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八章 孤獨的假面 之三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八章 孤獨的假面 之三

溫蕾@蘭迪與艾薇約在了一家頗為有名的意大利館子的獨立房間里。溫蕾是艾薇在這個上流社會圈子里為數不多的幾位熟識好友。她是一個很會交際的人,也是一個大partyanimal,不管是什麼樣的聚會,她都會插一腳,人面也是極廣,很懂得令人開心的交往方法。在艾薇剛到達英國的時候,她的口音還有點奇怪,加上家里發生的事情,使得她更少與別人交換心里的想法。在艾弦有意的介紹下,她認識了溫蕾,那時,溫蕾便笑稱艾薇是個老古董,總喜歡在家里憋著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空費了一身的好舞藝。于是,即使艾薇多麼不樂意,也被她硬是拉出去頗參加了一些有趣的聚會。幾次下來,兩個人就熟稔了起來。

“聽說你最近過得很慘,”溫蕾俏皮地眨眨眼,“怎麼樣,今夜有一個很有趣的聚會。”

艾薇沒有什麼興趣地點點頭,示意聽到了。

蘭迪公爵小姐看看四周沒有人,便輕聲繼續說了下去,“是個化妝舞會來的,大家都打扮成各種奇怪的樣子,在豪威爾的家里聚會,從晚上9點一直到午夜。很有趣的,會有各種各樣的人參加,而且保證沒有媒體的煩擾——就算有的話,化妝舞會也沒有人能看到面孔的。我看你的身體好得差不多了,陪我去吧,在家里悶壞了。”溫蕾開心地切開一塊甜點,放到嘴里,“我都想好了,我一會就給艾弦打個電話,說你今天去我家住,然後我會想辦法把你從那群保鏢那里帶出來。”

艾薇放下叉子,不假思索地說,“哥哥一定不會答應的。他現在限制我交往圈子限制得狠。”

溫蕾卻笑了,“我去和他說,我總是在這個圈子內的吧。況且……有人說一定想見見你的。”

艾薇楞了一下,還來不及細問,溫蕾已經按響了桌邊的鈴,“幫我接通一下艾弦先生。”

許是因為與溫蕾認識得久了,許是因為下午剛剛和艾薇鬧了不愉快,仿佛是為了緩和氣氛,艾弦在電話里考慮了數秒,竟然痛快地答應了溫蕾的請求,只是囑咐溫蕾要注意艾薇周圍的人,並稱會派些人手過去在豪威爾家附近以防萬一。溫蕾一口答應了下來,于是便把還處在難以置信狀態的艾薇連扯帶拽地塞進了自己的車子里。

從市內開車不用三十分鍾,就可以到達豪威爾家的在市郊的別墅。豪威爾霍博是英國最大零售集團的嫡子,也是溫蕾的好朋友,同樣的聚會狂熱愛好者。他的別墅是他的家族從一名沒落的貴族手里買過來的老式英國城堡,嚴格的對稱結構,及布滿常青藤的磚牆,過于保守的外表里面卻是夜夜笙歌,幾乎無一日例外。在豪威爾這里,即使沒有到達法定年齡,也可以盡情飲酒。

“所以我最喜歡豪威爾家的聚會,”溫蕾時常如是說。

溫蕾和艾薇二人提前在車子里換好了衣服,溫蕾穿了一套類似小惡魔一般的皮衣,後面還有一條細細的尾巴的那種。艾薇則選擇了一件仿古埃及的衣服,白色的亞麻長裙,配以黑色的長假發,金色的頸飾,“荷魯斯”的頭飾和精細的黃金飾邊涼鞋。那是她看了許久、許久,最終做出的決定。戴上面具,二人隨即便拿著請柬大搖大擺地往別墅里走去。門口的門衛都穿著鐵騎士的盔甲,打開門,屋子里面早已擠滿了人,各式各樣怪異的人物讓空間充滿熱力。吸血鬼、狼人、騎士、王子、天使、惡魔、精靈、僵尸——溫蕾雙眼不由放光,她匆匆地艾薇交代,“我可要去玩了,我們一點在門口見吧。”

艾薇有些慌了,她不願一個人呆在這紛亂的環境里,“你不是說有人找我?”

“他只說要見你,我可不負責引見,”溫蕾調皮地回答,“你也不要太擔心了,豪威爾這里來的人身份都是有保證的,絕對安全,況且你打扮成這個樣子,誰也認不出你的。”

她一邊囑咐一邊接過侍者遞過來的酒,開心地一搖身後的尾巴,便向屋子內部走去。

艾薇來不及拉住她,她已經消失在了稀奇古怪的人堆里。她不由暗暗歎氣,早知道溫蕾是這樣性格,她還不如不來。旁邊的侍者還靜靜地站著,她便伸手隨意取一杯橘色的酒,一口將其飲盡。淡淡的橙味里含著略微的辛辣,但是卻並沒有酒精刺鼻的味道。她覺得十分好喝,于是又拿起一杯,隨即向樓上走去。一樓的大廳里音樂過于吵鬧,她想找個安靜點的地方,等到和溫蕾約定的時候快快回去,以免事後被哥哥責備。

豪威爾的城堡頗大,但聚會也出乎意料的熱鬧,艾薇來到二樓,發現也早已全部是人,大家飲酒作樂,有些人已經微醺,糾纏在沙發上便親熱了起來,她繼續向上,三樓的有數間屋子,有些屋子的門竟然已經關上。她繞到塔樓,繼續向上,一直來到了屋頂的陽台。夜風一吹,竟然有些微微的寒意。她靠在陽台最外側,一口將手中的橘色酒又一次飲盡,身體便也覺得暖了不少。淡淡的酒精味道劃過舌邊,眼眶莫名奇妙地酸脹起來,她扯扯嘴唇,探出身體,向外望去。

月亮在空曠的郊區顯得格外龐大,淡淡的金色好像將目所能及的地方全部染上透明的華彩。垂首,城堡不遠處的小溪里也泛起了柔和光芒,隨著水流的波動好似呼吸一般起伏。她有些沉醉于這美景,而驟然發現,自己或許真有些醉了。那橘色的酒不知放了多少酒精,後勁竟來得十分猛烈,她有些站不穩,不遠處的溪水時進時遠,她心中暗叫不好,想要退回來,但是雙腳卻不聽了使喚,身體不住打晃,眼看就要摔下去一般。

就在這時,誰人從她後面緊緊地攫住了她。修長的手臂格外有力,她頭一重,與身上的拉力形成了反向的力量,黑色的假發以及黃金的發飾被她甩了出去,月光灑在她金色的直發上,宛若一片流水一般在她身後倏地展開,然後再靜靜地流淌到她身後的城牆上。

她抬起眼,想要對拉住她的人致歉,然而眼前看到的事物卻讓她將所有准備好的話語拋諸腦後。身體難以抑制地顫抖,四周幻化為一片朦朧,只余視線的正前方如此清晰。

-----------------------

呵呵呵呵,是誰呢……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八章 孤獨的假面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下集) 第八章 孤獨的假面 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