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五五九章 撕她的衣服  
   
正文 第五五九章 撕她的衣服

耳邊傳來輕輕的、柔軟的呼吸,林晚榮覺得自己有些傻了。在這狐媚多變的安姐姐面前,他所有地手段都無法使出,安碧如似是掐住了他的經脈,那不經意地一舉一動、一顰一笑莫不驚心動魄、攝人心魂,竟是把他生生的制住了。

相別多日。如今安姐姐又悄生生地立在眼前,聽她狐聲燕語,看她巧笑嫣然。林晚榮心里說不出地快活。千里相送、默默守望,這份睛意感天動地,叫他畢生難以報答。

夜色如水。微風拂動著臉頰,滿天的星光靜謐安甯。月下地草原仿佛籠罩在一層朦朧的輕紗中。兩個人席地而坐,相互倚靠著,露珠打濕了他們地衣衫臉頰。二人卻渾然不覺,天地之間。仿佛就只剩下彼此地心跳與呼吸。

長長地睫毛微微一抖。安姐姐無聲歎了口氣,緩緩的站起身,林晚榮嚇得一骨碌爬起來,急急拉住她手:“師傅姐姐。你干什麼?打死我也不會放你走的。”

“噗嗤”一聲,安碧如嫣然輕笑:“誰說我要走了?!”

林晚榮拉住她手。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著。小心謹慎道:“不是要走?!那你這是——”

“糊塗鬼。”安碧如嫵媚瞥他幾眼,纖纖玉指正點在他額頭。似笑非笑道:“身為三jun統帥。獨白出營不說。還眷戀凡事、滯留不歸,你那手下地將士此時只怕正在紛紛議論呢。我要是李泰元帥,就重責你一千大板,叫你屁股開花!”

林晚榮眉開眼笑道:“只要師傅姐姐不走,別說是一千,就算是一萬大板。那又算得了什麼。我認了。”

“就你會哄人。”安碧如咯咯嬌笑。嫵媚地白他一眼。又緩緩低下頭去,輕聲道:“放心吧,就算你拿刀攆我。今日我也不會走的。誰讓你欠我那麼多。”

“是。是。”林晚榮大樂著道:“我欠師傅姐姐地,一輩子都還不完。我要十輩子、一百輩子地還。”

“你這些話去討仙兒歡喜還差不多。與我說來卻是無益。”她聲音頓了頓。忽然狡黠一笑:“我也不會給你這麼多機會地,明日早上我就走了,嘻嘻——”

她話音來落,林晚榮己一把抱住了她,驚駭大叫道:“你別嚇唬我啊,姐姐。小弟弟膽小,經不住你幾回折地。”

“你膽子倒真的很小——就會占我便宜。”安狐狸咯咯笑著。無聲鑽進了他懷里:“小弟弟,我和你一樣,都是不會說謊地老實人。你不知道嗎?”

老實人?林晚榮眨了眨眼,我和安姐姐要也能稱得上“老實人”的話,那天下就沒有流氓匪寇了,狐狸姐姐這是在寬我地心呢。

看他神情呆呆。眼珠子卻在不停的轉。安碧如嫣然輕笑,在他刮得子乾淨淨地臉頰上摩挲了幾下。柔聲道:“小弟弟,我最喜歡看你傻傻地樣子,咯咯!”

林晚榮無聲的搖頭,看來看去。他總覺得。安姐姐地手段就是專門克制他來地,他的一舉一動仿佛盡在安碧如掌握之中,人生在世。有這樣一個專破自己手腕地狐媚的師傅姐姐。也不知是痛苦,還是幸福。

時辰已是不早了,離營太久。林晚榮心里也有些擔憂,jun營里不能帶女眷,這卻難不倒安碧如。她自隨身攜帶地行囊中取出一身男裝套在身上,又將那如云地秀發紮起,巧手裝扮幾下,便是粉面朱後。化作一個絕色地兒男。

“將jun。今夜我要宿在你帳中,你可願收留?!”裝扮完畢。她望著林晚榮一笑,分外妖嬈。

"奶奶地,為什麼安姐姐不管扮男扮女。都是這麼好看呢?!林晚榮吞了口吐沫,狠狠點頭道:“願意,願意,賢弟,你等著我,哥哥這就回去鋪床。”

安碧如好笑的白他一眼,雖是身著男裝。那萬般地風情,卻叫他瞬間就醉了。

行進jun營的時候,所有將士都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胡子刮得子乾淨淨、臉龐洗地清清白白地林將jun,愛不釋手地拉著一名嫵媚男子。眉開眼笑、大搖大擺的自眾人面前而過,得意洋洋的向眾人揮手,就像打了勝仗一般。倒是那名嫵媚地男子,卻落落大方,微笑間狐氣逼人。眾人看地惡寒,急忙偏過了頭去。

拉著安碧如的手踏進賬房。二人一前一後。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聽帳篷里響起急聲尖叫:“啊——你,你是誰,進窩老攻的帳篷干什麼?!”

林晚榮抬頭望去。只見玉伽瞪大了眼睛。驚駭而又茫然地望著自己,仿佛眨眼之間就不認識他了。

“怎麼?見了帥哥就不認識了?!”林晚榮哈哈大笑,撫摸著刮得鐵青的臉頰。得意洋洋道:“玉伽小姐。你看仔細點。我是誰?!嘿嘿!”

安碧如為他修理了胡須虯髯、綁紮了亂發、洗淨了臉頰。再不複深入草原以來的那副邋遢模樣。整個面貌可謂煥然一新。夜色深沉。初時踏入帳篷。月牙兒吃驚之下。竟然沒有認出他來,待到聽清他聲音,又仔細打量他面,玉伽這才小心翼翼開口:“你。你是窩老攻?!”

“哎呀——”屁股上傳來的酸痛,頓叫林晚榮疼地跳了起來。

看他齜牙咧嘴疼痛難忍地模樣。玉伽頓時驚道:“窩老攻。你怎麼了?!”

不用看也知道,屁股上最起碼紮了十根冰涼的銀針。林晚榮倒抽了口涼氣,這安姐姐地手段。簡單粗暴。對我真是有用之極,他哈哈干笑了兩聲:“那個。玉伽姑娘,以後你就直接叫我地語名字吧。我叫林三。你應該聽過的。要不,叫我林將jun。林大人也行。叫流寇我也認了。至于其他的名字,暫時不要叫了吧,哈哈。”

月牙兒不解的看他一眼:“窩老攻。為什麼不能叫了?!我還是覺得你的突厥名字比較有特點,叫人一下子就能記住!!!至干什麼林三之流,我也不稀罕叫!”

“小弟弟,你地這個突厥名字真好聽啊,是誰給你取的?!”安狐狸湊到他耳邊。銀牙咬得吱吱作響,聽著嫵媚,那紮在屁股上的銀針。卻是寒澈入骨。

林晚榮暗暗叫苦,剛才只顧著和安姐姐開心了,卻忘了突厥名字這回事。從前他與仙兒在一起地時候,天天便以老公自詡。安姐姐就在旁邊聽著,怎能不懂這兩個字的含義。

媽地。要被玉伽這丫頭害死了。他眼珠轉了轉,急忙道:“突厥名字啊。應該是lao胡、老高他們給我取的吧。唉,這兩個人地學問一般。取的名字確實不咋地!師傅姐姐。你也知道。我們深入草原,沒有個一個好的名頭。是鎮不住這些胡人的。其實我突厥名字不是這麼念地,你得反過來念——”

他在安姐姐耳邊唧唧喳喳了幾句。將那名字地意思說了一遍。

“是真的嗎。你倒真是個老實人呢?!”安碧如嘻嘻笑著,手中銀針在他屁股上狠狠未了一下。

“是真地。是真地。”林晚榮滿頭大汗。急聲叫道。二人離得近。望著安姐姐那嬌嫩潔白的小耳朵。他也不知哪里來的騷興,顧不得屁股上酸酸麻麻地感覺。忍不住的在她耳邊輕輕吹了口仙氣。

熱風襲來。安碧如渾身顫了顫。耳根火熱。臉頰輕紅,望著林晚榮黝黑的面龐、消瘦的臉頰,想起他深入草原九死一生,不知受了多少的苦,也不知怎地,手里的銀針便再也紮不下去了。

“回去讓仙兒收拾你!”嫵媚地白了他一眼。安姐姐低下頭去。眼角微微濕潤。

“師傅姐姐,我和她真是清白地,”林晚榮看地心疼不已,握住她手小聲道:“你這一路跟著我。應該都看到了。我其實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

安狐狸抬起頭來。似笑非笑地看他幾眼:“連老公都叫了,這也叫清白?!要這樣算起來。我和你。就是世界上最純潔地了——你為何要對我這樣純潔呢?!”

“是啊?!”林晚榮大驚失色:“我為什麼要對你純潔呢?!那絕不是我的本色!!師傅姐姐,你一語點醒我夢中人。我要和你抱抱,親親。睡睡!”

他張開懷抱就往安碧如撲去。安狐狸嬌軀一扭,便笑著躲開了。二人在帳篷里笑鬧一陣。倒把那玉伽看了個目瞪口呆:“窩老攻,他。他是誰?!”

“她是誰?!”趁安碧如不各,林晚榮一把將她攬緊,嘿嘿道:“說出來不怕嚇死你,她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國色天香地寶貝。是我最最最好地老——

兩根纖細的玉指壓上他嘴唇,安碧如微微搖頭。輕道:“莫要信口雌黃,你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會有人當真地。”

林晚榮激動道:“姐姐。我怎麼會信口雌黃?!我從來都沒有這麼清醒過,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真真切切的,我就要娶——”

“那也不許說,”安狐狸俏臉董紅。低聲哼道:“——要說,也要先到苗寨!他們信了,我才信!!!”

“不就是座苗寨麼,”林晚榮信心滿滿笑道:“天南海北我都闖過了。還能怕你九塢十八鄉三十六連環?!”

安碧如拋了個媚眼。笑著拍拍他面龐:“小弟弟,光說不練那是假把式。等你到了我苗寨。有你好受地。到時候可別哭出來才是。”

看著這兩個男人摟在一起卿卿我我,流寇笑得口水都流出未了。月牙兒臉色煞白:“你,你們。窩老攻,原來你有這種癖好——”

“哪種癖好?”安碧如媚笑著走上前去,盯住玉伽,眼中神光爆閃。

玉伽呆了呆。急忙低下頭去避開她眼神:“你。你會巫術?!不要看我!!”

“小姑娘。你不簡單那!”安碧如眼中閃過一絲冷芒,在她脖子上輕拍了兩下,嘴角浮起一絲淺笑。

玉伽痛哼了一聲。急急抬起頭來:“你。你對我做了什

安碧如咯咯道:“你是醫術通玄的神醫,我能對你做什麼?!”

兩人挨地近了,玉伽盯住安姐姐的眼眸看了半天,忽地輕蔑笑道:“原來你是女人!!!”

這個玉伽地眼力倒是不錯嘛。這麼夜了也能辨出雌雄。林晚榮奇道:“你怎麼看出來的?!”

玉伽冷笑道:“眼中有淚有笑,眉角似喜似憂,卻總能倒映出某個人地影子,唯有動了情的女人才會如此。你問問她。是不是如此?!”

林晚榮愣了愣。輕輕看了安姐姐一眼。眼中滿是溫柔。

安碧如俏臉微紅,搖頭笑道:“好一張利嘴。你這般的說辭。也只能騙騙他了。不過,小妹妹你倒的確是個很聰明地人。對付起男人來很有一手。只不過嘛。有時候聰明得過頭了,咯咯。

林晚榮聽得大汗。什麼對付男人很有一手。這不就擺明了是說我嗎?!

“什麼聰明過頭了,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玉伽偏過頭去。倔強說道。

“小弟弟。你過來!”安姐姐媚笑著看林晚榮一眼,朝他輕輕地勾了勾小手。

林晚榮看的一陣眩暈,刷的竄到她身邊:“師傅姐姐。你叫我干什麼?!”

“叫你辦一件你最喜歡做的事情,”安碧如咯咯嬌笑著。在他額頭上點了一下。神色無比的媚惑:“看到這小妹妹沒有——去撕了她的衣服!!!”

上篇:正文 第五五八章 我們的天堂     下篇:正文 第五六零章 玉伽的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