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招選駙馬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招選駙馬

“為什麼,皇上?”林晚榮一驚,這一聲如同晴天霹靂,讓他好半天喘不過氣來。

“沒有為什麼,朕說不准,就是不准。”皇帝面色陰沉,望著他的目光有如萬斤鐵錘,那凌厲的氣勢仿佛刀鋒般,讓人懼怕。

林晚榮卻不是嚇大的,盎然無懼的望著他:“皇上,做人要講道理。公主未嫁,我未娶,為何別人能去,我就去不得。實話不瞞您,我到京中來,就是為了等到今天,你就是砍了我的腦袋,我也要去。告辭!”

為了青旋,他已苦忍了許多日子,眼見到了最後的節骨眼上,卻又被老皇帝插上一杠子,他怎能不心火中燒。管他是皇帝,還是老丈人,眼下都顧不得了,還是老婆最要緊。

見他神情決絕,皇帝臉色陰晴不定,昨日又是打又是嚇的,可就愣是沒能折服他,這林三很有些骨頭,動硬的怕是不成了。皇帝沉吟半晌,方才歎口氣道:“你回來,朕有些事情與你說。”

林晚榮停住腳步,皇帝行到他身邊,望著他道:“你很想做駙馬麼?”

這是什麼話,我是想做我老婆的老公,鬼才想做你的什麼駙馬呢。皇帝見他不說話,眼中神光一閃道:“做了駙馬固然風光,可是這天下,比駙馬風光的,多了去了。若你不去做駙馬,來日,你便有機會得到更大的榮耀。”

“榮耀?什麼榮耀?”林晚榮不解道。

“比那駙馬榮耀十倍、百倍,只要你記住我昨夜對你說過的話,更陰更狠,你就有超過一半的機會。”皇帝面色深沉。輕輕說道。

林晚榮嘿嘿一笑道:“老爺子,您這是在誘惑我,可是我自己地老婆,怎能送給別人。要不這樣吧。我們打個商量。您讓我做了這駙馬,再把那榮耀也奉送給我,這豈不是一舉兩得,爽快美哉。”

皇帝被他說的也是一愣,旋即大笑道:“好你個林三,此等話語也能說出口來,天下無恥,無人能出你右。”

見皇帝一直擺著的臭臉終于放晴,林晚榮心里長長出了口氣,這位老爺子還真是不好伺候啊。“皇上老爺子。那我就去了,剛才說的事情,就這樣辦了。”他腆著臉皮說道。

“哼。你想地倒美,得了朕的女兒,還想得——”皇帝哼了一聲道:“你若做了駙馬,來日必定後悔莫及。”

“我要現在不去,老婆成了別人的。那才是後悔呢。”那邊高麗王子和阿史勒都已經准備妥當,林晚榮心里一急,拔腿便要奔去。

“罷了。罷了,朕就為你破一回例吧。”皇帝一歎道:“你今日可以去奪駙馬,但是絕不能公開宣揚。來日,是要做駙馬,還是要別的,你自己選擇吧。朕對你可謂仁至義盡了,你自己好生保重。”皇帝說完拂袖而去,竟連頭也沒回一下。

林晚榮急急沖下樓去,只見廣場上人聲鼎沸。群情歡騰,熱鬧不已,原來是霓裳公主已經登樓了。

林晚榮心里一陣激動,急忙往那頂樓望去,只見樓上掛著一層厚厚的珠簾,隱約見一個人影端坐在那里,身段樣貌都看不清楚,也不知是不是青旋。

管他的,既來之則安之,先好好干一下,弄個駙馬混混。若里面的不是青旋,反正老皇帝說的,不做駙馬還可以做別的,路子寬著呢。他有此想法,心里便平靜了下來,又往繡樓看了幾眼。

“出來了,出來了,有人出來了!”人群中一陣喧嘩,只見頂樓上簾子掀開,走出一個俏麗的小宮女,面帶微笑,臉上露出兩個可愛地小酒窩,很是逗人喜歡。

小宮女脆聲道:“奴婢翠云,奉了大華霓裳公主懿,特宣布今日求親規則。今日求親,霓裳公主親自出了四道趣題,凡符合條件者,地不分南北,年不分長幼,皆可參與答題。答對題目最多者,即可獲公主殿下親自召見,若是公主中意,便可招為駙馬。各位都聽清楚了麼?”

“聽清楚了。”人群中一起答道。高麗王子李承載和徐長今、韓尚宮二人急急湊在一起商量了起來,阿史勒也拉住他身邊那智囊模樣的男子交頭接耳,一時之間,場中彌漫著絲絲緊張的氣氛。

高麗和突厥都是組團來地,聚集了許多謀士的大智慧,相比之下,林晚榮孤家寡人吃了大虧。要不要請老徐幫幫忙,助我一臂之力呢。他正心里思索,卻見那個小宮女脆聲道:“各位都准備好了麼,公主要出題了。”

霓裳公主還真是個急性子啊,說來就來了,眾人聽得神情一動,急忙豎起耳朵。

小宮女微微一笑,取出一個黃緞子的信封,上面封了火漆,證明無人開封過。她將那信封拆開,里面裝著的卻是一個小小的玉珠,晶瑩璀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這玉珠體積狹小,正中處還穿著一個小孔,卻不通透,也不知是做什麼用地。

小宮女嬌聲道:“第一題,叫做絲線穿孔。這是一顆采自東海的九曲孔眼的玉珠,顧名思義,它里面有九道褶皺,所以雖有孔眼,卻無法一眼望到對頭。公主說了,若哪位能將這細絲線穿過九孔,而玉珠又完好無損,那這第一題,就算他答對了。”

我汗啊,這是誰想出來地破題目,難度忒大了吧。林晚榮原本信心滿滿,可霓裳公主出的第一題便有如此難度,想來想去,似乎一點眉目都沒有。高麗那邊,李承載就不用說了,徐長今為了幫助王子娶回大唐公主,自然也使出了渾身解數,只是聽到這題,也忍不住秀眉輕皺,一時沒有辦法。突厥使臣阿史勒與身邊那智囊輕聲商量著,連續說了幾個方法,也都被一一否定了。

小宮女翠云將那九曲玉孔置于玉盤之上,孔眼正對著場中諸人,人群中早已紛紛議論開來,眾人皆是冥思苦想,求破解之法。

“徐愛卿,霓裳出的這題,你可有破解之法。”皇帝端坐龍椅之上,微笑著問道,幾位權臣重臣站立在他身邊。

徐渭搖頭道:“公主天資聰穎,老臣想不出破解之術。”

“蘇慕白,你呢?”皇帝看了蘇慕白一眼道。自昨日剝了蘇慕白的接待使身份,蘇狀元便沉默了許多,聞聽皇上問話,便一躬身道:“皇上,微臣暫時沒想到法子。”

皇帝苦笑道:“霓裳這丫頭,自回來之後就沒給過朕好臉色。此次招親,一上來便出這麼個難題,若無人能解出,那不是故意讓朕難堪麼?更讓高麗和突厥笑我大華無人。誠王兄,你手下能人異士無數,便找個人把這題破解了吧。”

誠王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借著躬身低頭之際隱去了:“皇上,臣弟屬下,都是些養著無用的閑人,上不得台面。若真要破解霓裳公主這題,臣弟倒是願意推薦一人。”

“哦,是何人?”皇帝饒有興致的問道。

“皇上,民間傳說,接待使林三,為人聰穎伶俐,曾經豆芽舉佛、油鍋洗手、火燒銅錢,于此奇淫巧技方面是行家,若我大華有人能破,則必是林三。”誠王笑著說道,有意無意的看了蘇慕白一眼。蘇慕白眼簾低垂,一聲不吭。

“哦,有這事?”皇帝大感興趣道:“林三還有此本事,朕怎麼沒有聽說過?徐愛卿,這是真的嗎?”

“稟皇上,確有此事。小女芷晴曾經對王爺列舉的三件事進行過論證,證明這其中暗含萬物之理,這林三聰穎博學,此次也不知能不能出奇制勝。”徐渭道。

“還真有此事啊。”皇帝眼中笑意更濃,輕道:“但願林三能給我們一個驚喜吧。”

林晚榮正暗自思索愁眉不展,哪里知道自己已經成了眾矢之地。他眼光及處,卻見地上幾只螞蟻緩慢爬行,那細細的腳肢一下子觸發了他的靈感。

高麗陣中,徐長今思索一陣,忽然眼中神采一閃,急急對韓尚宮說了兩句,李承載湊上來聽了幾句,頓時神色一喜,三人又細細討論一陣,終于達成了共識。

“有了——”兩個聲音同時傳出,一個清脆,一個厚實,驚醒了還在沉思中的眾人。

徐長今朝那邊同樣站起的林晚榮一笑道:“大人,您也有辦法了麼?”

林晚榮嘻嘻一笑道:“是啊,你都有了,我能沒有嗎?”

小宮女翠云見兩人同時出聲,開口道:“這位小姐是代表你家王子麼?那就請上來吧。這位公子,你代表誰呢?”

林晚榮走上台前,笑道:“我誰也不代表,我只代表我自己。長今女士,你想出了什麼辦法,要不,你先來吧。”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不能去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連勝兩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