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五章 如夢 之二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五章 如夢 之二

“殿下!”

那明快卻略帶焦急的聲音就好象一個巨大的鍾聲,猛地驚醒了艾薇,她下意識地一推比非圖,退後了幾步,把頭轉到另一邊去。

那明快卻略帶焦急的聲音就好象一個刺耳的噪音,比非圖不由幾分惱怒,琥珀色的眸子帶著怨氣地瞪向聲音的主人。

紅發的青年有些尷尬地站在那里,他有要緊的事情要找自己的主人,好不容易尋到了,不由加快腳步前來拜禮,但一直起身來,卻看到殿下惱羞幾乎成怒的面孔。不就是一個女孩嗎?他還第一次見到殿下這個樣子。

猶豫間,琥珀色的少年已經開口,“孟圖斯,這次又是什麼事情?”

孟圖斯撓撓自己的紅發,看著自己的殿下雙手抱在胸前,眸子里寫滿了不耐,恨不得讓他用兩句話概括完主要意思就趕緊滾蛋,而他身後站著的那名少女,卻是長相頗為奇特……等等,他為什麼覺得好像在哪里見到過她?

“孟圖斯,說話啊。”第七王子側移一步,徹底把少女的身影擋住了,他不耐煩地在自己的手臂上敲擊著指頭——他每次不耐煩的時候總是這樣。孟圖斯連忙乖乖地收回視線,一板一眼地回答說,“奧帕特(Ipet)節的游行開始了。”

“就這些?”潛台詞就是快滾。

孟圖斯硬著頭皮沒走開,“陛下一直沒看到您,于是讓我來找您,說問卜的時候,您一定要露面。”

聽到這句話,艾薇明顯地看到比非圖的臉沉了一下,本是很飽滿的嘴唇抿得薄薄的。他沉吟了一會,然後問,“誰主持聖船首占卜?”孟圖斯動了動嘴唇,卻說不出什麼聲音,比非圖不由皺眉,有些焦躁地回了一句,“算了,我知道了。”

“什麼是奧帕特節?”艾薇走到比非圖身側,輕聲地問道。

他垂首看了她一眼,然後無奈地搖搖頭,對孟圖斯說道,“那好吧,我過去就是了,你就替我對父王說,我去過了。”

他拉著她想要就這麼走了,紅發的年青人連忙起身跟隨在他後面,“但是殿下,如果您不站到各位王子們的隊列里的話,陛下可能會擔心,”孟圖斯是個直腸子,完全不顧及比非圖一臉陰云密布,不斷地說了下去,“最低限度,請讓屬下在您的身邊,保護您的周全……殿下,您身上的血汙是怎麼回事?”

孟圖斯看出比非圖沒有受傷,但是依舊擔心地問詢他的情況,比非圖歎了口氣,心里不由盤算起如何支開自己這木訥的手下,“這是公牛的血。”

“這樣不行,恐怕我需要安排人給您更衣。”孟圖斯繼續說著,比非圖的臉色不由越來越差,一旁的艾薇卻適時興沖沖地晃著他的手,開心地說,“奧帕特節,是很宏偉的祭典嗎?一定很好玩吧!”

比非圖剛要張口回答,卻被孟圖斯又一次不識時務地接話過來,“奧帕特節是埃及最重要的節日之一,是阿赫特季的第二個月,每年一次,以來感激偉大的尼羅河女神帶給我們廣袤的肥沃土地與無限的茵茵生機。節慶將會持續20天左右,今天會看到盛大的游行,已經以載有阿蒙神神像的聖船進行的占卜儀式……你真的一點都不清楚嗎?”

艾薇一直專心致志地聽著,看孟圖斯這樣問,不由下意識地點點頭。孟圖斯不解地看向比非圖,好像又要羅嗦地說些什麼,比非圖一伸手,指著遠處的馬廄說,“孟圖斯,你去找兩匹馬過來。”

紅發的青年頓了一下,然後俐落地一欠身,當下就往那邊跑了過去。趁這個功夫,比非圖拉著艾薇拐進了旁邊的一條小路。

“可是,他……”艾薇猶豫地回頭看看專心一致地去牽馬的孟圖斯。

比非圖皺皺眉,“我帶你去奧帕特節,難道還要帶著他這個羅嗦的人嘛。”

“但是……”

“不許但是。”

有些武斷的話語讓艾薇一時語塞,他隨即揚眉笑著,好像小孩子的計謀得逞一般,年輕的眼里跳躍著充滿活力的光芒,“你就跟著我,讓我帶你看看我埃及最宏偉的節日,我帶去你聖船首前問卜,帶你在游行的隊伍里和民眾一起唱歌,帶你品嘗埃及最好的葡萄酒和最松軟的面包,你會喜歡的,你會喜歡我的祖國的。”

看著他神采飛揚的樣子,艾薇不由也笑了起來,一種莫名的信心湧了上來,“我會喜歡的。”

他們于是緊緊握著彼此的手,開心地向前走去。

晴朗的天空,湛藍而高遠,白色的云,好象一條條柔軟而美麗的絲帶,散落在剔透的藍色里。微風拂過筆直指向天空的高大蕨類植物,陽光灑落在如黃金般閃著隱隱光芒的底比斯城。

艾薇從未覺得自己的存在如此真實,不管是陽光落在白皙肌膚上略帶灼熱的感覺,或是風兒吹過面頰略帶干燥的味道,她的手里傳來他的手的熱度,她的腦海里充滿了他說過的每一句話,她的胸口里滿溢著一種巨大的感情,好像要沖破她的身體,開出一朵燦爛的花兒來。

她不回頭,跟著他一直向前走去。

她不回頭,不去理會。

在身後、在心底的某個角落,有一片令人恐懼的黑暗正在慢慢生長。那令人想要退卻的預感,就好象在無盡的墜落里遭遇的如鮮血一般刺眼的紅色,隨時都要吞噬她,撕破她所有一切美好的夢境,打碎她竭盡全力塑造的一切。迫使她,回到她不願想起的真實——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五章 如夢 之一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六章 奧帕特節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