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息事甯人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息事甯人

在場的江浙兩地的商戶們卻在瞬間沸騰了起來。這年頭,經商的地位低下,與官場的交往極其有限,如今這文華殿首席學士、天下第一才學、戶部尚書徐渭大人親自到來,卻是為這些經商的大長了面子。

于會長急忙自地上爬了起來,陶東成也在陶婉盈的攙扶下,疾步到門口相迎。

這個徐文長,來的還真是時候啊,林晚榮望著大小姐笑了一下。

蕭玉若聽著徐渭大人到來,心里先是驚喜,後面卻又擔心起來,就算徐渭徐大人來了又怎麼樣,即便是他欣賞林三的才華,但他也是朝廷命官,這眾口一詞的指責林三,他能偏袒的了麼?

徐渭身著一身大紅的官服,臉上帶著些許微笑,清瘦的面容中隱隱藏著些威嚴,緩步踱了進來,後面還跟著方才見過面的杭州府尹以及浙江大小官員數十人。

“參見尚書大人,參見諸位大人。”于會長急忙恭敬行禮道。

“學生陶東成,見過徐大人,見過諸位大人。”陶東成也行禮說道。

任誰都知道,這徐渭昔年便是皇帝潛邸的第一謀臣,如今更是大華朝的國柱,掌管著錢糧大計,是大華皇帝最為信賴的人。只要得到他的青睞,飛黃騰達定然指日可待。

“諸位會長,諸位同僚,快請免禮。”徐渭點頭笑道,扶起諸人。

眾人起了身,徐渭看見于陶二人腫著的豬頭臉,吃了一驚道:“二位會長,這是怎麼了?”

于會長卻是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驚嚎道:“徐大人,你可要為我作主,為我江浙兩地的商會作主啊。”

陶東成一咬牙,也是跟著于會長跪下道:“請大人為學生作主。”

徐渭奇道:“二位這是怎麼回事,快請起來說話。你二人執掌江浙兩地商會,乃是商戶之龍頭,這卻是怎麼了?”

于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大人,都是那蕭家的家丁林三——”他又肥又粗的手指朝林晚榮一指道:“不僅侮辱我兩地商會,更是當眾毆打我與陶公子以及我商會手下多人,實在是辱盡天下客商,還請大人為我們二人作主啊。”

林晚榮聽得心里暗罵,這個于胖長真無恥。老子明明才打了你們兩個,被你一說,卻變成打了一堆人,無恥至極,猶勝于我。

徐渭哦了一聲,看了林晚榮一眼,又對于陶二人驚道:“于會長的意思是,這位小兄弟一人毆打了你和陶公子還有你商會中許多人?”

于會長咬牙道:“正是,還請大人為我們做主。”

徐渭道:“莫要著急,老朽將事情問個清楚,定然秉公直斷。于會長的意思是說,這家丁林三,毆了于會長、陶公子還有這許多人,那便是他一人群毆了你們諸位,是也不是?”

“是,是,是——”于會長急忙叫道:“在場的諸位會中兄弟,皆是可以作證的。”

“一人群毆多人?”徐渭疑問道,走了兩步到了林晚榮身前,笑了一下道:“林小哥,這幾位說的可是實話?”

林晚榮還未說話,大小姐卻已經開口道:“徐大人,今日之事乃是因我蕭家而起,與林三無關,萬般禍責,皆由我蕭家一力承擔。”

徐渭看著蕭玉若道:“你,便是蕭大小姐麼?”

大小姐行禮道:“正是小女子。”

徐渭望著她歎了口氣道:“像,像,真是像極了。”

大小姐迷茫地望了徐渭一眼,不知徐大人此言何意。

徐渭一歎道:“蕭大小姐,你娘親郭小姐這些年過得可還安好?”

蕭玉若愣了一下,這徐大人稱自己娘親為郭小姐,似乎竟認得娘親,這卻是哪里說起?

林晚榮卻是略知一點,見大小姐發呆,便輕輕碰了她袖子一下。大小姐一驚,急忙恭敬行禮道:“娘親一切安好,謝大人關懷。”

徐渭慨然歎道:“蕭大小姐你莫要奇怪,老朽與郭小姐昔年也曾有些交往,對郭小姐的聰明才智甚為佩服。昔年與郭小姐京城一別,遙想已是二十余載。今見故人之後,卻是相見不相識,直叫人感懷不已。”

大小姐一聽這徐大人竟然與自己母親有交情,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不求徐大人偏袒,但求他公正無私。

徐渭一笑道:“蕭大小姐,你雖是故人之後,但今日這事,既是有人告了你蕭家,老朽卻也不能偏袒,唯有秉公辦事,小姐莫怪。”

蕭玉若急忙道:“小女子亦無他求,但求大人公正無私,心願已足。”

于會長與陶東成,初時一聽那蕭家竟是徐大人故人之後,也是大吃了一驚,待見到徐渭似乎沒有偏幫之意,這才放心下來。

徐渭點點頭,又對林晚榮道:“林小哥,這二位說的是真是假?你是否群毆了他們這諸多人等?”

“群毆?沒有啊。”林晚榮迷糊道:“徐大人,我一人怎麼能群毆一群人呢?就算我有三頭六臂,也是做不到啊。”

徐渭點頭,轉身望著于胖子道:“于會長,這林三一人群毆你們多人,就算他雙手雙腳,四肢一起,卻也難以做到,你是否記錯了?”

于胖子額頭汗珠滾滾,都是自己太貪大了些,說什麼群毆啊,他急忙改口道:“大人,是這林三先毆打于我,接著又是毆打陶公子,在場諸人皆是可以作證。”

陶東成也接著道:“于會長句句皆是屬實,學生以身家性命擔保。”

徐渭嗯了一聲道:“那便不是群毆,是互毆了,是也不是?”

這次于胖子卻是學乖了,急忙道:“大人,是那林三率先動手,我們還沒還手,便已被他毆打了。”

“這便是了,林三,你可曾毆打這于會長諸人?”徐渭轉對林晚榮道。

“談不上毆打,只是簡單切磋了一下。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一向是喜歡‘以德服人’的。”林晚榮無恥地道。

那李掌櫃立即跳出來道:“一派胡言,你毆打于會長與陶公子,乃是我們親眼所見,你還想狡辯?”

徐渭點頭,聲音卻是提高了許多道:“林三,你可知罪?你因何要毆打于會長二人?”

林晚榮還沒說話,那于會長卻是搶著說道:“徐大人,我們只是與蕭家商討一下經營問題,一言不和,那林三便要打人,還請大人明察。”

“哦,”徐渭一副明白了的神情:“于會長,這里是浙江的地界,林三一個小小家丁,無權無勢的,竟敢毆打你們?實在是過于狂妄了,饒恕不得。”

那邊劉月娥卻是聽不下去了,跳起來道:“徐大人不要聽他們胡說,是于會長他們欺行霸市,欺人太甚,林三才憤而反擊的。”

劉月娥一串連珠炮,將杭州商會如何威逼蕭家,陶東成如何助紂為虐,金陵商會如何服軟,皆是娓娓道來。她看似是個粗筒子,實則是個人精,涉及到杭州商會如何霸道威逼的,便是大書特書詳細道來,說到林晚榮打人,卻是說林三基于義憤才憤而出手,否則以他一個小小家丁,再強橫又怎能當庭毆打這兩位頭面人物。

徐渭聽得眼睛眯起,看不出是個什麼態度。林晚榮卻是個聰明人。這徐老頭問的幾句話里,處處學問,大有玄機。

聽完劉月娥的描述,徐渭眉頭一皺,望著于胖子道:“于會長,可有此事?”

于會長急忙道:“大人不要誤會,我杭州商會絕無霸市之意,只是就著經營一事與大小姐好生商量。”

“商量?”林晚榮嘿嘿一笑道:“于會長是如何商量的?便是要讓蕭家將這一省的經營權交給李掌櫃,否則便不許蕭家在這杭州經營,這便是于會長所謂的商量麼?”

于會長嘴唇囁嚅了幾下,卻不敢否認。

林晚榮對徐渭一抱拳道:“徐大人,您是戶部尚書,自然知曉這經營的道理,經營之事,乃是天下民生之大計,有才能、有技巧者經營之,還需得競爭充分,才能促進商事迅速發展,繁榮我大華之貿易。而像于會長這樣,為了一己私利,便目光短淺,動用種種手段,阻礙別人正常經營,長此以往,不僅杭州和浙江的百姓無法享用最新的產品,便連那自由經商的氣氛,也要被打壓殆盡。這商業之事,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此打壓之下,浙江一省的經營卻如何能進步?那金陵商會的陶公子,乃是商會會長,卻不為會中商戶著想,與于會長沆瀣一氣,排擠蕭家,這是誰給他這麼大膽量,可以任他欺侮別人?廣開貿易,鼓勵競爭,乃是正途,欺行霸市卻是壞我大華經營之根基,萬不可縱容。”

這一番話洋洋灑灑,卻是將這欺行霸市上升到了大華經營之高度,眾人聽得迷迷糊糊,似懂卻是非懂。

徐渭臉色嚴肅,望著于胖子道:“于會長,這林三可有說假話?”

于會長不敢說話,徐渭又看了陶東成一眼道:“陶公子認為呢?”

陶東成沒有說話,陶婉盈卻是替自己哥哥辯道:“徐大人,這林三一派胡言,誣陷我哥哥,還請大人做主——”

徐渭重重哼了一聲道:“你們既不出聲,那林三毆人是真,你們欺行霸市卻也是真了?”

諸人皆都不敢說話,徐渭歎道:“江浙兩地,乃是我大華經濟之根基,天下大興之糧倉,今日江浙商事之年會,皇上甚為重視,特委派老朽與各位見見面,了解一下各位在經營之事上還有些什麼難處?卻未曾想到,竟會有這等事情出現,著實令老朽好生失望。”

徐渭威名在外,那氣勢自是非同小可,廳中諸人皆是噤若寒蟬不敢說話。

徐渭哼了一聲對杭州府尹道:“古大人,依我大華律例,毆打他人,該當何罪?”

于胖子和陶東成雖然貴為江浙兩地商會的會長,但卻是民間組織,林晚榮打了這二人,卻是連毆打朝廷命官都算不上,頂多也就算是個毆打士紳。

“依我大華律條,當眾毆人者,輕則杖刑,重則入獄。以林三毆打兩位會長的情形來看,至少需要杖刑二百。”古大人道。

“欺行霸市,擾亂經營,又是如何治罪呢?”徐渭又道。

“按大華律條,欺行霸市者,輕則罰沒官產,重則充軍流浪。”杭州府尹道。

于胖子臉色蒼白,陶東成也咬著牙不說話,這擾亂經營的罪名可是不小。二人在金陵與杭州皆是橫行慣了,何曾有人與他們為難過?眼下這徐渭卻是絲毫不留情面,重拳出擊,打了兩人一個措手不及。

大小姐久未說話,聽了徐渭的話,卻是心中歡喜,忍不住看了林三一眼,卻見他正微笑,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徐渭歎了口氣道:“林三尚還好說,于會長與陶公子,乃是我大華之棟梁,那欺行霸市之說,卻尚未構成事實,古大人,依你之見,這事該如何是好?”

杭州府尹道:“大人,依卑職之見,于陶二位會長不當在先,林三打人在後,卻皆是有過錯,不如讓他三人明澈是非,好好反省,引以為戒。”

這杭州府尹顯然摸透了徐渭的意思,這個法兒最息事甯人。其實若要真論起來,林三打板子難免,那兩位會長的罪責卻也不小。

徐渭微微一笑道:“這樣啊,那兩位會長意下如何?”

于胖子不敢說話,陶東成地是一咬牙道:“大人如此開恩,學生自不敢多言。只是今日這林三毆打學生和于會長,我二人固然可以不在乎,但他卻將我江浙二地的商會置于何地?今日大人不計較我們之錯,學生十分感激,可這蕭家藐視兩地商會之罪,學生身為金陵商會會長,卻不能坐視不理。今日趁了大人在場,我便要與蕭家來一場公平的比試。”

“哦?”徐渭大感興趣地道:“比什麼呢?”

“文斗武攻!”陶東成咬牙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老子是個文明人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文斗武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