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其中奧秘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其中奧秘

“林三,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大小姐不可置信地望著自己的纖細手掌,還是那麼的潔白嫩滑,便仿佛剛才只是簡單的一次洗手般,這太神奇了。

“不相信啊?你可以再去洗一次。不過我可不能保證這次不被油炸成豬蹄兒。”林晚榮呵呵笑道。

那油下的氣泡已經冒盡,鍋里的油是真的沸騰了,現在下去十只小手,撈上來的便是十只豬蹄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那陶東成卻似是瘋了般,一下子撲上前來,伸手便要往那油鍋里去。

“哥哥——”跟在他旁邊的婉盈早就時刻地注意著他的動作,一見他發狂,便立即伸手想要拉住他,卻仍是稍晚一步,陶東成手指已是伸進去一半。

“啊”的一聲慘叫,頓時令所有人心驚。陶東成右手五指雖只是進了一半,但滾燙的油鍋威力豈容小視。一聲慘叫之後,他手掌迅即收回,五個手指卻已是又紅又漲,不一刻便起了大在的水泡。

“你,你,這怎麼可能——”陶東成臉如死灰,手指上傳來鑽心的疼痛,指著林晚榮道:“你這是妖法。”

陶婉盈卻是急忙找來麻油,為哥哥包紮起來,五指連心,手指上傳來的劇痛感覺讓陶東成又慘叫了起來。

婉盈看了一下哥哥的傷勢,雖手指只是進去了一半,但滾油的威力卻是非同小可,這手掌便是好了,怕也沒以前那麼利索了。

“林三,你使出妖法,害我哥哥,我不會放過你的。”陶婉盈望著林晚榮,眼中射出憤怒的火焰。

大廳中人皆是奇怪,這林三莫不是真的會妖法。方才大小姐伸手取錢如此輕松,怎麼輪到陶公子便是換了一番模樣?

“妖法?”林晚榮冷笑道:“陶小姐,今日這比試,廳中各位兄弟姐妹親眼所見,又有徐大人做公證,大家哪里看到我使了妖法。要說起來,這比試卻是陶公子忽然提出,他早已做好充足准備,我蕭家卻是倉促應戰,對蕭家甚是不公。他欺負蕭家盡是女子,又利用他在金陵商會的地位和權力,逼迫一個弱質女流與他比試,這其中是非,大家皆看得明白。若要是陶公子贏了,你會不會說你哥哥使了什麼妖法,你又會不會替蕭家喊冤?”

陶婉盈憤怒看了他一眼,她雖是恨這林三,卻也不得不承認林三說的有理。

“天下人皆有私心,這可以理解。但像你這樣不分黑白,混淆視聽,只能你贏,卻不能你輸,你便當你陶家真是天下第一麼?天大的笑話。”林晚榮不屑地看了陶婉盈一眼。

“那這油鍋洗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玉若姐姐便無事情,我哥哥卻受此重傷。”陶婉盈怒道。

“天下萬物,皆有物理,此乃自然之科學。”林晚榮道:“況且我先前已經給過陶公子機會了,讓他先于大小姐取錢,卻是他自己畏首畏尾,放棄了機會。反觀大小姐,蕭家已被陶家逼上了絕路,便是不要了這只手,她也定會油鍋取物。這般精神與意志,豈是你哥哥能比擬?話說回來,這比試乃是你哥哥所提出,他受此教訓,乃是咎由自取,卻如何怨得別人?”

這一番話在情在理,廳中諸人皆是點頭,今日這江浙兩地商會聯手威逼蕭家的事情,乃是大家親眼所見,比試又是陶東成先提出,實在怨不得別人。

“陶公子,此次比試乃是你所提出,亦有老夫公正,願賭服輸,你還有什麼話說?”徐渭望著陶東成道。

既然是三局兩勝制,蕭家已經連取兩場,第三場已沒有了比試的必要。

陶東成眼神黯淡,這一次真是完敗了,陶家在眾目睽睽之下連輸兩場,正可謂偷雞不成反蝕把米,陶家輸技又輸人。這林三便仿佛是個怪胎,這兩陣,自己卻是輸得稀里糊塗。林三怎會認得這鑽石,又怎會對鑽石如此了解?這油鍋洗手,為何同樣二人,卻是截然不同之結果?這其中的奧秘,林晚榮不說,天下怕是無人知曉了。

“學生願賭服輸,這就卸去金陵商會會長之職,請會中兄弟姐妹另選賢能。”陶東成無奈說道:“我陶家之布莊,便無償轉給蕭家,學生這就立下字據。”

在徐渭這種老狐狸的監督之下,陶東成卻是玩不出任何花樣,當下便老老實實的囑咐了陶婉盈立下字據,陶東成使了左手按下個手印,這陶家的布莊,便成了蕭家財產。

大小姐恍惚看著眼前的事情,這一切,仿佛都在做夢,她看了林三一眼,歎道:“今日之事著實詭異了些,我一時還弄不明白。”

林晚榮笑道:“人生之事便是這樣,異變永遠都只是出現在一瞬,等你明了的時候,一切都已是事實了。”

大小姐點點頭,便收拾起感慨,仔細考慮要如何接收陶家布莊的事宜了。

徐渭一掃廳中諸人道:“今日金陵商會陶會長辭職,依老朽之見,倒不如趁著今日兩地商會聚集的大好時機,再選出新任會長,以確保金陵商會運轉正常,各位意下如何?”

這一點自無異議,那個劉月娥卻是率先站起來道:“我提議由蕭大小姐擔任金陵商會的會長。”

今日蕭家的表現有目共睹,無論學識、氣度、意志,都是強過陶家多多,而且蕭家又是世代經營,前幾屆商會俱是由蕭家領導,經驗豐富。最重要的是,看這徐渭徐大人的態度,似乎也是站在蕭家一邊的。如此一來,蕭家再無後顧之憂了。

劉月娥這提議一出,頓時得到了眾人的響應。蕭玉若便毫無懸念的成了金陵商會的新任會長。這位置她卻不陌生,她年幼的時候,蕭夫人便是這商會之首,如今卻是女承母職。說來,也算是一段佳話了。

陶東成已經在陶婉盈的攙扶之下,先行出去就醫,徐渭望了那個面色蒼白的于胖子一眼,道:“于會長,你們杭州商會,現在怎麼個說法?”

于胖子見一個時辰前還在被自己與陶東成聯合打擊下的蕭家,轉眼卻成了金陵商會之首。與自己不相上下,這打壓之事更是無從提起了。當下便只得道:“恭喜蕭大小姐執金陵商會之牛耳,我浙江商會的同僚,必定多多支持蕭大小姐,為繁榮兩地商事多做貢獻。”

“如此便好。”徐渭掃了大廳中諸人一眼,緩緩道:“我到這杭州也有幾日了,卻是風聞杭州最近在鬧什麼白蓮法會。那幫妖人借著些種子發芽出佛像的小小伎倆,欺瞞百姓,廣收信徒,實則是禍亂百姓,動搖我大華之根基。”

大廳中諸人皆是神情迷惑,明明是商會,這徐大人卻怎麼忽然扯上這什麼法會上去了。

徐渭哼了一聲道:“昨日,我便親臨那白蓮法會會場,破了那騙人的法術。經過連夜審查,這些人,皆是白蓮教的妖孽。所作所為,便是為了誘騙百姓加入白蓮教。其行可惡,其心可誅。”

說起白蓮教,大廳中頓時噤若寒蟬,大家都知道這白蓮教是個什麼貨色,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特別是金陵商會中人,皆是知道蕭家曾被白蓮教劫掠過,兔死狐悲之下,對白蓮教絕無好感。

“老朽此次前來江南,皇上授權老朽便宜行事。昨日破了那白蓮法會,今日晨時,對那些冥頑不化的白蓮教徒,已就地斬首,以儆效尤。所以老朽今日才來得晚了些,但老朽是踩著那些妖人的鮮血來的。”徐渭身上泛出陣陣的殺氣,神目如電一掃眾人,許多人便都低下頭去,不敢與他對視。

“據匪徒交待,這杭州商會里,有很多商戶也是他們信徒,為他們提供過不少的銀錢支援,于會長,你可知曉此事?”徐渭似是不經意地說道。

那于胖子嚇得臉色蒼白,急忙跪伏在地,大聲道:“大人,小人不知情啊。”

徐渭冷哼一聲道:“那匪徒交待的商戶,老朽已經命人登記造冊,皆在掌握之中,近幾日將一一查辦,決不姑息。”

大廳中的浙江客商們,皆是忐忑不安,這徐大人的手段他們也聽說過,皇帝的一半謀略便是出自他手,收拾幾個商人卻是簡單之極。

見徐渭把話題扯上白蓮教,林晚榮頓時明白了。靠,這老頭完全是有備而來啊。他定然是早已知道那陶家與白蓮教有瓜葛,今日才暗助蕭家,打倒那陶東成,這一手玩得真漂亮啊。我還真道這老頭是欣賞我的才華呢,卻原來是把老子當了槍使,這個徐文長,是只比洛敏還狡猾的老狐狸。

徐渭見了眾人的神色,微微一笑,卻是緩緩道:“不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考慮到有部分同僚,只是一時之間糊塗,才會犯了過錯,我便給大家一個機會,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與白蓮有多深的瓜葛,只要你在規定的時辰,在規定的地點,向老朽交待清楚問題,向白蓮教資助了多少銀錢,便雙倍上繳國庫,以作贖罪之款,老朽便保證既往不咎,還會替諸位保密,各位可以繼續安心地做生意。”

林晚榮大汗,這老頭還真有一手啊,連唬帶詐再加威逼利誘,這些做生意的都是小聰明,卻哪能與徐渭這種官場老手相比,定然被他吃得死死的。說徐渭手里掌握了名單,林晚榮是絕對不信的,昨天抓到的那些蝦兵蟹將,卻怎能交待出這樣重要的情報,這老頭是在玩心理戰。

“三天之內,我在杭州府台衙門,恭候各位的到來。”徐渭緩道:“可若是有人敢心存僥幸——”他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刀斧加身之時,莫怪老朽無情。”

這兩地的商會便在一場打鬧、一場比試、一場恐嚇中結束了。要說熱鬧,哪一年的年會也趕不上今年的十分之一。要說驚恐,哪一年的也比不上今年的百分之一。尤其是對那些心中有鬼的商人們來說。

其他諸人也是走得差不多了,便只留下林三、大小姐和徐渭三人了。徐渭笑道:“林小哥,你切莫慌著走,快快與我說了這油鍋洗手的法門吧,老朽好奇得緊呢。”

方才那個執生殺大權的朝廷一品,眼前這個好奇的小老頭。這個徐渭,還真是奇人一個。大小姐也滿是好奇地道:“林三,你快說與我聽聽吧。”

林晚榮笑道:“這個法門,說來也是一錢不值,不過你們可要替我保密,以後指不定還要拿這個再用上一用呢。”

徐渭笑道:“這油鍋洗手,定然和那石像長出一樣,中間取了巧,只是如何個巧法,老朽卻是想不出來。”

林晚榮點頭道:“實際上,這是一個簡單的常識的應用。這訣竅便是我在油鍋里加了醋。”

“醋?”大小姐驚道:“難怪我聞著有點酸味,我還道是下面酒樓飄上來的。卻原來是你這壞人在搗鬼。”

徐渭焦急道:“要醋何用?林小哥,快請接著講下去。”

林晚榮微笑道:“我下去尋油的時候,先把陳醋和油混合放入鍋中,由于醋的比重更大,醋便沉在鍋底,而油浮在上面。這樣大家看到的和徐大人舀起的都是油,卻看不到醋。”

徐渭笑道:“沒想到這里面還有竅門,我卻是上了你的當。那接下來呢?”

“醋被加熱後迅速汽化,以氣體的形式穿過油層往上冒,使油的表面形成如滾開一樣的沸騰狀,並伴有陣陣青煙升起,很是唬人,而事實上,由于油和爐火之間還隔著醋,油的溫度上升,只能靠醋來傳遞熱氣,所以不會那麼快沸騰,我們看到的,只是氣泡的作用,而那油根本還未熱。因此,當大小姐伸手到油鍋取銅板時,大家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以為大小姐會受傷,其實卻是個障眼之法,事實上,醋層上面的油,只是溫熱的。”

“原來如此。”徐渭道:“不過你加那水垢,卻又是何用呢?”

這個徐老頭,觀察得倒是仔細,連丟水垢都沒有放過,林晚榮當然無法跟他們解釋是碳酸鈣遇到醋酸發生化學反應生成二氧化碳,只能簡略道:“水垢沉到底,遇到醋,便會起些反應,冒出氣泡,這樣大家看到的油鍋滾燙,卻也更加逼真。”

大小姐道:“那為何我去撈銀錢無事,陶公子卻會受重傷呢?”這個也正是徐渭心中疑惑之事。

林晚榮道:“這便是時機把握的問題了。那油鍋中放的醋要適量,不可太少,以確保醋在稍微受熱後汽化蒸發。當油鍋內油層翻滾、青煙直冒時,鍋底的醋實際已所剩無幾,而鍋里的油尚不太熱,手伸入時,感覺測試適宜,所以大小姐可以輕松取出那些銅錢。當然,醋也不能太多,醋太多不容易汽化,汽化後醋的溫度也是很高的,也極易被燙傷,這里面有個度的把握問題。”

“林三,這樣說來,你以前定然是拿這法兒騙了不少人,要不然怎能拿捏的准?”大小姐嘟著嘴道。

林晚榮笑道:“我可沒騙人,這里面又有法門了,其實也是最簡單的辦法。那水垢量少,冒了陣氣泡後,便已用完,剩下的氣泡,便是醋汽化了。所以,我要不斷的盯住油鍋,看那下面是否還有氣泡冒出,如果沒了氣泡冒出,說明醋已經完全汽化,這時候油溫就會很快上來,那時候的油就真正沸騰了。”

大小姐一拍手道:“我明白了。我取那錢幣的時候,卻是氣泡最濃之時,亦即陳醋方才開始汽化,溫度正低,所以便可迅速取出。而那陶公子後來伸手的時候,氣泡已完,便是陳醋完全蒸發,油鍋卻是真的滾燙了,他才會受傷。”

林晚榮伸起了大拇指道:“大小姐真聰明。”

“討厭。”大小姐臉一紅,輕聲道。

“林小哥,你事先故意讓陶東成先抓,卻是欲擒故縱之法,你斷定他是不敢先抓的。”徐渭歎了一歎:“小哥年紀輕輕,對人性卻是把握甚深啊。”

“哪里,哪里,”林晚榮沒臉皮的笑道:“我哪里有大人那樣陰險?他要真抓了,那也就抓了,我再催促大小姐趁那氣泡沒完之時,也抓上一抓,大不了大家打平。”

大小姐輕輕一笑:“你這人,若是去那白蓮邪教,定可以做個赤腳大仙,學什麼不好,偏學那神棍。”

說到神棍之時,她輕看林三一眼,臉色羞紅,神色無比的動人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文斗武攻(3)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