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章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章

那是一片美麗得令人不敢直視的藍天。純潔而透明。



一陣風吹來,系在她頭上的絲帶隨著風飛了起來,金色的頭發如同瀑布一般傾瀉了下來,落在了她的肩上。琥珀色眼睛的少年,渾身散發著如同太陽一般的光輝,手里拿著那條精致的發帶,走到她的面前。他帶著含蓄的笑容,將發帶遞給她。

“薇,我愛你。”



她伸手將那條絲帶接了過來,微笑著,白皙臉泛起點點紅暈。突然,少年跌倒在了地上,肩膀不住地流出血液,越流越多,幾乎淹沒了她腳踝,世界驟然褪去了顏色,平和的景色逐漸裂成了碎片,一片一片掉落了下來。



那一刻,她絕望得甚至不能發出聲音。



她突然睜開了雙眼,瞳孔縮成針尖一般大小。她拼命地呼吸,胸腔劇烈地鼓動,放眼所見,卻只是一片令人窒息的白色。她吃力地轉頭過去,床邊的椅子上靜靜地坐著一個男人,宛若夜晚般濃黑的頭發靜靜地搭在額前,修長的睫毛甯靜地蓋住了雙眼,白皙的皮膚如同透明的陶瓷,憔悴的下巴上卻十分不搭調地長著些微的胡子茬。



安靜的病房,窗外是漸漸升起的朝陽。



可以聽到輕微的鳥兒的叫聲,可以聽到露水掉落的聲音。



仿佛可以感到她在看他,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冰藍的眼睛溫柔地看向艾薇。



他們那樣對視著,房間里安靜地宛若沒有呼吸一般。



艾弦的手機突然響起,艾薇把頭扭了過去。



“父親?是、是的,艾薇找到了,我們明天就返回倫敦。”



艾弦的聲音仿佛遠去了,艾薇看著天花板,迷茫的雙眼仿佛看不到任何東西。



這是亞曼拉的詛咒嗎?把她帶回現代,與他分離?



那麼為什麼要傷害他,為什麼要傷害他?



她如何才能見到他,如何才能確認他平安無事,如何才能再回到他的身邊。



黃金鐲在他那里,黃金鐲已經沒有了阿!



“薇薇。”艾弦掛掉電話,坐在艾薇的床邊,用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額頭。她將頭擺開,不去看艾弦眼中複雜的神色。



“薇薇,那個人是誰,你是因為他而生我的氣嗎?”艾弦的手指涼涼的,輕輕地拂過艾薇白皙的臉龐。腦海中閃過那個如太陽般耀眼的英俊青年,琥珀色的雙眸與在孟斐斯見到的木乃伊公主竟是如此相像。難道冥冥之間,一切都有著奇妙的聯系。



艾薇咬住嘴唇,小小的手用力地抓住潔白的床單,竭力克制著心中的痛苦與煩悶,不想回答艾弦的任何問題。



“我不離開埃及,我留在孟斐斯。”她淡淡地說,語調如同冰雪一樣寒冷。她要找到個辦法回到他身邊,無論如何都要回去,她答應過他的。



“薇薇,那個人……是古代的人,是嗎?”艾弦大膽地猜測,只有這種荒謬的想法才能解釋發生的一切吧。



艾薇不說話,但是終于轉過頭來,水藍色的雙眼靜靜地看著艾弦。



那雙與自己如此相似的水藍眸子,為什麼能那麼狠心地射傷自己最重要的人。



她擔心他,她擔心他擔心得要瘋狂阿!



到底怎樣才能知道他究竟怎樣了?



對了。



“薇薇?”



好像想到什麼東西似的,她突然睜大了雙眼,然後猛地坐了起來,用力地抓住了艾弦,“我要看一本書,我要看一本書!快給我看那本書!”



“薇薇你說什麼?”艾弦從未見過自己的妹妹如此地激動,他驚訝地看著她,看她一直迷離的雙眸里閃出了焦急的光芒。



這些焦急,是為了另一個人嗎?



她消失了幾個星期,這幾個星期里,她的心,已經全部交移到那個人身上了嗎?全部都是嗎……



“我要看《拉美西斯二世》,我一定要看那本書,現在!”艾薇用力地抓著艾弦,不受控制地大聲說著,“對了,我可以去買那本書,書店里會有的,我現在去,我這就去。”



她直起虛弱的身子,拼命地往外面走,沒走幾步,腳一軟,幾乎摔倒在地上,柔軟的身體即將接觸地面的一刹那,艾弦緊緊地將她抱在了懷里。



“薇薇,別想那些了,你已經回來了,已經回來了,就呆在這里好不好?”他的聲音甚至有幾分沙啞,艾薇猶豫了一下,她從未聽過艾弦這樣近乎懇求的語調,那一刻心理最脆弱的地方又被輕輕地觸動了,她被他抱著,聽他在自己的耳邊宛若耳語一般地說著,“我們回去,或者如果你想,回中國。別想那些了,那些就是一個夢,不好嗎?”



當作是一個夢嗎?



耀眼的太陽之子

透明的琥珀雙眸

淺淺的冷漠笑容



薇,我愛你



如果是夢,那這個夢實在太過美好,美麗得叫她舍不得醒來。



她輕輕地歎息著,推開了艾弦。



“我要看那本書,我必須看那本書。”



艾弦伸手擋住了她。



“不要阻攔我。”



語氣是那樣的堅決,艾薇的雙眼透過艾弦定定地看著門口。



冰藍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痛苦的光芒,緊接著,那一切又隱藏在了淡淡的笑容當中。他輕輕地抱起艾薇,溫柔地放在潔白的床上,



“你在這里躺著,我去給你買那本書。”

艾薇不知道在病房里等了多久,艾弦再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如同濃墨一般黑去了。



那是一本英文版的《拉美西斯二世》,邊角有些微的破損,大英圖書館的標志醒目地印在最後一頁。艾薇抬頭看向艾弦。



“這里沒有英文版,我在倫敦借到了。”艾弦的眼里充著血絲,溫和地笑著,“你看吧,我就坐在這里。”



艾薇開口想說什麼,但終究是吞了回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翻開了首頁。



拉美西斯二世



拉美西斯二世,古埃及聞名驍勇善戰的君主–塞提一世的第七個兒子,但是卻成為了塞提親封的“年長國王之子。”



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被委以重要的政事,當塞提一世在外遠征時,朝中大事就全權交由拉美西斯二世負責。



塞提一世還委任拉美西斯二世管理阿斯旺的采石場,這也就練就了其管理民眾、建築偉大工事的能力。為他未來的繼位打好了堅實的基礎。



拉美西斯二世長達九十多年的一生中,他的成就遠遠超越了其父王塞梯一世、祖父拉美西斯一世,他迎娶了兩百多位妃子,其中不乏實力大國的公主、重臣的女兒。聯姻使得君主的政權得到了進一步的鞏固。



在拉美西斯二世遺留下的各種壁畫、文書中,記載了他最為熱愛的妃子奈菲爾塔利的故事。奈菲爾塔利是埃及貴族的女兒,是阿蒙•拉的女祭司。在他修建的所有神廟中,凡有其塑像的地方,必有奈菲爾塔利的身影,足見她在拉美西斯眾多妃子中的特別之處。



……



天要崩塌了。



艾弦看向他的妹妹。



她的臉龐蒼白得沒有血色,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身體,仿佛沒有靈魂一般地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文字。



“薇薇你怎麼了?”艾弦坐到她的床邊,焦急地問她,她空洞的樣子仿佛是沒有生命一般,顫抖著,雙眼直直地停留在眼前的文字上。



曆史,已經變回了真正的曆史。



他並沒有死,他長命百歲,他的國度長治久安,他的基業光輝萬代。



他迎娶了數百位妃子,他迎娶了奈菲爾塔利,那位真正的奈菲爾塔利。



為什麼,為什麼。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好冷,冰冷得如同掉進了萬年的冰川里。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不到任何景象,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為什麼,他就能那樣忘記了自己,是因為哥哥射傷了他嗎?是因為哥哥帶走了她嗎?



為什麼,為什麼他可以輕易就回到了正常生活的軌跡?



那麼她呢?她怎麼辦呢?



還是說,原來一直以來,只不過是她一個人在做一個美好的夢嗎?



那些刻骨銘心的記憶,全部是虛假的嗎?



“艾薇你看著我!”一聲怒吼喚回了她的思緒,渙散的瞳孔漸漸地聚集了起來,定格在眼前冰藍的雙眸之上,她曾經迷戀過的,與自己那樣相似的雙眸。



她看著看著,突然,她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緒,靠進了他懷里,大聲地哭了起來。



“哥哥……他不再需要我。”



撕心裂肺的抽泣順著病房傳了出去,艾弦輕輕地抱著他,俊俏的濃眉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



相同的夜空,相同的尼羅河



所有一切甜蜜得化不開的誓言,炙熱得發燙的話語,已經全部不複存在了嗎?



這個甜美得令人心碎的夢,原來竟是那樣的殘酷阿。







二零零七年倫敦



又是一個陰霾的冬天,聖誕節即將來臨,櫥窗里全部以聖誕為主題進行裝飾。



穿著紅色外衣的少女站在櫥窗前,出神地盯著里面陳列的商品。匆匆路過的行人偶爾會回頭看她一眼,那鮮亮的顏色,在這灰蒙蒙的街上顯得十分顯眼。



少女有著金色的長發,靜靜地垂在瘦小的肩上,白皙的肌膚沒有半分瑕疵,宛若透明的陶瓷一般,濃密的睫毛下面是水藍色的雙眼。她表情淡淡的,看著櫥窗里一朵以寶石點綴的水晶薔薇,精致的臉上看不出半絲情感的波動。



“薇薇,你在看什麼。”



溫暖的圍巾圍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回頭,艾弦正微笑地看著自己。他彎下身來,一同看向櫥窗里的薔薇。“你喜歡這個嗎?”



艾薇輕輕地搖了搖頭,“不、倒也不是。”



艾弦摸了摸她的頭發,“那麼走吧,今晚想吃什麼呢?”



“你不需要陪米娜嗎?”艾薇不解地抬頭,這段時間,每天都可以看到艾弦的臉,“聖誕節就要到了,你不需要去陪陪未婚妻嗎?”



艾弦輕輕地笑了一下,“我決定不和她結婚了。”



艾薇猛地一抬頭,然後又慢慢地將頭垂下。“是嗎……”



艾弦沒有說話,水藍的眼睛里閃著溫和的光芒。“吃什麼好呢?壽司吧,怎麼樣?就在附近,走路就到了。”



艾薇只是沉默,艾弦拉著她輕快地向前走去。



“哥哥,為什麼要解除與米娜的婚約?”



聽到這話,艾弦並沒有立刻回答,略帶冰冷的手輕輕地包裹著艾薇的手,艾薇感到那只手微微地用了一下力。



然後,他轉過了頭來,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發生般的微笑,“因為覺得不適合吧。”



艾薇看著艾弦,仿佛不能理解他這句淡淡的話語。艾弦拉了她一下,她扯了扯嘴角,低下頭,隨著艾弦往前面走去。



他們慢慢地走著,艾弦穿著深棕的外衣,艾薇穿著鮮紅的外套。他們一言不發,拉著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當中,緩慢地前進,時間好像在他們的身上是靜止的。



不知過了多久,到了壽司店的門口,艾薇聽到了宛若耳語般的低喃。



“薇薇,我哪里都不去了。”



一抬頭,是艾弦溫和的面孔,他淺淺地笑著,就如同他們初見時一樣,仿佛他的笑容是從來沒有變過的,“薇薇,到了。”



楞了一下,艾薇點了點頭。



“你先進去等我吧,我一會就過來。”



艾弦又是笑了笑,轉身快步走開了。艾薇看著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她垂著頭,走進了狹小的壽司店。

或許是還沒有到吃飯的時間,店里的人很少,艾薇徑自走到店角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隔著窗戶向街外望去。路上的人們快步地走著,天空一如以往一樣的陰霾。比起孟斐斯湛藍的晴空、金色的太陽,真是太不同了……



突然間,她開始懷疑自己經曆的一切,那一切,或許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曆史本來就是這樣的,拉美西斯二世本來就應該迎娶上百位妃子,本來就應該立奈菲爾塔利為皇後,他的統治本來就應該長治久安,百年基業。



是因為她的出現,一切才偏離了軌道。



現在她消失了,一切都恢複了原樣。他可以在沒有她的世界里,平安地、偉大地一直活下去……



她本來的願望,不就是如此嗎?



她不希望他的生命短短兩年便宣告終結,她想他參照曆史迎娶美麗的奈菲爾塔利,再度傳頌後世詠唱的偉大愛情,她希望他的統治安穩、長久,所以她再次回到埃及,為了把自己打亂的曆史修回原狀。



現在,這個願望被滿足了。



她的一切情感卻、隨著那荒謬的時空錯亂被徹底剝奪了。



黃金鐲不在了,自己也不在了。他與她的故事,或許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吧……在他的生命里,她或許從來沒有存在過吧。



她忍住眼間突如其來的酸楚,仰面朝天。



如果不閉上眼,如果不睡,那麼她就不會再看到那些令她懷念的一幕一幕,她就可以讓那一切就此在心里消失……?



她垂下頭,視線落在了街對面櫥窗里的電視上。畫面上隱隱地閃過金字塔和獅身人面象的影子,她苦笑了一下,她搖了搖頭,盡力拋開記憶中殘留的影響。剛想把目光移開,卻被上面一瞬即過的圖像吸引住了。



那是一堵牆,破舊的、古老的矮牆。



上面依稀模糊地刻畫著形狀不甚准確的薔薇。



色彩隨著久遠的年代隱隱地褪去,粉紅色的、黃色的、白色的,因為空氣的侵蝕,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鮮活。



她如同被粘住了一樣,眼睛一瞬都離不開那模糊的屏幕,仿佛一眨眼,那些圖像就會消失。



她騰地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向門外跑去,沒走幾步,就撞進了一個寬厚的胸膛。熟悉的聲音在頭上響起,“薇薇,你去哪里?”



一抬頭,水藍色的眸子里寫滿了失望,再轉身望向街對面的電視,上面已經切換成了其他的畫面。



她沮喪地低下頭,又坐回了椅子上,“哥哥去了哪里?”



艾弦笑笑,跟著坐在她的對面,打開手中一個精致的小盒子,躺在黑藍的天鵝絨之上的是一朵精致的水晶薔薇,嬌嫩欲滴的花瓣上點綴著美麗的寶石。



“我知道你喜歡,雖然你不說。”



藍色的眼眸里泛起溫和的笑容,艾弦輕輕地把盒子推向艾薇。



艾薇盯著那朵水晶的薔薇,實現突然模糊了起來,模糊到什麼都看不到了。



腦海里驟然回響起那些令人心碎的話語,



“從今以後,我只會有你一個妃子,你能生下幾個孩子,我就有幾個後代。”



“當我的皇後吧,當我國家唯一的‘偉大的妻子’吧。”



“薇,我愛你。”



散發清香的蓮花,沉靜寬厚的尼羅河,美麗的薔薇之牆,炙熱專注的話語。



那堵薔薇的牆壁是確實存在的阿!



若這一切都不是夢境,那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可以輕易地把那美好的誓言打碎,迎娶數十位妃子,對別人宣誓永琲熒R情。



“薇薇,你怎麼了?”



曆史固然重要,世界固然重要。但是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啊!



她想知道為什麼。



艾薇盯著水晶的薔薇,小小的手用力地攥著裙擺,指甲幾乎穿透布料嵌入她細小的手掌。眼淚如同大粒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滴落,落在薔薇的花瓣上,緩緩滑落下來。



“哥哥,我想回到那個國家。”



“薇薇,你說什麼。”艾弦俊秀的眉毛緊緊地擰在了一起。



“哥哥!”艾薇堅定地張大眼睛,用力地看著艾弦,“我想回到他的身旁,我想問他,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讓我回去,至少讓我回到埃及。除非我親眼看到,不然我無法相信那些甜美的誓言全部是虛假的夢境!”



“艾薇,你瘋了?”艾弦緊緊地扣住了艾薇的肩膀,“你要怎麼回去?手鐲沒了,那個奇怪的木乃伊消失了,就算你陰差陽錯回去了,你怎麼知道你可以回到那個年代?”



“我知道,我知道不行,但是你至少讓我回到孟斐斯,讓我看看他留下的那些東西!我不相信他迎娶了那麼多妃子,除非我親眼所見,否則我不相信這一切只是一個夢!”



“艾薇,不要去想他了好不好?”艾弦深深吸了幾口氣,盡力使自己平靜。狹小的空間里充滿了沉重的靜默,過了一會,只聽他吐字清晰地說,“我陪著你。”



艾薇驟然抬起了頭,那雙與自己一模一樣的水藍色雙眸中泛著令人心疼的光輝。



“他給的……我不能嗎?”



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扣著艾薇的肩膀,關節處隱隱泛著白色。他微微垂著頭,黑色的瀏海擋住了那雙美麗的眼睛。



艾薇感到自己心里最深的地方,在被輕輕地觸動著。她曾經是多麼迷戀眼前這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人啊,等待那四個字,又等待了多久呢,為什麼她總是在追求不可能的戀情呢?



曆史已經回去了,那個人的生命里沒有她了,而眼前的這個人已經說要陪著她了,或許她應該忘記過去的種種,就這樣和他在一起吧。



雙手微微地顫抖,冰冷白皙的小手,緩緩抬起,就要碰到那雙緊緊扣住自己肩膀的大手。突然眼前飛速地閃過了一幕幕刻骨銘心的場景,如琥珀一般透明的眼睛,如同烈火一般炙熱的話語,為了保護自己而噴湧的鮮血。



她已經答應他了,只喜歡他一個人,即使他不再喜歡她,她依舊喜歡他。



她已經答應他了阿!



雙手又緩緩放了下去。艾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剛想要開口,艾弦卻比她更快地說話了。



“你決定要去了嗎?”



黑發的青年慢慢地抬起頭來,唇邊漾起一絲無奈的苦笑。



艾薇望著自己深深迷戀過的哥哥,堅定地點了點頭。



“即使你去這一趟只能證明他背叛了你,或者你們的種種都只是黃粱一夢?”



艾薇猶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



她又點了點頭。



艾弦淡淡地閉上了眼睛。



“我陪著你。”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二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