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六零九章 紅顏未老恩先斷  
   
正文 第六零九章 紅顏未老恩先斷

外的胡人越聚越多,突厥人源源不斷、從四面八方趕馬,人擠人,像是層層推進的烏云,覆蓋了整個草原。

大華將士默默聚集在一起,背靠背,緩緩移動著步伐,就像是一個緊緊相連的實心圓環。他們高昂著頭顱,緊握長刀,渾身的血跡、滿臉的硝煙。面對著數十倍于自己的胡人,沒有一個人懼怕,眼中滿是驕傲的神采。

“林三,你還是投降吧,突厥人不是好惹的。”一個呱噪的聲音傳來,小王爺趙康甯被許震擒在手中,大聲叫嚷著。

李武陵刷的沖過去,刀鞘狠狠砸在小王爺嘴上,怒道:“賣祖求榮的狗東西,我們大華怎麼出了你這樣的敗類?”

看著趙康甯滿嘴的血和牙、殺豬般的嚎叫,他心中一陣爽快,嘻嘻笑道:“現在你明白了吧,我們大華人也是不好惹的!”

被俘的二十多位突厥王公睜大了眼睛望著他,滿臉的殺氣,薩爾木更是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被他一拳打出七葷八素的右王圖索佐尚未醒來,要不然也一定會沖上來與他拼命。被人攻破了王庭,精英盡數被俘,這在突厥曆史上,是從未有過的。

他回頭望著自己身後的勇士,那一張張年輕的臉頰上,寫滿了驕傲與悲壯,所有人悄無聲息的望住他,眼中滿是堅定不屈。

“刷,”他熱血沸騰,猛地拔出戰刀,怒聲大喝:“克孜爾城下。就是我們的埋骨之所!兄弟們。你們害怕嗎?”

“殺!殺!殺!”大華人全體揮舞著手中的長刀,以整齊劃一、淒厲如歌地刀聲,作為他們最好地回答。興奮而又悲壯的號角。讓大地瞬間都震顫了起來。

林晚榮橫刀立馬,黑臉上閃爍著騰騰殺氣:“大華好兒郎。甯願站著死,絕不跪著生!就讓突厥人的王庭,成為我們終身地榮耀吧!!”

他洪亮的嗓音,如鍾鼓般,回旋在每個人耳邊。氣勢磅礴。所有將士熱淚盈眶,在這漫山遍野地胡人堆中,無一人有僥幸存活之心。

一輪噴薄的紅日,自草原盡頭奮力跳出。豔麗的朝霞映紅了天空,照在他們的臉上。無數黑色的瞳孔,在溫柔地晨暉中流光溢彩。

四周的突厥人,聽著大華人的號角,無聲無息的逼近。將他們團團圍在中間。從空中望去,無邊無際地人頭和黑馬,仿佛顆顆蠕動的黑點,組成一個緩緩移動的、碩大的黑色圓圈。五萬匹大馬同時奔踏。吼聲落在耳中。恍如滾滾的春雷。

一杆金黃地龍旗高高飄揚,寥寥數千的大華殘軍。像是那最堅定的圓心,挺然屹立、紋絲不動。胡人臉上的凶殘清晰可見,他們一步步推進著,不疾不緩,人與馬地呼吸,仿佛春夜地蠶房,沙沙作響。

相距數百丈的距離,突厥人慢慢地停下了。一盞金黃的攆帳在中軍緩緩升起。突厥大可汗身背金弓墨箭。站在瞭望台上,眼神默默。秀美的面頰,閃著淡淡的金光。

“我再說最後一次。”玉伽面無表情,神目如電。清脆的聲音,不疾不緩,回蕩在兩軍陣前:“大華人,留下薩爾木,我放你們走!”

大華陣中寂靜一片,二十余名突厥王公,連帶著薩爾木,被推上了陣前。他們口中塞著布條,眼睛蒙上黑布,不斷的掙紮扭捏著,雪白的刀光,時時在他們脖子上劃過。

林晚榮冷冷的聲音清晰傳來:“我也說最後一次。大可汗,把你地聰明,放在即將到來地談判桌上吧。在這個時候挑戰我的耐心,不是聰明人地做法!!”

玉伽臉頰冰冷,眼神低垂,默無聲息。空靜的草原,除了戰馬輕輕的噴嚏,聽不到一絲地響動,寂靜的仿佛一個隨時可以點燃的火藥桶。

天空漸漸的幽暗,滿天的陰霾,早已將紅日覆蓋,草原上烏云密布、微風漸起,瞬間陰沉起來。五月底的天氣本已是炎熱,只是今日空氣似有些異常,微風中竟夾雜著凜冽寒意,老高望了望天空,搖頭歎道:“好像要下雨了!”

林晚榮臉色沉默,目中射出電一樣的冷光:“胡大哥,老高,你們記住。不管什麼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玉伽稍一猶豫,你們就帶領弟兄、押著薩爾木,即刻就走!機會也許只有一次,千萬不要有任何的耽誤!只要過了玉伽這一關,草原就是一路平坦,有薩爾木和圖索佐在手里,剩下的胡人,誰也不敢動你們一根汗毛——都記住了嗎?!”

他那鄭重的神色,是許久不曾有過的,胡不歸高酋急忙抱拳:“末將遵令!!”

李武陵想了想,忽然道:“林大哥,那你呢?!”

“我?!林晚榮點頭微笑:“有機會的話,當然跟你們一起走!你們也知道,我很怕死的!”

在如此緊張的時候,也就林將軍還能開這樣的玩笑,諸人笑出聲來。唯有那默默無聲的甯雨昔,似是感覺到了什麼,輕輕去拉他的手,小賊的掌心濕漉漉的,滿是汗漬。

沉默良久的金刀大可汗,幽幽的聲音緩緩飄了過來:“這是你們大華人自己的選擇,不能怨誰!勇士們,准備攻擊!”

“吼——”方才還沉寂的突厥人,瞬間人嘶馬鳴,爆發出狼一般的怒嚎,手中彎刀閃著寒光。馬蹄來回打轉,大地瞬間地動山搖。

“兄弟們准備——”.榮放聲大吼。

所有將士怒目圓睜,刀劍出鞘,慘烈的腥風血雨即將到來,就連那素來淡雅的甯仙子,也忍不住的握緊了

劍。

“啞巴。是你逼我地!”

“我從來只逼自己!”

金刀大可汗美眸瞬間濕潤,她銀牙咬得格格作響,手中金刀揚起。忽然用力揮下:“勇士們。為了草原的榮耀。殺啊——”



“殺——”地動山搖中。無數突厥大馬掀起的塵煙,刹那籠罩草原。胡人仿佛滾滾泥沙。洶湧呼嘯而來。如同凶猛地狼群,朝著覬已久地獵物沖去。

“我們地鮮血。就是大華地長城!殺啊——”啞巴憤怒的咆哮。與大可汗嬌聲地厲喝,同時回響在草原。大華人、突厥人瞬間沸騰。一大一小兩股洪流,在草地狂湧。

林晚榮一揮手。胡不歸兩眼血紅。越步上前。嘩嘩地兩聲。鮮血如柱般沖上天空,兩個失去頭顱的突厥王公,咚地倒在了地上。與此同時,成百上千地大華將士。眼中閃過興奮與悲壯。像是突然撒出的大網。電一般地疾射出去。

片刻之間。兩股奔馳的洪流便激烈地碰撞在一起。“嘩”。刺耳地刀聲響成一片。伴隨著戰馬地嘶鳴、將士地淒嚎。蓬蓬血霧,像是瞬間綻開的花朵。染紅了草原。

腥風血雨中,大華的最精銳。與胡人的最精銳。終于迎來了一場最慘烈地正面交鋒。

這是一場不對稱地戰斗。面對十倍于己地胡人,生存已不是需要考慮地問題。每砍殺一人,那都是賺地。在這抱了必死之心地絕境之中,所有地大華將士瞬間爆發出了巨大的能量,以一敵十。勇猛如虎。鮮血淋漓中。年輕地身軀一個個倒下去。躺在他們身邊的,是無數地胡人!

血光蒙蔽了雙眼。仇恨覆蓋草原。遍地都是火光,遍地都是鮮血。

玉伽金刀疾揮。攻擊如潮水,沒有一刻停止。無數地胡人前仆後繼,仿佛遍地地管湧。他們要用強大的戰力,壓垮大華人。

戰馬淒聲哀鳴。無邊地殺戮中,雙方將士一波波倒下。大華人倒一個就少一個,胡人卻像是連綿不絕的海水,迅速沖刷了先前留下的血跡,又卷土重來。

金刀大可汗連續的三波攻擊,毫無間歇,胡不歸則是滿臉血跡,已經一口氣不停歇地斬殺了八名俘虜。八顆血淋淋地人頭散落在腳下,不僅趙康甯嚇得面無血色,稚嫩地小可汗也是臉色蒼白、嘴唇不斷哆嗦。

這些都是突厥的最精英,放在任何人眼中,都要顧忌三分。只是那玉伽卻像是發瘋了一般,指揮著胡人沖鋒、絞殺,眉頭都不皺一下。

身為突厥大可汗,玉伽絕對不可能罔顧各部族地感受、而一意孤行讓這些突厥精英全部成為大華人地刀下亡魂,何況里面還有她的親弟弟、未來地草原主人。

這是一種斗狠的戰術,更是一場賭博。她的每一波進攻,大華人都會毫不留情地斬殺俘虜。而玉伽賭的,就是自己比大華人更狠,要逼著大華人率先崩潰!只有這樣,她才有機會救回薩爾木。

玉伽雖是占據著絕對優勢,但是她心中地壓力,遠勝于大華人,這是一場誰也輸不起的較量。

胡不歸手中的俘虜越來越少,僅剩的十余名,也被一一按著跪倒在了草地上,還包括著薩爾木。望著小可汗那稚嫩的身軀在風中瑟瑟發抖,大可汗臉色蒼白、身形急顫。啞巴雙眼血紅,心中有一種窒息得幾乎碎裂的感覺。

“殺啊!”漫天的血光中,他二人互望一眼,彼此眼中的淚光都清晰可見,卻突然如同兩顆火藥桶,同時爆炸了,兩聲怒吼驚天動地。兩匹駿馬,仿佛霹靂閃電,劃破草原,雙方主帥發了瘋般,怒吼著沖向彼此。這一刻,只有殺聲,才能讓他們忘記一切。

無數的突厥人、大華人跟在他們身後,草原的塵煙與火光交織成一色。

刀槍交鳴,血霧蓬蓬。青草不見了,滿眼都是紅色。四處都是人,能聽見月牙兒瘋狂的怒吼,卻看不到她在哪里。

林晚榮雙目齜張,一刀快似一刀,一個個胡人在他身邊倒下,手臂都已麻木了。

“哦!”跟在他身後的高酋一聲悶哼,箭頭已被流矢射中,鮮血滾滾。許震手臂也已掛彩,年紀最小的李武陵緊緊護在他二人身邊。大刀都已砍得卷了刃。

啞巴狠狠地一刀,深深紮入對面胡人的體內,看著對手哀鳴倒下。他眼前彌漫的全是紅色。雙眼模糊。頭腦麻木。這一刻,誰也無法清醒。

“小賊!”甯仙子方才挑翻身邊地敵人。抬頭看去。頓見如山般地胡人向小賊迫近,四周滿是突厥人冰冷地刀光。如閃電般劈了過去。她焦急之下。急叱一聲,身如匹煉般飛射而出。長劍在空中劃出兩道霹靂閃電。

轟然巨響中,四五十名胡人與戰馬一起倒飛出去。殘肢斷臂四處飛舞。甯雨昔臉色蒼白。酥胸急喘。疾躍至他身邊:“小賊。你怎樣?!”

“我沒事!”林晚榮狠狠地吸了口氣,搖頭抹掉臉上的鮮血,咧嘴一笑:“月牙兒太狠,竟差點趕上我了!姐姐。我們只怕真地要死在這里了!”

仙子目含淚珠。抹去他發上地血絲。柔聲道:“不怕。你是我的小賊。我們生死都在一起。”

“殺了那妖女!殺了她!”金刀大可汗眼中閃過無邊地怒火。銀牙咬得吱吱作響。手中金刀揮舞,疾指甯雨昔。

刀鋒泛著寒光。無數地胡人向甯仙子逼來。

甯雨昔清叱一聲,長身而起。長劍在空中疾舞。劃出數道銀光。凌厲的冷風快如霹靂閃電。塵灰

血光四起。無數的胡人身首異處。

突厥人卻是砍殺不絕、多不勝數。無邊的箭雨密密麻麻,帶著淒厲呼嘯,瞄准騰空的仙子,疾射而至。刀聲、風聲混成一團。血流成河。

“殺!殺!殺!殺!”胡不歸雙眼齜裂,沖入俘虜群中,眼也不眨,大刀快如閃電,一口氣連斬四人,鮮血噴濺著,覆蓋了他地雙眼。

那年紀最為幼小地俘虜,被如狼似虎的大華人狠狠按在地上,掙紮著,顫抖著,隱隱能聽見輕輕地嗚咽。

不管是誰的兒子,他首先是個五六歲地孩子,在血色刀光前懼怕乃是天生本性,強抑不住的。

望著胡不歸手中滴血的彎刀,玉伽身子急急顫抖,臉色慘白,銀牙深深陷入紅唇,一株一株地鮮血緩緩溢出。

“薩爾木——”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淚珠緩緩流淌,她輕輕的站住了身子,胡人地攻勢,頓時弱了下來。

聽到這一聲呼喚,林晚榮抬起頭來,玉伽含淚地雙眸中,那令人心碎的軟弱無力和猶豫不決,像是電光般劃過他眼前。

他心中一窒,鼻子發酸,強忍著扭過頭去。只是如此千載難逢地良機怎可錯過,他奮力大吼一聲:“老胡,老高,走,快走!”

他一刀劈開身邊的胡人,突厥人卻又潮水般湧了上來,攻勢雖減,那人群卻如螞蟻,密密麻麻纏住他。仙子護在小賊身側,劍光疾速揮舞,汗珠已將絲紗緊緊的沾在了臉頰上。

“將軍,我們一起走!”高酋幾人劈開周圍的胡人,急急擁在一起,奮力大喝。

望著薩爾木,再看看那些渾身浴血地大華人,玉伽緊咬著銀牙、眼神瞬息萬變。

這樣的時機,人生能有幾回,錯過了就不可能重來!別了,玉伽!

林晚榮拉住甯雨昔地小手,大聲道:“姐姐,我們快走!”

所有大華將士齊齊調過馬頭,冒著如林箭雨,疾速飛奔。薩爾木幼小地身體在胡不歸手中不斷的掙紮,玉伽雙眸濕潤,握刀的手微微顫抖,不知是該舉起還是該放下。

沒了大可汗的指令,突厥人茫然不知所措,攻勢銳減,瞬間就被大華人殺出一條血路。

胡不歸一馬當先,殘軍像是一條奔湧地長龍,生生破開了胡人的包圍圈,拖著尾巴,疾湧而出。再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回家的步伐。

綴在最後,身後密密麻麻的箭雨似流蝗般射來,雖是狼狽逃竄,精神卻已輕松了許多,他與仙子並轡而行,疾速奔馳中,喘著粗氣道:“神仙姐姐,我們終于要回家了!”

甯雨昔微微點頭,卻再也抑制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臉色煞白中,一縷暗淡的血絲自嘴角緩緩溢出,與她晶瑩的肌膚交響輝映,觸目驚心。

“姐姐!”林晚榮大駭。顧不得身後密密麻麻地箭雨。急忙伸手去拉她。

仙子連日奔波。本就舊疾未愈,今日又護在他身邊救他性命、力戰千軍,消耗巨大。已是身心俱疲。她臉色慘白。望著小賊微微一笑:“我沒事,只是乏力罷了。小賊,我心里有些不安生。恍如被人跟隨。只怕今日之事還未了結。難道。上天真地要懲罰我?!”

小賊熱淚盈眶,大聲道:“不會地,我們馬上就回家了。所有的懲罰都沖我來,和姐姐無關!”

仙子輕輕搖頭,還未說話,忽覺身後的胡人。馬蹄聲如春雷。竟然瞬間加劇,似有雷霆萬鈞。洪水般追殺了過來。奔行最前地金刀大可汗,手執彎弓。眼神冷冽而又堅定,腮邊淚痕猶新。

突厥人這一發力,密密麻麻地箭矢瞬時加劇數倍。似是疾飛的冷雨。突厥人的戰馬遠勝大華將士,他們四面急追,要把那包圍圈合攏。啊啊地慘叫聲中。綴在尾翼地大華將士紛紛落馬。瞬間少了五六十人。

林晚榮眼眶齜裂,回手一刀。便將尾隨上來地突厥人斬于馬下。只是胡人數量龐大,戰馬又精,瞬間便有數百人超越了他,那已沖破的包圍圈。眼看著就要被截斷再次合攏。

“林將軍!”行在前面的高酋胡不歸等人見狀大驚失色,瞬間就要回馬相救。

“不可!”林晚榮跳起來。一刀劈斷身邊胡人的脖子。放聲咆哮:“胡大哥,你們快走!將薩爾木帶回去!違命者,斬!”

“將軍——”胡不歸怒號一聲,雙眼血紅。

“殺!”眼看著胡人越來越多。那包圍圈就要合攏,甯雨昔忽然疾躍而起,奮起全身力氣,手中長劍瞬間化為兩柄,一左一右,兩道勁光激射而出,便似是人間最靚麗的彩虹。

這一擊是她渾身功力所聚,威力何其之大,塵土飛揚,血光四濺,數百名胡人刹那間身首兩處,橫飛了出去。

就只一刹那,卻為大華將士贏得了最為寶貴的救命時間,尾翼地五六百名將士,如風般沖破那殘破地包圍圈,殺了出去。

“妖女,我殺了你!”怒叱響起,一只墨箭帶著淒厲尖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著甯仙子胸前射來。

方才那一擊,幾乎耗盡了甯雨昔所有地功力。這強力無匹的金弓墨箭,再加上玉伽地神奇箭術,誰能阻擋?

甯仙子臉色潮紅,如風擺柳般閃開腰身,揮起一掌擊開那箭鋒。墨箭略微一偏,帶著勁風呼嘯而過。

她還未來得及喘口氣,第一箭的羽梢處突又冒出個黝黑的箭頭,來勢迅猛,快如閃電,眨眼就到她胸前,那氣勢,比先前一箭更要強盛。

趕月!大可汗的神技!

甯仙子一咬牙,憤而嬌叱,雙手合十,毫厘之間猛一抬手,將那箭鋒向上托起,墨箭擦著耳邊飛過,風聲如刀,刷的割斷她幾縷青絲。

“姐姐小心!”話音未落,那第二箭的末尾,卻又神一般地飛出第三箭來,黝黑粗壯的箭頭疾速旋轉,嗡嗡作響,仿佛飛起地陀螺,疾快的就如一縷青煙,電般射向胸前。

這一箭的速度、氣勢,幾乎入了化境,全無軌跡可循。

甯雨昔雙手尚未收回,胸前全無防護,這一箭石破天驚,焉能阻擋?

這就是對我地懲罰麼?她眼中浮起一抹淒慘的微笑,留戀的向小賊張望,卻覺身如撞上了大石,橫向飛了出去。

“噗!”箭體入肉、骨骼碎裂的聲音。

雖在千軍萬馬之中,這聲音卻清晰的如同在耳邊響起。玉伽掃了一眼,瞬間雙眼圓睜,目光呆滯了。

“為什麼,為什麼……+||哆嗦,喃喃自語。

無盡的鮮血,在啞巴胸前噴湧,仿佛盛開的鮮豔玫瑰花,他卻在咧嘴笑。

“當!”美麗的金刀可汗,手中的弓弦,與她的心髒,一起破裂。她似一片枯草葉般癱坐地上,目光癡呆,瞬間失去了所有地靈魂。

林晚榮雙眼圓睜,步伐凌亂,他卻死死的站住了,誓死都不肯退一步。

抑制不住的鮮血,自他鼻腔、耳朵、眼眶、口腔滾滾而出,如噴泉般狂湧,滴滴落在他的胸前、肩膀、小腹、大腿,瞬間他就已化成了血人。

那顫動地墨箭,深深插入他胸膛,金色的羽翼,仿佛在眼前閃動的月牙兒地俏臉,如此美麗。

他緊緊咬牙,堅如磐石,屹立不倒,連後退都不曾有過。

舉世無雙的三箭連環!玉伽對所有人隱瞞了那關鍵的一箭!!這一箭的威力驚天動地、穿金破石,她是當之無愧的草原天驕!

“林將軍——”

“林兄弟——”

胡不歸、高酋啊啊的狂叫著拍轉馬頭,淚珠如雨點般狂湧,拼命打馬,便要殺回,卻聞林將軍一聲怒吼:“走——快走——”

“將軍——”

“老胡,你忘了我的話嗎?!走,快走啊——呃——”他努力的閉上嘴,鮮血卻似是瓢潑大雨,自他耳鼻口處處流下。

“呀——呀——”高酋捶胸頓足,咚咚的聲響,如同重鼓,所有大華將士都失聲痛哭。

“走,統統跟我走,誰也不准回頭!”胡不歸無聲咧嘴,朝林將軍深深一躬,轉身打馬飛奔,淚珠與汗珠一起奔湧。無數的大華將士跟在他身後,淚如雨下。

“小賊——”甯雨昔如夢初醒,發瘋一般的撲了上去,淚水像是決了堤的河壩。她緊緊抱住他,去摸他的臉,摸他的頭發。

鮮血、淋漓的鮮血!小賊的鮮血!

“姐姐,我說過,”他大口喘息著,卻是在笑,鮮血如雨點般灑下,眼神中滿是溫柔:“所有的懲罰,我一人承擔!和你沒有關系。這一箭,是我還月牙兒的。現在,我不欠她的了,我很開心。”

“小賊,”仙子淚如泉湧,緊緊依偎在他懷中,臉頰貼在他胸前,任那無盡的鮮血沾染了自己的發髻、臉頰。

小賊的眼神漸漸渙散,手心如雪般冰涼,他忽然睜大了眼睛:“姐姐,我好想回家,我媽在叫我——”

他的手驀然停在了空中,再無言語。

仙子心已窒息。她溫柔合上他不瞑的雙目,擦去他臉頰的淚水,在那冰冷的唇上輕輕一吻:“小賊,我們回家!”

飛奔中的李武陵正咬牙抹淚,卻覺耳後一涼,隨手摸了兩把,忽然驚得跳起來:“看,看——”

“看什麼?!”胡不歸擦擦眼角,怒聲道。

小李子駭道:“下,下,下雪了!”

“放屁!哪有五月末下雪的——”他話聲未落,就覺耳邊冰涼。抬頭望去,不知何時,旭日已然消逝,草原上狂風四起,天空中布滿了陰靈。漫天的柳絮在空中緩緩搖擺,輕輕的飄落,漸漸遮蓋了雙眼。那雪花,晶瑩透明,恍如水晶。

“下雪了,下雪了,老天***下雪了——”胡不歸流著淚縱聲狂叫,所有人都失聲痛哭。

鵝毛大雪,紛紛而下,打在臉上、發上,落在草原,與那鮮紅的血漬融為一體。

五月末的飛雪,百年難得一見。這般奇景,震驚了所有人,突厥人睜大了眼睛,跪伏在地,向蒼天祈告。

玉伽靜靜坐在草原中間,眼瞼低垂,不言不語,不哭不笑,全無聲息。片片的雪花飛舞,緩緩落在她柔順的黑發上,像是為她掐上一朵美麗的小花。

落雪紛飛中,她秀美如玉的鬢角,似是染上了幾抹雪花,先是淡淡,慢慢轉濃,一絲絲、一點點,漸漸斑駁,及至蒼白如雪、鬢染秋霜

上篇:正文 第六零八章 條件     下篇:正文 第六一零章 蒼天不滅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