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序章  
   
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序章

太陽神“拉”漸漸沉入了河底。泛濫的尼羅河為埃及帶來無限的生機。大海與沙漠將永遠庇護這片神聖的土地,把那黃金一般璀璨的文化發揚下去。

“歐西里斯神啊,請您庇佑我,讓我再次擁有來生。

赫拉斯神啊,請您賜予我勇氣和戰斗力,讓我再次為保護我的疆土而戰。

阿蒙神啊,請您保護我的靈魂,飛渡到遙遠的來世。

哈比女神,請您再次眷顧我,把我帶到她的身旁。

尼羅河,我的母親,我和她一同飲下這生命之水,約定再會亦不忘卻往生……”



2006年,英國,倫敦。

這是一座傳統的古老英國建築,牆壁上布滿了密集的爬山虎,厚重的鐵門將院子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倫敦近郊可貴的空地,百年的樹木之中,清澈小溪之旁,大名鼎鼎的莫迪埃特侯爵世家代代住在這里。這一代的莫迪埃特侯爵頗具名氣,不僅因為他與皇室的交往異常密切,還因為他是歐洲第三大商業實體艾氏集團的大股東,而更為傳奇的是,自四年前指定執行總裁後,莫迪埃特侯爵從未出席過任何一次董事會、股東大會,宛若游離于這個集團之外,將罷免執行總裁的權利和公司的重要決策權全交授給其他人。然而艾氏集團的經營,四年以來,從未曾經曆彈劾,反而如魚得水,每次報表下來,都可以讓董事們樂得合不攏嘴。

這本不是什麼新鮮事情,但是這個總裁卻是出乎意料的年輕。並且,這個年輕的商業新星,是莫迪埃特侯爵的私生子。年僅二十六歲的艾弦,有著來自父親的水藍色雙眼,和來自母親的黑發,在剛接任公司的時候,他的年齡和身份曾召來無數非議。然而短短四年,他就充分展露了自己的商業天分並有力地建立了他在這個帝國中無可取代的地位。

很多人想,莫迪埃特侯爵眾多兒女中最受重視和遭人妒嫉的,應該就是艾弦了吧。

其實不然,在莫迪埃特侯爵的眼中,艾弦是值得重用的,而他的小寶貝女兒艾薇,才是他最寶貝的明珠。在這家族斗爭不斷的侯爵世家中,莫迪埃特侯爵也好、天之驕子艾弦也好,兩個人最關心的,就是那個聰慧、美麗、可愛的女孩,艾薇了。傳說中,莫迪埃特侯爵已經先立下遺囑將三分之二的財產指給艾薇,而艾弦也已經表明,在接下來艾氏集團的發展中,艾薇是他考慮想要培養的第一人選。因此,羨慕艾薇的人無數,想要害她的人亦無數。

然而艾薇卻並不在意父親和哥哥主動要給自己的一切,她堅持著自己對宏觀經濟理論瘋狂的愛好,並很快斬露了自己在學術界耀眼的光芒。她十七歲生日的時候撰寫了一篇名為《關于古埃及經濟結構和奴隸制思考》,在雜志上發表後很快獲獎,立刻就招致了劍橋大學的注意,並詢問她是否願意提前入學。

所以,她自己安排著自己的路,一步一步,就那麼走了下去。

“拉美西斯二世……”艾薇捧著一本書,讀出這樣一個單詞,水藍的眼睛掃了一下坐在沙發上微笑地看著自己的艾弦。“知道拉美西斯二世是誰嗎?”

“埃及古人。”

“然後呢?”

“驍勇善戰的新王國時期第十九王朝非常有名的君主。”

“還有呢?”

艾弦笑了,雙眼透出柔和的光芒,落在眼前擁有同樣美麗雙眸的妹妹艾薇身上。“薇薇,我知道你在期刊上發表了一篇很好的論文,但是我不懂埃及曆史,不如你講給我吧。”

艾薇撅起了嘴。擁有英國國籍的她,臉上仍然有著來自于母親的亞洲血統。純淨的金發,筆直的發線,水藍色的眼睛,深邃的眼窩,卻搭配了小巧的鼻子和精致的嘴。她的膚色是象牙般的白色,然而看來仍然年輕的臉上卻沒有在歐洲人面部常見的雀斑。

“我就知道弦哥哥不會像爸爸那麼耐心。”她有點不滿地說著。艾弦不由得輕輕歎口氣,莫迪埃特侯爵對艾薇的溺愛是出了名的,或許這樣對自己這個小妹妹也不是什麼好事吧。雖然是這樣想,他的大手卻不自覺地去摸了摸艾薇的頭發。其實他也是非常嬌慣艾薇的!記憶里,艾薇要求的一切,艾弦都不曾沒有滿足過。

艾薇翻了翻手里的雜志,把它扔到一邊,“算了,其實我寫的也不是關于拉美西斯二世的。我講的其實和奴隸社會經濟制度有關,只是為了讓那群老學究看上眼,我特意去查了一些曆史……”

艾薇不是個順從的女孩。她堅持自己的路線,有的時候幾近固執。

她不屑于自己家庭顯赫的背景,也不願意接受父親和哥哥平白給她鋪好的一切道路。照她自己的話說就是,簡單地繼承即成的家業,遠沒有自己真實地去經曆一場需要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的戰爭來的刺激。不管那是什麼樣的戰爭,只要能讓她熱血沸騰,便是她想要的。

“我真希望他們能快點給我安排提前入學的考試,”艾薇看著窗外飛過的小鳥,輕輕地說著。

艾弦不以為然地說,“那麼想去的話,隨時都可以去啊。”

“我才不要用你們那一套。”資助?建樓?艾薇才不做這種事,她還要拿到獎學金才對。

又是那種學院派的自傲,艾弦笑了,他摸了摸口袋中打算送給艾薇的禮物,“那麼,薇薇,剛才說到拉美西斯二世,你再給我講講他的事吧。”

艾薇瞥了艾弦一眼,鄙視了一下他突然轉換話題,但是她還是順暢地說了下去。“殘暴,凶狠,古埃及王朝最後一代繁朝盛世的統領者,善于征戰,善于統治,成就感覺和中國的康熙大帝差不多。有幾百個老婆,一百來個兒子。喜歡講排場,什麼都要求大,大後宮,大寺廟,大塑像,大祭祀~”雖然不是最偉大的法老,但是卻是最喜歡搞場面的人,為什麼一定要留下這麼多東西到後世呢?

“你了解的還真不少。”艾弦贊賞地看著自己的妹妹,“那麼我來考考你,你知不知道他最寵愛的王妃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弦哥哥不是不懂曆史嗎?怎麼突然問的這麼詳細,我怎麼會知道一個三千年前的國王的小老婆叫什麼名字啊……”

艾弦的表情依舊是那麼溫和,他看著她,就好像在看世界上最美麗最可愛的事物。“奈菲爾塔利,一個美麗的名字。”

“奈菲爾……塔利?好長的名字,為什麼要記住,浪費記憶體容量。”艾薇笑著,調皮地蹦到沙發前,一下子坐到艾弦的身邊。“奈菲爾塔利,我記住了!有沒有什麼禮物?”

艾弦又摸了摸她頭,他習慣摸她的頭,當她在他身邊的時候,他總想摸摸她的頭,那是一種難以說明的心情,他不敢尋究究竟為何。

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制作精美的首飾。那是一個看起來年代久遠的手鐲,形狀好像一條美麗優雅的蛇,而蛇的眼睛則是一塊異常漂亮的紅色寶石,艾薇看著,視線仿佛被吸住一樣,難以從鐲子上移開。

艾弦趁她發呆,拉過她的手,溫柔地把手鐲幫她戴上,“前幾天去埃及,應邀參加了一個古代帝王展,其中這個展品真是很漂亮,所以就買下來給你了。……就算是之前錯過你十七歲生日的補償吧。”

艾薇看著自己手腕上美麗的鐲子,不由得發出嘖嘖贊歎。確實不一般,沖著這麼漂亮的首飾,她也就不好追究弦哥哥沒有來給自己慶祝生日的事了吧,真狡猾!

“這是拉美西斯二世送給他的寵妃,奈菲爾塔利的禮物……據說是從盜墓者那里搜過來的。”艾弦在一旁解釋著。

那不就是遺物了?艾薇吐吐舌頭,還是把視線集中回來。難以移開,這個鐲子實在太美麗了,而且……為什麼這個東西,好像原本就是她的一樣,讓她感到熟悉呢?那由紅寶石制成的蛇的眼睛,就好像有生命一樣,直直地看著她,讓她心里幾乎有些微不安起來。

“艾薇……”艾弦躊躇地開口了。艾薇仍舊沉浸在那個奇妙的鐲子之中,漠不經心點了一下頭。艾弦溫和的笑容消失了,眼神中閃爍著猶豫,他看著艾薇專注的神情,思考半晌,最後終于下定了決心,開口說:“我要結婚了。”

艾薇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三個月後,和米娜。”米娜是艾弦交往兩年的未婚妻。艾弦不看艾薇,一口氣把話說完,就好像自己一停頓,就無法繼續說下去了。

那一刻,艾薇愣在那里,就好像有一張網將她套住,使她動彈不得,只能呆呆地聽著弦說下去。

“我已經二十六歲了,隨著家族事業越做越大,父親那邊也給了我很大的壓力。”艾弦頓了頓,好像在尋找更多的理由來說明這件事情。“米娜是一個美麗而富有魅力的女孩。”

聽不懂……

“同時,能和她結婚也會給我的商業帝國帶來積極的影響。艾薇……?”艾弦終于正視艾薇,卻驟然發現那個女孩平日調皮的笑容都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從眼角滴下的大滴的淚水。他想到她也許會哭,但是他沒想到她會哭得這樣……讓他心痛。

因為她聽不懂哥哥在說什麼啊!

艾薇就好像崩潰了一樣,淚水如同決堤一樣從眼角爭先恐後地淌下,內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碎掉了,她真的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就在這一刻,艾薇左手的古老手鐲仿佛與她的情緒發生了共鳴,驟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整個屋子里霎時金光四射。

奇異的光芒將艾薇緊緊包圍了起來,她立于其中,不可自抑地流著眼淚,視線被淚水模糊了起來,她全然沉浸在難以抑制的傷痛之中。

她或許聽錯了吧。

難道他真的要結婚了嗎?

不管她多麼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不管她多麼不希望聽到這樣的消息,他還是要離開自己了,要永遠地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了。

心就好像要被刀子割開一樣,原來這就叫做心疼嗎……

“艾薇……!艾薇!張開眼睛,看看我!”艾弦焦急地呼喚著艾薇的名字,難以置信地看著她的身體隨著那神秘的光芒變得若隱若現起來。她就好像被由光織成的幕布層層包圍,逐漸變得看不清楚了。他慌忙沖上去,想拉住艾薇,但是撲了一個空,差點撞到牆上。

“艾薇!快把手鐲摘下……”艾弦大聲地喊著,但這聲音卻仿佛半途被光芒吞噬,到達不了站在中央的艾薇。她抽泣著,身體很快就被逐漸變強的光芒包圍。手鐲上蛇的眼睛冰冷地注視著艾弦,仿佛帶有些許警告的意味,但是很快,這一切就都隨著光從他視線中隱去了。

一分鍾後,房間恢複了平時的樣子。艾薇不見了,艾弦一個人站在那里,好像艾薇和那個手鐲從來不曾存在過似的。

上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二十二章 秘密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第一章 初見底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