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三章 沙漠之水 之一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三章 沙漠之水 之一

“去准備沙漠之水。”一邊將艾薇小心地放置到舒適的床榻之上,拉美西斯一邊淡淡地吩咐著,琥珀色的眸子一直沒有離開過艾薇的臉。

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暗去了,太陽漸漸隱入了尼羅河,河面變為幾近黑色的深藍,星星開始在天空點點出現。返回底比斯的路程很順利,一下船就有侍從牽著馬等候,一行人在夕陽落下的最後一刻返回了底比斯王宮。沒有回到自己的寢宮或者書房,拉美西斯直接帶著艾薇回到了她的房間。全程,冬始終跟在一側,一言不發。

有次艾薇與他的視線相對,她的第一個反應是想沖他微笑一下,從而向他表達自己的歉意。但是在那之前,他的視線已經不著聲色地移開了。

她能看到的,是一張陌生的臉。

一樣的五官、一樣的膚色,卻沒有日常溫和的微笑、靦腆的恭敬、甚至連再見到艾薇之後的關心都沒有。他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就好像變為了一具並不擁有生命的機器,或者更好像一襲影子,靜靜地跟著法老,就像連自己的呼吸都要消失。

她甚至懷疑一直跟著他們的人並不是她日常所認識的冬。

但是他的一舉一動,卻並無異常。如果硬要說,只是徒增了幾分帶著距離感的肅殺之氣。是因為拉美西斯在場的原因嗎?她實在回憶不起來,因為以前拉美西斯在場的時候,她幾乎沒有注意過冬。

命令屋里走動的人退下,法老淡淡地對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年說,“跪下。”

冬立刻單膝點地,一手撐住另一膝蓋,宛若一位武官一般跪在了地上。

拉美西斯握住掛在自己腰側寶劍,唰地一聲將劍身抽出。

這把寶劍並不華麗,亦看不到精雕細琢的裝飾,那烏黑的劍身看起來十分不起眼。但是艾薇只用看一眼便知道,這是一把在埃及極為少見的鐵劍,在那個時代里最強大亦最為鋒利的鐵劍。

此時,年輕的法老正將劍刃指向冬,冰冷的劍尖貼到了他的臉頰上。

“你做什麼!”艾薇驚訝地從床上支起身來,他卻將左臂伸向她,寬大的手掌在距離她的臉數厘米處擋住她的視線。

“安靜。”兩個字說得很輕,語氣也很平淡,卻帶著幾分讓人不敢抗拒的威懾力。她愣了一下,只見他的劍尖已經微微用力,冬潔白的臉頰上微微滲出了鮮紅的血絲。而,冬的表情卻絲毫沒有變化,仿佛這一切都是這樣順理成章,不管法老想要怎樣,他都不會做任何抵抗。

“保護艾薇公主的安全,是我交給你的命令。”拉美西斯慢慢地說著,手中的劍沿著他臉頰的曲線滑下去,拉出一道淡淡的血痕,最後停留在了他的喉尖,“連這樣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嗎?”

他對著冬說話,淡漠的眸子卻用余光掃向了艾薇。

那一刻艾薇立刻明白了他的所有意思,雖然用劍指著冬,但卻是他向她發出的威脅。或許她聰明到知道在出行古實前,他不會輕易傷害她,那麼用她身邊的人呢?還會沒有效果嗎,她還敢無動于衷地任自妄為嗎?

這是他的國度,他有權輕易抹殺任何忤逆他的存在……

一如從前。曆史不管如何變,他的地位毋庸置疑。

她跌跌撞撞地從床上爬了下來,跪到冬的斜前側,用手臂擋開劍身,在他還沒有說任何話之前,搶先大聲地回答法老,

“不是簡單的工作,都是我不對,我總是偷偷地溜出來,不管其他人的心情!我再也不會輕舉妄動!”她抬起眼,迫切地看著他,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但她焦急的神情說明了一切,她只懇求他將一切責難都加諸于她的身上,這全部是她的任性,她不要害到冬。

“請懲罰我——”艾薇將頭深深地低下去,“我三番五次地妄自離開,毀約在先,請隨意用埃及的方式懲罰我。冬什麼都不知道,請不要為難他。”

房間被可怖的靜謐籠罩,她閉上眼睛,全身因為緊張而僵硬,雙手緊緊握起,手心里沁出點點冷汗。

每次他不發一語的時候,她都會有一種莫名的不安。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種宛若踩不到底的感覺更甚。就在短短的數天前,她明明答應過他不隨便亂跑,乖乖地呆在自己的房間。然而現在……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二章 獵鴨 之七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三章 沙漠之水 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