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四輪賽詩(2)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四輪賽詩(2)

“凝姐姐,你怎的了?”巧巧一驚,急忙將她抱住,手掐她人中輕輕揉捏著。

洛凝長長出了口氣,緩緩睜開眼睛,柔弱的道:“巧巧,大哥——大哥他輸了麼?”

巧巧還未搖頭,便聽外面己經有人起哄起來:“做不得詩,那你便速速退下,別妨礙別人比試。”

趙康甯與吳雪庵見林三第一輪便如此露怯,臉上頓時有幾分輕蔑之色,唯有侯躍白心里疑惑,他認識的林三可不是如此輕易認輸的人。或者說,他從來就沒有輸過。

林晚榮看了起哄的幾人一眼,笑道:“我吟不出含有梅字的詩句,但並不代表我詠不得梅。”

他將手中杯酒一飲而盡,緩緩踱了幾步,帶著些許醉意道:“萬嶺千山攜白首,天賜胭脂輕抹腮。遙問蘭竹春何在,玉骨冰肌暗香來。”

“好——”這次卻是洛遠、青山、郭無常幾人帶頭吆喝,廳中皆是識貨之人,頓時叫好聲響成一片。

那學政微笑點頭道:“由遠及近,善用比喻,全句無雪無梅,卻是雪中贊梅。果然有些門道。這詠梅一首,當以這位才子為最佳。”

趙康甯和吳雪庵臉色皆是難看,沒想到這第一陣,就讓林三取了先機。二人再不敢有輕視之心,趙康甯想起他那對聯的美譽,更是暗罵自己愚蠢,會對對子的人,怎麼可能不會詩詞呢?唯有侯躍白已經習慣了林三的突出,倒無多大意外。

躲在簾子後的洛凝輕輕拍著酥胸,嗔道:“大哥這人,嚇死個人了,再也不理他了——”

巧巧噗哧笑出聲來,輕道:“不理他?待會兒走得最快去見他的,不知道又是誰了?”

洛凝羞道:“他是你相公,你自然為他說話,那日洞房之時,怎地不見你笑別人?”

兩個女子咯咯笑成一團。巧巧道:“凝姐姐,大哥對這種體裁詩最是厭倦,今日做這詩可不容易,還特意取了第一陣的第一,這可都是為了你。這下你可以放心了,不用再暈過去了。”

“討厭。”洛凝臉腮輕紅,小聲道:“巧巧,你別誤會,我和大哥沒、沒、沒——”她自己都害臊地說不下去了,再說沒什麼,連傻子都不信了。

巧巧笑道:“凝姐姐,你有這心思,便應該早些與我說,中間自會少了許多波折。也少讓你受些孤苦。大哥這人,你還不知道麼,但凡對他好一點,他都會對你好上百倍。”

洛凝輕嗯一聲,不敢說話了,巧巧微微一歎,心里卻是有些酸楚。

這第一陣十進六的比賽算是完成了。林晚榮取了排位第一,趙康甯、吳雪庵、侯躍白連帶著其余兩位才子皆進入了六強。

眾人見最不被看好的小子竟然成了一匹黑馬,自然有些驚訝,便到處打聽他的名頭起來。待到聽說這人就是洛府宴上折了對中之王的蕭府家丁林三之時,頓時驚詫異常,這家丁著實有才啊。以一個小小家丁,能夠殺入金陵賽詩會六強,怎不叫人刮目相看。

第二輪是六進四,林晚榮旁邊的兩位才子,第一輪是勉強過關的,看了別人的表演,心里頓時好生沮喪,自認才學之上,確實比不上前面四人。

林晚榮見他二人臉色,便知他們心思,笑道:“二位兄台,莫要沮喪,這詩詞之說,本來就是玩鬧二字,若是過于計較,反而落了下乘。”

那二人見他面醉心不醉,又如此與人親近,心里著實敬佩,便對他抱拳一笑,將眼前美酒一飲而盡,自覺心境也上了幾分。

師爺大聲唱道:“此第二輪,唯有四位才子可晉級。請江蘇都指揮使程德大人賜道!”

那黑臉程德站起來大聲道:“我程某人,生于行伍,粗人一個,對于詩詞不太精通。今日出這個題卻為難我了,我見這船上美酒佳肴,甚是豐盛,那便取個酒字為題吧。”

諸位才子明了,這次都指揮使大人出了個酒字題,卻是空間廣闊,任人發揮,寫得好不好,就看意境了。

此次卻是小王爺趙康甯率先起立道:“學生趙康甯,飲酒一首:對酒不覺眠,落花沾青衣。醉起看溪月,鳥還人亦稀。”趙康甯的飲酒詩做的有些味道,說的是夜入花溪喝酒的美事,倒也算不錯。

侯躍白亦站起道:“學生亦有飲酒詩一首:欲摘梨花新做酒,秦淮煙波雨不休。曉妝鏡前聽風起,半遮臉來是離愁。”這詩乃是一首閨怨,意境不俗,比趙康甯那首還要強上幾分。

吳雪庵微微一笑,大聲吟道:“飛雨吹枰近黃昏,輕衣縵舞做俗塵,玉簫吹斷且共酒,幽軒坐隱月照魂。”

學政與洛敏一起點頭,論氣勢,論意境,前三人當中,以這吳雪庵為最佳。

眾人目光便直接落到了林晚榮身上,這個家丁有著太多的神奇,沒人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林晚榮起立笑著道:“哪位小哥,為我拿些紙來——”

早有小厮殷勤送上紙筆,林晚榮卻將那毛筆硯台往邊上一丟,取出鉛筆刷刷寫上幾個字:“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待那小厮將字畫掛起,眾人皆是好奇地打量起來,更有人輕聲念了出來。

洛凝撥開簾子,偷偷看著那幅字幅,眉頭一皺,思索了良久,忽地一拍手喜道:“我知道了,大哥這次又贏了。”

巧巧疑惑地道:“大哥贏了?我怎的沒看出來。”

洛凝在它耳邊輕語幾句,巧巧細細一看,可不就是麼?當下心里也是大喜道:“大哥就喜歡弄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吊人胃口。”

林晚榮巡視一周,目光落到吳雪庵身上,笑著說道:“吳公子,你是京中才子,能否幫我一個忙。將這詩文念上一念。”

吳雪庵不屑道:“這有何難。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你這詩雖然有些味道,卻也比不上我。”

林晚榮大笑著道:“不會品詩者,自會覺得這詩平常。”

他取出鉛筆,在那詩句中間畫上頓號,對表少爺笑著道:“郭少爺,便請你來讀一讀吧。”

郭無常見林三點到自己名諱,當即站了起來,得意洋洋念道:“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特意遙指杏花村。”

大廳眾人皆是愣了一下,接著便爆發出如潮的掌聲,原來這詩竟然是個斷句詩。不同的斷句,便成了兩首截然不同的詩,更絕的是斷成的兩首詩都極有韻味,非是凡品。如此一來,便把那吳雪庵比了下去。

吳雪庵丟了這麼一個大丑,臉色漲紅成豬肝,過了一會兒才道:“耍些小手段,非我讀書人所為。”

林晚榮哈哈笑道:“我欲斗詩一百篇,金陵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這飲酒詩我便吟上一百首又有何難?只是我不屑于用那些手段贏你。”這話只有林晚榮自己明白,別人皆是不懂。

眾人聽他隨口吟來皆是佳句,哪還能不服。表少爺諸人早已將桌板拍的嘩嘩直響,這林三。簡直就是蕭家之福啊。這一輪比試,林晚榮當之無愧的再取第一。

洛凝興奮得小臉通紅,眉間笑成一朵花。巧巧學著她語氣道:“我與大哥真的沒、沒、沒什麼——”

“你個壞丫頭,這般戲謔于我。”洛凝在巧巧身上輕輕拍了幾下,眼角滿是媚意。

巧巧輕輕一歎道:“凝姐姐,你可莫要弄錯了,大哥是我相公,你要入我家門,可得先過小妹這一關。”

洛凝臉紅到脖子里,輕聲道:“誰要入你——好妹妹,我便忘了你與大哥在我閨房做的那些好事,你便饒了姐姐,行嗎?”

第三輪四進二,乃是重中之重,通過前兩輪的表現,林晚榮力壓眾人,早已從黑馬進化為奪魁的大熱門人選。進入這一輪的,除了林晚榮,便是三位才子了。

師爺道:“第三輪斗詩開始。此輪請總督洛敏大人出題。”

洛敏緩緩站了起來,拍拍大肚子知道:“今日賽詩會,各位英傑才子竟顯風流,果然是精彩異常。本府身為江蘇總督,一省首憲,看到此次賽會湧現出如此多的人才,自然是深感欣慰。恰逢小女洛凝年屆雙十,又喜好詩詞,老朽亦想借著這賽詩會的東風,為她尋一戶好人家,以遂了我多年的心願。”

眾人見洛敏不出題,反而先提起了傳說中的洛小姐選婿的事情,頓時皆都興奮了起來,這可是此次賽詩會的最大看點,一段才子佳人的傳說將就此誕生。雖說大部分才子都只能看熱鬧,但能親自經曆這一盛事,又何嘗不是幸運?

洛敏繼續道:“小女選婿標准有二,一要才華出眾非同凡響,二要小女能夠看得中意,還要經過小女親自出題考核,方才算得過關。至于小女的品貌如何,老朽也不用多說了,金陵城的父老鄉親皆可作證。”

“喂,洛大人,麻煩你快些出題考核吧,我有些餓了。”林晚榮笑著打斷了洛老頭的洋洋灑灑,引來眾人的一片笑聲。

“大哥從來都是這麼壞——”洛凝在簾子後面望著林晚榮,羞紅了臉頰道。

洛敏道:“好,既如此,老朽就不耽誤大家的寶貴功夫,這便出題了。我這是接龍詩兼回文詩,叫做春夏秋冬。每一句吟一個季節。老朽念的是第一句。鶯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請諸位才子接下去吧。”

眾才子聽了這句詩,皆是色變。原來這句不僅是吟春的回文詩,這十個字,更是包含了一首七言絕句,分開來念再加回文,即為:“鶯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鶯。”

林晚榮也暗自吐了下舌頭,這個洛老頭,寫一句詩,里面還搞這麼多機關,靠,分明是不想讓人答上來。老子偏不讓你如願。

接著洛敏的這句,下面一句就該是詠夏了。但這詩確實難度太大。吳雪庵和趙康甯面面相覷,不敢答話,這個洛敏,果然不愧為狀元之才啊。

總督大人四周望了一眼,笑道:“四位公子,可曾接得上來?”見無人答話,他又問了一遍,臉上的笑意更濃。

後台的巧巧焦急道:“洛大人出這麼難的題目,難道不想為姐姐你招婿?”

洛凝也是狠狠一跺腳道:“爹爹這是做什麼?明明是我不願意招婿。他卻硬生生地讓我來,如今好不容易大哥進了四強,他卻又出這樣的題目刁難大哥,真是恨死人了。”

巧巧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心中暗笑,這洛大人可不止難為大哥一人,你怎麼不去說。

洛凝輕輕一歎道:“巧巧,其實這事並非這麼簡單的。當日我祖母大人壽誕之後,那甯小王爺,竟然托了人直接上門提親來了——”

“提親?”巧巧一驚道:“那姐姐你答應了沒有?”

洛凝苦笑著看她一眼道:“傻丫頭,如果答應了,還有這招親之事麼?”

巧巧點點頭道:“我明白了。原來洛大人是借著這賽詩會選婿,來拒絕小王爺的。”

洛凝輕道:“這選婿只是一方面,背後還有許多的東西,那是爹爹去想的正中下懷,也非我們女子能管。爹爹將這選婿的消息宣揚出去之後,我卻還蒙在鼓里,依著我的意思,我是絕不願做這無聊之事的。但爹爹也有他的考慮,最終他也答應了我,這選婿一定是要我挑中之人方可。”

“我明白了,所以你才讓大哥一定要來參加這賽詩會,有沒有才學,中不中意,那都是你說了算。”巧巧恍然大悟道。

洛凝羞澀點點頭,不敢再說下去了。

“可是哪位公子能夠續上此句?”洛敏微笑著又問了一遍。

廳中之人面面相覷,原來還想著四進二能有一番激烈拼殺,哪里知道總督大人這一題,便難住了所有才子,不僅是甯小王爺、吳雪庵沒了反應,就連那一鳴驚人的林三也沉默不語。如此一來,豈不是無人能再上一步了?

“大哥,快呀——”洛遠和青山看得暗自焦急,不住地打著氣。

看見洛敏腆著大肚子暗自得意的樣子,林晚榮忍不住的好笑,見大廳之中寂靜之極,他站起身來,笑著道:“洛大人,在下要念一首詩。”

廳中眾人一見有人站了起來,頓時嘩然,而且是那一路闖關的黑馬林三,更加地興奮起來。但一聽說他是要吟詩,卻都有些失望,這是接龍詩,要你吟詩做什麼?接不上洛大人的詩,那這比試便也不用進行了。

吳雪庵上輪丟了丑,對林三已有積怨,聞聽他此言,忍不住冷笑道:“此為接龍,要你吟詩何用?”

林晚榮長笑三聲道:“有沒有用處,你聽了便知道。”

洛敏看了林晚榮一眼,笑道:“林公子,是何好詩讓你有如此雅興?還請詠來一聽。”

林晚榮點點頭,大聲念道:“香蓮碧水動風涼,水動風涼日月長;長月日涼風動水,涼風動水碧蓮香。”

廳中諸人還未明白,吳雪庵卻是臉色大變,趙康甯和侯躍白旋即也明白過來,臉上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洛凝默默吟念兩遍,忽地大叫道:“林大哥贏了。”

“噓——”巧巧豎起纖秀的食指,示意二人在偷聽,可別讓人知道了。她對大哥的本事已經見怪不怪了,聞言也不多問,嘻嘻笑道:“凝姐姐,這下你放心了,我早說過,大哥從來不會讓人失望的。”

洛敏鼓掌笑道:“好,好,林公子果然才學非凡。這一關,便只有你通過了。”

除了有限幾人之外,其他人等皆是不明了這其中訣竅,一個台下的公子站起來道:“洛大人,這一陣為何是林三取勝?學生不太明白。”

洛敏微笑道:“那我便來為大家解釋一番吧。老朽所出第一句為詠春,第二句理應為吟夏。林公子所吟詩句,正是將原詩回文而成,他這詠夏之句乃是——香蓮碧水動風涼日月長。”

眾人細細思索一陣,這才明白過來,刹那間,掌聲如潮,經久不息。洛敏出的這一題的難度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家丁林三的能耐著實不小。

林晚榮站起身來,環回打了個揖,笑著道:“誤打誤撞,承讓承讓。”

這春夏秋冬詩,本應是四句,眼下只有春夏無秋冬,其他三人卻是接不上來,實在有些遺憾。林晚榮見洛敏眼光打轉,不斷向自己身上飄來。莫非這老頭想讓我把秋冬都對上來,我靠啊,別玩我了。他急忙大聲道:“洛大人,這一陣是誰贏了?”

接龍詩便只有他一人答了上來,誰輸誰贏顯而易見。本來是四進二的決賽,卻只能進一,這大賽便提前結束了。竟讓林三折了桂冠,自然有人不服。

洛敏剛要答話,卻見那程德站起身來道:“且慢,洛大人,諸位大人,說好是四陣比試,如何才賽了三輪,便要結束了。依下官看來,為公平起見,還是再賽一輪為好。也好讓我等與諸位才子一飽眼福,諸位說是不是?”

眾人本不想見著如此精彩的斗詩會便匆忙結束,便都轟然應好,洛凝在台後急地直跺腳道:“這些人,怎可言而無信?”

洛敏看了林晚榮一眼,似是征詢他的意見。林晚榮心里暗罵,你這老頭,連你女兒的幸福都不要了?還來假惺惺問我干什麼。

趙康甯對京中才子吳雪庵打了個眼色,吳雪庵即起身道:“謝程大人和洛大人給學生三人一個機會,學生便代表小王爺和侯兄,向林公子請教一番了。”

侯躍白剛要說話,趙康甯狠狠瞪他一眼,侯公子懼怕小王爺權勢,便不敢開口,自然而然的被代表了。

林晚榮嘿嘿笑道;“吳公子好說了,這斗詩賽本身便是公平之極,眼下最後一輪諸位兄台謙讓,讓小可勝出,吳公子已失去機會,卻如何請教呢?”

他三人落敗,是眾人親眼所見,林晚榮如此一問,吳雪庵頓時口啞。底下圍觀眾人躁動起來,大叫道:“再賽一輪,再賽一輪——”

林晚榮一笑道:“不過——大家聲勢既然這麼熱烈,吳兄又如此誠心,小可不許,那也太不近人情了。便規矩便是規矩,也壞不得,不如這樣吧,在下想個折中之法。吳兄你親自斟杯茶,送至小可手上,叫聲林先生,咱們便再賽一輪亦無不可。”

這個法子,是要逼吳雪庵認輸拜師,就算最後一陣他扳轉回來,但這尊師之禮已行過,便贏了也等于沒贏。讀書人清高之極,眼下又是二人斗詩,眾目睽睽之下,吳雪庵怎願低人一頭,哼了一聲卻不說話。

底下觀眾可不樂意了,洛遠帶頭呼道:“斟茶,斟茶——”

台下氣氛一片熱烈,洛敏撫須微笑,程德黑著臉不說話。趙康甯對吳雪庵連打眼色,吳雪庵無奈之下,一咬牙,起身斟茶,送至林晚榮身前道:“林先生,請用茶!”

林晚榮大刺刺坐在椅子上,也不起身,接過茶盞,似老學究般點頭微笑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那師爺大聲道:“此為是後一輪,二位才子競逐,可自由選題。”

吳雪庵憤憤咬牙。猛一揮手道:“不用了,我只出一詩,以盞茶為限。請林先生對上一首。若他對上,便算我輸。”

眾人一看最關鍵的時候到來了,這位京中才子看來是徹底被激怒了,好戲便要上演了,早已按捺了呼吸,聽他出題。

吳雪庵在廳中緩緩走了幾步,想起今日受辱的遭遇,心中愈發地憤慨,大聲道:“有木也是棋,無木也是其,去掉棋邊木,加欠便是欺,龍游潛水糟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這便是他今日心情的真實寫照。他是馳名京中的才子,受邀來參加這金陵賽詩會,本以為會大大的風光一把,哪知先有讀錯詩,後有當眾拜師。對他這樣心高氣傲,名聲在外的讀書人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

吳雪庵話音一落,廳中便有人大聲叫起好來,他這首詩雖是暗中罵人,卻也大有機智,果然不愧為京中才子,的確有些學問。林晚榮向廳中掃了一眼,見那些叫好的人眼神不斷偷偷地打量趙康甯,顯然都是這小王爺的眼線。媽的,跟我玩這一套,老子玩這個的時候,你還在黃泥巴和尿玩呢,林晚榮冷冷一笑。

吳雪庵受了眾人鼓舞,自覺先前受的“侮辱”減少了幾分,膽氣立壯,大聲道:“林公子,盞茶時間要到了,你可能對得上來?”

林晚榮呵呵笑道:“斗詩而已,純屬娛樂。吳兄也不用太在意,這詩我便不對了吧。”

吳雪庵欣喜道:“怎地?莫非林兄你認輸了不成?這卻是稀奇了?”

“認輸?”林晚榮冷哼一聲:“吳兄,不瞞你說,我的字典里,從沒有認輸這個詞,我怕的是對上了這詩,叫你太過于難堪。”

趙康甯站起來道:“林三,休得說些廢話,快些念出你做的詩來,若是對不上來,你便自動退到一邊去。”

林晚榮眼睛一瞪,怒喝道:“林三也是你叫得的?小王爺,莫非你忘了當日的承諾不成?”

趙康甯臉色刷地通紅,恨恨咬牙道:“那便請林先生,快些對詩吧。”

他們這一出,廳中有人知曉原委,大多數人卻不知道為何,但見小王爺受了林三的叱責也不敢頂嘴,心里皆是奇異萬分。

林晚榮哈哈一笑:“既然吳兄和小王爺如此盛情,那小可便試上一試。吳兄那詩有趣之極,又是什麼龍啊虎啊,又是什麼蝦啊狗的,實在威猛得很。倒像你們京中才子才是龍虎,我們江南士子在你眼里皆是不中用的什麼小蝦米。這卻太小看了我江南才子們。”

吳雪庵那詩本只是諷刺林晚榮一人,哪知經他一無限擴大,卻變成了攻訐江南才子,廳中諸人江南士子占多,眼下林三儼然已經代表了江南才子,吳公子這一暗罵,頓時黃泥巴落在了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吳雪庵放口作詩之時,根本未曾考慮過這些,不曾想這林三如此狡猾,轉眼便將江南才子拉到了他的陣營里,自己實在是大大地失算了。吳公子偷偷抹了下額頭冷汗,再也不敢說話。

林晚榮嘿嘿道:“既然吳公子這般小看我江南才子,那我也說不上客氣了。今日我們身處這秦淮河上,在下便以流水入題:有水也是溪,無水也是奚,去掉溪邊水,加鳥便是鷄(雞),得意貓兒雄過虎,脫毛鳳凰——不如雞。”

“好啊,好啊——”廳中掌聲如雷鳴,傳遍了秦淮河中。此皆是眾人真心所發。這最後一輪爭鋒,林晚榮從容大度,不僅不懼怕京中才子吳雪庵,更是將他那辱罵,原封不動地學了回去,漂亮之極。

吳雪庵面色發白,趙康甯臉色鐵青,做聲不得。

林晚榮擦了下額頭冷汗,媽的,做這些鳥詩,比打一場仗還要累。為了洛凝這小妞,本才子這次可是花了大力氣啊。

洛敏鼓掌笑道:“好,好,好,這賽詩會四輪圓滿結束,林公子才華非凡,榮登魁首,乃是眾望所歸。”

林晚榮心里倒是平靜,除了奪冠在意料之外外,其他的都在意料之中,沒有什麼可驚喜的。

郭無常正在為林三歡呼雀躍,卻有一個蕭府家丁急急走了過來,在表少爺耳邊說了什麼,郭無常一驚,手中的茶盞便掉落在了地上。

“洛大人,請問洛小姐對我們林公子有什麼看法呢?”廳中一人大喊了起來,眾人哄堂大笑,廳內喧嘩成一團,此乃是本次賽詩會的重頭戲,又豈能不談?

“這個麼——”洛敏撫須微笑道:“選親之事,最終還要由小女決定,來人,快請小姐——”

洛敏話音方落,便見簾後走出個小丫鬟,手里持著一只芙蓉帳,一方繡了鴛鴦的錦帕,行至林晚榮身前,福了一福,微笑道:“林公子請了,此兩樣物事,乃是我家小姐贈與公子,並請公子以此賦詩一道。”

啥意思啊,林晚榮看著這芙蓉帳和鴛鴦帕,仿佛看見洛凝那小妞通紅著小臉,躲在幕後偷偷向自己打量的樣子。他騷騷一笑,心里也是噗通噗通亂跳,這小妞有意思啊,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明明是你對我表白了,怎麼還要讓我淫濕。唉,這女子,臉皮比我薄得多啊。

他此時騷興正濃,淫兩首小詩不在話下,取過紙筆刷刷刷刷寫下幾行,還未寫完,便見表少爺郭無常滿臉焦急地沖上前來,在他耳邊說了兩句。

“什麼?”林晚榮一驚之下,丟了紙筆,便飛一般往艙外走去。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四輪賽詩(1)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遇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