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二  
   
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二



那四個字蹦出來的時候,艾薇的腦子嗡的一聲,仿佛突然炸開了。遇刺,遇刺是什麼概念。刺到哪里了?是不是毒劍?有沒有生命危險?光說遇刺,到底算是個什麼意思,太不清晰了!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她就已經猛地拉開門,雙手緊緊地拉住報信小兵的領子,大聲地說,“快!帶我去見他!”

小兵被她凶神惡煞一般的表情嚇得愣住了,孟圖斯從後面跟上來,開口說,“快,帶我們去。”

幾人慌慌張張地趕到法老的宮殿,殿內已圍滿各色的臣子,帶著或擔憂或獻媚的表情;再外圍是身體強壯的西塔特村武士,威武而冰冷;再外圍是皇宮的其他守衛軍,嚴陣以待。里三層外三層,想必那中心點,就是法老的所在。士兵見孟圖斯等人前來,自覺讓出一條整齊的通路來。而沒等孟圖斯前行,艾薇就提著書包快速地跑了進去。

“他怎麼樣了?”

擠開層層圍繞的臣子,終于看到拉美西斯端坐在木椅之中,旁邊有兩名禦醫焦急地為他清理手臂上傷口。太好了,他還活著。看到他略帶蒼白的臉,和依舊冷漠的琥珀色雙眸,艾薇內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氣。放心了一點,她才舉目環顧四周,尋找刺殺法老的真凶。離開法老席位不遠,兩名壯碩的西塔特村勇士,正牢牢地禁錮著一名身著白衣,瘦弱的女子。她垂著頭,宛如瀑布一般的長發擋住了她的臉龐。掉落在木椅前不遠,是一把帶著血跡的短劍。那把短劍,應該就是刺傷拉美西斯的凶器。

“放肆,你是誰,何人准許你貿然上殿!”一個略顯倨傲的聲音驟然響起,艾薇一抬頭,看到了三朝重臣西曼嚴肅的老臉。西曼往日對待自己還有拉美西斯說話總是恭敬地讓人反感,這種跋扈的感覺,其實艾薇也是第一次見到。艾薇驟然想起自己現在戴著假發,身著便裝,或許臣子是認不出自己的。

她便摘下假發,任由金發垂泄下來。“我來看看陛下。”

西曼的臉不動聲色地抽搐了一下,眨眼功夫,卻又擺出了平日謙卑的樣子。他大聲而恭敬地說,“奈菲爾塔利殿下!臣拜見殿下!”這下可好,本來沒有注意艾薇出現的人們全都轉向了她,大家冷漠地看著她,眼中紛紛流露出幾分懷疑的神色。猶豫了幾秒,眾人才紛紛拜禮,“奈菲爾塔利殿下!”

拉美西斯抬起了頭,望向艾薇。兩人的目光越過拜禮的臣子們,交錯在了一起。那一刹,艾薇清楚地看到他眼中一抹溫柔的神色,那短短的溫柔,簡直令人心疼了起來。別對她用這樣溫柔的眼神,他已經不再相信她了不是嗎?既然連迷藥這樣的東西都用了,又何苦讓她對這個時空還抱有什麼希望或者留戀。她下意識地將假發往身後藏了藏,別過了頭去。此時眾臣也拜禮完畢,直起腰來,擋住了拉美西斯琥珀的眸子,隔開了交流的視線。

艾薇索性徹底轉身過去,看向另一個方向,發現被兩名武士壓在地上的女子抬起了頭來,那猶如黑耀石的眸子,瓷白的皮膚與蒼白的櫻唇,使她不由驚訝地歎出聲音。

“馬特浩妮潔茹公主……”

馬特浩妮潔茹空洞地看著艾薇,小小的貝齒緊緊地咬住沒有絲毫血色的唇,幾乎要咬破。

“公主,這是……為什麼要這樣。”艾薇喃喃地說出口,然後立刻後悔了起來。還用問為什麼嗎。她恨拉美西斯,因為她最愛的人因為拉美西斯死去了,就算在最後一刻,那個人還是將她放在了第二位。為什麼要這樣,還用說嗎……

馬特浩妮潔茹扭過頭去,不看艾薇。孟圖斯從後面走上來,“刺殺君王是叛國罪,照例應該是極刑。”

艾薇聞言,猛地轉過頭去,美麗的水藍雙眸直直地盯著孟圖斯,眼眶里盈著即將漫溢的淚水。那一刻,紅發的將軍驟然止言,居然怔住了。

“這不公平,不是嗎?”

艾薇說完,沒有任何解釋,一抹眼角的淚水,不再理會孟圖斯,轉身走向殿中,蹲下,拾起地上染血的短劍。

“這是……”她的表情凝重地看著,“銅劍。”

對了,這個年代的埃及,還是會使用銅劍的。她慌忙抬起頭,望向拉美西斯的傷口,那不是一個很大的傷口,比較窄,但是刺入顯然很深。銅劍,本身就帶有細胞毒性,傷後如果清創不夠,沒有及時應用抗生素,那麼死亡的可能性很大。這樣一個深入的傷口,只用草藥或者清水,是不夠的。

“讓我為您處理傷口,可以嗎?”艾薇壓住心中的慌張,鎮定地走上前去,認真地和拉美西斯說。

拉美西斯沒有表情地看著她,不遠處的西曼卻開口了,“奈菲爾塔利殿下,或許您來自國外並不清楚,請相信我大埃及的醫療技術,確實是當今世界領先的地位。現在為法老治療傷口的人是國內技術最為高明的禦醫,請您放心……”

是是,她當然知道古埃及的醫術是多麼的出類拔萃,多麼的神奇,但是能神奇得過最有效的抗生素嗎?或許被刺一下不算什麼,但是她不願意承擔這樣的風險,她怕他不小心死掉。

“祭司大人到——”一聲高昂的士兵通報,伴隨著急匆匆的腳步聲,奈菲爾塔利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廳中。她美麗的面容上染著幾分焦急的神色,長長的直發被精致地挽在腦後,身著整潔的祭司服,頸前佩戴著象征地位的金質飾品。因為快步前行,幾分紅暈與細小的汗珠出現在她嬌美的臉上。她站定後,直接拜跪在拉美西斯面前,帶著紊亂的呼吸,虔誠地請罪道。

“陛下,請原諒屬下來遲,請允許屬下為您療傷。”

拉美西斯瞥了她一眼,然後便依然冷漠地說,“起來吧。那麼就有勞了。”

那一刻艾薇的心,狠狠地縮了一下。疼痛得仿佛有血要穿破胸膛,灑出來了。她強壓住一種濃濃的失落,盡力平靜地說,“請讓我試一下,……在祭司大人開始之前……拜托。”

奈菲爾塔利所謂的治療,不過是一種類似于巫醫一般的祈福,雖然說神秘力量或許真正存在,但是艾薇更相信自己手里所掌握得來自未來的先進技術。她堅決地看著拉美西斯,水藍色的眼中隱隱閃著悲切。相信她一次吧,就這一次,她不再奢求之前他對她無條件的寵溺和庇護了,只要這一次,在她永遠離開這個時代之前,確保他沒事。

孟圖斯站在後面輕輕地說,“殿下,這件事情,請交給祭司大人和禦醫吧。”

艾薇搖了搖頭,“不行呀,銅劍傷口不好好處理會出問題的!尤其是這種又窄又深的傷口,恐怕要擴大切口,好好清理,最後應用抗生素。”

孟圖斯和眾人完全沒聽明白她的意思,唯一聽懂的就是要擴大切口,那就是傷上加傷。意識到這一點,眾人都充滿疑慮地看著艾薇。拉美西斯對孟圖斯微微地揮了一下手,孟圖斯便會意地點點頭。“殿下,隨我下去休息吧,請將這些事情交給禦醫和祭司大人。”

孟圖斯輕輕一頷首,不遠處就走過來兩名健壯的武士,“失禮了殿下。”二人拉住艾薇的手臂,半強迫地將她向殿外帶去。

“不要,不要帶我離開,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艾薇被架著往外走,一股難以抑制的熱流隨著情緒湧出眼眶,“我好不容易在這里,我考慮了他所有可能被害的情況。傷口壞死、戰爭失利、內奸暗箭。我准備充足,我學習相關的知識,為了可以幫助這個人,為了使他的命運長久,他不能死……他不能……”

最後幾個字泣不成聲了。艾薇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竟然可以如此地失控,自己的言語竟然可以如此的詞不達意,沒有邏輯。那個時候,她只是一門心思地希望他不會死,可能,還有更多吧。她想離他身邊近一點,更近一點,然後……多呆一會。這或許,是最後一次了……

冰冷的聲音終于在身後響起,“讓她過來吧。”

上篇: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一     下篇: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