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衷腸(1)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衷腸(1)

洛凝的香閨,擺設極為簡單。窗前置著一個小小的妝台,上面放著些胭脂水粉等女兒家的物事,最為醒目的,是一個小小的玻璃瓶,這是那日大小姐送她的香水,液面已經略略下去了上些,想來洛凝經常使用。

妝台旁邊立著一張案桌,上面整齊擺著筆墨紙硯文房四寶,桌上還立著一個書架,架子上堆滿了厚厚的經史子集各色文抄小逐,每一本書的書頁上都帶著淡淡的折印,明顯是經常被人翻動的,洛凝的勤學可見一斑。

書架旁邊放著一盞瑤琴,擦試的潔淨無塵,古樸而素雅。

香閨便是古代女子的最後一道防線,陌生男子是絕對不可以隨便進入的。林晚榮卻不管這一套,反正是洛老夫人讓他上來的,老子是奉旨入侵。他是第一次進入洛凝閨房,初略掃了一眼,心里已是感慨,經史子集,琴棋書畫,這個洛才女真的什麼都學過。才女這名,果然名不虛傳。

房間里有一陣淡淡的芬芳,不是檀香的味道,卻是女孩兒天生的體香。這香味與巧巧的又是不同,是另一種清新的味道,聞之心曠神怡。

聞香識女人,還真是說的不錯啊,林晚榮心里一歎,每一個女孩的味道都是不一樣的,要靠有心人去發報和體驗的。

粉色的紗帳中,洛凝靜靜地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中帶著些粉紅,呼吸幽靜而又綿長。遠遠望去,便像一個睡著了的美人,等待著王子的召喚。

林晚榮看了洛凝一眼,心道,這丫頭就連睡著了也這麼好看,果然不愧為金陵第一美女。處在洛凝的閨房里,他心里忽然有個錯覺。仿佛自己便是這里的主宰,特別是方才與巧巧偷偷地親熱一番,他心里刺激之余,對這個地方更有一種特別的感受。

“凝姐姐真可憐——”巧巧幽幽一歎道:“我生病了,身邊還會有大哥關心我愛護我。她病了,身邊卻連個體貼說話的人兒都沒有。相比起她來,我已經幸運得多了。大哥,你對我真好。”

林晚榮拉了拉巧巧的小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以洛凝的才學品貌,追求她的公子哥掉到秦淮河里能把秦淮河給堵上了,遠的有那侯躍白,近的有橫空殺出的趙康甯。如果說她對侯躍白沒有絲毫的好感的話,但是這個趙康甯卻是文采武藝皆是非凡,為何也興不起她心中的漣漪呢?想起老太太做壽那日,洛凝對自己說過的話,林晚榮唯有無奈一笑,女人的心思,還真是難猜啊。

他目光四處打量,卻落到了洛凝床下的一雙繡花鞋上,兩只鞋分布在兩旁,有些雜亂。

巧巧眉頭一皺,道:“怪了,凝姐姐的鞋,我方才出門的時候放得好好的,誰把它動了?”她躬身下去,又將那鞋放好。

林晚榮笑著道:“沒准是風吹的呢。”

床上的洛凝嚶甯一聲,身體緩緩扭動,似乎有醒過來的跡象。巧巧一喜道:“凝姐姐要醒過來了。”

說話間,洛凝已是緩緩睜開雙眼,左顧右盼一圈,看了巧巧一眼,微微一笑,又對林晚榮輕聲道:“林大哥,你來了。”

巧巧驚喜道:“凝姐姐,你醒了?”

洛凝臉上一紅,羞澀道:“方才醒來,就聽見你和林大哥在說話。”

林晚榮呵呵一笑道:“我今早得知洛小姐生病了,就想來看看小姐,這不,我才剛來,碰巧巧巧也在這里,就和巧巧說了兩句話,怕是我們說話聲音太大了,吵醒了洛小姐吧,罪過,罪過。”

他說謊連草稿都不用打,明明是已經在她房里做了禽獸,卻說成是剛來,巧巧聽得心里怦怦亂跳,急忙低下頭去,不敢看他。

洛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臉上泛起一片潮紅,輕聲道:“你們聲音不大,我也沒聽到什麼,哪里是你們吵醒的。是我睡得倦了,自己醒來的。”

巧巧見她此時醒來,臉色漸漸有了紅潤,精神力氣也都尚好,急忙道:“凝姐姐,你餓不餓?我去給你煮些你最喜歡的蓮子粥。”

洛凝輕輕點頭道:“巧巧,真太謝謝你了。”

董巧巧嫣然一笑道:“凝姐姐還和我這麼客氣做什麼。大哥,你陪凝姐姐說說話,我去煮些粥來。”

林晚榮點點頭,巧巧對他一笑,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巧巧真的是個好姑娘。”洛凝望著巧巧的背影,輕輕歎道:“林大哥,你一定要好好對她。”

“那是自然。”林晚榮笑著說道:“這丫頭,讓人心疼死了,我不對她好,還能對誰好。”

洛凝見他對巧巧深情款款,紅唇輕輕一咬,眼神中一陣黯淡,便偏過頭去不說話了。

巧巧離去之後,這屋里便只剩下了林晚榮與洛凝二人。這是洛凝的閨房,林晚榮逗留在這里頗為不妥,何況他在外面還做了些不可告人的事,一時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氣氛頓時冷場下來。

洛凝見他神情頗為尷尬,便緩緩道:“林大哥,謝謝你來看我,我還以為你一定不會來的呢。”

“我怎麼可能不來?”林晚榮笑著道:“一聽說你病了,我心里焦急得很,奈何白天事務太多走不開,才趁了這會兒功夫來。洛大人待我不薄,洛遠又是我的兄弟,更何況洛小姐也是因我而病,我要不來看看你,那還是人嗎?”

洛凝臉色嫣紅,柔聲道:“大哥說什麼?凝兒如何是因你而病,我不太明白。”

林晚榮歎口氣道:“洛小姐,我知道你性子高傲,不想看到你恩師被人比下去。但是我與令師之間的事情著實不可調和,說白了,我和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因此而病,實在是有些不值得。”

洛凝看他一眼,紅唇輕咬,黯然道:“林大哥你說的對,我因此而病,確實不值得。”她歎口氣,輕輕言道:“今日這一病,猶如剝繭抽絲,去除了我所有力氣,我心里空蕩蕩的,也不知道和誰說些話兒好。”

洛凝似乎有著極重的心思,林晚榮道:“洛小姐,恕我直言,你的朋友確實太少,除了巧巧,怕是連個可以說話的人兒都沒有了。”

洛凝看他一眼,輕道:“林大哥又何嘗不是如此?你才華橫溢,天縱之才,卻敢沒幾個能說得上話的朋友,只怕你的心事比我還多。”

林晚榮驚奇地看了她一眼,這個洛凝,竟如此了解我啊。林晚榮來到這個世界以來,雖然看著是順風順水霸道囂張,但是能夠說上話的,真還沒有幾個。以他的經曆,恐怕只有和上帝做朋友了。

林晚榮哈哈笑道:“洛小姐,我和你不一樣,我的經曆過于獨特,任誰也無法聽懂,沒幾個朋友也很正常。”

洛凝柔聲道:“大哥,凝兒願意聽你說話,你願不願意把你的心事告訴我?”

洛凝神色堅定,臉上泛起絲絲的紅潮,勇敢地望著他。林晚榮苦笑,告訴你,如何告訴你?你不把我當瘋子才怪。他搖頭道:“每個人心里都有些不能告人的秘密,這個被稱之為隱私,是不能和別人分享的。”

洛凝見他委婉地拒絕了自己,神色頓時一陣黯然:“大哥,你還記得郊游當日你所說過的話麼?”

“什麼話?”林晚榮道。

“你說,你和我,終是兩個世界的人——”洛凝淚珠兒簌簌落下道:“難道在大哥心里,凝兒便真的是那般不堪,連與大哥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了麼?你知不知道,聽大哥說這句話,我連死了的心都有。”

嚴格說起來,我和你,的確是兩個世界的人,林晚榮喟然道:“洛小姐,你要是處在我當時的境地,你能說什麼?你的恩師,你的朋友,對一個柔弱無倚的農婦那般嘲笑侮辱,我該怎麼做?我這個人沒什麼長處,但是該做的事情我就一定會做。我與他們,永遠都不會是一個世界的人。”

洛凝淚流滿面,哽咽著道:“大哥,我恩師他們確有不當之處。但是你知道我的,凝兒從來沒有瞧不起任何人,即便是有時候想法不切實際,但我從未有過害人之心,我希望人人都好。你為何不能原諒凝兒一次,凝兒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大哥,我不要和你身處兩個世界——”

洛凝說話急促起來,臉上一片激烈的潮紅,引來一陣輕輕的咳嗽。

林晚榮見她激動成這個樣子,心里也大是不忍,急忙在她背上輕輕拍了兩下。

虛弱之下的洛凝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竟猛地伸出玉臂,緊緊抱住他道:“大哥,大哥,我喜歡你,凝兒喜歡你——”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差點痿了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衷腸(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