,南征北戰,東成西就".

崔鶯兒抿嘴一笑,關切地問道:"你可有了應對之策?"

楊凌頷首道:"放心吧,調來圍困你們的各路將領,我已經做過詳細調查,除了山西太原衛的兵和民團之外,其他各路將領與他從未有過交集.將領升遷的履曆也都仔細盤查過了,絕對不會有問題.

他的唯一破綻是本來不該成為破綻的獨門毒掌,任他如何了得,又怎會想得到這消息居然會被我知道?我們是以有備算無備,李福達明天一頭紮進來,就休想再逃出去!他想利用你們引開我們,我現在倒想利用他們兵變掩護你們.

"我本想調開一路兵馬,詭稱你們突圍的,現在……可以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把聲勢搞大,讓你們出關出得合情合理,順理成章.盡管關外三雄現在根本沒空理會大明內部的事,但是你孤身出塞混跡狼群,實在太過危險,所以還是要做的盡量不留破綻才……".

"嗯?什麼時候又蹲上馬步了?"楊凌說到一半兒,說得發覺鶯兒的小腹堅硬如鐵,這才發覺不知何時她又在自己懷里蹲起了馬步.

崔鶯兒從來沒有和人用這樣親昵的方式坐在一塊兒說話,被人這樣攬在懷里,就覺得自己象個沒長大的小孩子,弄的她渾身不自在.所以只要楊凌不注意,她就紮起馬步,虛坐懷中.

楊凌哼了一聲,雙手一按她的腰胯,讓她又結結實實地坐下來,愜意地夾緊了她豐盈渾圓的美臀.笑道:"你的腰馬功夫還真是了得,當初在京師你擄走我時,挾著我腳下如飛,當時我就納悶兒,看你嬌嬌怯怯的身子.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氣力."

紅娘子不自在地移動了下身子,輕笑道:"你是讀書人,當然不懂這些練武人的事情.我練的是內家功夫,所以這硬功氣力還不算大呢,我四叔年輕的時候,腰馬功夫是最硬的,他雙臂各掛三個人能行百步,練的腰馬合一拳出如雷,所以他的綽號叫甄金剛,在北綠林很有名氣的."

楊凌想起一本有關少林十虎之一鐵橋三的傳記中就提過他身具這樣的功夫,想不到甄揚戈那老家伙居然也有如此硬功.輕撫著鶯兒結實柔韌的大腿,楊凌一臉慶幸地道:"幸好你爹讓你練的是內家功夫,要是當初跟著甄金剛練功夫,那就全毀了".

"呃?毀什麼?"崔鶯兒不解地抬起頭,青絲一縷掩妙眸,眸波瀲灩.坐在心愛的男人懷里,那女人味兒自然畢露無遺.

楊凌瞧了她令人心動的少婦風情,不禁在她柔軟的小嘴兒上輕輕一吻,低笑道:"跟你四叔練硬功?練的胸無臀瘦胳膊粗,大腿就象兩只桶,哪有現在的小鶯兒可愛?"

崔鶯兒"噗哧"一笑,拍了他一下,嗔道:"你這人,老是沒點正經".

她幽幽歎息一聲,說道:"我爹的功夫高明嘛,我當然練他的武學了.要是四叔武功更高明,那我就一定會拜他為師了.你練功夫還想著身體美不美,達官貴人練功夫只是為了強身健體,我們卻是為了活命,功夫強一分,便多一分活著的機會,我們想的只是這些."

楊凌深有所觸,不由輕輕擁住了她的肩頭,沒有再說話,崔鶯兒感受到了他的溫情,也放松了嬌軀,軟綿綿地向後偎在他的懷里,享受著這種溫存,兩個人的心一下子貼近了好多.不談情,不說愛,原來就這樣相擁抱著,也叫人那樣感動.

紅娘子的心從未體會過這種奇妙的感受,那心就象剛剛破繭而出的蝶兒,小心翼翼地感受著從未見過的新鮮世界,清風,花香,飛翔,新奇的感覺……

愛情這方面,男人有點俗,女人喜歡浪漫的感覺,而男人欣賞漫妙的胴體.崔鶯兒正蕩漾在愛情的海洋里,楊凌忽然貼著她的耳朵,鬼鬼祟祟地道:"鶯兒".

"嗯?"

"不管怎樣,你的腰馬功夫都算是一流的了,那個……蹲坐起立一定又快又穩吧?"

"嗯??"

楊凌貼著她的耳朵竊竊私語起來,紅娘子聽了先是"吃"地一聲笑,隨即轉身摟住他的脖子,把臉埋在他懷里不依地扭起嬌軀:"不聽不聽不聽,好羞人呀你,什麼花樣你都想得出來,人家才不……

她的背忽然緊張地弓了起來,戰戰兢兢地道:"怎……怎麼了?"

楊凌干笑道:"誰叫你扭來扭去的,看,把它惹火了吧?"

紅娘子又羞又怕,再也不敢挪動一下.她以為楊凌又要和她效魚水之歡,心里又是緊張又是期盼,卻不料楊凌在她豐臀上用力一拍,笑道:瞧你嚇的,今日要處理的事情太多,我先放過了你."

崔鶯兒松了口氣,繼而卻又有點失落.女人之喜歡口是心非,同樣是男人所不及.

"鶯兒,你立即趕回山去,今晚不動聲色先接收他送來的糧食,我馬上安排調度軍隊,做好應變措施,明日把詳細計劃給你送去.關于如何利用李福達而出關,我今晚好好想想,明天一並說與你聽".

"嗯!"崔鶯兒嚶嚶地哼了一聲.把頭埋在他懷里,揪著他的衣襟低聲道:"我……我們的事,現在幾位叔叔都知道了,我想這樣也好,要不然他們對朝廷總是有很多的怨言,他們很疼我的,這樣出塞之後,叔叔們才能盡心做事,不過……你不方便公開吧?我聽說陣前招妻是要殺頭的."

"陣前招妻要殺頭?這是哪門子規定啊?"楊凌有點兒納悶,隨即便醒悟過來她可能是從一些說書先生說的平話小說里聽來的.

楊凌不以為然地笑笑,說道:"呵呵,我們楊家一貫如此嘛.大宋時楊宗保也是陣前招妻,招的是穆柯寨的少寨主穆桂英.差點兒也是殺了他的頭,穆姑娘大破天門陣立下不世奇功,這罪也變成功了.你要是出塞立下份大功回來,我的頭一定也是穩穩當當的".

"嗯!那些韃子,我還真不含糊他們,你就放心好了".

"對了,穆桂英立下大功,大宋皇帝可是封了她渾天侯的,你將來封個什麼侯?"

紅娘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柔聲道:"我不稀罕朝廷的官兒,我只是在為你做事.再說,大明哪有那麼容易封侯的,何況我還是女人".

楊凌笑道:"能封侯,一定能封侯,我現在已經看見封侯的征兆了".

"啊?"紅娘子詫異地抬起頭,瞪著一雙驚奇迷惑地杏眼道:"你……會算命?我有什麼征兆?"

楊凌眨眨眼,一本正經地道:"你自己看,崔大小姐現在坐在本國公懷里的模樣,象不象一只猴?"

"唉呀呀",片刻的功夫,就聽一聲慘叫.院門外聽到慘叫的大棒槌提起鐵棒沖進院來,就見楊凌抱著腳丫子一跳一跳的從客廳里逃出來,怎麼看都象是一只大馬猴……

*******

"你們四人持我的信物立即星夜兼程趕往江西,通知大仁,讓他鼓動甯王立即起兵!"李福達下了山,換好衣服洗去偽裝,剛剛趕回軍營立即召進十幾個心腹親兵下達命令.

一直在此等候消息的江南雁聳然道:"教主已經說服紅娘子了?屬下以為,慎重起見的話,是不是明晚得手後再派人去江西?"

"沒有必要!"李福達肅然道:"成敗在此一舉,既然全力出手了,一切就得做在前頭.這次動用的可是咱們彌勒教的全部精英,只要一發動,我們就完全暴露了,不管成不成功,都將開始應付連番大戰.

如果我們成功了,甯王造反的消息一傳過來,大部分軍隊就得開始持觀望態度,不敢再對我們趕盡殺絕.如果我們失敗了,甯王造反的消息傳來,也能大大減輕咱們香軍的壓力,這一戰,是進無退地一戰,不能再留後手了.你們四個去吧,務必把消息盡快送到!"

"是!"一個侍衛接過信物,領著三名士兵急匆匆走了出去.

"你們兩個馬上返回京城,通知咱們潛伏的人,到處散播消息,諸如皇帝已經遇刺身亡,正德並非太後親生,甯王已經舉兵造反,北上靖清宗廟社稷,晉王勾結外藩擁兵自重等等,真真假假,造成的混亂越多越好".

那兩名侍衛也拱手聽令,匆匆出帳去了.

李福達又向一名親信問道:"井徑驛那邊有何動靜?"

"啟稟教主,那邊一切正常,上午駱指揮調度軍隊,演練攻山事宜,下午楊凌曾率人上了近處高山,觀察山中地形地貌,他的侍衛警戒森嚴,我們不敢靠得太近,不過看情形他是准備這兩日便要攻山了".

"嘿!早該攻山了,現在想動手,怕是已經遲了點兒",李福達冷冷一笑,說道:"繼續觀察他的動靜,要小心,切勿打草驚蛇,以免連那條龍也驚了".

他想了想道:"就這樣,你們下去吧.南雁,隨我到書房來".

二人進了書房,李福達背著手踱了好久,激動的心情才平息下來:"紅娘子別無出路,,答應我的條件是必然的.待她'突出重圍’攻打山驛時,楊凌揮兵追趕也是必然的.欽差行轅介時必然空虛.想不到我們的勝利來的這麼快,南雁,幫我想想,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江南雁想了想,也想不出還能有任何紕漏,便道:"教主,我想我們現在要做的准備應該是弑帝成功與否應該做出怎樣的行動,成功的話應該往哪里去?失敗的話應該往哪里去?此外,民團全是本教最忠誠的弟子,這支力量一定屬于咱們的,大人控制的太原衛所兵,能夠帶出來多少?我們行動之前應該去哪里籌備足夠的糧草".

李福達哈哈一笑道:"這個不必考慮,該想的我早已想過了.明晚一戰無論是否成功,我們都得南下與甯王彙合.自此下去,真定,保定,我們用朝廷官兵的名義就輕易進城了,糧草不需擔心."

他坐回椅上,說道:"南雁,我已答應今晚送糧給紅娘子,你今晚派人將五千人三頓食用的糧食送上山去,交給他們的人.太原衛方面,並非全部在我的控制之中,明晚的行動太過重大,不是絕對信得過的人,用了反而礙手礙腳,要做這件大事,還得靠本教的人.

所以,明晚我不打算動用他們,待一擊成功之後再曉以利害則事半功倍,相信我直接控制的太原中衛里能拉過來一半的人."

他合掌"啪啪"擊了三聲,一個人影兒幽靈似的閃了進來,李福達道:"去!馬上召集天師,法師,護法,十二個香堂所有的壇主,香主,堂主,本教主要排兵布陣,交辦要務."

那人影兒拱手一禮,又攸然不見了.李福達站起身來望著江南雁一笑,目光晶亮瑩然:"南雁,我們是王侯還是賊,盡在明夜了!

******

PS:明日解決彌勒教的事,就要開始南征北戰了.南征,是兩個男人的南征,北戰,是兩個女人的北戰,很搞笑滴,讓偶們一起期待吧,月票,阿窗∼∼

上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20章 智斗     下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22章 飛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