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桃花,又見桃花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桃花,又見桃花

“毀這石像?”杜修元一驚,往那彌勒佛掃了一眼,小聲道:“將軍,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妥?據我所知,這臥佛乃是太祖皇帝興建——”

林晚榮微微一笑道:“杜大哥,你放心,有什麼事情我林三一力承擔,早就看這佛像不順眼了,轟他幾炮,免得心煩。”

這也是理由?杜修元和身後的許震幾人面面相覷,開口不得。徐芷晴無奈搖頭道:“你們就按照林將軍的吩咐辦吧,出了什麼事情,我與他一力承擔。”

林晚榮附在杜修元耳邊說了幾句,杜修元微微點頭,一咬牙,抱拳道:“末將遵令!”他一揮手,身後眾將便迅速帶領兵士擺好隊形,將神機營列在最前。八門嶄新的神機大炮架于地上,黝黑的炮管閃著冷光。

林晚榮感激地看了徐小姐一眼,小聲道:“徐小姐,不要對我太好,我怕我會忍不住的以身相許。”

習慣了他的瘋言瘋語,徐芷晴已經有了一定免疫力,輕哼道:“不聽你胡說八道,他日你找到青旋小姐之時,多多為我大華出力便是。”

林晚榮無奈一歎:為大華出力?我出的力還少嗎?只是嘴上叫嚷著不想干,可哪次出事不是我擺平?我的苦,要對誰說!

“火藥裝填完畢,角度已調校完成,請將軍示下。”杜修元的大喝,驚醒了沉思中的林晚榮。朝不遠處看了一眼,只見杜修元帶來地足足有五千兵馬,旌旗招展,刀槍明亮,氣勢甚是磅礴。神機營的火炮已經調整完全,只待他一聲令下,便可以數炮齊發,將這石像轟個稀巴爛,現場的氣氛一片肅殺。

徐芷晴小手里滿是汗珠。炮轟臥佛,此情此景放在以前的她身上是絕不可想象的,難道跟著林三,我也變得瘋狂了不成?“林三,能不能再等等——”她剛一開口,便見林三一擺手,將她的話語生生的堵了回去。

“准備!”見了林將軍的手勢,杜修元手中的彩色小旗一揮,操炮手便全神貫注的盯住那佛像。

“開炮!”林晚榮的大手示下,杜修元小旗往下一壓,大聲喝道。

“轟”“轟”數聲震耳欲聾的大響,驚得周圍戰馬齊聲嘶鳴,小丫鬟玉珠急忙捂住了耳朵,徐芷晴臉色發白,幾乎不敢看那石像。一輪炮聲過後,遠處升起騰騰的煙霧,將那石像籠罩起來,看不清情形。

林晚榮立于原處巋然不動,神色平靜,似是什麼都沒發生過。杜修元抹了抹額頭的汗珠,心里怦怦直跳,每次跟隨林將軍辦事都讓人心跳啊。

等到硝煙散盡,徐小姐鼓起勇氣向石佛處望去,只見那石像完好無損,絲毫不缺,石像前面數丈處亂石飛舞,椽緣漆黑,還有數處火跡。莫非是看錯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又掃了一眼,那石像完完整整,不見一絲損傷。

准頭太差?不至于啊,這種新調校的火炮是她參與改進的,其准頭和威力都不容小覷。百思不得其解中,看了林晚榮一眼,只見他神色如常,沒有絲毫的詫異。

“這是怎麼回事?”徐芷晴皺了皺眉,問杜修元。

杜修元抹了汗珠道:“徐小姐,是林大人吩咐的,先打石像身前。不瞞您說,打得准的事情干的多了,這故意打不准的,還是第一次干呢!”

徐芷晴驚喜的看了林晚榮一眼:“林三,你改變主意了?”

“不是改變主意。”林晚榮嘿嘿一笑:“而是先禮後兵,打幾炮看看有什麼反應。若是沒有絲毫動靜,我照轟不誤。”

動靜,什麼動靜?見林晚榮面色高深,不芶言笑,徐芷晴不敢多問,將疑慮都藏在了心底。眾人苦等一會兒,那石像處靜謐異常,不見絲毫反應。莫非是我猜錯了?林晚榮也有些不確定起來。

“杜大哥,這次給我瞄准了,狠狠的打!”林晚榮咬牙道。話音方落,忽聽嘩啦一陣輕響,異像突現,那雕刻在山上的玉佛小腹正中忽然緩緩拉開,一個幽深的石洞現了出來。洞里漆黑深邃,眾人相隔又遠,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突然出現的異象讓所有人驚呆了,任誰也想不到,這人工雕刻而成的玉佛肚中,竟還有如此機關,這深邃的石洞離地數丈,有半座城池來高,也不知道會通向哪里去。徐芷晴自認博覽群書,卻也沒想到開國皇帝所建的大肚佛像里竟還有這樣的秘密。

“怎麼辦?”徐芷晴輕聲言道,鼻尖滲出淡淡的汗漬,小手不知不覺之間已緊張的拉住了林晚榮。

***,還真是“盡在玉佛中”啊,老丈人總算沒耍我。既然他讓我到這里尋找,那就應該錯不了。林晚榮哼了一聲,大手一揮道:“准備,駕云梯,攻上去!”

杜修元一愣,又不是打仗,這也能攻?但既然林大人下了令,怎麼著也得做做樣子,當下一揮手,步營兵士抗出云梯向前沖去。

“你要攻誰?”徐芷晴急忙拉住他手:“眼下根本看不見人,到哪里攻去?”

“誰說沒有人?”林晚榮在她小手上輕輕愛撫著:“徐小姐你想想看,為何我們打炮之前這石像什麼異狀都沒有。而在我們打了幾炮之後,就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呢?”

徐芷晴也是聰明人,想了一想,驚道:“你的意思是,這機關是有人操縱的?我們打炮之後,他們懾于神機大炮的威力,不得不啟開洞門?”

“對頭!”林晚榮戀戀不舍地拍著她小手道:“這就是打炮的威力。所以,以後有事沒事,我們都要多打炮,打好炮,娛人娛己。”說到後面,他臉上已經現起一絲浪笑。

徐芷晴聽得云里霧里,但他在眾人面前撫摸自己的小手卻還是清楚的。當下急急壓低聲音道:“你快放開我,叫別人看見了。”

“咦?不是杜修元的手麼?”林晚榮驚奇道:“怎麼變成徐小姐你的了,莫非我在做夢?”

杜修元聽得倒抽了一口冷氣,這樣的借口也能找出來?林將軍,我與你隔著八門火炮的距離呢。在徐芷晴小手上又揉了幾下,林晚榮意猶未盡地放開她手,歎道:“一失手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徐小姐,下次不要離我這麼近了,今次把你當成了杜修元還好一點,下一次要是把你當成了巧巧凝兒,那可就慘了。”

這可是緘言,想想自己數次被他欺負,都是因為靠得太近。也奇了,明明每次都離他很遠的,後來卻不知怎地,便不自覺的向他身邊聚攏,這才是怪事了。

“將軍,現在就攻洞麼?”見步營兵士已整裝待發,杜修元急忙大聲叫道,只是說到“攻洞”這兩個字,自己都覺得渾身別扭。

林晚榮哈哈一笑道:“准備,攻洞!”

聽他一聲令下,數百名兵士云梯立起搭在那洞口,便要向上強攻。方方要到達洞口,便聽一個嬌嫩的童聲道:“何方鼠輩,竟敢在我‘玉德仙坊’門口作亂!”

玉德仙坊?林晚榮聽得一陣激動,找的就是你。青旋與神仙姐姐師出同源,那青旋也是這個仙坊里的人,自然不會有錯了。

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出現在洞口,竟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小女孩,頭上紮著兩個小辮一擺一擺的,粉雕玉琢,煞是可愛。她手中持著一柄光潔明亮的寶劍,威風凜凜的站在洞口處。

“好可愛的小丫頭。”徐芷晴一驚,望著那小女孩,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喜愛之色。

“可愛倒是可愛。”林晚榮苦笑道:“就怕是一只小老虎。徐小姐,你聽說過玉德仙坊麼?這個作坊到底是加工什麼的?”

徐芷晴噗嗤一笑。嗔道:“你胡說些什麼?玉德仙坊,傳說是一個神秘的社團組織,在各地都擁有極高的威望。昔年太祖皇帝奪取江山之時,也有許多依仗他們之處。後來太祖奪了江山,便冊封玉德仙坊為‘聖妨’,號稱‘與國齊’。玉德仙坊在各地都有許多的擁護者,尤其是那些鄉紳士紳,更是他們的堅定支持者。你那位肖小姐難道也是玉德仙坊中人麼?難怪她可以安坐于朝堂之上!”

“與國齊?”林晚榮冷笑一聲,只聽這稱號,便知太祖皇帝是有心之人。一個小小的民間組織,竟敢號稱齊國,這不是自己找死麼?太祖皇帝可能只是迫于無奈,才沒有痛下屠刀,但是這“與國齊”的稱號傳下來,絕對是一個刺激曆代皇帝的逆鱗。難怪老丈人對這仙坊不感冒,原來里面還有這麼一套套的。

“徐小姐,這個作坊里,具體是習練什麼的?練文還是練武?”想起仙子姐姐和青旋都是身手卓絕,連那叛出師門的安姐姐,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想來這作坊應該就是一個拳館劍社,靠拳頭吃飯的。

“文以德備,武有力攻。玉德仙坊有習武之人,但是更出名的是他們的文習教化,前輩大儒輩出,許多開門立論的宗師,都是玉德仙坊弟子。如今朝中大多數肱骨之臣,都曾受過玉德仙坊的點化。我爹爹年幼之時,也曾聽玉德仙坊的前任院主講習過孔孟大義,儒學之道。你在金陵時斗過的梅硯秋也是仙坊的隔代弟子。”徐芷晴悠悠說道。

“不會吧?”林晚榮大吃了一驚,原本以為玉德仙坊只是一個小小的江湖門派,沒想到卻是一個開門立論的宗師論壇,是靠賣文吃飯,而不是弄武起家。這也難怪他有這些想法,青旋,甯雨昔,安碧如,哪一個不是一頂一的高手?

“所以,你遇上他們,算是將遇良才了。”徐芷晴微微一笑:“你要文斗有文斗,要武攻有武攻,其辯才鬼才層出不窮,看你怎麼應付得了。”

頭大了。若是一個江湖門派,老子轟隆隆幾炮搞定,打得他屁滾尿流,輕松之極。可是攤上這麼個宗師級的論壇,他面對地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智者儒者,這可怎麼辦?

“你還攻不攻了?”望見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徐芷晴忍住笑問道。

這還攻個球啊,難道打上去屠儒?那些老家伙隨便一個典故,就把老子打得趴下了。

“喂。”正猶豫著,卻聽那洞口立著的小姑娘發話了:“你們這些當兵的,到底要做什麼,還打不打了?領頭的,你們誰是領頭的,出來答話。”

被這樣一個小姑娘指著鼻子問出來,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林晚榮笑著走上前去道:“小妹妹,你好啊,你在這里做什麼?晌午了,快回去吃飯吧!”

小姑娘看他一眼,忽地拍掌笑道:“原來你就是領頭的,我方才見你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沒想到你就是領頭的。你叫什麼名字?”

這也能看出來?林晚榮心中惱火,能叫你看出來的,那就不是壞東西了。他嘻嘻一笑道:“我的名字很特別,大家都喜歡念,我姓舒,大名叫書好!”

“舒書好(叔叔好)?”小姑娘叫了一聲,皺眉道:“是有點怪怪的!”

下面的眾將士早已捧腹大笑起來,徐芷晴走到他身邊輕捅他一下。嗔道:“沒個正經,連這麼可愛的小姑娘都不放過。”

我靠,我他媽冤啊,明明是她不放過我的,林晚榮苦著臉,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小姑娘念了一聲便已明白過來,小臉漲得通紅,指著林晚榮氣道:“你,你這奸臣,我饒不了你!”

奸臣?這個名字倒是挺特別的啊,以前沒人叫過。林晚榮笑道:“小妹妹,你弄錯了,我是忠臣,大大的忠臣,全大華人都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啊,說來哥哥聽聽。”

小姑娘哼了一聲,不答他話。徐芷晴和藹道:“小妹妹,你不要怕,這位哥哥只是長相可惡,心地還是不錯的。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好不好?”

小姑娘看了徐芷晴一眼,臉上綻出一絲笑容:”姐姐,你真好看,我叫李香君。“

李香君?這名字耳熟啊,林晚榮臉上擠出一個可親的笑容:“香君小妹妹,這里就是玉德作坊麼?”

“什麼玉德作坊?”小姑娘哼了一聲:“是玉德仙坊,你這人,怎地一點學問都沒有?”

“是,是,我沒學問。”林晚榮抹了抹腦門子上的汗珠,被人罵成沒學問,這還是開天辟地第一遭。徐芷晴和杜修元諸人偷偷的忍住了笑,看林大人吃癟,這可是少有的事啊。

“剛才是你打炮轟我們山門麼?”小姑娘氣鼓鼓道:“如此凶殘的事情,你怎麼也做的出來?”

“哪里,哪里,小妹妹,我們只是放幾個炮仗,向貴坊致敬。”林晚榮嘻嘻笑道:“對了,小妹妹,能不能向你打聽一個人?你長得這麼漂亮,又這麼聰明,相信你一定知道的。”

“知道也不告訴你。”李香君哼了一聲,神態無比堅定。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一定認識肖青旋的,是不是?”林晚榮故作輕松問道,手掌卻不自覺地抓住了徐芷晴,手心里溢滿了汗珠。

小姑娘神色一喜:“你,你認識我師姐?”

林晚榮頭腦中轟的一聲爆炸開來,眼眶漸漸的濕潤,將徐芷晴小手捏得生疼。徐芷晴痛得臉色發白,但見了他激動的神態,似乎也被他心情所感染,便自咬牙忍了下來。

林晚榮聲音中帶著微微顫抖道:“我認識她,我當然認識她,她是我最重要的人!小師妹,青旋在哪里,你能不能告訴我?”得知這叫李香君的丫頭是青旋的師妹,他忙不迭地將稱呼也改了過來。[天堂之吻手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李香君哼道:“師姐說,這世上的人,多是欺世盜名之輩,真性情的難得幾個。連文宗的柳師兄,師姐都看他不中。何況是你?一看你的樣子,就知你不是好人。”

“文宗柳師兄?他是干什麼的?”林晚榮一驚,嘿嘿道:“長得有我帥麼?”

小姑娘不屑看他一眼,笑著道:“我師姐是世上最漂亮的女子。文采武藝都是天下無雙,那柳師兄是文宗第一才子,人生得貌似潘安,風流倜儻,對師姐也是一片癡情,雖屢遭拒絕,卻癡心不改,哪是你所能比擬的。”

想追我老婆?林大人聽得勃然大怒:“這世界上還有長得比我帥的?那他不是妖,便是人妖!這個柳師兄叫什麼名字,家住何處,身高幾丈?我去會會他!文斗武攻隨他挑,打得他找不著娘。”

李香君聽得咯咯嬌笑,小手在臉上劃了兩下道:“吹牛!柳師兄文采風流,天下第一,連老院主都誇他骨骼清秀,乃是人傑,你怎能與他相比?”

文采風流,天下第一?媽地,吹牛都是不要本錢的。林晚榮嘿嘿笑了一聲:“小師妹,你知道徐文長徐先生麼?你這位柳師兄,與徐先生相比如何?”

“這個,”小姑娘猶豫了一下道:“徐先生乃是領袖天下的俊傑,柳師兄還未下山與他比過,熟優孰劣,自還分不出來。不過,我相信柳師兄不會輸給他的。”

靠,原來你所謂的天下第一就是這樣造出來的,林晚榮嘻嘻笑道:“小師妹,我也是天下第一風流才子,你信不信?”

小姑娘切了一聲,不屑道:“說你是天下第一厚臉皮,我倒相信!”

徐芷晴聽他們一大一小斗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位小妹妹真是一語中的,正看穿了林三的本質。

林晚榮老臉一紅,不和小姑娘瞎扯了,自懷里摸出一個小瓶。微微笑道:“小妹妹,你認不認得這個?這個叫做蘭花香水,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珍藏。”

“你,你怎麼會有這個?”李香君吃了一驚:“蘭花香水是師姐在金陵所得,她說是世界上獨獨一份的,你從哪里得來?”

林晚榮喉中哽咽,緩緩言道:“你將這個拿給她,就說,當塗山上,玉佛寺前,七月初七,夫妻團圓。”

小姑娘躍躍欲試,強忍了半天終于開口,小聲道:“你來得晚了一步,師姐方才回來,被院主叫去敘話了。”

院主?林晚榮試探道:“院主是不是甯雨昔甯仙子?”

“住口!”李香君小眼一瞪:“我師傅的名諱,哪是你能叫得的?”她神色一黯,接著道:“我師傅是武宗宗主,院主乃是文宗出身,掌管文武兩宗。”

原來甯仙子就是青旋的師傅,難怪她要那般維護青旋。聽小姑娘的意思,這玉德仙坊的宗主,原來是學文的出身,她找青旋去做什麼?

“你真的是師姐的朋友麼?”小姑娘突然問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林三的?”

林晚榮忙不迭的點頭道:“認識,這麼帥的人我怎麼可能不認識呢?你找他做什麼?”

小姑娘一咬牙道:“我要去殺了他,都是他害了我師姐。”“小師妹,你說的清楚點,他怎麼害了青旋?”林晚榮眼角齜裂,大聲言道。

李香君小手抹淚:“我師姐上次從金陵回來,人就完全變了樣子,憔悴了許多,消瘦了許多,有時候愁眉苦臉,有時候又偷偷發笑,手里時刻不離那瓶蘭花香水。師傅覺得奇怪,便到金陵去了一趟,回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那姓林的,禍害了我師姐。師傅一怒之下,下山去殺林三,師姐得知之後,當場便急得暈了過去。”

林晚榮聽得眼眶通紅,捏緊拳頭道:“小師妹,請你幫個忙,帶我去見青旋,我一定要見她。”

望見他眼角齜裂的樣子,李香君嚇了一跳,急忙擺手道:“不行,不行,院主有令,未經允許,任何人不得探望師姐,違者逐出山門。我去探望師姐,都是偷偷摸摸去的。何況,你不是聖坊弟子,根本進不得山門,更別說見師姐了。”

“不是聖坊弟子,便進不得山門?”林晚榮冷冷一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若是皇上來了,也不讓他進去麼?”

見他氣勢逼人,小姑娘道:“若是持有皇命,自另當別論。”

“那好!”林晚榮掏出一面金牌,大聲道:“今奉皇命進入聖坊,請小姐行個方便。”徐芷晴掃了一眼。這金牌正是臨去山東之前皇帝所賜,沒想到現在派上了用場。

李香君猶豫了一下,輕聲道:“各位稍等,容我請示一下。”她轉身去了一會兒,不久便回來,恭恭敬敬道:“聖坊恭迎欽差駕臨!”

林晚榮正要順著云梯而入,杜修元急忙拉住他,小心翼翼道:“將軍,小心有詐,我帶弟兄們和你一起去吧。”

林晚榮縱聲大笑道:“各位弟兄放心。我有皇命在身,這玉德仙坊難道敢造反麼?”

徐芷晴一咬牙道:“我跟你一起去,我也要見識見識這世上第一的儒家大道。”

這丫頭的性子倔強,想要拒絕也是不成。林晚榮無奈一笑,隨她了。

待他們二人鑽入洞口,李香君帶著他們拾級而上。原來這玉德仙坊,便矗立在玉佛寺邊的峻峰之上,三面環水,唯有一面著陸,入口就在山下的臥佛當中。山谷陡峭,奇峰林立。青松翠柏環繞,云霧渺渺,仿佛云中勝境。林晚榮第一次尋訪臥佛寺時遙看的瓊樓玉宇,正聳立在這絕峰之上,直如天上宮闕。

“林,林大哥,”小姑娘李香君突然開口,怯怯叫道。

林晚榮一奇:“你怎麼知道我名字?”

李香君道:“師姐說過,若有一天,有人不擇手段、不懼生死闖入山門要見她,這人定是林三無疑。林大哥,師姐待你,便如同這青松蒼柏,你要辜負了她,我李香君甯願不要性命,也一定斬你于劍下。”

跟在他們身後的徐芷晴悄聲一歎,林三說的不錯,最了解他的,非這位肖小姐莫屬了。

林晚榮放聲大笑道:“人之一生,有可為,亦有不可為。始亂終棄、拋妻棄子者,人神共憤之!”

李香君微一點頭,在一岔路處猶豫幾分,忽地一咬牙,輕如狸貓般拉住林晚榮:“林大哥,這位姐姐,你們跟我來,不要出聲。”

這是一條通往山頂地小路,上到半路處,便見一個桃花盛開的園子。李香君忽地停住腳步,四處打量了一眼,見無人注意自己,才點點頭,小聲道:“林大哥,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里面的桃園,便是師姐平日里最喜歡的地方。你進去碰碰運氣吧。”她停了一停,欲言又止,良久才輕歎一聲:“你今日是來的巧,天佑師姐。若是錯過今日,你們夫妻便再沒有緣分了。”

什麼意思?正要拉住她問個究竟,李香君卻早已跑的遠了。

這是一處小小的院落,唯有一個小小的拱門出入。在園外遙看,幾株大樹自園子里探出頭來,開得甚是繁茂。

徐芷晴猶豫了一下,緩緩道:“你進去吧,你們夫妻團聚,我不該打擾地。”

青旋會在里面嗎?能不能見到她?林晚榮心中怦怦急跳,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與女朋友約會的夜晚,不同的是,青旋是他一直牽掛的妻子與知己,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種感覺,幸福和痛苦,都會讓人窒息。

林晚榮緩緩向前走去,徐小姐看著他的背影,心里又酸又堵,難以形容的心情。“林三——”她突然開口叫道。

林晚榮急忙轉過身來,笑笑道:“你還是跟我一起進去吧,我介紹青旋你們認識。”

徐小姐堅定的搖搖頭,幽幽道:“你們夫妻團聚,我去做什麼?你若是見到了肖小姐,便不要出來。若是見不到她,你便快些出來,我在這里等你。”

她語音柔軟,聲音細小,那柔弱的樣子,與往日的干練形成了劇烈的反差,只是這種情形下,林晚榮也沒有功夫在意了。

林晚榮點點頭,腳步重逾千斤,緩緩向前行去。徐芷晴呆呆望著他,眼中淚珠閃動,山風吹動她的長裙輕舞飛揚,由心及身,她身體微微發抖,嘴唇囁嚅幾下,“不見不散”四個字自她口里吐出,微不可聞,只有她自己能夠聽見。

進了園子,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滿園的桃李,遍地灑滿繽紛落英,紅的,白地,黃的,七彩的花瓣如同紛飛的花雨,在空中搖曳著飄落,絢麗奪目。絕峰頂上的桃花,竟然開得如此鮮豔,想起青旋所作那副落花圖,他心中一陣抽搐,仿佛看見了落日中,青旋獨坐院中,纖手微揚,輕灑桃花的落寞情景。

輕輕一掌擊在樹干,盛開的桃花飄飄灑灑落在身上臉上,淡淡的芬芳撲鼻而來,他緩緩而行,腳步直踏園子深處。

方走了幾步,抬頭一望,頓時如遭雷電,身形停滯,再也動彈不得。

一個身形曼妙的女子,靜靜坐在園子中央,落英繽紛,映襯著她如玉般晶瑩美麗的臉頰。微風吹起她鵝黃的衫子,長長的秀發隨風輕舞,恍如出塵的仙子般,清麗脫俗。

她纖纖素手微微揚起,捉起那片片灑落的桃花,璀璨的淚珠自她秀美的眼角緩緩淌下,喃喃吟道:“暮曉春來遲,先于百花知——”

“——歲歲種桃花,開在斷腸時!”一個清朗而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陌生而又熟悉。

肖青旋渾身一顫,手中握緊的香水小瓶,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上篇: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轟他奶奶的     下篇: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家有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