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六章 奧帕特節 之一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六章 奧帕特節 之一

古埃及的一年被分為三個季度,尼羅河泛濫的阿赫特季,代表著耕種的派里特季以及意味著收獲的蘇穆季。在阿赫特季的第二個月舉行的奧帕特節,是古代埃及最為重要節日之一,那一天,阿蒙神的神像將被從卡爾納克神廟里被請出,置入花船頂部的神龕,再由祭司以及顯赫的貴族們由肩扛著,從卡爾納克神廟走到底比斯神廟。

以現在的衡量方法,這段距離大約為三公里左右,一般來講,道旁將會擠滿了祈願和請求占卜的民眾,而顯貴與祭司們組成的游行隊伍也十分浩蕩。

這是奧帕特節最為主體的一部分。但往往,節日的慶祝會持續20天甚至更久,其間法老會分發大量的面包和酒給到他的子民,以達成普天同慶的盛況。

艾薇所看到的,正是奧帕特節最為熱鬧的一部分。底比斯的民眾們都穿著自己最整潔的衣服,熙熙攘攘地站在由卡爾納克神廟通往底比斯神廟的通路兩旁,炙熱的陽光帶不走他們臉上興奮的表情,他們開心地交談著,對即將到來的花船引頸以待。

在過來的路上,比非圖從尋常百姓購買衣服的攤位上買了件乾淨的白色亞麻短衣換上。之後他滿意地看著艾薇,嘟囔了一句,“現在就很合適了。”

艾薇愣愣地看著他。

他便笑,指指她,“每次見你,你都是白色的裙子,一塵不染的樣子,就好象不是這個世界似的。”

艾薇繼續看他。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擰過她的頭,“別看我,你看,花船就要過來了。”

周圍的人潮迸發出巨大的歡呼聲,由高官顯貴以及祭司們組成的游行隊伍向這邊走過來了!

為了顯示對阿蒙神的尊敬,他們今日都是一襲白色的亞麻長衣,但是各人卻帶著色彩豐富的各式首飾。艾薇不由被那些人們佩戴的裝飾品深深吸引了,綠松石、橘紅瑪瑙、紫水晶、綠色土耳其玉、長石、青金石、石榴石、石英、珍珠母貝,鑲嵌在銀或象牙制成的手鐲、頸飾、胸披、戒指上,色彩斑斕而炫目,卻和諧與華美,艾薇仿佛落入了斑斕的百寶箱。

比非圖以為她對這些達官顯貴的身份好奇,于是就站在艾薇身邊,耐心地為她介紹起隊伍中的人。

“那一群額前有金色發飾的青年,是我的王兄王弟,那額前的發飾,是他們作為嫡系王儲身份的象征。”

“身抗花船的這一列光頭白衣戴長綠松石頸飾的人,是底比斯的祭司們。為了保持潔淨,他們不可以蓄有任何毛發。”

“但是那個人,他就有一頭好漂亮的長頭發。”艾薇伸手過去,指向站在花船前方的黑發少年。少年的嘴角蘊含著微微的笑意,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閃著飽含智慧的光芒,他不緊不慢地走在隊伍的中間,身上隱隱地暈出仿佛陽光流水一般的淡淡氣息。

比非圖笑著回答,“那是禮塔赫,卡爾納克神廟的祭司,因為是我身邊的人,會幫我處理一些政事,所以就還留著頭發。”他頓了頓,“你不要因為他好看,就亂想。”

艾薇笑出了聲,“我亂想什麼啊,我還沒說你……”腦海里突然劃過了早前見到的珞,心里驟然有一絲不快,但是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她于是強迫著自己抬頭,繼續看向游行的隊伍。沒想到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名少女。

她的寶石華麗耀眼,是整個隊伍里最為奢華的,甚至比過了比非圖的兄弟。她笑著,站在一個胡子花白、氣質儒雅的男人身邊,有些傲氣地對著周圍的民眾揮揮手。

“那個,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嗎?”她脫口而出,全然不顧自己的語氣里有了些不快。比非圖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在看到珞珂布敏@多克里的那一刹,他的臉倏地沉了下來。

“她不是我的戀人。”他握住艾薇的手用了些力氣。

艾薇沒有回話。

他不由有些惱了,雙手扣著她的肩膀讓她轉向自己,“你不用懷疑。她的名字是珞珂布敏@多克里,你難道沒聽說過相@多克里的事情嗎?你沒聽說過多克里在朝的權力壓過老臣西曼,沒聽說過他與將軍塔塔勾結成黨一手遮天,沒聽說過他私自販賣軍馬給古實的反動勢力?多克里趁著父王在外忙于征戰,愈發囂張。”

他幾乎有些怒不可遏,“就連他的女兒,一個才十幾歲的小女孩就能讓百姓嚇得大氣不敢喘一下!”

他的尾音被民眾又一次亢奮的高呼吞了過去,他琥珀色的眸子里閃爍的不再是艾薇一直見到的,那種純淨的、充滿著憐惜的光芒,而是一種狠騖的、陰霾的、仿佛要致人于死地的冰冷。

“我要殺死相@多克里,我只告訴你,你記住,或是隱忍、或是淡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清除朝中的蛀蟲,這樣,法老的統治才會長久,民眾的笑容,才會永遠像今天一樣綻放。”

艾薇看著他,他的面孔驟然變得熟悉又陌生,凝近卻又遙遠。

他的心底,懷著如此宏大的夢想,他的心里有著埃及數萬公頃的土地、有著無數的民眾——她似乎可以看到,那條通往埃及至高權力的路,正在緩緩為他而展開。

他是為這個國家而存在的,他是屬于這太陽王國的,神授之子。

這是他的宿命,不管這一路充滿多少險阻、染滿多少血腥、將會多麼孤獨,他必須走下去,沒有人有權力阻攔他,更沒有人有能力阻攔他……

胸口猛地一跳,牽動了每條神經,竟引出隱隱陣痛。她不由看向天空,深深吸氣。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五章 如夢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六章 奧帕特節 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