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千古奇謀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千古奇謀

“殺,殺,殺了她?”林晚榮腦中轟的一聲,臉上沒有一點血色,說話都有些結巴了:“老爺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她可是蕭夫人的親生女兒,你怎麼下得了手?!”

皇帝不緊不慢道:“是郭小姐親生的女兒不假,可那又怎樣?朕要殺一個人,難道還問她是誰的女兒?林三,你怎地如此幼稚。”

見皇帝如此蠻橫,想起大小姐的如花嬌顏,林晚榮血氣上湧,雙眼通紅:“幼稚又怎麼樣?我卻不會亂殺人,且還是故人之後。我家大小姐美麗賢淑,溫柔善良,她犯了何種過錯,要你下這屠刀?”

老皇帝哈哈大笑:“美麗賢淑、溫柔善良?這話要從別人口中說出,我自然相信!唯獨從你口里說出,卻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與蕭大小姐吵吵鬧鬧、形似冤家,有誰不知?”他神色一冷,哼道:“再說,你怎知她沒犯錯?叫朕說,她最大的錯誤,便是與你勾勾搭搭!林三,你老實與朕交待,與你關系親密的女子,除了你宅子里的兩個、蕭家的兩個,都還有哪些?朕一個一個殺來!”

林晚榮背後冷汗嗖嗖,這老家伙是什麼意思?要將我的相好殺完?想起大小姐,他雙目通紅,冷聲道:“你要殺,那就殺,這天底下的女子,都是我的相好。”

老皇帝陰陰一笑:“莫要以為朕不知,你與哪些女子親密,朕心里一清二楚。林三,非是朕心狠手辣,實在是你過于貪得無厭,這罪魁禍首,就落在你的身上。”

“我?”林晚榮指著自己鼻子:“你有沒有搞錯,明明是你要殺人,怎麼還是我的錯?”

皇帝一拍桌子,怒氣沖沖喝道:“在朕面前,你還敢如此犟嘴?天下無恥,唯你最甚。朕來問你,你可知秦仙兒是朕的什麼人?”

你這老家伙明知故問,林晚榮哼道:“是你的霓裳公主,那又怎樣,她還是我老婆呢!”

“你還知道她是朕的公主!”皇帝冷笑道:“朕再問你,青旋又是朕的什麼人?”

大小姐都不在了,老子還怕你個球,林晚榮也豁出去了,重重一掌拍在那呈滿奏折的桌子上,怒聲道:“她是出云公主,是我大老婆!她們兩個都是我老婆,那又怎麼樣?我就是專娶公主做老婆的!”

老皇帝一愣,敢在他面前拍桌子的,一萬年也遇不到一個,偏就生出了林三這個犟種,天不怕,地不怕。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朕的上書房撒野,難道就不怕朕誅了你的九族嗎?”皇帝眉毛一橫,冷冷笑道。

嚇唬我?只要你能找到我的九族,隨便你誅去!林晚榮嘿嘿一笑:“老爺子,你看清楚了,站在你面前的林三,可不是什麼怕事的主。我敬你,不是因為你是皇帝,只是因為你是仙兒和青旋的爹,是我老丈人。其他的,就算你是玉皇大帝,也和我沒關系。”

“虧你還記得青旋與仙兒的身份。霓裳和出云,乃是朕最為疼愛的女兒,是大華獨一無二的公主,相貌絕麗,身份何其高貴,天下男兒得其一者,已是人中之龍。你一人占了我兩個女兒,卻還不知足,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處處勾搭別處女子,你當朕的霓裳和出云是什麼?是你鍋里的菜,任你蒸,任你煮?!若叫世人知道你得了朕的兩位公主,卻還處處沾花惹草,我皇家顏面何在?霓裳和出云又如何面對天下人的流言蜚語?”皇帝眉毛忽閃,指著他鼻子大怒道:“朕告訴你,為了我的孩兒,朕可以隱忍多年,絕不允許有人欺負她們。霓裳和出云既是鍾情于你,那是你的造化,只准她們欺負你,不准你欺負她們。你勾搭的那些民間女子,想要與朕的公主平起平坐,那是癡心妄想。你要娶妻,只能娶兩位公主!郭小姐的女兒又怎樣,誰若是威脅到朕的公主,朕見一個殺一個,絕不姑息!你想清楚了!”

皇帝疾言厲色,威不可擋,那氣勢,便連天公也要抖上一抖。

我娶多少老婆,干你屁事,你這老頭子自認血統高貴,便排斥民間女子,有本事叫你女兒不要嫁給我?看是你死還是我死!林晚榮額頭冷汗隱現,咬牙道:“想什麼想,大小姐都被你害了,我想得再清楚又怎麼樣?有本事你就把我也殺了,讓青旋肚子里的兒子沒有爹,兒子的兒子沒爺爺!叫他也知道,不是他爹對不起他外公,是他外公殺了他爹!”

他嘴皮子利索,這繞口令一般的說辭,皇帝聽得有些暈,又有些想笑,這小子甭管好事壞事,總能找出一串亂七八糟的理由。怕被林三瞧出了端倪,他急忙掩了笑意,哼道:“朕也非絕情之人。只要你肯答應再不與她們見面,朕倒可以考慮一下,放過你這些亂七八糟的相好,包括你那位大小姐——”

“什,什,什麼意思?”林晚榮又結巴了,這次卻是驚喜得話都說不利索:“你,你不是殺,殺了她麼?”

“朕說過殺了她,”皇帝微笑道:“可朕有說過她死了麼?”

這老頭子,竟和我玩文字游戲,得知大小姐還活著,林晚榮心思頓時活絡了許多,頭腦飛速運轉,嘻嘻笑道:“老爺子,我就知道你不會殺大小姐的,那可是郭小姐的親閨女,殺誰也不能殺她啊!”

“休得與朕廢話!”見林三又露出了習慣性的嬉皮笑臉,老皇帝面色一板:“朕現在不殺這位蕭大小姐,並不代表以後不會。朕給你三天時間,好好思考清楚,是要朕的公主,還是要你那些繁花雜草!你那蕭大小姐,朕請她至一處作客。三天之後,朕若是沒有聽到想聽的答案,後果你自己想!”

“不會吧,你綁架了大小姐?”林晚榮驚道:“老爺子,你身為法律的制定者,更應該維護法律的尊嚴,怎麼能知法犯法?”

“知法犯法?”皇帝大笑道:“在這大華之內,朕的話便是金科玉律,何來違背之說,君無戲言,你那些相好的命運,可就決定在你一人之手了。你仔細斟酌吧!”

枉是林晚榮機智靈活,面對這般情景,也是一籌莫展,唯有搖頭歎氣。皇帝微笑著打量他,眼中隱隱露出一絲得色,忽地開口道:“青旋在你府上過得可好?”

林晚榮頭也不抬,沒好氣道:“勞您問起,她過得可比我舒心多了。”

“那便好!”皇帝微微點頭,歎了一聲:“昨日之事,你辦得太魯莽。你以為兵馬大炮帶上山,將那牌坊轟了,就能穩操勝券?糊塗,實在是糊塗!”

我糊塗?林晚榮嘿嘿連笑,滿面不屑。你這老頭說話太沒道理,昨日若不是我及時趕到,青旋現在已經長伴青燈古佛,做了姑子了。

“你莫非是不服氣?”皇帝看他面色,便知他心意,無奈道:“你太小看這玉德仙坊了。這聖坊屹立百年不倒,豈是你打幾炮就能滅了的?他們門生遍及天下,且都是士族,要把他們惹急了,只要有人登高一呼,那千萬個讀書人口誅筆伐,便是吐沫,也能將你淹死,連朕也救不了你!”[天堂之吻手打]

林晚榮嘿嘿道:“有那麼嚴重麼?我現在不是好好地站在這里麼?”

“那是因為你運氣好,湊巧碰上聖祖真跡有破綻可尋,”皇帝踱了幾步,無奈一笑:“這也是你昨日糊塗之中,唯一做對的一件事情,破了他們立足的根基,叫天下士子有苦說不出,朕也才能使得上力氣。要不怎麼說你小子無法無天呢,連聖祖真跡也敢動手腳,那些讀書人敗就敗在臉皮沒你厚,學不來你的無恥手段。可是你這一著實在驚險之極,既無充足准備,對玉德仙坊也無了解,便憑一腔熱血就敢上山搶人,朕說你糊塗,難道還是錯了?”

皇帝的諄諄教導聽著似乎有道理,林晚榮卻不贊同:“老爺子,凡事謀定而後動,那只是一個美好理想,昨日我若是像你這樣謀劃,等想好了計策,青旋只怕早已當了尼姑。計策固然重要,但實事不待人,該出手時就要出手,把住穩、准、狠三個字,保證吃不了大虧。”

聽林三說的頭頭是道,老皇帝沉思一番,望他一眼點頭道:“好一個穩、准,狠,你倒是深得其中三味。”

好什麼好,我娶幾個老婆你都要管,林晚榮哼了一聲,沒有答他。皇帝微微一笑,拍著他肩膀道:“凡事有果必有因,世事未必如你眼睛看到的這般淺顯,你且多去想想。”見林晚榮迷惑不解的眼神,他臉上泛起一陣柔和的光芒,轉瞬不見,面色又恢複常態,淡淡道:“林三,你今年多大年紀了?”

“十八!”林晚榮眼也不眨的扯謊。

老皇帝聽得哈哈大笑:“你這頑劣小子,竟來欺朕,朕觀你為人處事,怕是二十八也比不上你。”

林晚榮干笑兩聲:“為了保持自己的年輕心態,我一直認為自己十八歲。老爺子,你問這個做什麼,不是要配生辰八字吧?”

“朕就當你十八吧。”老皇帝笑了一下,臉上神色漸漸黯淡:“二十年也只是短短一瞬,遙想朕昔年跟隨父皇學習朝政,仿佛便在昨天,轉眼之間,朕已是這般年紀,所剩時日怕是無幾了。”

林晚榮心里一突,老丈人太善變了,剛才還對我連打帶嚇的,轉眼卻又感慨起來,他到底要做什麼?

“死,朕倒不怕。只是有兩件事,卻一直哽在朕的心頭,讓朕寢食難安,就是死了,也愧對列祖列宗,你知道是什麼嗎?”皇帝掃他一眼,悠悠道。

“我不知道。”林晚榮急忙擺手:“這事也和我沒關系。”

皇帝陰陰一笑:“你娶了朕的兩位公主。天下富貴榮華誰能及你,還敢說這事和你沒關系?朕身後最擔心的兩件事,其一,便是兩位公主的歸屬。既然他們都中意于你,我也無話好說。其二,便是我這大華的萬里江山後繼無人,此乃朕一生最大的遺憾。”

林晚榮心里怦怦直跳,老丈人又把話題扯到這里,是個什麼意思?他嘿嘿笑了幾聲,口不對心道:“那個,不是還有誠王麼。他家里有兒子嘛,反正是一家人,你就隨便挑一個過繼——”

“誠王?!”皇帝咬牙冷笑:“他怕是做夢都在打這個主意,只是他卻不知,朕無子嗣,便是拜他所賜。我焉能將這萬里江山再交于豺狼之手?!”

“那這個就不好辦了。”林晚榮雙手一攤。無奈道:“皇帝可不是人人都能當的,總不能在大街上隨便找一個人吧。”

這個話題著實有些大逆不道,林晚榮無知者無畏,皇帝卻是有心誘他,微微頓道:“做皇帝未必如你想像得那般差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當天下萬人臣服在腳下,生殺予奪任你掌握的時候,那是怎樣一種滋味。你想過嗎?”

林晚榮干笑兩聲,心道,我老婆太多,每天做點愛做得事都忙不過來,誰有功夫去想當皇帝是什麼滋味!

見他似乎不為所動,皇帝神秘一笑,漫不經心道:“當然,這只是一方面,至于其他的好處,我就不一一列舉了——譬如,皇帝可以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嬪,想娶何人做老婆,誰也不敢反對!”

林晚榮心里跳了一下,皇帝老丈人真是知我心思啊,說了半天,唯有這一處吸引我。他眼睛一直,小聲道:“那大小姐豈不是——”

說起女人便來勁,這小子還真是有昏君的潛質,皇帝哼了一聲,怒道:“朕的兩位公主國色天香,難道還拴不住你麼?你若再與什麼大小姐徐宮女勾搭,朕就——”他長袖輕拂,比劃了個殺頭的手勢,林晚榮忙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宣李泰、徐渭!”皇帝朝門外喝道。

候在外的高平急忙唱道:“宣李泰、徐渭!”

見皇帝宣了別人,林晚榮正要出去,卻聽皇帝道:“你便留在這里,朕還有要事要與你們幾人協商。這政事煩瑣,須得有耐心,你且好生學著。”

林晚榮哪里有心思去學什麼政事,只是想著大小姐還在老爺子手里,若是一個不慎,真叫他給殺了,那可就什麼都完了,只得嘿嘿笑了兩聲,留了下來。

徐渭、李泰二人進門正要磕頭,皇帝一抬手:“徐卿、李卿不用多禮,來啊,賜座!”

小太監搬來錦凳,徐渭與李泰謝恩坐下,皇帝遞給徐渭一個折子:“徐卿,你看看,這是從高麗飛鴿傳書傳回的消息!”

高麗?林晚榮也愣了一下,算算時間,從通知徐長今到現在,也不過三天的時間,高麗的反應還真是不慢。

徐渭雙手接過折子,細細看了一眼,驚道:“高麗王拒絕了林小兄的提議?”

“什麼,什麼?”林晚榮也耐不住了,自徐渭手里搶過折子:“我看看,我看看!”

這是密折,徐渭面色為難,也不知該不該給他看,皇帝擺擺手:“讓林三看吧,這高麗的局勢,只怕不是我們想像得那麼簡單!”

林晚榮掃了一眼那折子,摒除一大堆的之乎者也,大概意思也能看懂,卻是高麗王表決心,勢要與倭寇血戰到底,並再次請求大華伸出援助之手,拯救友邦。至于林晚榮提出的那偉大構想,則是只字未提。

李泰哼道:“這高麗王果真居心叵測,只要我大華出錢出力,林小兄提出的‘一體兩制’,他卻一言未提。要我兒郎為他拼命,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徐渭思索一會兒,蹙眉道:“倭人之禍已經迫在眉睫,高麗卻在此時拒絕我們的提議。是不是其中有了什麼變故?抑或他們與倭人達成了什麼協議?若是這樣,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林小兄,你怎麼看?”

這建議是林晚榮提的,當時在朝上口若懸河絡繹不絕,聽得眾人如癡如醉,如今卻被人嚴詞拒絕了,尷尬自是難免。林晚榮打了個哈哈,開口道:“皇上,請問高麗來的使團還在京中麼?”

“倭人進犯,李承載早已請旨回轉了高麗,眼下不過留下幾個宮女傭人。”皇帝淡淡道。

“李承載就不要說了。”林晚榮不屑地擺擺手:“我想問的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小宮女,叫做徐長今的!”

“徐長今?”徐渭一驚:“林小兄,你怎會問起她?聽你言中之意,這位小宮女似乎比李承載還要重要?”

林晚榮點頭笑道:“徐先生說得不錯,李承載只是高麗使團打的幌子,無用得很。真正主事的,應該是這位小宮女。只要她還留在京中,那事情未必如同我們想像得那麼糟!”

“主事的是徐長今?林小兄,你怎麼知道?高麗怎會派一個小宮女主事?”徐渭不解問道。

我是他的“晚榮哥”,我當然知道了。想起徐長今溫潤如玉的肌膚,林晚榮心里有些騷癢,淫笑道:“這位小宮女生的清新脫俗,身材也不錯,我和她有過幾次交媾,啊,不是,是交流。從她言談舉止間,我能斷定,那李承載只不過是一具木偶。真正說得上話的,是這位長今小姐。至于她的具體身份麼,現在我也不知,應該不凡。”

徐渭和李泰面面相覷,林小哥說得這樣篤定,也不知他與長今小宮女的“交流”到了什麼地步?

林三對女人的手段,連公主也要墮落其中,皇帝自然不會懷疑,點頭道:“徐長今仍然滯留京中,昨日還曾到大相國寺游覽觀勝。”

皇帝的手腕不用懷疑,徐長今的一舉一動定然逃不開他的眼睛。長今妹竟然四出游覽觀勝,林晚榮心中也是疑惑。

“游覽觀勝?”徐渭搖頭道:“倭人已近在眼前,若她在高麗地位超凡,怎還會如此灑脫?說不通,說不通!”

林晚榮忽地一拍掌,喜笑顏開:“說得通,說得通,她越是輕松,那就越是說得通。”

“這話怎麼說?”李泰問道。

林晚榮笑了幾聲:“皇上,既然你收到了這折子,那徐長今自然也應該知道了吧。”

皇帝點頭,淡淡道:“昨日夜里有兩只信鴿曾飛入高麗使團居所,想來這消息她也知道了。林三,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勿要再打些啞謎。”

連皇帝都忍不住了,林晚榮笑著道:“這事也急不得,只要徐長今還在京中,那就說明,高麗絕不是拒絕了我大華的提議。恰恰相反,他們應該正處在痛苦掙紮中——”

“如何見得?”李泰揚揚手中的折子:“高麗王對我大華的提議,可是只字未提!”

“只字未提不假。”林晚榮輕松一笑:“可是,他們也未拒絕啊。這個時候,就是比拼耐力的時候。只要高麗能忍住,我大華一樣能忍。”

李泰搖頭:“若真是如你料想倒還好說,可若是高麗真的已與倭人達成了協議,我大華與胡人的大戰又眼望在即,一著不慎,我大華就要陷入大大的被動,這個險,我們冒不得!”

“老將軍言之有理。”林晚榮點點頭,臉上神色無比肅穆:“為了大華的安危,為了千千萬萬同胞的幸福,我決定對徐長今使出一招千古奇謀!”

“什麼千古奇謀?”皇帝微笑問起。

“美——男——計!”林晚榮滿面悲壯,淒慘言道。

*****

安姐姐:“小弟弟,你要還不投月票,奴家就不理你了,討厭!”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鑒偽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奉旨泡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