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一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一

抓住她的青年張揚地笑著,幾乎是拖拽著將艾薇從頭柱附近拉起來,讓她雙腳離開地面,只能任由他拽著她懸在半空中,銀色的長發垂落到腳邊,白色的裙擺隨著他粗暴的動作飄動。溫熱而結實的手指絲毫不憐香惜玉地搬過艾薇的下巴。

他身穿白色短衣,小臂上分別系著兩枚皮質腕帶,上面隱隱刻著金色的花紋。他皮膚呈健康的古銅色,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透過白色的頭布露了出來,仿佛打量獵物的鷹一般盯著艾薇。

“你就是埃及的公主?”年輕的聲音帶著一分不解,“怎麼長得這麼奇怪。”

手臂被扯得生疼,下巴也難受得緊,艾薇強忍住想破口大罵的心情,眉頭緊緊皺起,“我才不是,快放我下來!”

“別騙我,”青年嘟囔著,松開了扳住艾薇下巴的手,單手拽住艾薇鎖骨前的衣襟,猛地一用力,竟將她懸空地置于一旁湍急的尼羅河上,“你剛才還真了不起啊,折了我好多兄弟!如果你不是公主,我便立刻放了你,讓你掉到尼羅河里喂鱷魚。”

艾薇頭皮一陣發麻,她並不怕水,但唯一的缺憾就是不會游泳,恐怕這樣掉下去,還等不及見到任何活物,自己就會被活活淹死。心里不由煩悶,但如果承認是埃及公主,下場又會是如何。她甚至連眼前的人是什麼身份,都無從得知。

這時,她突然看到早前被自己甩在後面的冬也折返回來,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的景象,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不由想出口埋怨,他回來究竟做什麼,還嫌局勢不夠混亂嗎!

“啊——”他剛想說什麼,艾薇心里生怕他習慣地叫出“殿下”二字,這樣連選擇的余地都沒有了,豈不是更加被動,于是她連忙用更大的聲音蓋了過去。

“啊!那個……”

白衣青年轉頭看向她,她腦里卻又是一片空白,結結巴巴地說不出個所以然。

男子眼中流露不悅,“你是不是埃及的公主,還是你真的想讓我扔你到下面去。”

“拉瑪!那邊‘打掃’得差不多了。”耳邊突然響起口音略帶奇怪的埃及語言,那個名叫拉瑪的男子和艾薇一並轉過頭去,只見另幾名白衣蒙頭布的男子從不遠處走了過來。艾薇一楞,那橋明明斷掉了,這幾個人是怎麼過來的?

拉瑪點點頭,“那你們就多開幾艘‘費羅卡’,快些把東西運過來。順便看看哪些兄弟還掉在水里面沒上來。”又停了一下,他補充了一句,“那些已死的人,埋起來吧。”

白衣男子彎腰示意,隨即轉身退去。

艾薇向他們退去的方向看去,離木橋近百米的地方,仿佛是隱隱約約看得到幾只白色的小船。船型簡單,上面約莫可以坐四、五個人,應是全靠船上寬大的那一襲白帆來驅動。原來那些神秘的攻擊者是通過這船往返的。正想著,身體又是一顫,當下嚇得手心是汗,連忙緊緊扣住拉瑪的手腕,盡全力冷靜地他說,“我不是埃及的公主,公主剛才早被你殺了。”

拉瑪“哦”了一聲,眼看就要松開拉住艾薇的手,讓她掉進河里,艾薇著急地大聲喊,“但是、但是這個不妨礙我被你當成‘公主’。”

“什麼?”拉瑪正松了一半手,聞言又將艾薇拉緊,一把摔在河畔的地面上,“你什麼意思?”

艾薇看了一眼冬,見他聰明地不再打算說話,隨即緩緩站起身來,“你拿埃及公主有用吧?”她滿意地看到白色頭布後面的那雙深棕眼眸微微閃動了一下,“反正真正的公主早被你殺了,我可以為你扮演埃及公主的角色。”她頓了一下,緊接著便又急著說了下去,“但是……我有個條件。”

“條件?”

艾薇把頭微微側過去,對一邊淺棕發色的少年努了一努嘴,“這邊的少年,他叫冬,是我的兄長,自小和我一起長大。我們是公主的侍者,家里也就只有我們兩個孩子。我們也不會要求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你要保證在利用我們之後,讓我們安全。”

他不語,深棕的眼睛看著艾薇身側的白皙少年,宛是若有所思。趁著這個空檔,艾薇假裝沒有站穩,向前趔趄了一步,趁勢一手拉住他頭上的白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將那擋住他面容的障礙扯了去。一陣風適時吹來,白色的頭布被卷入了空中,遠遠飄去。

艾薇屏氣凝神,打量起了眼前的男子。她要牢牢將他的面容記在腦海!

古銅色的肌膚、略長但卻棱角分明的臉龐,頎長的鼻子,略微發厚的嘴唇,那雙如鷹般犀利的深棕眼眸讓人印象深刻。

“努比亞人……”艾薇盯著他深棕色略發卷的短發,腦海驟然一片混亂。想起早前見過的樣式奇特的箭頭,想起他在空中搭箭拉弓的姿態,早該想到,努比亞人正是以強大的弓術而聞名于這古老的年代的。

但為什麼,自己不是要嫁給古實嗎,古實不是埃及的附屬國嗎?為什麼在途中竟然有古實人來劫持自己!

青年一歪頭,濃眉深深鎖起。他不理會艾薇的問話,只向身後的數名努比亞男子甩下一句,“這個,我親自看著,一旁的那個抓起來,別讓他跑了。”

看來自己和冬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了,艾薇松了一口氣,然後非常鄙夷地發現原本站在一旁的冬已經緊張地動彈不得,任由兩個努比亞人把他捆了個結實,拖著走。

這個時候是指望不上他了。在卡爾納克神廟,本來還以為他頗有勇氣,說不定在什麼關鍵場合會出人意料地挺身而出……看來這些指望都是白費了。艾薇看回了眼前那個也看著自己的男人,

拉瑪輕蔑地一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你說自己是侍女,卻衣著華麗,別以為你把飾品都扔到了橋的那一側我就不記得你的打扮。不過沒關系,你說的對,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只要你承認你是就好。”

“你看我的樣子,”艾薇指了指自己臉,“我生得這樣奇怪,完全不像是埃及人的面貌。所以家里人不要我和兄長,硬把我們送去當奴隸。”她驟起眉,一副嚴肅地樣子說道,“後來,我聽說這次嫁過來的公主長得也是非常奇怪,甚至被盛傳不是王家嫡系的血統,所以,最後我才被陰差陽錯地給送上路來作公主的替身。”

緊接著,她又擠出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這下公主也被你殺死了,我丟了謀生的工作,你卻把我抓了起來。”

努比亞人一愣,棕色的眼里流露了出一絲奇異的神色。速度極快,但仍被艾薇敏銳地注意到:那是在她說出“不是王家嫡系的血統時”他眼中流露的厭惡和忿恨。還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只聽他喃喃地說,“是嗎?連個嫡出的公主都不屑于嫁于古實嗎……”

緊接著,他話鋒一轉,伸手撩起艾薇的發絲,一邊打量著,一邊饒有興味地說,“都說埃及公主的頭發是銀色的,你這頭發在陽光下乍一看,還以為是金色呢。”

金色……的?

艾薇突然愣住,一雙淺灰色眸子的呆呆地看向拉瑪。

拉瑪一頓,然後沒來由猛地將艾薇的頭發狠狠地抓住,鼻息一下子近在咫尺,“你說你不是艾薇公主,那你叫什麼名字。”

頭皮上突然出現的疼痛讓艾薇幾乎輕叫起來,拉瑪的聲音里沒了方才的輕快,“說,不然你也活不了。”

“奈菲……”慌亂之間,只有那一個名字跳入了腦海,艾薇不假思索地大喊,“我叫奈菲爾塔利,奈菲爾塔利!放開我!”

“奈菲爾塔利?”拉瑪由鼻子里哼了一聲,緊緊扣住艾薇頭發的手慢慢地松開了,“那個王後。”

“你見過她?”從拉瑪微妙的語氣中,艾薇發現了一絲特別。如果拉瑪只是普通的盜賊,他怎麼會以這樣的口氣談論這個名字。奈菲爾塔利是一個非常常見的埃及女性名字,所以即使是與王後同名,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加上拉瑪剛才的話語,他的身份不由愈發地可疑了起來。

“說什麼胡話。”拉瑪把頭別到一邊去,滿意地看著其它的努比亞人乘著“費羅卡”,載著沉甸甸的戰利品向這邊駛來,“埃及叫這個名字的女人也不在少數,我們走吧。”

他把艾薇一舉,然後輕松地掛在自己的肩膀上,“奈菲爾塔利,不管你剛才是否騙我,這兩天你就是埃及的那個什麼艾薇公主了,你好好扮演這個角色,說不定事情結束我會一開心放了你。”

“誒?”艾薇掛在他的肩膀上,只因剛才在橋上過于猛烈的運動,現在隨著他一步一步地晃動她只覺得胃部一陣惡心。“我……”

“你要好好聽話,不然我絕對不會饒了你。”拉瑪忽略艾薇的話語,只是自顧自地說著,跟著一群同樣白衣的努比亞人向西岸深處走去。艾薇用力地拍打他的後背,嗚嗚地說不出聲來,拉瑪心里一陣煩躁,有些急躁地說,“你干什麼!”

“我……我想吐!”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七章 木橋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