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尋覓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尋覓

林晚榮與兩位小姐翹首望著那輕飛的蓮燈,他三人安靜站立,便如沒入人海中的泥丸,誰也看不清他的蹤跡。

抬眼遙望燦爛星空中那輪光潔如玉的玉盤,立于樓頂的女子輕輕一歎,目光無意識掃過熙攘的人群,卻並未注意到那萬千人海中的三顆泥丸。

眼中淚光浮動,女子腳下輕點,瞬間化作月下美麗的飛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見那並轡蓮花燈徐徐飛過頭頂,蕭玉霜欣喜的拍手道:“這也不知是哪家小姐放的花燈,真好看。想來這位姐姐定是思念情郎了。”

蓮花燈越飛越高,仿佛有萬千芳華散射開來,讓人目眩神迷,成為這燈會中最靚麗的風景。無數癡男怨女雙手合十,頂禮膜拜,神色虔誠之極。

冥冥中似乎有股力量在召喚自己,林晚榮目光落在那樓頂之上,只見明月當空,萬里如銀,那地處空空蕩蕩,哪里能看到人影。

“你在望什麼?”大小姐見他發愣,急忙輕聲說道。

“那酒樓,我想去看看。”林晚榮堅定道。

大小姐嗯了一聲:“酒樓?那便正好,行了這麼多天路程,終于到了京城,我們便去那里好好享用一番,以作慶祝。准你喝些酒,但不能誤事。”

林晚榮哈哈一笑,這大小姐的管理越來越人性化了,有前途。

幾人見到的那酒樓,正立于前門大街正中,地理位置極好,約摸五六層樓高。氣勢雄偉,蔚為壯觀,是這前門大街上最繁華的一座酒肆了。

林晚榮拉著兩位小姐。好不容易擠到那樓前,只見那樓從上到下,處處掛著大小不一的花燈,正中間一塊金色大匾,上書四個大字——云來仙境。

我日。吃飯的地方都取這麼個名字?真是風雅地過分了!

林晚榮呵呵一笑,大小姐拉了拉他,指著那匾額下的幾個小字道:“你看。”

方才只見這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倒是忽略了角落里地小字。得了大小姐提醒,他又抬頭望去,只見那匾額下還題著幾個小字——“徐渭題”。

這樓竟然得了徐老頭題字?果然風雅的很那,那就更得上去看看了。林晚榮點頭一笑道:“兩位小姐。我們便在這里打個尖吧。”

三人正要上樓,卻有一個伙計笑臉將他們攔住了:“諸位客官,實在不巧。今夜我們云來仙境被人包下了,不能接待其他顧客。請各位再尋覓別處吧,對不住了。實在對不住了。”

酒樓被人包了場,這也是常事,何況是元宵燈會這樣的大日子就更沒得說了。這伙計態度也不錯。大小姐點點頭,便要離去。林晚榮心里掛念著那樓頂放蓮花燈的人,心里總有些不甘,仿佛錯過了這里,就要錯過許多東西一般。

“這位兄弟,真的就上不去了麼?我家兩位小姐遠道而來,特地來此賞燈,便是仰慕這云來仙境地名氣,此刻連三個位置都擠不出了麼?”林晚榮道。

那伙計一陣為難:“這位老兄,不瞞你說,今日我們云來仙境,是給京華學院的公子小姐們包下來賞花燈猜燈謎的。他們特意囑咐了,閑雜人等不要打擾。你也知道,公子小姐的脾氣都難伺候,老兄你就不要為難我了。”

“京華學院?”二小姐一驚,旋即興奮地拉住蕭玉若道:“姐姐,這京華學院,莫非就是我要去求學的那處不成?”

大小姐點點頭道:“這京中想來就只有一個京華學院,應該就是的了。”

玉霜頓時興奮起來,蕭夫人允許她到京中求學,為她聯系的便是這京華學院。林晚榮也愣了一下,京華學院?這不就是傳說中地大學了?這些家伙倒有錢的很,一出手就包下了這麼大一個酒樓。

三人原本可以隨便找個酒肆解決一下溫飽問題,但現在聽到京華學院的名頭,二小姐滿心期盼,林晚榮也有所牽掛,想上這樓頂去看看。

幾人正躊躇間,從外面行來一位身著華服的公子,帶著兩個小厮直奔樓上。

那伙計急忙迎上前去道:“田公子,您來了?各位公子小姐都在上面等著呢。”

這喚作田公子的青年,生地風流倜儻,瀟灑不凡,點頭嗯了一聲道:“芷晴小姐和葉公子都到了沒有?”

伙計急忙道:“這二位都還沒有到,不過其他的公子小姐早已經來了。”

田公子應了一聲,正要往樓上而去,經過蕭家兩位小姐身邊的時候,無意中掃了一眼,頓時眼中一亮,腳步停住,拉了拉衣服下擺,轉過身來瀟灑行禮道:“敢問兩位小姐,也是來參加京華學院這燈會地麼?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兩位?”

他臉帶微笑,面色殷勤,風度氣勢皆是不凡,目光親切的落在兩位小姐地臉上,讓人一見就產生好感。不過似林三這等下人,便自然而然的被他過濾掉了。

長的漂亮就是好啊,處處都有人搶著打招呼,林晚榮心中鄙視,卻又奈何不得,總不能上前將這冒昧發問的家伙揍上一頓吧。

大小姐落落大方道:“這位公子有禮了。我們姐妹非是京城人氏,方自外地而來,久聞這云中仙境大名,又恰逢今日元宵佳節,便想趕個熱鬧來看看這燈會的。”

田公子長長哦了一聲,殷勤道:“原來如此,兩位小姐生的如此美麗,便似是脫塵的仙子,不知是來自哪里?莫非是月宮里下凡的嫦娥?”

二小姐年紀幼小,聽這位公子當眾稱贊自己二人,臉上有些發燒,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

靠,比老子臉皮還厚啊。林晚榮哼了一聲,我老婆哪用的著你來贊美。玉霜偷偷拉拉他的手,笑臉綻開,柔聲道:“壞人,我還是喜歡聽你說我好看。”

大小姐淡淡一笑:“公子謬贊了,愚姐妹來自金陵。”

那田公子驚道:“原來是江南佳麗,難怪如此清新脫俗,相貌不凡。兩位小姐為何不上樓去觀賞花燈?”

“哦,我這兩位小姐方要上樓觀賞花燈,只是這位跑堂的兄弟說,這座酒樓已經被你和你的同伴包下了,所以我們就上不去了。”林晚榮嘻嘻笑著道。

那田公子本想與兩位小姐說說話,但見此時一個家丁插上嘴來,截斷了小姐的話,忍不住眉頭一皺,心道這下人好生的沒規矩。

但見人家兩位小姐都沒有說話,他也不好發作,只得訕訕笑道:“唐突!實在唐突了佳人啊!這中間必然有些誤會,在下田文鏡,與京華學院的諸位好友相約了今夜來此賞燈,才將這酒樓包下,一是為了免人打擾,二是猜些燈謎,耍耍樂趣。按照我們定下的規矩,能猜中一個燈謎者,皆可上樓賞燈,沒想到因此怠慢了兩位小姐,實在罪過罪過。在下這就向兩位小姐賠罪,並請兩位小姐上樓共賞花燈。”

大小姐看了林晚榮一眼,雖不知道他為何要上這云來仙境,但既是他要辦的,那自然有道理,何況妹妹也想上去見識一番京華學院的才子才女們,便微微一笑道:“原來是要猜燈謎上樓?這倒也怪不得了。我姐妹二人冒昧打擾已是不該,更不能壞了規矩,便請田公子取上一盞燈來,小女子試著猜上一猜吧。”

“原來小姐竟是位才女,失敬失敬。”那田公子眼中閃過一道亮光,臉上的笑容越發懇切:“這燈謎也只是玩笑之作,隨便鬧鬧的,小姐不必當真。不如今日便由田某做東,請二位小姐一起上樓,賞這花燈美景,共慶盛世華年。”

大小姐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林晚榮將手里那快散架的花燈往身邊靠了靠,心中暗道:“盛世華年?說的跟真的似的。誰要信了你,明日便要再過一回年。”

那位田公子見大小姐態度堅決,無奈點頭,指著那樓上懸掛著的各種花燈,殷勤一笑道:“那便請小姐選上一盞燈吧。”

大小姐對著玉霜揮揮手道:“妹妹,你替我選一個吧。”

二小姐點點頭,纖纖小指一伸,指著一盞蝴蝶燈道:“就要這個了。”

酒樓伙計急忙舉起竹竿將那燈取了下來,田公子雙手遞于大小姐手中,殷殷笑道:“請兩位小姐開啟謎面。”

大小姐點點頭,取出那燈里的字條遞給酒樓伙計,伙計又轉于田公子。

田公子看了謎面,愣了一下,念道:“小姐,這是一個字謎。遇水則清、遇火則明。猜一字。”

這種腦筋急轉彎似的題目是林晚榮最擅長的,他思忖一會兒已有了答案。再看大小姐,秀眉輕皺,想了一會兒,提起那酒樓伙計奉上的小楷,在端著的盤子里,寫上了一個秀麗的小字——“登”。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芳蹤杳杳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燈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