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零五章 又見玉霜  
   
正文 第一零五章 又見玉霜

林晚榮掃了一眼,見她手里拿的,正是自己在這個世界賺取第一桶金用的三版小報的原本,原本被蕭玉霜拿去了,後來卻又落到了這大小姐手里。

她怎麼忽然問起這個了?難道是蕭玉霜那丫頭告訴她的?林晚榮對蕭玉霜很有些把握,那丫頭可比她姐姐乖巧多了,應該不是她透露的。

這便奇了,林晚榮心中疑感,她是怎麼知道這事跟我有關的。

他與這大小姐之間極不對路子,見面的時候爭吵為多,若是這大小姐知道自己賣她的肖像去賺了五千兩銀子,誰知道會出點什麼事情呢?

“這是什麼?咦,這不是大小姐的畫像麼,不對啊,這畫像哪有大小姐本人漂亮?莫不是大小姐未成年時?嘖嘖,沒想到大小姐小時候便已如此好看了。”林晚榮接過那小冊胡扯道。

蕭玉若看著他做戲,心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那筆法獨特,能有幾個人仿冒的了?偏就撕掉了你的偽裝,你還生得這般不老實。

她微笑道:“這也不知道是哪家小賊,學了人家的半吊子筆法,弄這畫冊出來誹謗于我,若讓我知道了,我便饒不了這人。”

“是啊,是啊,不能輕易饒了他。”林晚榮道。兩個人都是心懷鬼胎,說話之間句句有學問,偏還都裝作不知,這一時的氣氛好不詭異。

大小姐笑道:“聽說這小冊。竟賣了十兩銀子一本,他拿了我去做,我便每本收他八兩銀子,這也不為過吧。可千萬莫叫我找到了他,否則我定要找這小賊討我銀子來。”

**啊,這小姐還找人去調查過了,看來是早有所謀。現在明明就是在指桑罵槐,奶奶的,偏老子還不能承認。林晚榮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小姐銀子多多。也短不了這幾兩,哪能看在眼里。再說了,內衣生意,香水生意一開張,還不把這點小損失都找回來了。”

他這話里的意思是,你莫要緊抓這事不放,我給你做這內衣生意香水生意,你收獲比這小冊不知道大了多少。

大小姐抿唇一笑,她與這惡人交鋒多日,今日卻是首次這般得勝。心里自然暢快,見那抹三臉色不好看,她心里越發的高興,臉上浮起兩絲紅云,饒有興致的看著他道:“林三,說實話,這小冊倒也做的別致,是我從沒見過的。我還真想見見這鬼主意多多的小賊呢。”

林晚榮咬著牙道:“會有那麼一天的。沒准他也想著要見你呢。”

大小姐再也忍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竟把身子都笑得彎下了。她心里暢快無比,哼道,叫你這惡人再那般欺負于我,讓我屢屢失了分寸,我也不是好惹的。

也不知道怎的,對這林三。她是越來越恨,有時候做夢都還在對他咬牙切齒,偏就每日與他說些斗嘴的話,才能放松下來,也是奇了。

見這林三神色泱泱,蕭玉若嘴角勾起一個笑容,又將帶來的一個小包打開,從里面取出一件衫子給他道:“這個還給你。”

“這是什麼?”林晚榮奇怪的道,仔細看了一眼,卻是蕭玉若三顧茅廬那日,他讓蕭玉若洗的那件衣衫,後來被大小姐帶走了的,沒想到她還記得這事。

“謝了。”林晚榮呵呵一樂道,接過手里看了一眼,眉頭卻是一皺,說道:“大小姐,你房里的丫鬟婆子可是有些偷懶了。”

“怎麼了?”蕭玉若奇怪的道。

“你看著,這衣服好幾處都沒有洗乾淨,不是偷懶是什麼?”林晚榮笑著道。

蕭玉若看了一眼,果然好幾塊髒處都沒洗淨,她臉上有些發燒,怒瞪了他一眼道:“洗便洗了,你哪里來的這許多要求?我答應要將這衣服洗了還你,我卻已做到了,總算沒有失信。”

林晚榮豎起了大拇指道:“大小姐果然守信,我實在是佩服。如此我就將就著穿吧,反正總要髒的,也不差這一塊兩塊了。”

“嘩啦”一聲,卻是大小姐惱怒之下,將手中那小冊扔了過來,林晚榮笑著躲閃過,便推開門出去了。

大小姐呆呆的愣了半晌,又將那小冊檢給起,輕輕擦去上面的灰塵,看著小冊上那熟悉的面容,她輕輕哼了一聲,臉上卻忍不住浮起一絲笑意,似嗅似怒,此時心境,竟連她自己也不明白。

接下來的幾天,林晚榮忙的像騾子似的。香水工坊又加了兩條生產線,專作茉莉香水和蘭花香水,都要他一一調校過了才能使用。

食為仙開業這數日,生意好的爆滿,人手大大的不夠。那香水生意還有蕭家的人幫忙,這酒樓生意可是自己的孩子,望著巧巧每日忙到深夜,林晚榮那個心痛啊,沒法提了。

他一得空,就到巧巧那里去幫忙,竟連與肖青璿聊天的功夫都沒有了。肖青璿每日等他不歸,除了心里輕歎,便再無任何表示。倒是那秦仙兒,數次約他,他卻始終沒抽出功夫來。

林晚榮挖空了心思,什麼特色宴,野味宴,全魚宴,從根本上拉開了食為仙不同食客的檔次,他又將前世的那些促銷手段全部拿了出來,什麼限時搶購價格五折,貴賓卡,白金貴賓卡,那三天兩頭層出不窮的促銷政策,讓人眼花撩亂。那小曲《西廂》罵者不少,喜者卻更多,小蓮二女又駐場唱了數日,將酒樓的格調提升了不少。再加上那至今無人對出的四副千古絕對,一時之間,食為仙風頭之威,無出其右者,每日現銀流通竟逾千余兩,日純利在四五百兩左右,成了一個真正的金娃娃。

人怕出名藉怕壯。這個道理林晚榮深深的知曉,食為仙現在聲名太難免遭人所嫉。雖然有洛敏題字在上,又有洪興暗中護衛在後,可以說是黑白兩道通吃。一般人不敢來招惹鬧事,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再加上那蠢蠢欲動的黑龍會,林晚榮囑咐了董青山和洛遠二人。萬不可掉以輕心。

老董見那現銀日多,便急著要提前還掉那王老板剩余的欠銀,林晚榮不置可否,只問董巧巧道:“巧巧,你覺得這事該怎麼樣?”

現在的生意越做超大。馬上香水生意又要開始,林晚榮不能天天坐鎮這里,巧巧這丫頭聰明伶俐,在他面前雖是溫柔體貼,在外卻是個精明強干的丫頭,林晚榮一心想培養巧巧起來,讓她成為一個比蕭玉若更加出色的女子。

巧巧想了一會兒道:“爹,我不贊成先還這銀子。”

見大哥面帶微笑鼓勵的望了自己一眼。巧巧更加堅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接著道:“我們目前手上雖然有了些現銀,但是我們的流通量大,一部分要拿來做成本。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能因為現在的生意不錯就沾沾自喜,現在食為仙在金陵城已經有了些名氣,我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借著這個名氣,再籌備一家分號?”

林晚榮心里一樂,這丫頭。還真是有些女強人的樣子了,他點點頭笑道:“巧巧,你接著說。董大叔,我們先聽聽巧巧的意見再決定不遲。”

巧巧對著林晚榮一笑,眼中柔情隱現道:“現在城中我們的口碑很好,再加上又有總督大人題字,我們若是再籌備一間分號,地段和價錢都能說的上話。這手里留的一些現銀也派得上用場。若是咱們把這銀子還給王老板了,不僅他少了利息收入,我們也少了發展的契機。”

這丫頭,真是很有些本事啊,林晚榮暗贊,他前世的房地產開發商們,都是利用貸款手段累積起來的資本,沒想到巧巧也能想到這一層。林晚榮也想考考她,便故意眉頭一皺道:“巧巧,你說的這些都有道理。但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現在才剛剛站穩腳跟,卻要立即擴展,是否有些太倉促了些?”

巧巧見大哥皺眉,心里一慌,又仔細想了想自己的話,確實有擴張過快之嫌,她臉上一紅,急忙道:“大哥,這是巧巧考慮的不周了。”

林晚榮知道這是巧巧過于在意自己,才會如此驚慌,他搖頭笑道;“巧巧,我方才是故意問你的。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聰明的姑娘。”

巧巧臉上一紅,心里卻是一甜,美目看了他一眼,濃情厚意自不待言。

“你這擴張之計,其實可行。咱們現在可以先選地段,談價錢,如果價錢談不攏,咱們可以等,咱們有時間耗。一旦價錢談攏了,咱們也可以買下來,用作儲備,也就是平常所說的囤地。即使不建酒樓,我們也可以做些別的生意,最不濟,我們把那地轉手出去,再賺取中間的差價,這也總比銀子爛在了手里更好。”

這就是所謂的囤地炒地了,雖然這個時代沒有這個概念,但是一旦選准了一個好地方,是決計陪不了的。眼前的食為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相比原來的酒樓,現在的食為仙價值最起碼增加了四成。

董巧巧美目一亮,她安才還有些懊悔,現在聽到大哥支持自己,而且許多觀點是自己沒有想到的,心中喜悅更盛,只覺得這個大哥真的是眼光獨到,無所不知,讓自己更加的迷戀。

“巧巧,不要輕視自己,更不要懷疑自己的能力,你想做什麼,就一定能做好。大哥永遠支持你。”

“大哥——”巧巧一陣激動,緊緊的拉住了林晚榮的手,要不是爹在身邊,早就撲到大哥懷里去了。

咳,咳,老董假裝咳嗽了兩聲,打斷這二人,見自己的閨女已經徹底的變成了別人的管家婆,老董歎了口氣道:“女大不中留,我就不攙和什麼了。不過小林啊,你和巧巧的事,什麼時候辦一下啊,這丫頭死心眼,你要不提,她自己永遠不會說的。”

“爹——”董巧巧叫了一聲,雙頰生暈,低下頭去,輕輕道:“大哥現在的事情還沒有辦完,巧巧不急的。”

事情還沒有辦完?林晚榮愣了一下,當初答應魏大叔到蕭家去,也就是抱著玩玩的心態,誰曾想還真被他言中了,卷入了蕭家之中,要幫蕭家做一番事業,難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身為一個受過教育的現代人,他不願意相信天意這玩意兒,可是眼前的事情,除了天意兩個字,還有什麼別的來解釋呢?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巧巧焦急的拉住他的胳膊道,林晚榮回過神來,見老董已經離開了,只有巧巧靠在自己身前,她目中含淚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你可一定要告訴巧巧啊,巧巧不願意看到你難過。”

“你這傻丫頭。”林晚榮在她小鼻子上輕輕捏了一下道:“只要你天天在大哥身邊,就沒有什麼讓大哥難過的事。”

巧巧含著眼淚輕恩了一聲,羞澀的將頭埋在了他的懷里。

雖然是很想將巧巧這個可愛的小丫頭吃掉,可是看著她終日忙碌疲倦的身影,林晚榮就有點感覺自己心思卑劣了。巧巧那丫頭每天只在他懷里靠一會兒便已心滿意足了,他又怎能下得了手?臉皮還不夠啊,要繼續修煉。

這天回到蕭家已經挺晚了,在園子里碰到客房的一個丫頭道:“三哥,你可回來了,那秦仙兒小姐一天送了好幾個帖子來呢。好像是很急的事情要找你,還說你回來了一定要盡快把這帖子給你。”

林晚榮這才想起來今日在食為仙聽巧巧說,秦仙兒也派人找了他好幾次,卻沒尋著人。這丫頭,有什麼事情這麼急啊?

林晚榮拿了帖子還沒來的及看,便看見一個嬌俏的身影站在園子中間,那憔悴的臉龐在月下顯得如此的蒼白。

“二小姐?”林晚榮頓時大吃了一驚。

上篇:正文 第一零四章 奇思妙想     下篇:正文 第一零六章 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