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艾薇在剛著手開始寫自己論文的時候就讀到過關于拉美西斯二世前無古人的擺闊方式,最華麗的宮殿,最奢侈的金字塔,最龐大的廟宇,最富氣勢的首府。在到達上埃及首府底比斯前,她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心理准備。然而,當她的雙腳又一次踏入底比斯法老的宮殿時,她竟感到自己的雙眼一陣眩暈。

記憶中幾個月前自己所來過得底比斯皇宮,此時好像重生一般,以一種極端華麗的面貌,再次出現在艾薇的眼前。這是一座宛若屬于太陽神的宮殿。由金黃色的磚建成,屋頂及四壁上有華麗的凸式浮雕,講述著諸神或者法老的故事。步入議事大廳,四壁上裝飾著天青石和綠松石,地面上鋪著火紅而燙有金邊的地毯,純金制成的王座之上鋪著柔軟的駝毛,扶手上有蛇形的盤雕,紅寶石制成的眼睛好似具有生命。宮里的年輕侍從們穿著節日般的盛裝,手中持滿青蔥的草木,歡迎法老王得勝歸來。

距離上次吉薩一戰,已經過去了數十天。艾薇與布卡兩個人,戰戰兢兢地跟著拉美西斯二世,一路長途跋涉,直接回到了底比斯。從這件小事,艾薇更加迷茫,究竟拉美西斯是因何而早逝。他聰慧、勇武,更是一個精明得幾近多疑的人,自上次利比亞一戰後,他沒有報勝信回孟斐斯,也沒有出發回孟斐斯,而是選擇另一條線路,直接向上埃及的底比斯前進。剛至吉薩領土的邊界,就有上埃及的將領率大軍前來接應,保護一群人等平安順利地返回底比斯。

他用兵大膽,但是行事謹慎,他用人不疑,但手持後路。

想不出,什麼人,什麼事,可以讓他英年早逝。

艾薇思考著,絲毫沒有注意自己已經跟隨著法老王走進了底比斯最華麗的議事大廳。直到眾大臣整齊地問候了一句,“王,歡迎歸來!”,艾薇才從自己無盡的遐想中抽回思緒。嗬!真是有架勢阿!滿朝文武,列于通向王座的紅毯兩旁,他們的年齡多半都可以作拉美西斯的父輩,然而此時卻全都畢恭畢敬,俯首稱臣。

“王,您回來了。”一個青年,立在紅毯之中偏右,直立彎腰向拉美西斯行禮。他身穿白色亞麻及地長衣,腰系鎦金圍帶,頭戴金色發飾。從他不俗的氣質看,此人並非一般的臣子。

待他抬起頭來,艾薇和布卡不由都輕輕吸了一口氣。天下居然有如此美麗的男子,黑色的長發下垂至腰,白皙的皮膚仿佛玉石,深黑色的眼睛深邃沉靜。與拉美西斯不同,眼前男子的美,帶有幾分陰柔。如果法老的英俊好似太陽,那麼此人的美麗就如流水,三分脫俗,三分中性,剩下的便是無盡的從容。他帶著微笑,佇立于臣列之前,輕輕地向法老問安。

拉美西斯沒有表情對他點了一下頭,快步走向王座,艾薇剛想跟上去,就被布卡一把拉住,“大哥,求求你,你還要去哪里,快站到群臣隊尾的角落里。”布卡匆匆拽著艾薇走到隊尾,兩人剛剛站穩,紅毯之上的美麗青年就開口說話了,“王上,今天得到了從孟斐斯來的戰報,孟圖斯將軍已經順利鎮壓了叛亂。這次的叛亂實為吉薩的希殿下所策謀……”

殿上的眾臣開始交頭接耳,陷入了紛紛的議論之中。布卡臉上表露出來一絲興奮,艾薇知道,這是一個弟弟為自己哥哥感到自豪時的表情。她心中也不由得感到開心起來,布卡以後也一定會成為一個勇猛的將軍吧!

拉美西斯伸出右手,刹那間大廳里鴉雀無聲,群臣全部屏息待命。年輕的法老緩緩地開口,“第二皇兄希,外通敵國,內舉逆兵,應算叛國罪。傳令孟圖斯將軍,立刻帶兵前往吉薩,將希捉拿,如有不從,立斬。多特里。”

“在。”群臣尾席中出列一位年輕的文官模樣的男人。

“現任命你為吉薩領事,即日率親部前往孟斐斯,與大軍一同前往吉薩。上任後,務必開明貿易,厚待游商。”

“是,多謝陛下。”多特里大拜于地,雙目中流露出幾分感激。法老開明,不因年齡或閱曆而埋沒賢才,真乃良才之伯樂。此行去吉薩,一定要、一定要盡全力報答法老!

厲害,真是厲害!艾薇目睹著這一切,心中暗暗感歎。拉美西斯不僅是戰場上的用兵高手,更是籠絡人心的政事強人。即使對自己的血親,依然冷面如斯,倘若犯罪,必重罰以儆效尤;對自己的臣下,即使閱曆尚淺,但倘若有才,依然不避舉用。受用之臣心懷感恩,必會鞠躬盡瘁;旁觀之臣不僅會受到鼓舞,同時也可以樹立法老的威信。拉美西斯,他已經超越了情感,眾臣在他眼中宛若棋子,舉手投足間便將國家大權攬于手中,眾臣之心,攬于手中。

“吾還有一事,想請教眾卿。”拉美西斯輕描淡寫地說。艾薇又將注意力轉回了他的身上。“尼羅河泛濫之期又將來臨,閑置的農民應該如何處置呢?”

眾臣一愣,緊接著全都躍躍欲試。艾薇心中暗忖,這個問題,看來應該是有很明確的答案,拉美西斯二世心中肯定也早就有了打算。他為什麼還要問這個問題,究竟意欲何為?正這樣想著,一抬頭,驟然發現拉美西斯琥珀色的雙眼,正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自己。冰冷的雙眼,竟藏著一絲淡淡的哀傷,而那一切宛若空氣一般,轉瞬即逝。

她呆了一下,法老就開口說,“艾微,我想聽下你的意見。”

啥?艾薇懵了,此時眾臣全都順著法老的視線,正轉頭望向隊尾的自己。天!她現在狼狽至極,滿身都是泥土,黑色的假發凌亂地貼在自己的頭皮上。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該死,為什麼大家偏要在這個時候看過來阿。紅毯之上白衣的男子也轉過頭來,看向自己,在他那猶如黑耀石一般深沉亮澤的雙眸對上艾薇雙眼的一刹,他的臉上驟然顯露了一絲驚詫的神色,緊接著那份驚詫轉變為了置疑,化為了一句話,被他輕輕地說了出來,“奈菲爾塔利……?”

聲音雖小,但是大廳中的每個人都聽到了。室內,驟然如同停尸房一樣安靜。

艾薇惶惶地看著叫出那個名字的美麗男子,突然記憶中閃出了一幅熟悉的笑容,猶如流水一般俊美的少年,年輕的第一先知,禮塔赫,這個青年就是當年的禮塔赫!他認得出自己,如果他認得出自己,為什麼比非圖完全不記得自己,為什麼!艾薇這時才感到一絲深深的挫敗感,一種莫名的失落正從心底深處暈染開來,幾乎要將她吞噬。她看著拉美西斯的臉,久久說不出話來。

大家都屏息看向法老,禮塔赫剛才說出了一個禁忌的詞語–奈菲爾塔利。朝中的老臣都記得那個女孩,那個讓年輕的王子為之瘋狂的外國女孩,那個美麗、聰慧、叛逆的法老之子的情人。他禁止他們提起那個名字,他禁止他們將任何人或任何事與那個美麗的名字聯系起來。

最美麗的人,最好的人,奈菲爾塔利的含義。

再看看這個孩子。黑色的皮膚,黑色的頭發,瘦小的身體。他是一個男生,一個平凡的小男生,與奈菲爾塔利金色的頭發、白皙的皮膚、嬌美的身形相距甚遠,他甚至不是女人。唯一的共同點恐怕就是他們都是外國人了。為什麼禮塔赫會這樣說,難道他第一先知的位置坐膩了嗎?眾臣緊張地看著法老,等待他下一步指示。

拉美西斯宛若沒有聽到禮塔赫的聲音一樣,淡淡地說,“艾微,我在問你。”

艾薇愣了一下,然後才說:“修建工事,給他們相應的回報……”這個答案,她說不下去了,幾個月前,她說過,她說過同樣的解決方法,當著所有人的面,當著比非圖的面。不、她不想說了。“我不知道了……”她頹喪地垂下頭,不願意重複那次說過的話,那會讓她生錯覺,錯覺自己又回到了那未曾有任何變化的日子。

“說得很好,正合吾意。”拉美西斯卻滿意地輕輕頷首,目光從艾薇身上移開,落到廳內各懷心思的大臣身上。“眾卿,在吾登基之際,吾要在上埃及之腹,尼羅河之畔建立新都,吾已吩咐梅開始了城市規劃與宮殿的設計。希望汝等可以全力支持。新都的名稱,即為,比-拉美西斯。”

比-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二世建立的埃及首府,在三千年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的神秘城市,壁畫上、傳說中豪華得無以複加的城市。

眾臣小聲議論了一下,突然有人高喊,“陛下萬歲!比-拉美西斯永世長存。”然後緊接著,大廳里的所有臣子都齊齊下跪,一同說著:“陛下萬歲!比-拉美西斯永世長存。”整個議事廳里驟然陷入了一種幾近狂熱的君主崇拜狀態。

拉美西斯示意大家安靜,然後又繼續說了下去。“艾微雖然年輕,可是外明軍事,內懂治國,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將他帶在身邊,眾卿有什麼意見嗎?”

這時,那問題的用意,艾薇驟然明白了,其實是個一石二鳥之計。自然地告訴大家准備遷都的決定,並把自己看中的人才以一種和緩的方式介紹給大家。在眾臣眼中,自己是一個年輕的幾近幼稚的外國男孩,把自己留在身邊當智囊團,大臣們一定會極力反對。一、擔心自己是間諜;二、擔心自己年輕而無真實學才。既然在大廳之上已經得到了王上的賞識,此時當著大家的面反對,也確實不合適了吧……

拉美西斯,居然為了把自己這麼個小角色留在身邊,花費了如此心思……真不知該是開心還是難過。朝會,結束了。拉美西斯給她安排了一個小官職,沒有實權,但卻是可以帶在身邊的官位。後來艾薇仔細想想,在這種等級森嚴的制度之下,自己要呆在法老身邊的請求,其實是很古怪而且很苛刻的……

*

“艾微!”

眾臣散了,艾薇和布卡一起往給他們暫時安排好的住處走去。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艾薇就把頭轉了回去,美麗的青年帶著溫和的笑容走了過來。“艾微,你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說幾句話。”他禮貌地問著,但卻全然不像問句。他一邊說著,一邊掃了一眼布卡。

“孟圖斯將軍的弟弟嗎?幸會幸會,經常聽到令兄提起你。”禮塔赫笑著,看著布卡臉上出現一絲不好意思卻又有幾分驕傲的神色。“我想同艾微說一小會話,可以嗎?”

布卡看了一眼艾薇,艾薇示意他只是談一小下,布卡就悻悻地走了,看著他的背影,艾薇突然感到一絲歉意,他一定覺得被忽視了,但她覺得禮塔赫要和她談的,還是不讓他聽見來的好……布卡走遠了,禮塔赫把視線從他身上收回來,轉而看著艾薇,輕輕地開口,“剛才,失禮了。”

艾薇連忙擺擺手,把頭低下,不直視禮塔赫,怕他認出自己。

“但是……”禮塔赫靠近了一些艾薇,語氣堅定地說,“你有和她一樣美麗的眼睛,充滿智慧,而且不拘于禮俗,那水藍色的眼睛……除了她,我沒見過其他人同樣擁有,當然,現在還多了個你。”

艾薇死死地盯著地板。“說、說什麼。我可是個男生,再說,都說奈菲爾塔利是個金色頭發白色皮膚的女孩子,我、我怎麼可能是呢?”

禮塔赫笑了,笑容就如從未改變,依然是那麼純淨美麗。他抬起頭,看向天空。“外表是可以改變的,想法是可以掩飾的,唯一變不了的是,一個人內在的……靈魂。所以不管一個人轉世多少次,身份變化多少次,通過那雙眼睛,都可以看到他的靈魂、他的真實所在……”美麗的眼中驟然閃過一絲淡淡的憂傷,可很快,那波動就消逝在深黑的眸子里了,他又低下頭來。“其實、你很像奈菲爾塔利,非常像,相似得令我一眼就確認你是她。他……也一定這樣想。但是你不可能是、你不可能是。”

艾薇看著他,細細地品味他話中的意思。突然他語風一轉,溫和的雙眼中流露出冰冷的光芒。“幸好你不是她……”

艾薇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可當她想再次確認的時候,禮塔赫的臉上已經恢複了一貫的溫和。“抱歉艾微,耽誤了你這麼長時間……我先走了,祝你官運亨通,法老很喜歡你。”

他禮貌地彎腰行禮,之後便慢慢地沿來路走了回去。艾薇愣愣地看著他遠去的身影,心中一遍遍地思考著他剛才言語的含義。毫無頭緒,毫無頭緒……她的心思一直停留在一個問題上,比非圖是否也已經認出自己是奈菲爾塔利了呢?他是否還能記起數月前的點點滴滴嗎……或者彼時數月,此時已數年?時間流逝得太快,所以他已經不記得了……?

她用力地甩了甩頭。想太多了!不要忘記了自己的目的,當一切結束,她還要回到哥哥身邊呢!即使比非圖記得自己又如何,不記得自己反而更好!至少到現在為止一切都是順利的……但是,心情真的好沉重。她緩緩地轉過身,慢慢地往法老給自己安排的住所走去,可是剛走了沒兩步,不遠處就出現了布卡焦急的身影。他手里拿著一個小小的粘土版,匆匆地向艾薇跑過來。

“艾微!艾微!!不好了!”

“布卡?”艾薇驚訝地抬起頭來,“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紅發的少年因為慌亂,腦門已微微地滲出了汗珠,他在艾薇面前站定深深吸了幾口氣,才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剛才在皇宮門口附近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人,所、所以……”

“說什麼?”艾薇一把從他手里搶過那個粘土版,橫豎看了看,真精致,好像一個飾品一樣。“這是什麼,看不懂。”

布卡一把搶回來,“看不懂你還搶!上面是赫梯語、赫梯語!”

“噢?寫著什麼?”

“你還這麼悠閑自得!”布卡惱怒地叫著,上面寫著,“叛亂計劃失敗,即日實行第二計劃!”

什麼?艾薇突然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危機重重,難道就不能讓她喘口氣嗎?

上篇:第二十一章     下篇: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