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厭你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厭你

幾日不見,大小姐似乎清減了許多,眼中有幾分傷神,玉盤似的臉頰上掛著淡淡的哀愁,豐胸細腰小翹臀,身段依然挺拔玉立,少了幾分高傲,卻多了些幽怨,與青日相比,別有一番動人風韻。

大小姐方才拜菩薩,言語雖簡單,寥寥幾句話而已,只是聽在林晚榮耳里已覺大不尋常。她想念的那壞人??在大小姐口里的壞人,除了我這壞到家的林三哥,還有誰能獲此殊榮?聽她語氣,似乎對我有那麼點那啥??他心里頓時噗通噗通跳了起來,意外,實在太意外了,會要人命的。

“誰?”大殿里空曠,林晚榮聲音雖小,落在大小姐耳里卻是格外清晰。她沒想到後殿竟然有人,心里吃了一驚,急忙站了起來喝道。

林晚榮暗自叫苦,怕什麼就來什麼,這不是故意整人麼?他訕訕笑著走出來,對蕭玉若招手道:“嗨,大小姐,你好嗎?二小姐好嗎?夫人好嗎?福伯好嗎?府里的兄弟們都好嗎?”

“是你?”見從後面走出來的,竟是自己在菩薩面前念叨的人,蕭玉若又驚又羞,想想方才說的話兒極有可能一絲不落的落進他耳里,大小姐有種要昏倒的感覺,心里的慌亂自是難以言說。

“不是我,是菩薩,是菩薩在說話。”林晚榮干笑了兩聲,補充道:“大小姐放心,我什麼都沒聽到。”

“是你,是你,就是你。你是故意的。”大小姐心里淒苦,望著這個討厭的人,心里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五味雜陳。淚珠兒嘩嘩落了下來,泣聲道:“你是故意躲在這里看我笑話的!”

這小妞太倔強了,我還沒養成偷聽別人隱私地習慣呢。見大小姐哭得淒慘,林晚榮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若是像今天之前什麼都不知道,那便還罷了。偏偏在不恰當的時候,聽到了些不該聽到的內容,又被大小姐發現了,這事還真難辦。一時之間,他也沒做好心理准備。只得緩緩走上前去,輕聲道:“你不要哭了,我真的不是故意地。是夫人早上來尋我。說二小姐不見了,我焦急之下,才會到這里來看看的,哪知我在里面搜尋,你卻在外面查看。這只是一個偶然之下的巧合,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至于你說的那些話,我一句也沒聽到!”

“你真的什麼都沒聽到?”大小姐哼了一聲。望著他,淚珠兒卻滾滾滴落了下來,竟比剛才哭得還要厲害。似乎他真的什麼都沒聽見,反而更委屈。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林晚榮急忙道:“即使聽到了,我也肯定會全部忘記的,我以信譽擔保。”

望著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林三,大小姐再也忍不住了。撲上前去,揚起小拳頭,恨恨的砸著他胸膛,大聲哭道:“我叫你聽不到,叫你聽不到,叫你聽不到,你這壞人,要欺負死我,你才甘心??”

無敵了,要我說聽不見地是你,要我說聽見的還是你,怎麼回答都是錯了。還要挨你這陣拳頭,我容易嗎我?

大小姐淚如雨下,那小拳頭砸在他身上,和撓癢癢沒有什麼區別。

原來這丫頭真的有點喜歡我!林晚榮有些發愣,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細細回想和大小姐交往以來地經曆,還真有那麼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夾雜其中。只不過他給大小姐留下的第一印象便是卑鄙無恥,大小姐給他的第一印象也是高高在上不切實際,兩個人互相看不順眼,就像是斗氣的冤家,誰也不肯服了誰,他壓根就沒想過大小姐會對自己產生好感。若不是今日無心偷聽到了,以自己與大小姐地狀態,怕是一輩子也不會往這個方面想了。所以說,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啊。

他輕歎了一聲,頗有些幸福的煩惱地感覺。大小姐見他神情古怪,更是羞急,不知該怎地才好了。

林晚榮想通了這些,再回想大小姐的所作所為,感覺頓時豁然開朗,原來這小妞的所作所為不是沒有道理,而是過于講“道理”了。

他充分的發揚了人賤人愛的犯賤精神,嘿嘿笑著道:“大小姐,我是真的沒有聽到啊!要不,你再說一遍,我保證一個字不漏的記住。”

大小姐臉上一紅,急急擦去眼角淚珠,哼道:“你做夢,沒聽見最好,鬼才希望你聽見呢。”聽他似乎話里有話,大小姐神情慌亂無比,眼光也不敢看他,心里噗噗直跳,臉上陣陣發燒。

想起與大小姐之間的種種,林晚榮微微一歎,拉住她小手道:“好了,不要鬧了,亂七八糟的事情夠多地了,我們先好好說會話吧。”蕭玉若的小手溫熱,沁出點點汗珠,握在手里,就像一塊溫水里的暖玉,柔和無比,細膩無比。

被他拿住了小手,大小姐只覺自己的心似乎都要跳出來,身軀一陣輕輕顫動,想要掙脫他,卻又使不出力氣。她仿佛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嗓音中帶著絲絲顫抖,強自忍住羞澀,努力板起臉頰道:“說??說什麼??你??你要做什麼??沒見過你這麼壞的人??”

她的心里越跳越快,早已說不下去,敷粉似的臉頰上,染上一層濃濃的暈紅,火燒般的感覺讓她渾身都失去了力氣。一句話結結巴巴說完,自己都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更無絲毫底氣可言,她急忙低下頭去,不敢讓他看見自己火般滾燙的小臉。

“我不在家,你不要苛責手下的人,創業容易守業艱難,該當好些對待他們,人家才能全心全意為你出力,不要亂發脾氣。”林晚榮不經意道。

大小姐嘴唇張了張。想要反駁,望見他面容正經,卻又開不了口了。她臉上紅的像要滴出水來,輕咬紅唇。鼻孔里輕輕嗯了一聲,旋即似乎又不服氣似的抬起頭道:“我哪里對他們不好了?是這段時間心里煩躁,才會過于嚴厲了些,我也沒做錯什麼,這些人就會跑去向你告狀!”

她眉如春水,目似凝黛,說話間臉頰羞紅,酥胸起伏,如三月桃花般鮮豔,那委屈的神情不似一個叱咤商場地女強人。倒盡顯羞澀女兒家的種種風情。

林晚榮看的呆了一呆,大小姐若是每日都是這般柔情似水,那會是怎樣一種美景啊。

“看什麼看!”蕭玉若心里嬌羞不堪。想要做出尊嚴,使盡了力氣,卻再也板不起面孔,被拿住的小手,緊張地滿是汗珠。“我。我要去尋玉霜了。”大小姐臉上一片鮮豔的紅色,急急低下頭去,以細如蚊蚋的聲音說道。

“我們一起去吧。”林晚榮道。想起玉霜。他心里也是緊張起來,這里沒有尋到那小妮子,莫不是她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不成?

見林三臉上擔憂的表情,大小姐想起自己與他的關系,又想起妹妹與他的關系,她心里為難,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誰要與你一起去,沒羞沒臊。”聽他說話,大小姐心里微微一顫。一陣甜蜜滋味湧上心頭,言不由衷的說道。

她用盡所有力氣,將小手從他大掌中抽了回來,臉上燦爛一片,再無絲毫勇氣去看他,輕聲道:“我尋玉霜去了,你,你不要跟著我,我討厭你??”

討厭就討厭,不討厭才怪了。林晚榮望著大小姐,呵呵一笑。

大小姐仿佛被他看穿了心事,心中一顫,臉上浮起一層鮮豔的粉色,嬌軀輕扭,直往大殿之外奔去,步伐甚是急迫,似乎在這里多待一刻,便會危險加上一分。

這丫頭,跑的倒快,林晚榮無奈地搖搖頭,望著大小姐搖曳生姿的美妙身段,心里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人生真是奇妙啊,昨天還在埋怨這丫頭胡亂發脾氣,今天卻聽到了她的真心話,雖沒將他打懵,卻也生出些不真實之感。

“大小姐,走錯方向了??”見蕭玉若急急往寺廟里面奔去,顯然是心情激動之下,根本就沒有辨清方向,林晚榮笑著喊道。

“要你管!”大小姐臉上發燒,停下腳來,見果然是慌亂之下走反了方向,恨恨地跺了下腳,臉色如夕陽般紅豔,掉轉方向又往寺外跑去。走到林晚榮不遠處時,她偷偷瞥他一眼,臉上鮮豔如桃花,嬌哼一聲:“你這討厭的人??”

她似嗔似怨,臉上薄怒中帶著三分羞紅,林晚榮看的發呆,心中一蕩,這大小姐銷魂起來,比安姐姐還要勝上三分那!

蕭玉若見他目光如炬,哪里還敢多留,頭也不回的向外奔去,只是心里再也平靜不下來。

真是來的早不如來地巧啊,見蕭玉若出了廟門,林晚榮無奈一笑,轉過身來,捐了一錠銀子做香火,對著菩薩前所未有的虔誠拜道:“感謝各位菩薩大仙慷慨相助,等我從京城回來,一定為各位重塑金身。”

他掛心蕭玉霜,又在棲霞寺內仔仔細細搜尋一番,逢人便問,卻是依舊沒有見著二小姐的影子。與大小姐那朦朦朧朧地滋味,本來甚是愉悅,但沒尋著玉霜,他心思卻再也好不起來。

出了寺院,大小姐早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想想這丫頭此時的心境,恐怕也是亂成一團麻,哪里能安下心來尋找玉霜?倒也為難她了。

正在想著回去召集青山洛遠開會,發動洪興中的兄弟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玉霜,他信步便已來到了棲霞寺前的湖邊。上次被擄歸來,便是在這里正要與二小姐親熱時,被大小姐抓了個現行,當時將大小姐恨的牙癢癢,現在想想,這里有頗多尋味,也頗多懷念之處。

湖面平靜,清澈見底。他目光隨意一掃,便見那湖邊坐著個少年公子,背對著自己看不清容貌。個子不高。身著一身淡藍的袍子,雙肩消瘦贏弱,發髻盤起,露出修長潔白的頸項和晶瑩如玉的小耳朵。

這身影看著有些熟悉。是哪家地公子哥長得如此俊俏?林晚榮細細瞅了一眼,心中頓時大喜,悄無聲息地走過去,輕輕道:“女施主,貧僧給你送茶來了???””

“不要,不要,哪里來的和尚,打擾本小??”那少年公子聲音清脆,說了一半,忽覺有異。急急轉過身來,望見眼前那張朝思暮想的面孔,雙眼立即蒙上一層薄薄地水霧:“林三。真的是你麼??”

“女施主,正是貧僧。哎呀,女施主,你撞壞老衲了??”

二小姐猛地撲進他懷抱,揚起小拳。拼命的打他胸膛,淚花落滿臉頰道:“討厭,討厭。你這討厭的壞蛋,嗚嗚,叫你不來找我,我打死你算了,然後再陪你一起死??”

他這前胸方才在廟中遭遇大小姐暴揍,眼下又被二小姐惡打,心里唯有哭笑不得:我與這姐妹二人,緣分實在奇妙了些。

將玉霜緊緊抱在懷里,這丫頭哭得稀里嘩啦。淚水濕透了二人衣襟,二小姐卻是越哭越厲害,如同長江之水泄了閘門,抽泣著幾乎要暈厥了過去。

何苦呢,林晚榮心里歎了口氣,老子這是自作自受啊,真為難了玉霜!他輕輕在玉霜後胸上拍了幾下,小聲道:“二小姐,不要哭了,你哭的我心里也不好受??”

二小姐猛吸了一下鼻子道:“我就哭,就哭,難受死你這個沒心肝的。你在外面風流快活,愜意的很,哪里還記得我,我哭死了你也不會管的。”

“我怎麼會不想你呢?我每日白天想,晚上想,吃飯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還在想。”甜言蜜語不用細想,張嘴就來,他微微歎了口氣道:“唉,二小姐,你不知道,我這次出去,九死一生,差點就沒有命活著回來了。”

二小姐果然被他這一招轉移了精力,嚇得也不敢哭了,緊緊摟住他道:“林三,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帶鎮遠將軍去收拾他,看誰還敢欺負你。”

林晚榮哭笑不得,心里卻更感動,抱住她道:“你不用擔心,那些欺負我地人,早已被我干掉了。以後誰要敢欺負你,你也跟我說,我現在手上人多,打他個骨頭稀爛是沒有問題的。”

“吹牛!”聽他語氣輕松,二小姐也破涕為笑:“要說欺負我的,第一個就是你了,你自己與自己算賬吧。”

林晚榮哈哈笑了兩聲:“哪能呢,我疼你還來不及。怎麼舍得欺負二小姐呢。”

“你自己說說,你回金陵多少時日了,卻從不來看我。枉我每日為你留在房中祈禱求福,府里地人都說我改了性子。”蕭玉霜眼泛淚花,委屈的道。

想想也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丫頭,從前那般活潑,喜好惡作劇,自從遇到自己之後,卻變得如此多愁善感,算來算去,自己就是罪魁禍首了。想到這里,林晚榮正色道:“玉霜,你以後不要刻意的壓抑自己,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還是喜歡見到原來那個無憂無慮的小丫頭。”

蕭玉霜羞澀一笑,哼道:“只要你不欺負我,我就還是那個玉霜。你說說,你什麼時候沒有欺負我?”見她目中含淚,臉上帶笑,年紀雖是不大,卻生地明目皓齒,豔麗非凡,神情一片殷切,與大小姐風味迥然不同,林晚榮心里搔癢,嘿嘿一笑:“那我就欺負你一輩子,你願不願意?”

蕭玉霜望著他,臉上驚喜萬分,猛地勾住他脖子道:“這是你說的,以後我們就互相欺負,誰也不准離開誰。”她呆呆的望著他,突然開口道:“林三,你帶我私奔吧?”

林晚榮大汗,這丫頭怎麼又冒出了這種傻傻地念頭,私奔難道很時尚嗎?他笑著道:“私奔是一種很沒有品味的行為,我們目前還沒有必要走到這一步吧。”此話一點不假,蕭夫人早已經透露過這個意思,只不過是眼下正和蕭家打冷戰,所以才將這事推後再說了。

“誰說不到這一步了?”二小姐嘟嘴道:“你都和姐姐吵成那樣了。她連家門都不讓你進,難道還會允許我們的事嗎?”

“你都知道了?咳,咳,二小姐。其實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麼複雜的。”

二小姐哼了聲道:“聽姐姐說,你是帶了兩個女人回來,姐姐擔心我,才將你拒之門外地。是也不是?”

關于這件事,林晚榮本也沒打算瞞她,點點頭道:“玉霜,不瞞你說,眼下在金陵我已經有了兩個紅顏知己,我是絕不會離開她們的,就像絕不會離開你一樣。”

蕭二小姐緊咬嘴唇。輕泣道:“你這壞蛋處處留情,人家早就知道了,可恨我就是喜歡你。你要怎樣,我還能攔住你不成?人家為了你,連家都不要了,你敢不要我,我就死給你看。”

“哪里哪里。怎麼會呢?”林晚榮呵呵一笑,將二小姐摟進懷里道:“對了,你怎麼會這身裝扮。又到了這里呢?大小姐方才尋你來著,你見到了麼?”

玉霜在他手臂上咬了一下,哼道:“你現在才想起來問麼,我生氣了,不告訴你。”

“那我要將你娶進家門,你願不願意?”林晚榮嘿嘿笑道。

二小姐臉上染起一抹紅暈,低頭道:“現在麼?人家還要到京城求學呢,要不,我們成了親再去好了??”她一抬頭。便看見他臉上捉黠的笑容,頓時小臉通紅道:“你個壞蛋林三,就會這般欺負我。我將來一定要將你欺負個夠。”

與這天真無邪的丫頭聊了兩句,又放下了心里地擔憂,林晚榮著實開心。

二小姐道:“昨日我從丫鬟那里得知了你回來的消息,惱恨姐姐一直瞞著我,還將你拒之門外,就去找她理論。姐姐心情似乎也很差,我和她說著,她也有些激動。人家一時委屈,就想出來尋你了。”

說起昨夜的情形,玉霜臉上又泛起一陣委屈之色:“當時夜色深,我又不知道到哪里找你,只好等到今日天蒙蒙亮才出門。為了避人耳目,我出門之後就換了這身衣裳,到處尋你。可你這人也不知鑽到哪里了,我尋你不著,又無處可去,便想到了這個地方。我就在想,本小姐就一直在這里等著,看你能不能尋到我。你三天不來,我就等三天,你三年不來,我就等三年。要是你個沒良心的,永遠想不起我,我活著也沒意思,就算是凍死在這里也是活該。”

這丫頭竟然和她姐姐一樣執拗的性子,林晚榮又好笑又感動,在她小臉蛋上拍了兩下道:“什麼凍死活該,以後可不准說這些話,你年紀還小,幸福滋味都沒嘗過呢,以後你會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之一!”這兩個字在心里念念也就算了,可不能說出口來。

二小姐在他腰肢上用力扭了一把,哼道:“你就會說好聽的哄人,那兩位姐姐,定然也是你這樣騙來的。”她將頭靠在林三胸前,甜甜一笑,柔聲道:“不過,總算你還有些良心,知道到這里來尋我,還能認出我來。方才姐姐來時我看見了,我特意躲開她的。她出來的時候模樣好生奇怪,就像我想你時候地樣子,也不知怎麼了。我當時心里不忍,差點就叫住了她,可再一想想她那般待你,我就忍住了。林三,我知道姐姐那樣對你,你受了委屈,心里肯定難受。但是我心里也不好受。姐姐她也是為我好,我代她向你賠罪,你就原諒她,好不好?”

原諒?現在的問題比這個複雜多了!他呵呵一笑:“我這個人一向記性不好,睡一覺醒來就什麼都忘了。二小姐你不知道嗎?”

“我怎麼知道?又沒和你睡??唔,討厭!”二小姐上了他的當,打他一拳,在他懷里一陣撒嬌。

想想現在兩個老婆都已經在家里了,玉霜這丫頭過門也是遲早地事情,幾個人見一下面開個聯席會議是很有必要的。他撥拉一下小妮子光潔玉潤的小耳朵,湊在她耳邊道:“你那二位姐姐現在都在一個很好玩的地方,那里有一艘好大的船,就只有我們幾個人在上面,誰也看不見我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與你兩位姐姐,每天都會做一些很好玩地事情。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帶你去好不好?”

“好??不好!”小丫頭先是心生向往,接著似是想起了什麼,羞紅了小臉,急急否定道:“你又未明媒正娶,我去你那里干什麼?是不是又想做壞事了?”

汗啊,我長得那麼像大灰狼嗎,林晚榮哈哈笑了兩聲,豎起大拇指道:“二小姐,你警惕性真高,今天不去,那就日後再去吧。”

二小姐拉住他手道:“你從前對我說,要多學些本事,幫助娘親,幫助姐姐,你不在的這幾日,我已經開始很用功的學習了。不僅學些詩話,還學術數計算之法,到了京中,我還要拜請名師,本小姐就不相信了,別人能做地事情,我蕭玉霜為何就做不得?”

她的神情決絕,眼中射出堅定的光芒,望著有些像蕭夫人,卻也能看到大小姐的影子。林晚榮心里暗歎,這丫頭長大了,心里有主見了,但願到了京中能遂她所願吧。

“林三,到了京中,若是我忙于學習,冷落了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蕭玉霜靠在他身上輕輕道。

這丫頭,竟然給我打起了預防針,林晚榮將她摟在懷里笑道:“你學的越認真,我就越高興。你要是不好好學,我會打你小屁股的。”

“壞蛋??,玉霜眼中蒙上一層水霧,想起了那些往事,只覺小臀上似乎有些熱辣的感覺,忙嚶嚀一聲,含羞依偎在他懷里。

摟著二小姐,忽然想起今日與大小姐在殿中的種種糾葛,林晚榮心里頓時升起絲絲旖旎,原本只想偷一個小姐,哪知一不小心,超額完成了任務,這可怎麼辦是好?大小姐可是朵帶刺的花兒啊,紮手地很呢。

在懷中那柔嫩的嬌軀上輕輕揉捏一陣,他嘴角蕩笑,思緒早已不知飛到了哪里。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失蹤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大小姐愛臉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