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品我嘗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品我嘗

這龍泓村是一個極為靜謐的小村莊,數十戶人家散落在各處。秦仙兒的家卻是在最里面的角上,依山而建,乃是一座小小的木屋。那屋椽厚重堅實,屋梁前卻是掛著些細細的竹筒,自上垂下,長短不一。竹筒之上,又是粘著些小小的銅片鐵片,微風吹來,銅鐵隨著竹筒輕輕相互撞擊,發出輕脆的鈴音,十分的悅耳。

林晚榮卻是呆了一呆,這不是風鈴麼?這是誰家妙手,竟有如此奇思妙想,能做出這麼美妙的東西。

木屋旁邊是一片搖曳的竹林,相互依偎的長竹,在風中輕輕搖擺,麗影挲挲。竹林,風鈴,煙雨,這木屋在煙雨籠罩中,有種說不出的出塵味道。

林晚榮原本以為仙兒出身普通,現在看了這情形,卻是迷糊了,這木屋簡潔脫俗意境幽雅,定然不是出自普通人之手。

仙兒走近那些風鈴,輕輕一撥弄,一陣清脆的鈴音傳來,她回頭對著林晚榮輕輕道:“公子,這叫風鈴,你覺得好聽麼?”

林晚榮豎起大拇指道:“不僅這鈴音好聽,就連這名字也是美極了,這風鈴是你做的麼?”

秦仙兒點點頭道:“是小時候娘親教我做的,娘親說風有聲音,我不信,于是娘親就給我做了風鈴,原來風真的是有聲音的呢。”

秦仙兒說著,眼淚卻是簌簌落了下來,那神情淒婉,卻是林晚榮從未見過的。

這丫頭心里藏了不少事啊,林晚榮看的也有些心疼,他與秦仙兒相交日久,平時說些詩詞小曲,卻都是笑語歡歌,哪曾見過她如此悲傷?秦仙兒為他付出甚多,他卻對秦仙兒的身世一無所知,便連方才進村之時,還在想些齷齪之事,他此時難得的慚愧起來,緊緊抓住她的手道:“仙兒,要不要再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你娘親最希望看到的是你的笑臉,你可不要辜負了她。”

秦仙兒輕輕抹了淚珠兒,展顏笑道:“公子說的極是,仙兒卻是失態了,叫公子笑話了。”

林晚榮見她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心里又開始騷動起來,方才的那絲愧疚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在她手心里輕輕劃拉幾下,嘿嘿笑道:“仙兒,我們這間還要說這些麼?快快洞房。哦,快快入房。”

秦仙兒聽得小臉犯紅暈,這公子也不知道整日在想些什麼,想和他說兩句正經話,卻都找不到空閑。

秦仙兒將門打開,里面卻是布置得簡潔素雅,幾張竹桌竹椅整齊擺放,光亮潔淨,尋不到一絲的灰塵。房屋正中處,卻是掛著一副女子的畫像,畫中女子看不出年歲,眉如遠山,目似春水,神情淡然幽雅,與秦仙兒有著七分相像。

“這便是你娘親麼?”林晚榮問道。

秦仙兒望著那畫中人一陣出神,點點頭道:“正是。”

這個可是丈母娘,須得拜上一拜,林晚榮對那畫像一作揖,轉身向仙兒笑道:“仙兒,你長得和你娘親一般漂亮。”一句話卻是誇了兩人,這馬屁神不知鬼不覺,秦仙兒聽得心里歡喜,臉泛紅暈,輕道:“公子不要取笑仙兒。”

秦仙兒自里屋取出一套男子衣衫讓林晚榮換上,卻是一套儒衫,與林晚榮那彪悍張揚的氣勢格格不入,便如狗熊穿西服般不倫不類,他穿在身上竟似不知道手該往哪里放,極不自在。

看來老子天生不是當才子的命啊,林晚榮心中一歎,卻是苦惱了起來。

秦仙兒望著他,目中驚奇,接著又輕笑了起來:“公子,你穿這長衫,卻比那些才子們還要風流了幾分。”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林晚榮嘿嘿一笑,不知恥地道。

“仙兒絕非故意褒揚公子,”秦仙兒歎道,“我在那妙玉坊里,識人無數,王孫公子見過許多,氣質非凡者亦有之,卻無一人有公子這般風度與氣勢。”

什麼風度氣勢,直接說我臉皮厚就得了,林晚榮呵呵一笑道:“仙兒,這衣衫是誰的,莫不是專門為我做的。”

秦仙兒白他一眼,笑道:“這是我外祖父的衣衫。他昔年曾任兵部侍郎,告老還鄉後,便歸隱在此處,這是他老人家的衣衫。”

“原來仙兒竟是名門之後啊。”林晚榮吃驚說道,這便難怪仙兒與她娘親都是如此的才學出從了。只是,有了這樣的外祖父,仙兒決不應該流落到白蓮教中的,這其中必然發生了什麼波折,莫不是跟她那不願提起的父親有關?

木屋後院之中,卻是有個小小涼亭,林晚榮換了衣裳之後神清氣爽,立在那涼亭之中,遙望遠處煙雨縹緲,山水朦朧,渾身舒服透頂。

我這外祖父丈人還真是會挑地方啊,這地方山青水綠霧峰林秀,實在是一個養人的好地處,難怪仙兒和她娘親都是生得如此好氣質,就像仙子一樣。老子以後要是不想干了,也在這地方買塊地,搞搞房地產,蓋幾棟大木屋,再修建十個游泳池,每天和青璿、巧巧、二小姐、仙兒聊聊天,看看風景,累了就天當被地當床,一起做做那生娃娃的妙事,豈不他娘的美哉?

秦仙兒立在他身後,剛剛梳洗過,換了一身淡雅的白衫,長長的秀發自然垂下,粉腮羞紅,面如桃花。

山美水美人更美,這樣美好的意境,要是不做點更加美好的事,實在是太對不住自己了,林晚榮心里癢癢,嘿嘿一笑道:“仙兒,你換衣衫的時候為什麼不叫上我?”

秦仙兒一愣道:“叫上公子做什麼?”

林晚榮大義凜然地道:“叫上我為你護法啊,要不然被什麼宵小之徒偷看到了,我豈不是大大的吃虧?”

秦仙兒又羞又臊,低垂下頭,心道,還說什麼宵小,你便是比宵小還要宵小了。

林晚榮見秦仙兒身前的竹桌上,放著一個精美的小茶壺和四個瓷蓋杯,旁邊還置著一盞爐火正在澆水。

秦仙兒見他發呆,忍不住展顏一笑道:“公子今日來這龍泓村,若不嘗這龍泓井水、品這龍井新茶,豈不是白來了?”

龍泓井?龍井?林晚榮一下跳了起來,道:“這里是龍井村?”

秦仙兒點頭道:“這龍泓村,因村前一汪龍漲井而得名,外人把這里叫做龍井村。”

我日啊,原來是到了龍井村,老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林晚榮即便對茶道一竅不通,但西湖龍井四個字如雷貫耳,又豈能不知。

這里竟然是西湖龍井的故鄉,林晚榮嘖嘖歎道:“龍井村,果然山清水秀,風物宜長,仙兒,你生得如此美麗,定然是這茶園里的仙女了。”

秦仙兒咯咯一笑,伸出纖纖素手,將那熱水倒入壺中小點,燙壺溫杯,又取出谷雨前采摘的雨前龍井丟入壺中,高沖低泡,一陣淡淡的香氣便漸漸地在院中彌漫開來。

林晚榮對茶道完全是個門外漢,可是聞見這雨前龍井的香味,卻也忍不住心神向往。娘的,正宗的西湖龍井,純淨的綠色天然食品,花錢都買不到的,怎麼也得嘗一嘗。

秦仙兒將那茶盅內茶湯再行入杯內七分滿,只見那龍井葉芽,體形若槍,嫩勻成朵,葉似彩旗,交相輝映,實在是上品好茶。

林晚榮卻不懂得其中門道,見仙兒素手雪膚櫻唇瓊鼻,微笑之間,臉頰上兩個酒窩隱現,實在是美得冒泡了。吃茶,順帶吃人,他淫笑道。

秦仙兒將茶盞端起,送至林晚榮面前,輕聲道:“請公子品茶。”

好茶需要品,這個淺顯的道理林晚榮倒是知曉,但是該如何品,他卻是一無所知。

本著無知者無畏的精神,林晚榮笑道:“仙兒,不瞞你說,叫我吃茶可以,但是品茶,卻為難我了,你能不能教教我?”

秦仙兒笑著道:“這品茶之法,甚為簡單。小口慢飲,回轉緩咽,茶湯入口之時,口腔縮小,舌下茶湯壓迫而出,蓮下生津,形似噴潮,這便叫品茶鳴泉。”

噴潮?這個名字好有創意哦,我喜歡。林晚榮蕩笑幾聲。

秦仙兒卻是雙手執盞,小咽一口,為林晚榮做了個示范。

林晚榮道:“仙兒,這品茶的法門,對你這樣的高手來說自然簡單,對我來說,卻是太難了。我倒有個主意,卻能將這過程大大地簡化。”

“如何簡化?”秦仙兒奇道。

林晚榮嘿嘿笑道:“這法兒也很是簡單,叫做,你品我嘗。”

“你品我嘗?”秦仙兒疑惑地皺起眉頭,還未說話,便覺身體一緊,被他擁入懷里,一張火熱的大嘴已經覆到她小巧的櫻唇上。

她渾身酥軟之間,只聽一個邪異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道:“這就叫,你品,我嘗。”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仙兒的誘惑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