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五四七章 回報  
   
正文 第五四七章 回報

熊熊燃燒的火把不時發出噼里啪啦的輕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小小的銅板上。遼闊的草原寂靜無聲,突厥婦人和稚童那怦怦的心跳聲清晰可聞。就連手執火炬的大華騎兵也忍不住的摒住了呼吸,緊緊盯住那輕輕滾動的銅錢。

小小的銅板掉落在豐盛的草地,蹦達了幾下向前滾動,無聲無息的立住,頓了頓,緩緩的倒了下來。

看那銅板落定,胡不歸緊緊盯住,眼睛一眨也不敢眨。他愣了良久,方才輕聲歎道:“是正面!這,難道真是天意?”他臉上神情複雜,長長歎息中,似是有些不甘,卻又有幾分輕松。

突厥婦孺們欣喜若狂,相互擁抱著,手舞足蹈著狂呼,淚水流了滿臉。她們懷里抱著的稚童,雖不明白母親歡呼的意義,卻也似乎被這情緒所感染,張開了笑臉,伸出細嫩的小手去摩擦母親臉上的淚珠。

林晚榮眼眸低垂,沉寂如水,背轉著身子久久凝立,不發一語。不見悲,不見喜,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唯獨那緊緊握住的手掌,將他心情現出些端倪。

突厥婦孺狂歡了一陣,歡呼漸漸落下,頭腦也逐漸清醒過來,她們這才意識到,這執掌了她們生死大權的黑臉流寇還在保持著沉默,他緊握的雙手上青筋凸顯,可見他內心思想爭斗之激烈。

扔贏了銅板又如何?只要這大華人微微搖頭,三千多婦孺稚童,依然逃不脫被屠殺的命運。無數的突厥人,婦女、孩子。深藍的眸子,期盼抑或仇恨地目光,緊緊盯住那凝立不動的身影,等待著他最後的判決。

“要不,再扔一次,三盤兩勝?!”高酋湊到林晚榮身邊,以只有自己三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小聲說道。

這種不要臉的提議,大概也只有你老高想的出來。胡不歸瞪了他一眼,甚是不屑。

林晚榮長長籲了口氣。雙眸緩緩睜開,輕掃胡不歸幾眼。悠悠道:“胡大哥,如果我把這職責交給你。你下得了手麼?!”

望著眼前的三千婦孺,無助的女人,嗷嗷待哺的嬰孩。胡不歸面色時紅時白,臉頰肌肉劇烈抖動,他咬咬牙舉起鋼刀,殺人無數的雙手竟是微微地顫抖,遲疑了良久。他終于仰天怒號一聲。手中大刀無力垂下。老胡面如死灰,無力的搖搖頭:“末將難以下手——”

林晚榮無聲一歎。轉向高酋道:“既然胡大哥下不了手,高大哥,那就你來吧!”

“我?!”老高愣了愣神。他回頭看了看手無寸鐵地三千婦孺,嘴唇哆嗦半晌,臉色越來越白。終是苦笑著搖頭:“兄弟,要是斬殺三千突厥男人,我老高眼都不會眨一下。可是,這些女人和孩子——”他唉的歎了聲,無力搖搖頭。

林晚榮緩緩邁步,走到那跌落地銅板跟前,蹲身拾起,輕輕吹掉銅板上的沙土,用手仔細摩挲著,沉默了良久,終于緩緩的,將那銅板收回了懷中。

胡不歸緊緊盯著他的面龐,小聲歎道:“將軍,你真的決定了?!”

林晚榮沒有回答,他目光如電,一一掃過面前這些眼中飽含了恐懼與仇恨的突厥稚童。良久才幽幽歎息:“胡大哥,你看看這些孩子仇恨的眼神。當他們長大後,有可能對我們大華友好麼?!”

胡不歸虎目一瞪,朝突厥人怒視幾眼,那些稚童頓時嚇得轉過了頭去。老胡哈哈笑了幾聲,豪邁道:“不友好又怎麼樣?!今天我們可以斬殺他們地父親。來日,我們地子孫,一樣也可以斬殺他們。我大華的兒郎永遠孬不了,還怕他作甚?!”

看胡不歸豪情滿懷,高酋則是憂心忡忡:“老胡你說地自是不假。可是今日情形特殊,若是放了這些婦孺,林兄弟只怕會背上無盡的罵名。我大華定會有許多智士責罵他目光短淺、婦人之仁——胡人可以屠城,我們為何就不能屠——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地殘忍——唉,與其被這些人的口水淹死,還不如把這些婦孺殺了,一了百了。”

老高這話倒是真知灼見,殺了這些婦孺,大華百姓雖也會覺得殘忍,但誰也不會責怪。反之,若是放了她們,等到回歸大華,林將軍就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的苛責與詰難了。胡不歸看了看林晚榮,頓時也憂慮起來。

幾人沉默了半晌,忽聽林晚榮的聲音悠悠響起:“高大哥,胡大哥,我想請教你們一個問題。我華夏曆經千年,長盛不衰,賢帥名將多如天上的星辰、數不勝數。他們護衛華夏、遠揚天威、戰績彪炳,叫無數胡虜聞風喪膽、望風而逃。這些祖宗先賢的事跡早已流傳四方,可是他們有幾人是靠屠城取得勝利、又有幾人是靠屠城掙來的不朽威名的?!”

這一聲發問,頓叫胡不歸和高酋都愣了。從前沒仔細思考過這問題,現在想來,確如林晚榮所說,華夏千年傳承中,戰爭多不勝數,和塞外番夷的爭斗絕非今始。老祖宗們保家衛國攻打胡蠻,沒聽說哪個是靠屠城取勝的。縱觀先賢故人,要想找到一個屠城的名將,困難之極。

高酋嘖嘖稱奇:“咦?!確實如此。林兄弟,你說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林晚榮幽幽歎氣,望著這滿地的婦孺,眼神無比的凝重,咬牙輕道:“因為——我們是人,不是狼!”

我們是人,不是狼!胡不歸和老高同時籲了口氣,頓覺林晚榮這一句話,說出了他們心底所想。

“人是有人性的。我們大華人天性善良,這是刻在股子里的,永遠難以改變。胡人凶殘的連自己族人的身體都可以踩踏,這換在我們大華人身上,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如果我們也學突厥人那樣,單純為了殺而殺。那是在泯滅我們地天性。當天性泯滅的那一刻,不僅是我個人的悲哀,更是我們整個民族的悲哀。也許,從那以後,我們就將變成像突厥人這樣蠶食自己同伴的惡狼——高大哥,胡大哥,你們願意看見這一刻的到來麼?!”

變成突厥惡狼?胡不歸二人同時打了個冷戰,急忙搖頭。

“這就是了。”林晚榮淡淡道:“這個世界很大很龐雜,懼怕別人的仇恨,那是懦夫的行為。與其靠屠殺婦孺來壯膽。倒不如自己強身健體,叫那仇恨的人不敢仇恨——”他頓了頓。輕輕揮著手:“——斷絕糧草,將這些婦孺趕進草原。叫她們自生自滅去吧!”

胡不歸點了點頭,轉過身來大手疾揮,大華騎士便齊刷刷的讓出一條道路來。

突厥女人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大華人真的放了她們?

驚恐、遲疑、期盼,也不知過了多久,有幾個膽子大地胡人女子緩緩移動著腳步,試探大華騎兵的反應。見無人搭理。突厥女人們急呼著。攜兒帶女地飛奔起來,那情形。就如同開了鍋的餃子。女人的尖叫,稚童的哭泣,此起彼伏。響徹了草原。

“生命,終是可貴的,失去了,就永不會回來。”林晚榮喃喃自語:“我終究是個普通人啊。或許,這殘酷的戰場,真的不適合我。”

高酋歎了口氣:“林兄弟,何苦呢,你這是把罵名往自己身上背啊!”

“屠殺不是快樂!沒有經曆過生離死別地人,永遠不會體會其中滋味——誰有勁誰罵吧。我要怕人罵,我就不是林三了。”林晚榮擺了擺手,臉上滿是不屑之色。

突厥女人和稚童奔入草原地方向,是朝著巴彥浩特去的,與大華騎兵前進地路向恰好相反。清理了戰場,補充了給養,五千大軍冒著茫茫夜色連夜轉移,向著伊吾推進。這種快進快出、以戰養戰的方法,讓突厥人根本無法預防,茫茫草原部落眾多,誰也不知道大華騎兵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今晚明明沒有上陣厮殺,但林晚榮神色之疲憊,尤甚高酋諸人。心力憔悴之下,將所有事情都交付胡不歸處置,踏上馬車,蒙頭便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半睡半醒中,忽覺有什麼軟軟地東西在自己耳邊拂過,隱隱還帶著些清香味道。

“誰啊,干什麼?!”他抓住那軟軟的東西順手一扯,就聞“啊”的一聲慘叫。玉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無恥的大華人,你放開我!”

林晚榮猛一激靈,急急忙睜開眼睛,卻見自己手中抓住的,原來是一僂黝黑的秀發,柔順光滑,還帶著天然的體香。那玉伽雙手雙腳盡數被綁縛,她鮮紅的臉頰緊貼在林晚榮耳旁,他手里抓住的,正是突厥少女的秀發。

“咦,你想占我便宜!”林晚榮悚然大驚,急忙坐起身來,見自己衣衫齊整,顯然並未受到侵犯,這才放心下來。

看他那動作,玉伽羞憤欲死,怒道:“不要臉,誰占你便宜。睡得跟死豬似的,喊你一百道都不醒!”

林晚榮恍惚記得,他上車時,玉伽被綁的牢牢實實丟在車廂里角。一覺醒來,她怎麼就靠的如此之近了。目光落到她腿上,見那膝蓋側的紗裙露出摩擦的痕跡,隱隱可以看見泛紅的細嫩肌膚。他哦了一聲恍然大悟,這突厥少女估計是有什麼事情尋他說話,偏偏他上車來就睡得死死。玉伽竟是全靠著被綁死的雙腿衣裙在車廂里摩擦,才靠近他身邊的,這種毅力,讓人敬佩。

“同吃同住同睡——唉,我差點忘了。多謝玉伽姑娘提醒。來吧,是你報我還是我摟你。”他笑著張開懷抱,就要去摟月牙兒的嬌軀。

玉伽臉色大變:“別過來,啊——”

“叫什麼叫!”林晚榮惱火的大吼一聲:“明明是你來找我,'別過來'——這句話是我說才對吧?!”

玉伽抬眼望去,只見黑臉的流寇蜷縮在車廂一角,雖是張牙舞爪、面目凶惡,但那眼里的困頓萎靡卻是一覽無余。

想想他說的好像有些道理。玉伽低下頭去,聲音不自覺的減小了些:“我好不容易才將你喚醒——請你先不要睡覺。玉伽有事情問你。”

林晚榮打了呵欠,不耐煩道:“你以為我是你們家旺財啊,你叫我睡我就睡,叫我不睡我就不睡?!你現在老老實實給我待著,等我睡醒過來,大爺心情好了,就寵幸你——心情不好,就被你寵幸!”

“胡說八道。”玉伽眼眸里泛過淡淡地光彩:“你要睡覺我也不攔你,只不過,你可別再說些夢話了。什麼仙子姐姐大又圓、凝兒妹妹賽神仙——若是你們大華的機密被我聽去了。那可不能怪我。”

不會吧,林晚榮聽得冷汗涔涔。這麼有內涵的詩句,絕不可能是玉伽胡亂編纂。想來是我夢里詩性大發,與某位夫人翻云覆雨所做。那豈不是有些少兒不宜的畫面會落入玉伽眼里?!慚愧,慚愧。

“怎麼,你還不相信?”見他神色閃爍,玉伽忍不住譏道:“那安狐狸又是誰?你在睡夢里,叫了她十幾遍的名字呢!你究竟有多少情人?!”

林晚榮抹了額頭冷汗,嘿嘿道:“我很專一的。所有的夫人加起來。也不過十來人。你還真以為我是種馬啊?!”

玉伽聽得搖頭,冷笑道:“你算不上種馬——種豬而已!睡得死死的種豬!”

這丫頭罵起人來倒是很有一套。都快趕上我的百分之一了。林晚榮哈哈大笑,那困意頓時消減了許多。掀開簾子望了望,只見草原上夜色蒼茫。遙遠的、達蘭紮地火焰仍在熊熊燃燒,也不知睡了多少時間。

他忍不住的打了個呵欠,含混道:“你要說什麼,趁著我現在地心情不那麼糟糕,趕快道來。遲了,本帥就又要入寐了。”

玉伽哼了一聲,躊躇半晌,咬咬牙道:“把你的銅板拿出來!”

“干什麼,搶劫啊?!”林晚榮猛地雙手護在胸前,睜大眼睛怒道:“要錢沒有,要命不給,你看著辦。”

對這種喜歡混淆視聽地人,玉伽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她歎了一聲,目光幽幽望著他:“窩老攻大人,能不能請你,將那個銅板,給我看看。玉伽非常想看。”

突厥少女的表情柔和了些,他反而有些不適應了,嘿嘿的干笑兩聲道:“想看也不行,凡是聽過我名號的人都知道,想要從林三哥身上撈錢,沒門!”

玉伽神情凝重,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光亮,點頭歎息道:“既然你不願意給,玉伽還能怎樣?!你屠戮了我族中壯丁,這是你大華與我突厥的刻骨仇恨,也許永遠無法消融。但你放了我族中的女人和孩童,玉伽感激你。”

“少來這一套。”林晚榮冷冷笑道:“我沒有放她們,只是你地族人運氣好而已,下次就不一定這麼走運了。”

玉伽淡然道:“不管是不是她們地運氣,總之,我感激你。你雖是一個奸詐的大華人,長相難看,心眼也壞,睡覺地時候還說夢話,但你有時候的行為,倒也不失為一個堂堂的男子漢。”

林晚榮忍不住地干咳幾聲,上火道:“玉伽小姐,請你不要總是說反話,好嗎?!我的優點就這麼幾個了。”

突厥少女不芶言笑的掃他一眼,淡淡道:“一件事歸一件事。你們大華與我突厥的恩怨,那就讓勇士們在血與火中相見,不死不歸。但你今夜也許是無意的善舉,將會換來回報。玉伽以草原之神的名義發誓,我突厥攻陷你大華城池之後,將只會驅逐、不再屠殺大華的婦孺幼童,這是給你的回報。”

她柔美的身子捆的牢牢,蜷縮在地上,臉上的神情卻是堅毅剛強,幽邃淺藍的雙眸中泛出淡淡的光彩。好看的柳眉微微上翹,劃出道威嚴的弧線,美麗的面頰似有湛湛神光,引人入勝。這一刻的月牙兒,莊嚴高貴,不怒而威,那披在身上的胡裙,仿佛也閃耀著金光——

愛護親人,尊重生命!在苦難中逝去的、我的手足同胞、我的兄弟姐妹,你們一路走好!我愛你們!

上篇:正文 第五四六章 上天決定命運     下篇:正文 第五四八章 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