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恨死你了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恨死你了

混在人群在的幾個洪興骨干,下手最狠,對著吳正虎的雙腿一陣猛踢,吳正虎一陣驚天慘叫,林晚榮甚至能夠聽到腿骨斷裂的聲音。

“唉,看來黑龍會是真的激起了民憤啊,陶小姐,你也看到了,我一再提醒大家不要使用暴力,可這姓吳的激起了民憤,擋也擋不住啊。”見吳正虎已是進氣多,出氣少,不死也差不多了,林晚榮假惺惺地說道。

陶婉盈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董青山見吳正虎已經被徹底擺平,便朝林晚榮點了點頭,然後一揮手,洪興的人馬便迅捷又悄無聲息地轉移了。

洪興的人馬剛消失在視野里,遠處就傳來一陣響亮的呐喊聲,一隊騎營的兵馬遠遠地沖了過來。為首的,正是程德的公子程瑞年。

救駕的來了,不過也太遲了些,林晚榮嘿嘿一笑,對著蕭峰幾人一打眼色,蕭家的家丁便迅速退回了作坊,只剩下一個手腳皆斷、口吐白沫的吳正虎躺在原處,就算僥幸不死,也是個廢人了。

程瑞年帶領了人馬沖到近前,附近早已空無一個人影。望著散落了一地的黑衣、血跡,還有一個半死人吳正虎,程瑞年臉色煞白,騎著馬來回打了兩個溜,不甘心地四處看了一眼,才狠狠地一揮手道:“我們走——”兩個軍士上前扛起吳正虎,一行人更迅速退走了。

大小姐在作坊里,將所有事情看得清清楚楚,見所有人馬都退走,這才長長地出了口氣,望了林晚榮一眼道:“眼下我們該怎麼辦?這就回去麼?”

林晚榮搖搖頭,程瑞年剛剛退走,外面情勢還不穩定,他沉思了一會兒,才道:“派個機靈點的人出去查探一番,若是附近再無人馬,我們再回府不遲。”

這是老成持重之策,蕭夫人也點頭道:“林三說的有道理,還是稍待片刻再走。玉若,今日雖是事發突然,但是我府中應對得當,蕭峰、四德諸人皆是有功,林三更是居功至偉。回府之後該當重重獎賞。”

“夫人過獎了。”林晚榮嘻嘻一笑:“我與蕭家,就像魚和水,同呼吸,共命運,誰也高不了誰。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大小姐笑著看了他一眼:“你這人,說話就喜歡揀些好聽的,你打的什麼主意,可別以為我不知道。”

我打什麼主意?嘿嘿。這話是二小姐來說還差不多,你就免了吧,反正不會打你的主意。

陶婉盈拉住蕭玉若的手道:“玉若姐姐,此地應該再無禍事了,我也要走了。今日我們護衛不力,讓姐姐受了驚嚇,姐姐莫要見怪。”

如此困境之下,陶婉盈孤身一人趕來救助,雖無出到多大力量,但這心思也誠摯得很。大小姐心里感激,緊緊拉住她的手道:“婉盈妹妹,今日我謝你了。以前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你不要多想。從此以後,咱們就是知心的好姐妹,日後多走動走動,可不要再生分了。”

陶婉盈也不知怎地,心里似乎委屈得很,聞聽此言,哇的一聲撲倒在大小姐的懷里,放聲哭道:“玉若姐姐,我,我,謝謝你。”

她本來一直以為自己遭了玷汙,活著早無生趣,後來得了林三的點醒,找了些有經驗的婆子檢查一番,才知道那些都是自己的猜想。這又驚又喜之下,心情就像一會兒地下,一會兒天上,落差之大,常人無法想像。她一直無人可以訴說,偏偏大小姐這幾句話,說的又極為暖心,陶婉盈想起這段時間的遭遇,哪里還忍得住,當下抱住她痛哭起來。

我蕭家的遭遇,又比你好到哪兒去呢?大小姐見她哭泣,心里暗自生悲,淚珠兒也落了下來,兩個女子竟是抱著哭成了一團。

靠,沒事你們瞎哭什麼,眼前的事情還沒解決呢,林晚榮看得大為不爽,忍不住干咳兩聲道:“大小姐,咱們還是先辦正事吧。”

大小姐急忙擦了擦淚珠,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又對婉盈道:“好妹妹,今日你就先回去吧,等過些日子安甯了,我們再好好敘話。”

陶婉盈輕輕嗯了一聲,擦干淚珠,便向門外走去。她翻身上了馬,又看了林晚榮一眼,道:“林三,你的恩德,我永遠銘記在心。”她說完一咬牙,猛地一甩馬鞭,駿馬揚蹄,過不了一刻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這個小妞的性子像是轉變了不少啊,林晚榮望著婉盈的背影想道。

大小姐瞥他一眼,歎道:“瞧瞧你做的好事,好端端個女子,被你嚇成了這個樣子。”

“大小姐,你的同情心太泛濫了吧。說話可要講良心的,以前這位陶小姐那般作惡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她是好端端的女子?”林晚榮嘿嘿道:“如今你看著她轉變了,變成了你心里的好女子,我就成了惡人了?這道理怎麼也說不通嘛。再說了,不是我做好事,她能變成現在這個乖巧樣子?治好了她的病,沒找她收錢,已經是便宜她了。”

大小姐望著他一笑道:“好了,算我說不過你。今天你立了大功,想要我怎麼獎賞你?”

“免了吧,這樣的事情我天天都在做,已經習慣了,要真是論起來,你都獎賞不完了。”林晚榮搖頭拒絕道。

從制作香水香皂,到杭州晴雨樓上力挽狂瀾,林三的功績有目共睹,蕭玉若再清楚不過。可以說,是林三憑著一己之力,拯救了蕭家,若要說到獎勵,還真不知道該賞些什麼好。

不過林晚榮的“狼子野心”,大小姐卻是知道的清楚得很,她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我蕭家能夠起死回生,說起來都是你的功勞,但不知你在我蕭家還能留多久?”

這個問題真是很難回答,以林三的本事,絕不可能一輩子困在蕭家。大小姐語氣中有些蕭索,林晚榮也唯有一歎,長期與她並肩戰斗,雖然有些爭吵,但在戰斗中也結下了深厚了友誼。

“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定,不過大小姐放心,就算以後我離開了蕭家,也是人去心不去。有什麼困難盡管找我。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很神奇的,基本上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情。”林晚榮腆著臉皮吹道。

“什麼人去心不支,說的這樣難聽。”大小姐聽他打趣,心情好了一點:“你這人說話,十句中有九句是騙人的,我才不信你。怕是你前腳離開蕭家,後腳早已將我們忘記得一干二淨了。”

林晚榮哈哈笑了幾聲,不與她繼續糾纏這個話題,正色道:“大小姐,瞧今晚的情勢,眼下金陵怕是會有大事發生。這作坊乃是我們的根基,為免遭了禍害,我們還得加派人手護衛才是。”

“正該如此。”蕭玉若一揚眉頭道:“從蕭家家丁里多挑些忠誠能干的,駐守這作坊,再請些武師回來調教,這里絕不能出一點事情。”

將這個想法和夫人一說,蕭夫人自然是大為贊成,敦促大小姐早些去辦。林晚榮心里早有算計,這香水與香皂都是自己的產業,更是以後發財的根基,只有交給自己人才能放心。而最中心的,莫過于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洪興了。讓青山選些忠誠的、能打的弟兄加入進來,洪興是我的洪興,蕭家是我的蕭家,老子來個黑社會、商會相互勾結,看誰以後還敢在老子頭上挑釁。

“二小姐來了,二小姐來了——”門外傳來一陣喧嘩,一輛馬車嘎然一聲停在作坊門口,蕭玉霜急急跳下車來叫道:“林三,林三,你在哪里——”

大小姐急忙迎上前去,驚道:“玉霜,你怎麼來了?外面不太平,你出來做什麼?”

二小姐一下子撲倒在姐姐懷里,急切地道:“姐姐,林三呢,林三在哪里?”

蕭玉若憐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問他做什麼?”

蕭玉霜眼中含著淚珠道:“姐姐,林三帶了人出去打架了。我得了消息的時候,他們已經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他那個人,平日里就會欺負欺負我,哪里會打什麼架,萬一傷著了可怎麼辦?這個壞人,不知道我擔心死了麼。姐姐,你快救他,姐姐——”

就會欺負你,我有那麼遜麼?林晚榮惡汗,見小丫頭哭得如梨花帶雨,卻又是大大的感動。

見著玉霜對林三的一片深情,大小姐微微一歎,神情有些黯然,見林三正躲在角落里偷笑,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怨氣,咬牙道:“你很得意麼?林三,我恨死你了!”

“林三?”二小姐一驚,急忙抬眼望去。林晚榮瀟灑地的扶小帽,揮揮手,騷騷道:“嗨,二小姐,我在這里——”

“林三——”二小姐又驚又喜,小手緊緊捂住了櫻桃小口,呆呆看了他幾眼,眼淚簌簌地落了下來:“你這壞人,壞死了——”

大小姐眼中冒火,狠狠瞪了林三一眼,輕輕拍著妹妹的肩膀道:“這人就是壞,玉霜別怕,以後我與你一起收拾他。”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廢了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誘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