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四十六章 虛幻的夢境之二  
   
第四十六章 虛幻的夢境之二



二零零七年倫敦

又是一個陰霾的冬天,聖誕節即將來臨,櫥窗里全部以聖誕為主題進行裝飾。

穿著紅色外衣的少女站在櫥窗前,出神地盯著里面陳列的商品。匆匆路過的行人偶爾會回頭看她一眼,那鮮亮的顏色,在這灰蒙蒙的街上顯得十分顯眼。

少女有著金色的長發,靜靜地垂在瘦小的肩上,白皙的肌膚沒有半分瑕疵,宛若透明的陶瓷一般,濃密的睫毛下面是水藍色的雙眼。她表情淡淡的,看著櫥窗里一朵以寶石點綴的水晶薔薇,精致的臉上看不出半絲情感的波動。

“薇薇,你在看什麼。”

溫暖的圍巾圍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回頭,艾弦正微笑地看著自己。他彎下身來,一同看向櫥窗里的薔薇。“你喜歡這個嗎?”

艾薇輕輕地搖了搖頭,“不、倒也不是。”

艾弦摸了摸她的頭發,“那麼走吧,今晚想吃什麼呢?”

“你不需要陪米娜嗎?”艾薇不解地抬頭,這段時間,每天都可以看到艾弦的臉,“聖誕節就要到了,你不需要去陪陪未婚妻嗎?”

艾弦輕輕地笑了一下,“我決定不和她結婚了。”

艾薇猛地一抬頭,然後又慢慢地將頭垂下。“是嗎……”

艾弦沒有說話,水藍的眼睛里閃著溫和的光芒。“吃什麼好呢?壽司吧,怎麼樣?就在附近,走路就到了。”

艾薇只是沉默,艾弦拉著她輕快地向前走去。

“哥哥,為什麼要解除與米娜的婚約?”

聽到這話,艾弦並沒有立刻回答,略帶冰冷的手輕輕地包裹著艾薇的手,艾薇感到那只手微微地用了一下力。

然後,他轉過了頭來,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發生般的微笑,“因為覺得不適合吧。”

艾薇看著艾弦,仿佛不能理解他這句淡淡的話語。艾弦拉了她一下,她扯了扯嘴角,低下頭,隨著艾弦往前面走去。

他們慢慢地走著,艾弦穿著深棕的外衣,艾薇穿著鮮紅的外套。他們一言不發,拉著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當中,緩慢地前進,時間好像在他們的身上是靜止的。

不知過了多久,到了壽司店的門口,艾薇聽到了宛若耳語般的低喃。

“薇薇,我哪里都不去了。”

一抬頭,是艾弦溫和的面孔,他淺淺地笑著,就如同他們初見時一樣,仿佛他的笑容是從來沒有變過的,“薇薇,到了。”

楞了一下,艾薇點了點頭。

“你先進去等我吧,我一會就過來。”

艾弦又是笑了笑,轉身快步走開了。艾薇看著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她垂著頭,走進了狹小的壽司店。

或許是還沒有到吃飯的時間,店里的人很少,艾薇徑自走到店角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隔著窗戶向街外望去。路上的人們快步地走著,天空一如以往一樣的陰霾。比起孟斐斯湛藍的晴空、金色的太陽,真是太不同了……

突然間,她開始懷疑自己經曆的一切,那一切,或許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曆史本來就是這樣的,拉美西斯二世本來就應該迎娶上百位妃子,本來就應該立奈菲爾塔利為皇後,他的統治本來就應該長治久安,百年基業。

是因為她的出現,一切才偏離了軌道。

現在她消失了,一切都恢複了原樣。他可以在沒有她的世界里,平安地、偉大地一直活下去……

她本來的願望,不就是如此嗎?

她不希望他的生命短短兩年便宣告終結,她想他參照曆史迎娶美麗的奈菲爾塔利,再度傳頌後世詠唱的偉大愛情,她希望他的統治安穩、長久,所以她再次回到埃及,為了把自己打亂的曆史修回原狀。

現在,這個願望被滿足了。

她的一切情感卻、隨著那荒謬的時空錯亂被徹底剝奪了。

黃金鐲不在了,自己也不在了。他與她的故事,或許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吧……在他的生命里,她或許從來沒有存在過吧。

她忍住眼間突如其來的酸楚,仰面朝天。

如果不閉上眼,如果不睡,那麼她就不會再看到那些令她懷念的一幕一幕,她就可以讓那一切就此在心里消失……?

她垂下頭,視線落在了街對面櫥窗里的電視上。畫面上隱隱地閃過金字塔和獅身人面象的影子,她苦笑了一下,她搖了搖頭,盡力拋開記憶中殘留的影響。剛想把目光移開,卻被上面一瞬即過的圖像吸引住了。

那是一堵牆,破舊的、古老的矮牆。

上面依稀模糊地刻畫著形狀不甚准確的薔薇。

色彩隨著久遠的年代隱隱地褪去,粉紅色的、黃色的、白色的,因為空氣的侵蝕,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鮮活。

她如同被粘住了一樣,眼睛一瞬都離不開那模糊的屏幕,仿佛一眨眼,那些圖像就會消失。

她騰地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向門外跑去,沒走幾步,就撞進了一個寬厚的胸膛。熟悉的聲音在頭上響起,“薇薇,你去哪里?”

一抬頭,水藍色的眸子里寫滿了失望,再轉身望向街對面的電視,上面已經切換成了其他的畫面。

她沮喪地低下頭,又坐回了椅子上,“哥哥去了哪里?”

艾弦笑笑,跟著坐在她的對面,打開手中一個精致的小盒子,躺在黑藍的天鵝絨之上的是一朵精致的水晶薔薇,嬌嫩欲滴的花瓣上點綴著美麗的寶石。

“我知道你喜歡,雖然你不說。”

藍色的眼眸里泛起溫和的笑容,艾弦輕輕地把盒子推向艾薇。

艾薇盯著那朵水晶的薔薇,實現突然模糊了起來,模糊到什麼都看不到了。

腦海里驟然回響起那些令人心碎的話語,

“從今以後,我只會有你一個妃子,你能生下幾個孩子,我就有幾個後代。”

“當我的皇後吧,當我國家唯一的”偉大的妻子“吧。”

“薇,我愛你。”

散發清香的蓮花,沉靜寬厚的尼羅河,美麗的薔薇之牆,炙熱專注的話語。

那堵薔薇的牆壁是確實存在的阿!

若這一切都不是夢境,那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可以輕易地把那美好的誓言打碎,迎娶數十位妃子,對別人宣誓永琲熒R情。

“薇薇,你怎麼了?”

曆史固然重要,世界固然重要。但是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啊!

她想知道為什麼。

艾薇盯著水晶的薔薇,小小的手用力地攥著裙擺,指甲幾乎穿透布料嵌入她細小的手掌。眼淚如同大粒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滴落,落在薔薇的花瓣上,緩緩滑落下來。

“哥哥,我想回到那個國家。”

“薇薇,你說什麼。”艾弦俊秀的眉毛緊緊地擰在了一起。

“哥哥!”艾薇堅定地張大眼睛,用力地看著艾弦,“我想回到他的身旁,我想問他,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讓我回去,至少讓我回到埃及。除非我親眼看到,不然我無法相信那些甜美的誓言全部是虛假的夢境!”

“艾薇,你瘋了?”艾弦緊緊地扣住了艾薇的肩膀,“你要怎麼回去?手鐲沒了,那個奇怪的木乃伊消失了,就算你陰差陽錯回去了,你怎麼知道你可以回到那個年代?”

“我知道,我知道不行,但是你至少讓我回到孟斐斯,讓我看看他留下的那些東西!我不相信他迎娶了那麼多妃子,除非我親眼所見,否則我不相信這一切只是一個夢!”

“艾薇,不要去想他了好不好?”艾弦深深吸了幾口氣,盡力使自己平靜。狹小的空間里充滿了沉重的靜默,過了一會,只聽他吐字清晰地說,“我陪著你。”

艾薇驟然抬起了頭,那雙與自己一模一樣的水藍色雙眸中泛著令人心疼的光輝。

“他給的……我不能嗎?”

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扣著艾薇的肩膀,關節處隱隱泛著白色。他微微垂著頭,黑色的瀏海擋住了那雙美麗的眼睛。

艾薇感到自己心里最深的地方,在被輕輕地觸動著。她曾經是多麼迷戀眼前這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人啊,等待那四個字,又等待了多久呢,為什麼她總是在追求不可能的戀情呢?

曆史已經回去了,那個人的生命里沒有她了,而眼前的這個人已經說要陪著她了,或許她應該忘記過去的種種,就這樣和他在一起吧。

雙手微微地顫抖,冰冷白皙的小手,緩緩抬起,就要碰到那雙緊緊扣住自己肩膀的大手。突然眼前飛速地閃過了一幕幕刻骨銘心的場景,如琥珀一般透明的眼睛,如同烈火一般炙熱的話語,為了保護自己而噴湧的鮮血。

她已經答應他了,只喜歡他一個人,即使他不再喜歡她,她依舊喜歡他。

她已經答應他了阿!

雙手又緩緩放了下去。艾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剛想要開口,艾弦卻比她更快地說話了。

“你決定要去了嗎?”

黑發的青年慢慢地抬起頭來,唇邊漾起一絲無奈的苦笑。

艾薇望著自己深深迷戀過的哥哥,堅定地點了點頭。

“即使你去這一趟只能證明他背叛了你,或者你們的種種都只是黃粱一夢?”

艾薇猶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

她又點了點頭。

艾弦淡淡地閉上了眼睛。

“我陪著你。”

上篇:第四十六章 虛幻的夢境一     下篇:第四十七章 龜裂的黃金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