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女子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女子

“哇哈哈哈——”他笑了三聲,整理了一下思緒,只聽這一句話,便已知對面這小妞是誰了。破廟之外竟能相逢,也不知是幸運還是點背。他連笑了幾聲才道:“這位小姐,我們素不相識,說這種話不太適合吧,我開不了口唉,你還是找有緣人說去吧。在下還有急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辭告辭。”

話一說完,他轉身抹了把冷汗,急匆匆向外行去,不肯多待一秒。

那徐小姐歎口氣道:“說與不說已無兩樣了。我原本不想做些無聊之事,只是沒想到那般輕狂與我說話的,竟是金陵蕭家的人,著實讓我好生失望。”

汗,老子這次算是給蕭家抹了黑了,這事還真他媽邪氣了。他停住腳步,轉身望著徐小姐,嘻嘻笑道:“真要說麼?那好吧——追上你,然後甩了你,這是我的目標!”

葉公子臉色一變,大喝道:“大膽,你這厮好生無禮,竟敢如此褻瀆徐小姐,實在該死。”

林晚榮雙手一攤,無辜說道:“這位公子,你也聽到了,不是我願意說的,是徐小姐讓我重複一遍,我照做而已。請問哪里錯了麼?”

姓葉的公子做聲不得,徐小姐微微一笑道:“有些急智!倒也不算差勁到家了!請問這位三公子,蕭家小姐現在也到了京里麼?我幼年時期蒙蕭夫人照顧,又聞父親大人提起大小姐之名,但一直無緣相見。若她在京中,我倒很想與她見上一見。”她點出三公子,便是自認了昨日臥佛寺里避雨的女子就是她了。

事都到這個份上了。林晚榮光腳的也不怕穿鞋地了,點頭道:“謝徐小姐關懷了。我家兩位小姐都已到了京中,徐小姐的心意我一定轉達到。但不知徐小姐令尊是——”

“家父也只是一個普通讀書人而已,不提也罷。”徐小姐淡然道:“說起來,蕭夫人離開京城時,我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孩童,沒想到轉眼之間便是二十年過去了,不知她老人家可還安好?”

老人家?那麼年輕美麗地蕭夫人在這徐小姐口中竟然成了老人家,實在該打。林晚榮瞥了徐小姐一眼。

之前他只注意了這徐小姐的面容,此時再留意她的打扮。見她一身淡藍色衣衫極為得體,身形婀娜,臉色淡定,那頭上發髻卻已高高盤起,用一只玉簪隨意簪了起來,樸實大方。

這位徐小姐難道已經結婚了?林晚榮心里愣了一下,想起昨日廟外詢問她有否成親,她沒有說話,今日見了這發髻。心里更是疑惑。不過這女子落落大方,聽她口中說法,似是已過雙十年華,成親了也沒什麼奇怪的。

唯一叫人不解的是,這位葉公子整日圍繞在一個成親的女子身邊,難道不怕閑話?從這位徐小姐昨日言行來看。她對自己的名聲還是很看重的。“追上你,再甩了你”,想起昨日的豪言壯語。林晚榮無奈搖頭,出師不利啊!

“夫人美麗不減當年。過地也甚是快活,謝小姐關懷了。”林晚榮壓制了心里的疑問,答道。

徐小姐點點頭,與葉公子向前走了幾步,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回頭問道:“這位三公子,你既是蕭家的人。那正月十五賞燈之時,在‘云來仙境’觀燈猜謎的莫非就是你?”

“觀燈猜謎?哦,你說他啊,他姓林,長得英俊瀟灑,才氣逼人,比這位葉公子還要帥上十倍!”林晚榮笑著道。

徐小姐微笑道:“我那幾個燈謎出的簡單,原想是讓學院的諸位猜上的,也好平平他們的怨言,沒想到卻被蕭家的家人撥了頭籌,倒有些叫人意外了。”

簡單?你這小妞故意氣我是不是?這姓徐的丫頭到底是什麼來頭,手里持有改進過地連環駑,又與洛凝相熟,還認識蕭夫人,她到底是做什麼的?

葉公子笑著道:“你寫那幾個謎語的時候,我也在場,心中還在疑惑為小姐今年出的謎為何如此簡單,卻沒想到原來是為了照應學院中的兄弟姐妹。小姐心思玲瓏,葉某自認不及。”

無語了!這倆人是合伙起來打擊我的吧。徐小姐繼續前行,經過林晚榮身邊地時候,忽然淡淡道:“三公子,做人有信心是好的,但是莫要過于輕狂,似昨日那般言行,小女子希望永遠不要再聽到!”她步伐輕快,從他身邊飄然而過。

林晚榮愣了一下,突然笑著問道:“徐小姐,請問你成親了沒有?”

徐小姐似是沒聽到他的話般,早已走進門里了,葉公子突然轉頭道:“不該你問地,你就不要問。”

林晚榮哈哈笑了幾聲,對著徐小姐的背影,大聲道:“徐小姐,我昨日說過地話,依然有效。”

徐小姐腳步停了一停,無奈搖搖頭,歎道:“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她對這位三公子的瘋言瘋語渾不在意,正要邁進課堂,卻見里面沖出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道“徐先生,徐先生,不好了,天生異象!”

“程大位,出什麼事了?什麼天生異象?”徐小姐驚奇道。

“徐先生,你看——”程大位引著徐小姐和葉公子走到院中一腳,只見無數只螞蟻擠得密密麻麻,在地上形成一個大大的“天”字。這些螞蟻雖然不斷的爬動,卻都是沿著天字路線而動。程大位眼珠一轉,說道:“螞蟻成團,天生異象!徐先生,這個該當如何解釋?”

程大位之後,學習術數的生員都已跟著沖了出來,望著眼前螞蟻紮堆的情形。嘖嘖稱奇。

林晚榮本待離去,聽見院子里地叫喊聲,忍不住又折返了回來。細細觀察那螞蟻爬行的路線,再看那個叫程大位的小子鬼頭鬼腦地,林晚榮忍不住一笑,這小子,有一套!

葉公子望著眼前的情形,眉頭一皺道:“這螞蟻怎會自動聚群,莫非真是天降異兆?”

徐小姐搖頭道:“天下沒有無根之水,萬物皆有道理,這蟻群齊聚。定然有特殊的原因,與其說是天降異象。倒不如細細查尋一番。”

徐小姐手拉長裙,緩緩蹲身下去,細細觀察著螞蟻的行進,臉上的神情專注而又美麗。

林晚榮聽得暗自稱奇,一個弱女子,能有這般見識能耐,實在了不得。

徐小姐觀察了一番,又伸出青蔥般的纖細玉指,包著一塊玉帕。在那地上撫摸了幾下。幾只螞蟻順著她帕子往上爬,她身體輕顫了一下,臉上也現出幾分緊張。女子天生害怕鼠蟻,這也怪不得她,她銀牙一咬,臉上現出一抹紅色。小心翼翼的躲過螞蟻,繼續用帕子擦拭地面。

抹了幾下,她臉上忽然現出一絲驚喜。將那帕子收起來,笑著道:“今日。有哪位同學帶了蜜糖過來?”

一個學生道:“我見程大位帶了蜜糖來,也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徐小姐笑著對程大位道:“反蜜糖拿來我看看吧。”

程大位不好意思一笑,取出一個密封的小罐,徐小姐用方才那帕子包裹住一截木棍,沾了點蜜糖上去,然後在地上也寫了個“天字”!說也奇怪,片刻功夫,徐小姐新寫的這個字上也是黑壓壓一片,異兆再現了。

眾人一片驚訝,徐小姐點頭笑道:“程大位,這定然是你做地好事吧?”

程大位低下頭,不好意思的嘻嘻笑道:“徐先生,是你說過地,讓我們仔細觀察周圍事物,有新的發現就要與大家共享。上次你講授那種子發芽推翻大石的例子,我也親自驗證過的,原來真的可以做到。”

徐小姐微微一笑道:“種子發芽的故事,我也是聽人說起的。在杭州城里,白蓮教曾用此手腕騙取百姓,後被一位異士揭穿,眾百姓才能免于難。天生萬物,自有物理,,只要大家多多觀察,細細琢磨,總能尋出其中的規律。就像此次蜜糖聚蟻,若非程大位觀察仔細,大家也不可能學到這點了。所以說,這萬物之理、術算之法,非是無用之學,恰恰相反,它與我們息息相關,與詩詞聯賦一樣,都是我大華的瑰寶,缺一不可。”

學術數地學生,都是真正的因為興趣而來的,聽了徐小姐的話,頓時歡呼雀躍,林晚榮躲在眾人身後,望著人群中的二小姐興奮的通紅地小臉,心中突然有種淡淡的感動。那日賞燈謎,已經見識到了徐小姐的才華斐然,今日又見到了她更加不凡地一面。不說別的,就憑這一番話,這位徐小姐就當得起“奇女子”三個字。

徐小姐待到眾人安靜下來,笑著道:“程大位今日之舉,讓我們學習到了新地知識,不過卻也耽誤了給大家講學的時間,要小小的懲罰一下。程大位,你對于那算盤之術不是頗為喜歡麼?”

程大位點頭道:“徐先生,你要我學習這個麼?”

徐小姐笑笑道:“不僅僅是要你學習,還要你能總結出一些簡單易記的口訣,能交給大家一起學,這樣才算學的好。你觀察細微,頭腦開闊,相信一定能做到的。”

這叫做程大位的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之色,大聲道:“徐先生,謝謝你相信我。”

徐小姐微笑點點頭,望見生員中多了一個年歲不大的美麗女子,頓時驚道:“你是不是,就是蕭家的二小姐?”

玉霜羞澀道:“徐先生,我是蕭玉霜。”

徐小姐欣喜的拉住她手道:“好妹妹,你總算來了,我們快些進去敘話。”

這學術算的學生興高采烈的進屋去,唯有那程大位還在苦苦思索。林晚榮拍了拍他肩膀道:“小兄弟,想什麼呢?”

程大位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卻是個陌生人,頓時奇怪道:“你是誰?我認識你麼?”

林晚榮嘻嘻笑道:“你不認識我,但是你一定會記住我。我有幾句奇怪地話聽不明白。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

程大位莫名其妙,就聽眼前這個陌生人念道:“一下五去四,二下五去三……八退一還五去三,九退一還五去四!怎麼樣,記住了麼?”

程大位初時聽得一愣,旋即明白了些什麼,驚喜的聲音都帶些顫抖道:“這,這是珠算訣?不對,不對。九去一進一,怎麼合算是十?”

林晚榮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我再念一遍,你記住了,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也許能完成這位徐小姐交代的任務也說不定呢!”

程大位不敢說話了,又聽林晚榮念了一遍,一個字都不敢放過。林晚榮笑嘻嘻地拍著他肩膀道:“小程,好好干吧,會有出息的。”

見這程大位仍是癡癡呆呆念著口訣,林晚榮也不去管他了。抹了把汗珠走出院子來。背這珠算口訣表是小學時候的事情,現在有好幾句都忘了,不過以這個程大位的聰明伶俐,推斷幾句也不是什麼難事。

反正今日是做了好事,他心里暢快,哼著小曲往京華學院門外走去。遠遠瞧見對面走來二人,竟都是認識的。

那二人見了他也都是一愣,其中一個旋風一般的沖上前。欣喜道:“林將軍,林將軍。你可算來了。”

林晚榮大感意外,拍打著他肩膀道:“許震,你怎麼會在這里?哦,李武陵小公子,咱們又遇著了。”原來與許震走在一起的,竟然是正月十五進城那晚,在河邊撈花燈的那個叫做李武陵的小孩。

李武陵奇道:“林三,你怎麼在這里?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你到這里尋我來了?怎麼,沒有報我李武陵地名號麼?”

林晚榮哭笑不得,許震激動道:“林將軍,不僅是我,還有李聖、杜大哥、胡大哥都在這里,是徐大帥推薦我們來此學習的。”

學習?旋即想起這京華學院還有軍論一科,徐渭派這幾人來進修,看來是頗為看重他們啊。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巧遇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拒不從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