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九十六章 色誘?(1)  
   
正文 第九十六章 色誘?(1)

隔著太遠看不清楚,他心道,莫不是蕭玉霜那丫頭?不會啊,她今日定是生了我的氣,怎麼肯來見我?若是肖青璿那丫頭就更不可能了,她從來沒有出門迎接我的習慣。

待到走得近了,看得清楚,心里還是有些微微的吃驚,這女子卻原來是那蕭家大小姐。

蕭家大小姐手里拿著一個小冊,正逐頁的翻看著,臉上的神色很是奇怪,微笑,羞澀,羨慕,向往,不一而足。

林晚榮定晴細看,卻是吃了一驚,原來那小冊竟然是被蕭玉霜搜了去的,自己編撰的三版小報的原稿。

日啊,別是被這小姐發現了,來找我算帳的吧,林晚榮心道。不過細想想,這種可能性不大。蕭二小姐正痛恨著他,絕對不會在大小姐面前提起他。而這蕭家大小姐對他觀感差的沒法再差了,更不會主動去關心他的事情。如此一來,倒有些奇怪了。

怕她個球。不就是個小姐嘛,大不了推倒完事,他思索了一陣。便再不擔心了,緩緩的走進了圓門。

蕭玉若見他回來,急忙將小冊收入懷中,臉色一整,嬌聲道:“林三,你回來了?”

見她如此動作,林晚榮便放心了,這小姐淮是枯坐無聊。傘這小冊看著沾遣地。不過這小姐倒像是很喜歡看她自己的八撲新聞,這倒也有趣的很。

林晚榮哈哈一笑道:“今兒個是什麼風,把一代天驕蕭大小姐請到了我這小院里來了?這倒也稀罕了。”

蕭玉若見他臉上奸笑,雖然心里暗恨。但眼下有事求他,卻也不能頂嘴,只得道:“林三,你今日說地話,我認為很有道理,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能化解這場危機?”

“沒有。”林晚榮斬釘截鐵的道,開玩笑,你這種態度。一點誠意都沒有,當我是小白麼,這麼好欺負?他便也不去管那大小姐,徑自推門進去了。

蕭玉若輕輕咬了下嘴唇,見他進去,鼓起勇氣也跟在他身後,一聲不吭的進了門。踏進房門的一刹那,她似乎都聽到了自己的心跳。

這丫頭還有點膽識啊。林晚榮心中暗笑,轉身望著大小姐奇怪的道:“大小姐,這麼晚了,你闖入一個陌生男子的閨房意欲何為?莫不是心存不軌?”

“你——”蕭玉若沒曾想到眼前這人竟是這般的無恥,連這等話兒也說地出來。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子,哪能當得起這等調戲。她憤怒之極,青蔥玉指怒指著他,臉上陣陣發燒,眼眶中淚珠打轉。又羞又氣之下,急忙轉身跑了出去。

林晚榮無奈搖頭,心道,這小妞,抗擊打能力太弱了,須得好好敲打敲打她。

他今日有些累了,也不去理那大小姐,剛准備睡下,卻聽見門外有人道:“林三,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說說話?”聽那聲音,正是蕭玉若。

原來她還沒走啊,林晚榮心頭暗樂,便大聲道:“今日我已睡下了,你明日再來吧。”

蕭玉若在門靠駐足良久,聽到里面沒有動靜,想起自己受的委屈,倔脾氣又上來了,恨恨一跺腳,轉身便跑了。

聽著那細碎的腳步聲音,林晚榮無奈地搖頭,這個大小姐,聰明倒是有一些,就是性子太烈了些,受不得委屈,我便要好好調教一下你,也讓你知道什麼才叫狠。

他嘿嘿一笑,這般拒絕大小姐的盛情,老子這家丁卻也做的太拽了,還真他媽有些味道,真是越來越愛這個職業了。

發愣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今日時候不早了,怎麼沒見那肖青璿的影子?往日這個時候,她應該是等在房里的啊,今兒個怎麼不見了。

他奇怪的四處瞅了一眼,卻見自己床頭上整整齊齊的折著一塊潔白的帕子,走過去拿了翻開來看,上面繡著一支連理花枝,下綴幾個小宇:“候君未歸,已返。”

沒有留名,墨跡已干,帕子上傳來陣陣清香,不用說,自然是肖青璿手書地了。

林晚榮看得眉頭直皺,這小姐,真奢侈,拿張紙寫幾個字不行麼,還非寫在這帕子上,一副上好的云錦就這麼隨手丟了,也不知道心疼,這個敗家的娘們。

第二日一早,林晚榮還在沉睡,卻聽到外面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道:“林三,你起了麼?”這聲音聽著耳熟,怎麼這麼像蕭大小姐呢。

林晚榮起身一看,蕭大小姐穿著一身紫色的緞衣,神色憔悴的站在門前,顯然是一夜未曾好睡。

林晚榮心有點軟了,心道老子是不是太小氣了,她好歹也是蕭玉霜那小丫頭的姐姐,還是老子名義上的主子,這麼折磨她有些說不過去了。

但蕭大小姐神色里隱含地幾分委屈與惱怒又惹火了他,原來這個小姐還沒意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啊,他大手一揮,道:“大小姐,你是來催工的麼?我這就到園子里培土去。”

蕭大小姐急忙道:“林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聽聽你對我們蕭家如何擺脫——”

林晚榮打了個呵欠道:“大小姐,我剛剛起床,還沒有吃過早餐呢,你看是不是——”

大小姐緊緊的捏著小拳頭,抑制住自己的憤怒道:“既是如此,我這便吩咐人為你准備。”她咬著牙走出屋去,臉上憋的通紅,不大一會兒,便親手將早餐為他端了進來。

林晚榮吃飽喝足,又磨蹭了一番,見大小姐強忍委屈,神色很是不耐,知道她對伺候一個家丁很有意見,這種根深蒂固的尊卑思想,讓林晚榮很是討厭,便面色一變,冷冷道:“大小姐,謝謝你的早餐,我要開工了。”

大小姐急忙道:“林三,你可有辦法幫我蕭家——”

林晚榮打斷她道:“大小姐,我的工作職責是維護花圃,保我蕭家繁花似錦,其他地事情,等我休息的時候再談吧。”

被這個刁鑽刻薄的家丁連續刁難了兩次,蕭玉若心中的委屈自是不用說,真想狠下心來,將這惡丁逐出蕭家去,可是想想蕭家目前的處境,還有誰能幫得了自己呢?雖然對這個林三也沒抱多大希望,但最起碼他已經展現了部分實力,不管他有沒有辦法,總是要試一試的。她無助又無奈的望了林晚榮一眼,轉身離去了。

見她離去,林晚榮長長出了口氣,心道,這樣下去,不僅這小妞受不了,老子也受不了啊。

他將那些香水樣品取了出來,又一一聞過味道。這試香果然有效,他便發現了兩瓶的味道有些變化,翻看記錄,又調整了一些配比,這才大功告成。

他昨日讓董青山找了幾個釀酒的場子,弄了些發酵好的酵母過濾了雜質,裝了一大壇子,拔開塞子,便聞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

林晚榮倒了些酒精,又加了些香精,然後倒入早已沉澱了幾天的純水,按照一定配比調試起來。遇到味道淡或濃,便不斷的加著香精、酒精抑或純水,待到那香味令自己滿意,他才停了下來。

這個世界上第一瓶真正的香水終于誕生了。帶著點淡紅色,香味純淨而悠遠,似是遠香襲來,又似是暗香潛藏,馥郁芬芳,連林晚榮這個大男人,都有些沉醉于這女人香水的味道了。

這是一瓶玫瑰香水,雖然工藝還稍嫌粗糙,可它畢竟是第一款香水的成品,林晚榮心中的激動就不用提了。

他小心翼翼的將那香水裝了幾個瓶子,心道,這是玫瑰香水,首先要送給我的巧巧小寶貝。他又連續做了茉莉香水,蘭花香水的配比試驗,待到全部完工,他才伸了個懶腰,心里的喜悅無與倫比。

看看天色竟然已經是下午時分了,他這一忙起來竟然連午飯都忘記了。正要出門去,卻見那蕭大小姐竟又站在了自己面前。

林晚榮無奈的將他讓進屋道:“大小姐,你又有什麼吩咐啊。”

蕭玉若進了屋來,還沒說話,便首先聞見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玫瑰的芬芳,卻又沒有那麼濃郁,淡雅中帶著點點幽香,聞第一下,便永遠忘不掉了。

“林三,這是什麼?”蕭玉若指著桌上的小瓶,奇怪的道:“這香味是從里面發出來的麼?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見大小姐有些喧賓奪主,林晚榮哭笑不得的道:“大小姐,這個和你沒有關系吧,你來找我,卻是何事?”

蕭玉若以極大的毅力,將目光從那香水身上轉移了過來,望著林晚榮道:“我的目的,你知道的。林三,你有沒有對付這聯營的辦法?只要能救我蕭家,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

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林晚榮心中一陣惡汗,別是這小姐想色誘吧。

“真的是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那我就只要一個條件了。”林晚榮淫笑道。

上篇:正文 第九十五章 誰狠?     下篇:正文 第九十七章 色誘?(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