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十二章 獵鴨 之五 六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十二章 獵鴨 之五 六



那個大漢果然出手將飛鏢扔到了自己腿上。

她應該……考慮到這點的。

幸運的是,為了獵鴨方便和女眷的安全考慮,獵鴨所選的地點水比較淺,只要稍微一伸腿就可以觸到水底,所以即使始終都沒有學會游泳,突然掉到水里的艾薇在腳觸到池底後,立刻掃去了自己的慌張,而開始好整以暇地、頗有自嘲意味地在心里暗暗鄙視自己。從剛才的樣子看,這名橘色的大漢是一個有勇無謀的性情中人,換言之就是連害人都是最直白的那種不管不顧地樣子。

她如果這樣不痛不癢地上去了,也許這名大漢笑哈哈地道個歉就沒事了。或許她應該從別地上岸,鬧個失蹤的劇目,讓這名大漢就這樣下不來台,反正“摩西”這個人物本就不該在現在出現,正好在出了這個風頭之後,她可以完美地退場。主意打定,艾薇憋住口中的氣,偷偷地向人較少的地方潛去。走了若干米,突然,胸口猛地一陣悶痛,讓她不由一下子張嘴,所有的空氣化為數個水泡,沖上了水面。

忘記了,這身體禁不起折騰。

艾薇驚慌地想起這個事實,她竭盡全力地用腳踩住河底,直起身子,盡力讓自己的頭浮出水面。

但是心髒的疼痛來得劇烈凶猛,出了能夠碰觸到新鮮空氣之外,她完全沒有辦法讓自己叫出半分聲音,她十分狼狽站在蘆葦叢中,看著大家焦急地彙聚到自己落水的地方,卻沒有人來管自己。

這……呼、呼……不是開玩笑的,一直這樣下去,自己會死……

第一次,一種恐懼的感覺席卷而來。明明是炙熱的下午,她卻感覺周身冰冷,四肢難以抑制地微微顫抖著,嘴唇倏地變成了深紫的顏色。

誰……誰可以救救她,

冬,禮塔赫,誰都好……

比非圖……

忽然,誰拉住了她的胳膊,略帶粗暴地將她從水里扯了出來。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她已經被狠狠地摔到船板上,有力的膝蓋猛地壓住了她的胸口,讓她動彈不得,更是說不出話來,一把冰冷的重劍毫不猶豫地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一雙淡漠的眸子沒有感情地看著她。

“你是誰。”

深棕色的長發,琥珀色的雙眸,俊俏冰冷的容貌,華麗高貴的穿著。

只用了一秒鍾,她便反應過來眼前的人便是珊珊來遲的年輕法老。她又花了一點時間想明白他為何要將劍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其實也並不難理解:在全場一片混亂的時候,一個外國人長相的少年鬼鬼祟祟地站在蘆葦叢遮蓋下的水里,一動不動,換成誰都會懷疑吧——

但是,她實在是沒有辦法辯解。她虛弱而痛苦地喘著氣,灰色的眸子哀求一般地看回他。

那樣冰冷的神情,就好像她剛回到古代時的那般,那是隨時要置她于死地的訊息。

淡漠的眸子里,讀不出屬于人類的感情,就好像重重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冷刀鋒一般,找不出半分憐憫。

如果就這樣下去,她相信他會殺了自己,冷酷且毫不猶豫。

她只能祈禱他在錯誤動手前的一秒鍾,認出被他牢牢制住的人是那個對于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棋子、工具……不管什麼都好,總之,不要錯殺了她!

或許是她在內心的哀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他的眼神突然凝滯在她的臉上,緊接著,他有幾分難以置信地移開了她脖子上的重劍,伸手抓住她的頭發。艾薇的頭被跟著拉了起來,但不出幾秒,她濕乎乎的假發卻被沒有預警的扯掉——讓她的頭又重重地落回了船板之上。

與此同時,心髒陣陣傳來的猛烈劇痛讓她幾乎一下子背過氣去。艾薇睜開了眼睛,看向眼前拿著自己黑色假發一語不發的拉美西斯。她可以想到他現在是多麼地惱怒,自己又一次、不聽話地、還打扮成這個樣子跑出來,甚至被誤認為是間諜……一個君主體制上的王權獨有者,可以這樣三番五次地允許她對他權威的蔑視與挑戰嗎?非常悲壯地閉上眼睛,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又偷偷地睜開,小小聲地說,

“對不起。”

話還沒有說話,眼前猛地一黑,他已經用柔軟的布巾——原本是用來擦拭獵鴨時可能濺上的水珠的寬大軟巾——包住她的頭部,輕輕地揉拭著她臉上和頭發上的水珠。雖然依舊是略帶粗暴的,但是她能感覺到他的小心。然而因為胸口的疼痛,身體依舊很冷,在盛夏的陽光下,她不住地顫抖著。

“孟圖斯。”拉美西斯的手停下了,只聽他淡淡地說,“到那邊去維持秩序,再把冬帶過來。”

“是。”年輕而熟悉的聲音,是紅發的將軍在回答。小船輕輕抖了一下,感到誰人好像離開了草船。接著,又有人在自己身邊坐下,有些蠻橫地將她拉了起來,用布巾將自己包裹地更加嚴實。身體開始覺得有些溫暖,但卻不是因為水珠漸漸干掉的原因。

或許是那雙手臂吧……確實很溫暖,就好像有一股暖流漸漸流到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包括那顆疼痛不已的心髒。然後,慢慢地,她感覺痛消失了,奇跡般地,身體也漸漸熱了起來。

她睜開眼睛,看向抱著她的他。

他雙手環著她坐在小船里,沒有表情地看著不遠處的騷亂,“等你好點了,我們就回宮殿。”

“噢……”艾薇有些低落,若不是這具身體,她剛才可是風光無限,瀟灑地客串了一把少年摩西。但緊接著得意的想法就消失無蹤,她又小小聲地對拉美西斯說,“不要生氣好嗎?我只是很好奇……”

他瞥了她一眼,沒有理會她的歉意,而是另起了一段毫不相干的話,“你還記得小的時候嗎?”

“恩?”她一楞。這是她回到這個年代來,他第一次主動和她說起什麼話題吧。她豎起耳朵,一副專注的神情看向他。

他繼續說了下去,“小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獵鴨。父王、母後、伊笛王妃、王兄、王姐、大臣,當然,還有你。”

他從來不曾給她講過的,關于他的事情,還有自己這具身體的事情。她專注地看著他,他的面孔依舊淡漠,但是話鋒卻並非如常般犀利,就好像一個普通人家的哥哥,慢慢地給妹妹講著往事,那樣一般,娓娓道來。

他的手臂彎成一個非常舒適的弧度,靠在里面非常溫暖。能以這樣的姿勢與他交談一些平淡的話題真是太幸福了,艾薇又將自己的身體縮了縮,有意無意地將自己頭靠在他的懷里。

他的手臂彎成一個非常舒適的弧度,靠在里面非常溫暖。能以這樣的姿勢與他交談一些平淡的話題真是太幸福了,艾薇又將自己的身體縮了縮,有意無意地將自己頭靠在他的懷里。

“你總是喜歡躲在伊笛王妃的身後,鮮少與我們一起玩耍。”他似乎並不抗拒艾薇的動作,只是徑自慢慢地說著,“父王一向很寵你,希望你在獵鴨這樣的慶典禮也可以玩得開心,便安排你上了我和王兄的小船,讓我們帶著你玩,照顧你。那時候你才不過七、八歲,在船上嚇得直發抖,一動都不敢動。”

他垂下頭來,看著倚靠在自己懷里的艾薇,“我們想你是很怕水的,你還記得嗎?”

怕水?這具身體真是沒用啊!什麼都怕,怕水、怕光、怕劇烈運動還怕拉美西斯,提茜的女兒在過去的十幾年里活得可真是窩囊。

艾薇在心里暗暗鄙視了這位小公主一番,又強打著笑容看向拉美西斯,“然後,怎麼樣了呢?”

“然後……”他稍稍停頓,“然後,我們惡作劇一般將你推到了水里!嚇了父王一大跳,親自跳到水里去將你撈了上來。”

但是,提茜果然很受寵,她的女兒竟然可以讓塞提一世這位偉大的法老親自下水營救!

“你被撈上來的時候,面孔慘白,嘴唇青紫……就好像剛才看到你的時候那樣,”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拂過艾薇蒼白的臉,最後停留在她沒有半分血色的嘴唇上,最後又慢慢移開,“一定很痛苦吧。”

他的表情放得柔和。

“我一直想知道,那個時候,你在想什麼呢?恨我們嗎?怨我們嗎?”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她,仿佛不想放過她的任何一個表情,琥珀色的雙眸好像要將她看穿一般,讓她腦海一片混亂,無法做出任何思考。

如果她能夠思考,她一定會問自己,為什麼他會提起這些問題。

為什麼他會關心自己如此厭惡的妹妹對非常久遠的過去的某件事情的想法,為什麼他會願意如此溫柔地對待他在數日前還想殺死的女人……

但是,那一刻,他如此專注地看著她,他的眼睛令她迷茫。

心中只是本能地在疑問,這樣的眼神,關切的眼神,是在看她嗎?還是僅僅看著這具和他共享同一份過去的皮囊呢……難道這個時空竟可以這樣紛雜擁擠,以至于她想要的他心中的半分棲身之地都不甚可能。

一陣難過,她竟完全不加考慮地回答了他,就這樣敷衍似地對他說,

“不管難過與否,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她抬起眼來,淺灰色的眼睛毫不避諱地與他四目相接,“妹妹怎麼會怨恨哥哥呢?”

他一愣,整個表情在那一瞬劃過了數個微小的變化。艾薇看得很清楚,那雙透明眸子里劃過的各種情緒,但在她能夠一一將其解讀之前,他早已恢複了原先的樣子。在那千分之一秒之後,她感到他原本平穩地擁著自己的雙臂在微微顫抖。

他雖然仍舊是平靜地坐著,他的神情雖然仍舊淡漠,但是有一種從心底而出的東西似乎在隱隱地沖撞著他看似冷靜的外表,就好像平靜的大地下隱隱埋藏著的炙熱熔岩。他不去看他,只是望著遠方,但是卻,從內向外地、無法抑制地,一種撼動他冷漠外殼的情緒,在猛烈地躍動著。

他盡量平穩著自己的呼吸,將艾薇不由抱得更緊了一點,腦海中飛快地盤算著,久久沒有說話。

“陛下。”

身後整齊的聲音,來自于孟圖斯和冬。二人恭敬地彎腰,得到拉美西斯的允許後,才輕盈地上了船來。

“怎麼回事?”

孟圖斯欠身,“官員們只是在賭獵鴨,一位叫做摩西的外族少年大顯身手,飛鏢技藝過人,但是卻不慎掉入了水中,一直沒有被打撈上來。”

艾薇把頭往拉美西斯的身體里縮了縮,又將蓋在自己身上的布巾稍微往上拉了拉。拉美西斯垂眼看了一下她,仿佛一下子全都明白了似的,對孟圖斯點點頭,“你和禮塔赫留下來,安排獵鴨活動繼續進行。冬掌船,和我一同返回宮殿。”

“是。”

“是。”

兩聲干脆的回答,孟圖斯已經離開了小船。

冬站在後面,用竹竿輕撐河底,小船順著原路向河岸緩緩飄去,留下一波安靜的水紋,在蘆葦包圍住的河上輕輕地蕩漾,化為一片漣漪。

上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十二章 獵鴨 之三 四     下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十三章 沙漠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