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拒不從軍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拒不從軍

“不打了,不打了。”林晚榮嘻嘻笑著跳出戰圈,笑道:“李小將軍武藝超群,在下也不是對手,佩服,佩服。”

李武陵家傳淵源,武藝不錯這是不假,但要與他這種半高手又上過戰場的人相比,自是遠遠不如。林晚榮與他斗了幾個回合,也不還手,只任他狂攻,發泄著他心中的焦躁之氣。

李武陵年紀雖小,卻是聰明的緊,心里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情,急急停下手來,眼中閃過一絲感激的光芒,抱拳道:“林將軍,謝謝你!”

林晚榮攬住他肩膀道:“謝我做什麼?下次撈花燈的時候記得叫上我就行了,我還想多認識些千金小姐呢!說起來前幾天與人猜燈謎,受了欺負,沒有報上你的名字,還真是虧了。”

李武陵道:“那是!這京城之中,只要報我李武陵的名號,任誰也要給我幾分面子,敢欺負我李家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林晚榮哈哈大笑,曆代從軍,譽滿大華,這小子的確有資格狂妄。

他們二人在校場上比斗一番,早已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許震見他二人說說笑笑,心里也甚是佩服,這林將軍就像是一塊磁鐵,不管誰靠近他身邊,都會情不自禁的和他打成一片。

好不容易送走了李武陵這小魔頭,林晚榮才偷偷的齜牙咧嘴起來:“這個小兔崽子,下手沒輕重,我好心好意讓著你,你小子還專揀脆弱的地方踢。”李武陵年紀雖小,卻是有些蠻勁。今天故意挨他幾下,能為大華培養出一員猛將。也算是沒有白費功夫,林晚榮安慰自己道。

李聖、杜修元、胡不歸三人早已得了許震的稟報,躲在遠處看林將軍調教李武陵,見他忍痛模樣。急急走了過來,想笑卻又要強忍住。

見了眼前三人,林晚榮抱拳嘻嘻笑道:“諸位大哥,好久不見了,小弟給諸位拜晚年了。祝大家晚年愉快,生活幸福。”

幾個人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四人用力握手,胡不歸道:“林將軍,我們方才在校場上見到了李武陵與你激斗的場面,那真是龍爭虎斗,氣象萬千啊。”

林晚榮打了個哈哈,他故意認輸給李武陵,心里也沒覺得什麼不妥,這幾位都是殺敵無數的將軍。自然看地出來。大家故意與他調笑一番,卻是兄弟之間親密無間的情誼,任誰也不會計較。

“幾位大哥,在這京華學院待地如何?學了些什麼新鮮玩意兒?”林晚榮笑著道。

胡不歸搖頭歎道:“我老胡自幼就討厭學堂,教我認字的先生也不知道換了多少,沒想到到了這般年紀卻要重進學堂。真是出乎意料。”

杜修元道:“這倒也是,你老胡進窯子的時間,比進學堂的時間多出無數倍。這學堂自然比不上窯子。”眾人哈哈大笑,胡不歸臉膛紅了一下。卻出奇地沒有反駁。

李聖笑著對林晚榮道:“林將軍,你有所不知。胡大哥進京之後,就在窯子里軋上了一個姘頭,眼下正是如膠似漆,正籌備著銀子為那姐姐贖身呢!”

汗,老胡原來喜歡這個啊,與高酋喜歡熟婦的愛好倒有的一拼。胡不歸有些不好意思,望了林晚榮道:“林將軍,你也是來這書院學習的麼?這下可好了,有你的帶領,我們弟兄幾個學地好了,月後開赴前線,殺那些胡狗一個屁滾尿流。”

林晚榮笑笑道:“胡大哥,我今日是送人進書院,並非來此學習的。”

幾個人愣了一下,杜修元道:“林將軍,這是為何?徐大帥早已准備好了引薦信,只要你一到,我們右路軍數萬兄弟就又都聚齊了。到時候上戰場,殺胡人,立下不世功勳,指日可待。林將軍怎能放棄?”

林晚榮淡淡笑了笑道:“諸位大哥,以我的身份,這軍國之事,與我有關嗎?”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呆住了。他們得林晚榮賞識提拔,經曆血戰,短短時日便從百戶長升至萬戶侯,對林將軍的愛戴和感激出自內心,從未想過他的身份問題。但林將軍與他們不一樣,他沒有軍籍,而且他對從軍也沒有興趣,所以才會數次婉拒了徐大帥為他請功的好意,若是他不想去,沒有任何人能強迫他。林將軍的血性,他們是親眼見過的,只是搞不懂他此時為何會這樣消極。

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林晚榮笑道:“我俗人一個,胸無大志,從不奢望建功立業,大家不要對我抱了太大的希望才好。”

幾個人互相打了個眼色,林將軍獨特的個性他們都見識過,平時嘻嘻哈哈與人打成一片,可關鍵時刻是說一不二地,要說服他,需要時間,需要機緣,也許要等徐渭出馬才行。

胡不歸幾人在此深造,拉著林晚榮要去他們那學堂觀賞一番。那軍論學堂卻是寬廣的很,正中間擺著一個巨大的沙盤。林晚榮看了一眼,便愣住了。

只見這沙盤上道路山峰,河流阡陌,皆是按照比例所制,就連那城樓也是依照真實城牆所建,精巧異常,高度長度都極為准確。比照林晚榮前世看過的軍用沙盤,這沙盤建的還粗糙了些,但是在這個冷兵器時代,有這樣的思維和創舉,並把它付諸實踐,這實在是一個偉大地成就。

杜修元看見林晚榮發呆的表情,笑道:“林將軍,你覺得如何?”

林晚榮點點頭道:“杜大哥,這沙盤是何人所建?”

杜修元面露羨慕的道:“林將軍,說出來你不信,也令我等男兒汗顏,這沙盤竟是學院中一位女先生所制。這位女先生不僅琴棋書畫、術數曆法樣樣精通,就連兵法也是嫻熟無比。據說李泰老將軍也常常向她請教。這沙盤便是女先生苦心鑽研親手所制,我等初見之時。無不驚詫萬分。”

李聖插嘴道:“我神機營地連環駑,這位女先生也加以改造,結構更加小巧,威力卻大大的增強。我等雖是男子,對這位女先生也是敬佩無比。”

女先生!沙盤!連環駑!不用說也知道是誰了,那丫頭竟然這麼大地本事?娘地,老子要不要收回那句話呢,難度太大啊!

幾個人正說著話,那邊李武陵卻拉著一個須發皆白,神態威嚴的老頭子走了過來。

胡不歸等人見這老頭,神情一凜,急急一抱拳恭敬道:“參見李老將軍!”

李老將軍?莫非這就是傳說中地大華頂梁柱李泰?林晚榮抬頭掃了一眼,只見這老人白發皓須,額頭眼角滿是皺紋,卻紅光滿面,精神奕奕,走起路來大開大闔,虎虎生風,自有一股威嚴氣質。

李武陵嘻嘻笑道:“爺爺。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林三,他親口說沒有聽過你的大名,不信你問他,我可不打謊語。”

汗,這小子沒良心啊,我陪你玩那麼長時間。你卻拉著家長來打擊報複我了。林晚榮急忙拱手道:“這位慈眉善目、氣勢凜凜的,莫非就是傳說中胡人聞風喪膽地李泰老將軍?”

李泰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忽然開口道:“你就是徐渭所說的林三?我見你相貌普通。倒看不出有什麼本事,如何能率領大軍敗了白蓮?”

林晚榮笑道:“李將軍說的正是——本事不是看出來的。與相貌也無關系!那潘安空有絕世之容貌,卻及不上將軍這般銅筋鐵骨、豹顏虎威,又要之何用。”

李泰撫須微笑道:“拿老夫與潘安相比,也虧你想的出來。我來問你,治軍者,首重何物?”

林晚榮嘻嘻一笑道:“老將軍,這個問題能不能不回答?在下學問粗淺,就算答上來,怕也不能讓你滿意啊。”

李泰臉色一板道:“要答就答,哪來這麼多地廢話?”

這老頭,真直白啊,林晚榮想要打些花腔卻被他一下子戳穿,當下厚著臉皮訕訕笑了兩下道:“治軍者,首重德行。無德失軍心,唯有關愛兵士,寬人嚴己,方能攏聚人心,軍令暢行。”

李泰笑了笑道:“你倒會泛泛而談,這如何攏聚人心卻是一門大學問,你說來聽聽。”

“這個簡單。”林晚榮大言不慚的道:“同吃同住同行,待之如手足,沖鋒在前,享受在後,珍惜兄弟生命,學會逃跑!”

聽到後面一句,胡不歸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又想起了滁州統兵之時林將軍那番驚世言論。李泰奇道:“學會逃跑?此言何意?”

“保存有生力量,不作無謂犧牲,學會將拳頭收回來再打出去。”林晚榮笑著道:“有時候,逃跑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李泰未置可否,瞪他一眼道:“你若在我帳下,敢出此種言論,我必定先辦了你。”

這李泰身經百戰,戎馬一生,瞪他一眼,氣勢十足,胡不歸等人不敢說話,就連一向喜歡調皮搗蛋的李武陵也安靜下來,林晚榮卻是不懼他,笑著說道:“李將軍辦了我,我也還是要這般去做。李將軍是要對大華負責,我卻要對手下兄弟負責,我們出發點不同,處置方式自然也不同了。”

眾人見他與李老將軍爭執起來,心里暗自焦急,胡不歸偷偷拉了拉他衣裳,林晚榮略一搖頭。李泰忽然笑道:“你年紀輕輕,倒也有些想法,難得難得!徐渭在我面前再三舉薦你,今日見了你倒確實有些出乎意料,這樣吧,你到我帳下來,我安插你個參將,有什麼本事盡管使出來。兵帶的好,我升你做統帥,帶的差了,你直接卷鋪蓋滾蛋!”

胡不歸等人大喜,原來李泰這般嚴厲質問,卻是看中了林將軍。到李泰老將軍帳中,那是大華無數軍士的夢想,意味著赫赫的軍功和無數的榮耀。李泰直接叫林將軍去他帳下領參將之職,更說明對他的看重,雖說里面少不了徐渭地舉薦,但林將軍自己的表現也占了很大比重。

杜修元見林晚榮發呆,急忙拉了拉他道:“林將軍,林將軍——”

“哦?”林晚榮清醒了點,見李泰正望著自己,他苦笑一聲道:“謝李將軍厚愛。只是在下淺薄,還未有再次從軍的打算,恐怕叫你老人家失望了。”

“什麼?”李泰哼道:“你不願意來?怎的,做了徐渭的右路軍統帥,就不願意在我帳下做個參將?我告訴你,打胡人和剿滅白蓮根本不是一回事,胡人比白蓮凶悍十倍,絕非幾個蟊賊可比。”

見李泰須發皆張,氣勢威嚴,李武陵也急忙拉了拉他袖子道:“林三,難得爺爺如此看重你,你就答應了吧。你可是我舉薦的!”

林晚榮哭笑不得,我什麼時候這麼搶手了,連這大華頂梁柱也要請我去當兵,不去地話這老頭還惱火之極。

林晚榮正色道:“李將軍,我對軍國之事向來不感興趣,也無從軍之心,此次進京,乃是另外有事要辦!還望老將軍見諒!”

“胡鬧!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身為五尺男兒,正當一馬平川,建功立業,怎能為瑣事所累?又有何事能勝過我大華安危?”李泰怒道。

林晚榮怎麼好意思說,因為我要找老婆,所以不能去參軍。他自己知道自己事,上次被徐渭拉去剿滅白蓮,連打勝仗純屬意外。此次上前線對陣胡人,可不是剿滅白蓮那樣的十打一,這是生死血戰,沒有絲毫投機取巧的可能。單是自己戰死了那還好說,頂多世上多了幾個寡婦,可若是連累了弟兄們,那就百死難贖其罪了。

眾人皆不理解他地心情,望著林晚榮堅定的搖頭,李泰大失所望,歎道:“徐渭眼光向來獨到,只是此次卻也失了准頭,可惜,可惜了!”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女子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老婆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