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約會被抓了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約會被抓了

出了寺門,便看見遠處一汪淺淺的池塘,在冬陽的照耀下:閃著銀色的光芒。此時已是冬日,池邊垂柳早已枯萎,幾片孤寂的落葉漂浮在水面上,顯得十分的蕭條。

蕭玉霜左右看了一眼,卻是沒有看見林三的影子,心里便禁不住有些疑惑了:他明明被賊人抓走了,怎麼又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想到這里,又把那字條抓在手里看了看,林三那獨特的筆跡風格,任何人也模仿不了,這的確是他所寫,可是他又在哪里呢?這個壞人!

她正在等得焦急,卻見枯柳樹後轉出一人,手里拿著一朵黃色的野菊花,正笑吟吟的望著自己,不是那壞人是誰?

二小姐看了一眼,淚珠兒在眼眶里打轉,輕輕喚道:“你這壞人——”便哽咽著說不出話兒來了。

林晚榮見她一身素袍,雖是形色憔悴,卻依然容貌豔麗,落個淚珠兒如梨花帶雨,暗道乖乖不得了,幾天不見,這丫頭像是又長大了些,勾得老子魂都沒了。

他朗笑幾聲,走上前去,將采來的野菊花遞到蕭玉霜手里,笑道:“美麗的小姐,送給你,願你永遠像這鮮花一樣豔麗。”

“我才不要。”二小姐臉上一紅,嘴上如此說,卻是飛快的將那小花握在了手里,臉上的笑容比鮮花還要好看。

這是十足地一個懷春少女啊。老子的魅力太大了些,以後可要收斂點,要不然這金陵城的美女都傍上我,我卻也沒那麼多銀子去養活啊。林晚榮臭美的想著。

蕭玉霜將那菊花輕輕戴在耳邊,羞澀道:“林三,好看麼?”

她羞赧中帶著點點嫵媚,配著嬌俏的小臉,竟然有種說不出的韻味。林晚榮看得呆了呆,道:“不是好看,是太好看了。”

蕭玉霜又喜又羞的道:“就你最會貧嘴。”她此時神態容貌,俱都是一個懷春的少女,再也找不到小孩子地感覺了。

林晚榮拉著她坐下。問道:“二小姐,你怎麼想到要跑到這棲霞寺來了,這可是和尚廟啊,你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到這兒來,多危險啊。”

蕭玉霜輕輕抽泣起來。道:“林三,你還怪我嗎?”

“怪你,怪你什麼?”林晚榮奇怪說道。

“那天要不是我,你就不會被抓了——”二小姐哽咽道。

汗啊,林晚榮又好笑又感動。這丫頭怎麼這麼喜歡鑽牛角尖,只是她這一句話出口。卻讓老子感動的想哭,這麼好的小丫頭,我到哪里去找啊。

“傻丫頭,”林晚榮輕聲道:“這個跟你沒關系,他們是故意找我來的。那天要是沒有你,我就死在他們劍下了。”

這話卻是寬小丫頭地心了,當日沒有這蕭玉霜,那個秦仙兒也決計不會看著陸中平殺了他的,但蕭二小姐卻不知道這麼回事情,她輕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情。看著那些賊人要殺你,我就覺得心里難受,要是你死了,我也活的沒有趣味了。後來我見你那樣不要命的擋在我身前,我就覺得,我便是死了,也是值了。”

日啊,感動死老子了,林晚榮激動的拉住二小姐地手道:“以後不准再這樣了,咱們都不死,開開心心的活著,這多好。”

小丫頭嗯了一聲,羞澀道:“你不死,我就不死。”那意思卻是你要是死了,我也不在這個世界上活了。

林晚榮覺得再和這小丫頭說上幾句話,自己的心都要被這小丫頭挖空了,這不是情話的情話,偏還是小丫頭無意中說出來的,竟然讓林晚榮產生了無與倫比地感動。這小丫頭,也著實強悍了些。

二小姐見他神色恍惚,急忙道:“林三,你怎麼了?”

“我?哦,沒什麼,就是見了你,心里太高興。”林晚榮道。

“我也是,林三,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做夢都夢見你,這幾天我害怕極了,要是沒有了你,我怎麼辦啊?我害怕——”小丫頭哭道。

林晚榮覺得不能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這個小丫頭的柔情攻勢太厲害了,饒是林三哥久經殺場,卻也受不了這樣地糖衣炮彈,何況對象還是這樣的一個清純小美人,實在是要了人命啊。

“對了,二小姐,大小姐也回來了,待會兒說不定也要來看你呢。”林晚榮抹了把汗珠,轉移話題道。

“真的?”蕭玉霜還有些小孩子脾性,聞言立即跳了起來道:“姐姐是不是和你一起回來的?那些賊人有沒有害她?”

林晚榮道:“那些賊人怎麼可能傷害她?也不看看她和誰在一起?”

蕭玉霜嗯了一聲,拉住他的手道:“林三,我就知道,你是這個世界上最有本事的人。”

被人崇拜的感覺十分之好,林晚榮哈哈笑了幾聲,便將這幾日的遭遇揀些能講的告訴了她。

當然,陶東成和他背後那些人的陰謀是不能講地,秦仙兒的事也不能講,肖青璿則被說成了他的一個朋友。

饒是如此,這一番經曆卻是十分的曲折,林晚榮更是講故事吹牛皮調動情緒的高高手,直聽得二小姐提心吊膽心驚膽戰,只覺比那三俠五義還要精彩百倍。

二小姐聽完激動了一會兒,忽然歎了口氣道:“林三,你覺得我是不是很沒有用?”

林晚榮吃了一驚道:“二小姐,你怎麼會這樣想?”

蕭玉霜幽幽道:“我們家里的每個人都能為我家出力,娘親就不用說了,這整個蕭家就是她最先撐起來的,姐姐掌管蕭家,將生意打點的也十分之好,林三你就更不用說了,看姐姐的樣子,就知道她很欣賞你了。

欣賞?林晚榮苦笑,如果給她一把刀,她恐怕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將我干掉。

二小姐繼續道:“家里就剩我最沒用了,以有我閑著無聊,就拿威武將軍和鎮遠將軍去嚇唬下人們,現在我長大了,可是什麼都不會,我幫不了娘親也幫不了姐姐,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

林晚榮搖頭笑道:“這話是從何說起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便說大小姐吧,她的長處是經營,不過你也有自己的長處啊,譬如說識人。你想想,我這麼優秀的人才,不也是你慧眼識金挑出來的麼,你這可是為蕭家做了一個大大的貢獻。”

小丫頭聽他自吹自擂,忍不住噗哧一聲笑道:“你這人,臉皮也太厚了些。”她歎了口氣道:“其實,我當日第一次見你拿著姐姐畫像賺錢,我就覺得你這人太壞,賊心眼特別多。後來,見那報名的花名冊里有你的名字,我心中別提多高興了,可那天你卻又偏偏遲到,我只好告訴龐副管家不要為難你。誰知你卻——”她想起當日之事,掩住小嘴笑道:“連個三字經也寫不了幾句,咯咯——”

林晚榮老臉一紅,這確實不是件光彩的事,但他卻振振有詞的道:“這世界上,會寫了三字經的人多了去了,可誰有我這等本事呢?”

蕭雖霜輕嗔道:“吹牛皮。我那時候就想把你弄進我蕭家,我好拿威武將軍好好的對付你,誰知你卻那般凶惡,我簡直恨死你了。”

蕭玉霜說完,卻又是輕輕一歎道:“現在看來,也幸虧你來了,要不然還不知道我們家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呢。這些天,我也一直在考慮,我不能拖累娘親和姐姐,我也要做個有用的人。林三,我想去求學,你說行不行?”

“求學?”林晚榮吃了一驚道:“你一個女孩子家,到哪里去求學?”

二小姐輕聲道:“現在還沒想好,但是這樣困在家里什麼也不會,我很難受的。”

這一點林晚榮倒是可以理解,婦女追求解放,在哪個時代都會有,蕭玉霜有這種上進的思想,那自然是好的。

林晚榮點頭道:“二小姐,我會支持你的。”

“真的?”蕭玉霜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高興的道,見他點頭,她甜甜一笑道:“林三,謝謝你了。”

“謝什麼?”林晚榮色迷迷的道:“咱倆誰跟誰啊?”

二小姐臉上紅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緩緩將身子向他靠了過來。

林晚榮見她臉色羞紅,神態嫵媚,心里早已急的像貓抓似的,當下輕輕往她小蠻腰上一摟,將那個柔若無骨的身子抱了過來。

蕭玉霜才是十七歲不到的年紀,身子骨剛剛長開,樓在懷里,有一種甜甜嫩嫩的感覺,林晚榮輕輕撫摸著她的細腰,在她耳邊輕輕道:“二小姐——”

他的聲音似乎有一種奇異的魔力,讓蕭玉霜心里又羞又癢,鼻子里嗯了一聲,臉上似火般滾燙。

望著蕭玉霜那鮮豔欲滴的小櫻唇,林晚榮再也難以忍受,將她身體往懷里一摟,便往她唇上吻去。蕭玉霜嚶嚀一聲,將頭埋進他懷里,蓮口輕吐,等待著羞澀而又甜蜜的初吻。

“你們干什麼——”二人雙唇將及未及之際,一聲驚天的怒吼,打斷了二人的美夢。

林晚榮回頭一看,心里頓時涼到了底兒,**啊,佛祖菩薩,你們玩我呢?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和二小姐有個約會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巧巧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