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二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二

雖然艾薇還是一口吐在了拉瑪潔白的短衣上,不過或許是她還有利用的價值,當時一臉鐵青的努比亞青年,竟然沒有抽出身後背的利箭,直接戳穿了她的喉嚨。慶幸著自己的大福大命,艾薇也就忍了被人綁起來、堵住嘴一路像貨物一樣被兩個努比亞人“搬運”的滿腹怨忿。向西岸西向偏南的位置一直走去。由于一路出奇的炎熱與艱難,中途不由休息了數次,就這樣前進了約莫四、五天左右的光景,一片荒蕪的沙漠里終于出現了點點綠色,一行人繞過數個沙丘,眼前展開了一片尤為珍貴的綠洲。

艾薇只瞥了幾眼,便覺得這片綠洲十分特別。它離開尼羅河已經有了相當的距離,但是過來的這一路卻十分荒涼,甚至連沙漠里常見的植物都沒有,便說明這一帶地下並沒有水源,一般人若是走到這里,肯定會折返,因為繼續走下去必然會有危險。然而一路走進去,沒有遇到流沙,反而逐漸看到了些微出奇翠麗的綠色,進了綠洲,才發現此處水源豐沛,在綠洲中心甚至有規模甚大的小湖以及噴泉。

這可真是一塊寶地。艾薇一邊被人抗著往綠洲里走,一邊這樣想著。

圍繞著綠洲中心的水源,建著數座泥制簡陋房子,其余的便是連房子都算不上的帳篷。艾薇眼尖地看到,有數座大門半掩的房子被用作馬棚,各個里面都滿滿地飼養了十數匹毛色亮麗的駿馬,大約估來也有百十匹,在這個年代算是相當規模的一個馬群。再轉眼,似乎村子里面以年輕的壯勞力為多,各人都在忙碌地搬運著什麼,有成束的弓箭、有長槍還有一些簡易而結實的盾等等。

一行人入了村子,白衣的努比亞青年將抬著的“戰利品”向屋里放去。拉瑪似乎在大聲地指揮著他們做什麼,但是那語言卻並不是剛才他們一直說著的埃及語。古實本就是埃及的附屬國,加之這里是埃及與古實二國之邊界,人們會使用兩種語言也不足為奇。但是,拉瑪的埃及語明顯要說得比其他人更加標准。

艾薇正在集中精神認真思考,卻只見拉瑪對著扛著她的兩個努比亞人說了什麼,緊接著那兩個人就猛地一轉方向,快步地將艾薇向不遠處一間泥砌的矮房帶去。過了片刻,他們就已重重地將艾薇扔到了那小屋的地面上。泥草鋪砌的地板,其中零零散散地落著些沙子,四周的牆壁嚴密無縫,只有一個極窄的通風口,上面還被青銅短柱密密麻麻地封住。

艾薇還來不及適應自己的“新居所”,卻又有一個健壯的努比亞人走進來,一把將捆得結實非常的冬扔到了地面上,“拉瑪,你們,呆在這里。”

斷斷續續的話語、奇怪的發音,艾薇大致猜出他的意思是拉瑪命令將她與冬關在這里。只見努比亞人邁過來一步,從腰間“唰”地抽出短刀,艾薇一驚,本能地扭動著被綁緊的身體向後躲去。但那人卻一把扣住她的肩膀,伸手就向她砍去。

艾薇猛地閉眼,只覺得後背一陣冷汗,但下一秒便發現,綁住自己的繩子已經被割開。而那個人也三下五除二地去除了冬身上的繩索。

“拉瑪,你們,不傷害。”

是拉瑪不會傷害他們的意思吧。艾薇連忙點頭,學著大漢說話的方式回複他,“好,不傷害。我們,呆在這里。”

努比亞大漢點點頭,貌似很滿意地跟著另外兩個努比亞人走出了門去。大門合上,只聽青銅鎖鏈嘩嘩作響,她和冬已被牢牢地鎖在了這里。

艾薇徑自撿了一個地方落座。冬站起來,走到艾薇面前,恭敬地半跪了下來,“殿下,對不起——”

艾薇將食指放于自己嘴上,做出一個“噓”的口型,“小心說話,你還是叫我奈菲爾塔利吧。”

冬頓了一下,隨即點點頭,俊秀的眉毛稍稍踅起,“居然遇上了這樣神秘的隊伍襲擊,幸好您平安。”

“看來,還並不是圖財害命這樣簡單。”艾薇灰色的眼珠轉了一圈,“你注意到他們有充足的馬匹、精良的武器、嚴格的戒律以及充實的壯年勞力嗎?如果僅僅是盜賊,為什麼會有如此的組織。”

冬沒有說話。

“這里是國之邊界,不管哪個政府想要插手都需格外小心。”艾薇抬眼從通風口看出去,綠色的樹木遮擋了傾斜的陽光,“這里雖然看似偏僻,但是離尼羅河腳程其實並不遠,而且是沙漠中少有的水源充足的綠洲。”

冬靦腆地一笑,撓了撓自己淺棕色的短發,“殿下……奈菲爾塔利,我想……”

話說了一半,門口突然傳來鎖鏈的移動聲。艾薇與冬迅速地交換了一下視線,便有十分有默契地分開而坐,不再說話。片刻只見木門被用力地推開。

“奈菲爾塔利,”張揚的聲音在門口響起,早先的努比亞男子佇立在門口,結實的身體在窄小的門前更顯高大。艾薇聞言,不由微微抬起頭來,看向那名眼神如鷹般犀利的男子。

“已經決定了,明天出發。”

艾薇一懵,出發?出發去哪里?難道他們不是剛剛被擄回這里嗎,按照一般的橋段,怎樣也得緩個數日,讓人熟悉熟悉環境,想想對策,何苦這樣著急就要動身?

拉瑪仿佛猜出了她的困惑,直言不諱地解釋道,“我要利用你奪回被埃及控制的邊境關隘,時日耽擱得久了,法老總會發覺,派信使說明你的假冒身份——或者言明放棄你的生命,那麼你就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說到這里,他上前一步,拉住艾薇瘦小的手臂,一下子拽著她站起來向門外走。

“喂!這是要去哪里?”要離開冬,艾薇不免有些驚慌,灰色的眼睛不安地看向眼前的拉瑪。年輕的努比亞人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一般,稍稍放松了手里的力度,“怕什麼,你幫過我們之後,我說會放過你們,就一定會讓你們平安走的。我只是要確保你當日會與我們好好配合。”

艾薇臉上一片黑線,顯然他是以為自己沒有見到這群努比亞人在屠殺埃及隨行隊伍時的血腥慘狀。但看自己和冬現在的樣子,只能隨著他走一步算一步了。他的目的十分明顯,不過是挾公主以威脅埃及重要的邊境關隘,從而打破埃及的防守。但此後又有何籌劃?以他目前的軍隊實力,拉美西斯只要出動四大軍團其中的任一個,就可以輕易將他碾成碎末。若是如此,他費盡心思奪取埃及邊境的堡壘,也不過僅是短暫的勝利而已。

在這一階段,心里並不會擔心法老的生命是否會受到威脅,艾薇便順著拉瑪的意,跟著他向門外走去。

依舊是正午,微風徐徐吹來,綠蔭綽綽影動,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中灑落下來,金色的光線在銀色少女的頭發上跳躍,映出閃出黃金般淡淡的光芒。拉瑪稍稍側身,偷偷打量了一下艾薇,而在視線相交的一刹,他又故作鎮靜地將目光移開,好似很威嚴地拋下一句,“一會你要好好聽、好好配合。如果到時候你大喊大叫,破壞了我的計劃,我肯定會讓你們兩個粉身碎骨。”

艾薇愣了一下,隨即便帶著微笑地點點頭,似乎並不為拉瑪的威脅所動。從他剛才放松了拉住她的手的力度的舉動來看,他或許並非十惡不赦的壞人。況且,若是他想動她,早在尼羅河畔就可以讓她一命嗚呼,為何還要花此功夫把她帶回來。她必然是有用處的。于是,在走路的時候,她又一次細細地從後面端詳起了拉瑪。

他雖然與其他人一樣,穿著白色的衣服、裹著白色的頭布。但是他皮質的護腕,上面卻細細地隱著金色的花紋,十分精致。回憶起剛才發生的種種,更覺得他的身份不一般。他雖然年輕,但射得一手好箭且智勇雙全,明顯是整個白衣團隊的首領。更為重要的是,他說得一口非常流利的埃及語,並且對埃及的政事頗為了解和關心。這絕不是一般的野盜能夠做到。

想到這里她不由下意識地放緩了腳步。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一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八章 國之邊境 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