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二章(完)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二章(完)

飛機越過云端,穿過歐洲大陸,橫跨地中海。

機身前傾,沖破云層,眼前豁然一亮,金色的土地展現在眼前,映著光芒無限的陽光,竟晃得人睜不開眼來。前排的駕駛員慢吞吞地說,“薇小姐,請一定系好安全帶。”

艾薇不置可否,依舊趴在私家小型飛機的窗口上,探著頭往外看。

多麼美麗的藍天,多麼耀眼的太陽,指尖觸在玻璃上,仿佛要碰到那令人難忘的景色一般。

她——好想回去。

她——不敢回去。

如果回去,她就可以再一次與他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如果回去,她就可以再一次看到他的宮殿、他的神廟、他的壁畫。

但是如果回去……她所呼吸的空氣里卻沒有他,他所經曆的一切里也從未有過她。

那麼,再站在那片土地上,她會死,她一定會碎裂……疼痛地找不到自己。

突然,好像感覺到了她心里的想法,飛機輕輕地震動了一下,又開始向上揚。艾薇連忙狼狽地揉了揉眼睛。

好吧,她不矯情了,無論如何,她還是想去的,即使……即使看到的是他與奈菲爾塔利的塑像,即使看到的是他對另一個人宣誓的愛情,她還是想要到他的身邊,跨越三年前,撫摸他曾經撫摸過的泥土、磚牆,一飲他曾經飲用過的尼羅河水……

即使會疼,即使會死……至少,她可以離他近一些。

“喂,不是快到開羅了嗎?”她克制住心中的哀傷,挑起語調,問向前面的駕駛員。這個人,莫不是在耍她吧!

駕駛員還是一副慢悠悠的口氣,說著,“沒有辦法啊,本來可以降落的機場,突然發了信號過來,說今天不可以在開羅降落了。”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艾薇不悅地說,“報上我們是莫迪埃特家族的人,即使這樣也不能降落嗎?”

“小姐,今天好像有一位重要的客人來到了埃及。”駕駛員在空中不緊不慢地轉著圈子,“所以機場今天是封閉的……我們返程吧。”

“不,不行。”艾薇仿佛與那個素未謀面的重要客人杠了上脾氣,“我們非要降落不可,埃及有很多空曠的地帶,隨便找個地方降落吧!”

駕駛員面露青菜之色,“小姐……弦先生再三囑咐我一定要照顧好你,埃及目前比較混亂,如果亂飛,一定會被擊斃的……”

艾薇從座位底下抽出了降落傘,往身上一背,竟然往小型飛機的艙門爬去。

“那麼我便跳下去好了,沒有關系的。”她輕描淡寫地說著,這個駕駛員好像是叫特瑞,他一直對哥哥忠心耿耿的樣子,也是哥哥生意上的得力助手,印象中,哥哥總是大大地贊賞他的聰明,他一定有辦法的,只是要小小地逼迫他一下。

她爬到前面,將手放在艙門口上,“下降一點,不然摔到我了,哥哥會不高興。”

突然,帶著手套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特瑞轉過頭來,摘下了墨鏡,無奈地看了艾薇一眼。那一刹,艾薇突然愣住了,那深棕色的雙眼,那文質彬彬的氣質。

圖特!他是圖特!

特瑞莫名其妙地掃了一眼艾薇呆若木雞的樣子,依舊是緩慢地說,“真拿薇小姐沒辦法,請回座位坐好吧。”

圖特來到了這里,這一次,他一定是……

“薇小姐,請放心,弦先生也曾囑咐我,如果是小姐想要的東西,一定不遺余力地辦到。”

他的聲音就好像從很遠的地方飄來,艾薇迷茫地走回座位愣愣地坐了下來,飛機好像漸漸地下落了。她怔怔地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金黃土地,心底驟然猛烈地跳動了起來。

雅里、圖特……

……她可以抱有……希望嗎?

她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飛機已經落在了地面。幾個機場工作人員匆忙地圍上來,大聲地與特瑞爭論著,只聽到他不停地說,“飛機沒有油了,不然讓我們摔死嗎?我們是英國人……我們是莫迪埃特家族的……”

爭論的聲音漸漸遠去,就好像被什麼控制著一般,她趁亂跳下飛機,漫無目的地向前走去。

湛藍的天,赤金的太陽,灼熱的風。

她怔怔地移動著腳步,仿佛走在另一個世界一般。

仿佛每走一步,就經曆了一年,然後

忽然身體被撞了一下,她定神一看,一個美麗的黑發少女正連連向自己道歉。

還沒等回過神來,她已經拋下自己,向前面跑去,沖進一個年輕男子的懷里。那人帶著笑意,宛若陽光流水一般,溫和地擁起自己的愛人,有說有笑地與她一起向遠處快步走去。

她用力甩了下頭。

卻不是夢。

就好似七月的驕陽一般,射在她的心里,熱烈到幾乎難以呼吸起來。

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後宛若瘋狂一樣跑了起來。

直到特瑞從她後面拉住她,她才機械地停下了腳步。

但是眼淚卻停不下來,一直掉,一直掉。

特瑞說什麼她也聽不到,特瑞如何搖動她她也毫無反應。

嘴里一直說著一句話,阿布•辛貝勒,去阿布•辛貝勒……

腦海里隆隆地閃著一句話,一次又一次,不曾停息。

我還在籌劃建立新的神廟,叫做阿布•辛貝勒。我要讓它流芳千古,即使是天上的神,也可以看到我們,即使是萬年之後的臣民,也可以看到我們。我要證明,你是我的。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是什麼。

真的嗎……你會記得嗎?你會嗎?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走了多遠,她終于如願以償地站在了阿布•辛貝勒神廟之前。仰望著廟口高大的拉美西斯塑像,她竟然覺得好陌生。

這些石頭堆砌起來的東西,終究不是他……不是他!

特瑞在她身後慢慢地說,“原來這就是小姐想看的,拉美西斯二世還有個寵妃叫做奈菲爾塔利,你知道嗎?旁邊那座小廟就是她的。”

艾薇心中一喜,但緊接著那喜悅就化為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那句“每日的太陽因你而升起”,說的並不是她,而是那位真正的奈菲爾塔利!

神廟門口那數尊塑像里也並沒有自己的半分身影。

她究竟在奢望什麼,在這個時空、這個曆史里,她根本從未存在過!他根本從未見過她……那一切美好的記憶,都已經隨著黃金鐲粉碎了!

消失在空氣里了……

她扣住心口,艱難地呼吸著,幾近尖叫一般地喊道,“不要,我才不要看!”

特瑞呼口氣,走開兩步坐在不遠的石頭上看著艾薇。

小姐任性好像不是一天兩天了,但卻從未這樣古怪過,真不知是怎麼了。

艾薇看著阿布•辛貝勒廟口巨大的雕塑,一次又一次,一尊又一尊。

看不到,看不到他的半絲影子啊……

突然,她好像發現了什麼東西,被牽引著一般,向前走去。

巨大塑像的腳下,竟然刻著一串細小得幾乎無法辨認的象形文字。

但是她看懂了,她全部看懂了!

“歐西里斯神啊,請您庇佑我,讓我再次擁有來生。

赫拉斯神啊,請您賜予我勇氣和戰斗力,讓我再次為保護我的疆土而戰。

阿蒙神啊,請您保護我的靈魂,飛渡到遙遠的來世。

哈比女神,請您再次眷顧我,把我帶到她的身旁。

尼羅河,我的母親,我和她一同飲下這生命之水,約定再會亦不忘卻往生……”

——約定再會亦不忘卻往生……?

艾薇愣住了,手指顫抖地伸向那最後一句話。

再會,是要會得誰呢?奈菲爾塔利嗎?

這個奈菲爾塔利……究竟是誰呢?

發呆之際,身邊的人驟然多了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別人推搡了一下。“讓開,摩洛哥公國的王子要過來。”

艾薇踉蹌地退後了幾步,差點摔倒。所幸一只大手及時地拉了她一下。

她抬頭,還未及得道謝,卻因見到那人翠綠的眸子而驚得說不出話來,而還沒等她調整好凌亂的思緒,身後一聲淡淡的話語,扯破了她所有的理智。

“怎麼回事?”

淡得如同十一月的秋風

淡得猶如山底的靜湖

淡得如同一塊幾近透明的琥珀

淡得……

她緩緩地轉過頭去,金色頭發宛若陽光一般,在空氣中劃出一個美麗的弧度,白皙的頭發映著太陽的照耀,顯得如同陶瓷一般透明,卷曲的睫毛被光線映出了分明的影兒,打在她宛若天空一樣透徹的水藍雙眸上。

她睜大雙眼,呆呆地看向自己的身後之人。

美麗的眸子里,映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風兒翻起隨意扣著的襯衫,隱約透出前胸一塊箭頭大小的深紅胎記。

淚水瞬時盈滿了眼眶。她緊駁雙手,無法呼吸。

朦朧的視線里,她只感覺到,一雙清澈的琥珀色雙眼,也望回了她。

薇……

你要記得

——

再會

亦不忘卻往生

法老的寵妃一全文完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十一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