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八章  
   
上部 第八章

已是五月份了,園中的林林木木,花花草草也感受到了春的氣息,陽光的溫暖,樹木已由干枯的枝椏上抽出了綠綠的嫩芽,園中遍布的花草,也錠出了新芽,開出了花.樹木花草與假山,牆垣,小橋,流水互相映襯,美侖美奐.假如沒有身臨其境根本不能了解這種景色的美,這種美也不是用文字可以描述出來的.

漫步在微雨的早上,抬頭望著有些霧蒙蒙的天空,心中有些欣喜,我極喜歡這種下著毛毛雨的天氣,漫步其中,感受"小雨纖纖風細細"的美麗與浪漫.

這兩個月中,隨著胤在胤曦閣用膳次數的增多,我的心情也由先前的沉重變得明快了許多.上天對我還是很眷顧的,若非如此,如果這次回來穿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也可能一輩子既見不到他也不能回到未來,如果是那樣還真是生不如死,現在畢竟還在他的身邊.

想到這,長長地出一口氣,抬起頭閉著眼睛張開雙臂,站在那里靜靜地享受著霏霏細雨的撫摸,涼涼的,潮潮的.

突然聽見有人哼了一下,這會這里怎會有人呢?現在是上早朝的期間,當值的宮女和太監們都忙著伺候各宮的主子們,不當值的這會也不應該出現在這里.雖然如此,還是急忙睜開眼睛,只見三阿哥弘時舉著傘一臉不屑地站在對面,見我睜開眼睛,他道:"好一個會偷懶的奴才."

我對弘時是一點好感也沒有,不是因為早知道他的結局,只是他能在一個宮女面前對自己的阿瑪公然說出不恭不敬的話,用現代的話說是這個人的本質不好.康熙年間,各位阿哥之間雖然也為自己的目的勾心斗角,相互打擊,可總體來說,對康熙還是很恭敬的.並且他能輕易地被八爺和九爺拉攏做為打擊胤的工具,他這個生于帝王之家的阿哥也是不合格的.

看我對他的話並沒有反應,他有些怒了,恨恨地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

看到他憤怒的樣子,我福了福道:"皇上馬上就要下朝了,三阿哥如果沒有別的吩咐,奴婢就告退了."

說完等了一會,看他沒有答話,我匆匆轉身徑自向正大光明殿方向走去.背後傳來了弘時氣極的聲音:"我可讓你走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停在了原地,感覺身上突地出現一股涼意.他快步走上來用力捏住了我的下巴,將我的臉高高抬起,仍舊恨恨地道:"誰給了你這樣的膽子,十三叔?四阿哥?還是我的皇阿瑪?"

吸了口氣忍住痛靜靜地等待著下文,果然弘時繼續說道:"你為何幫四阿哥?"

看我既沒回答也沒掙紮,他猛地放開了手,我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感覺下巴痛得快要掉了一樣.

慢慢地起身,仍舊對他福了一福道:"奴婢告退."在轉身的一瞬間,淚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真痛.

回到胤曦閣中自己的住處,叫來菊香找高無庸請假,菊香仍舊是老樣子,見到我的臉大呼小叫,一直不停地問.直到我說N遍路滑不小心摔了,她才出去了.這個菊香還是沒有受過教訓,要知道宮闈之中,盤根錯節,凶險萬分,這最容不得就是心機單純.

泡在暖暖的浴桶里,撫著頸中的木蘭墜子,靜靜地想著弘時的話,這些日子弘曆的確是一直來這里陪胤吃飯.即是弘時知道,那後宮其他人也應該知道胤常來此吃飯,看來以後更得循規蹈矩,慎言慎行.雍正年間雖沒有九王奪嫡,但宮中之人哪一個不是為權勢利益而活,有權益就有爭斗,有爭斗就有猜忌,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有猜忌就有生死.一個沒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宮女如果無故消失,大概也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吧.

自那日後就一直躲在房中不肯出去,承歡來鬧了幾次見我下巴青紫也就沒要求帶她出去,來了也只是在屋中唱唱歌,臨臨帖.高無庸譴了手下小順子送來了傷藥,來的時候正碰上了弘曆也來送藥,見和小順子送的相同,表情訕訕的要拿回去,我笑著奪了回來.

過了十余日,下巴的青紫終于完全好了,今天我當值,步履輕快地從正大光明殿走出來,遠遠地看見高無庸領著一個小宮女走來,急忙走向前道:"曉文謝諳達送藥."高無庸匆匆看了我一眼道:"好了就好."這完又向正大光明殿急走,我有些愣了,轉過身望著他們的背影,高無庸做事一向謹嚴精細,是個泰山壓頂面不改的主,今日怎會如此慌張.走的太快,後面的小宮女突然蹣跚了一下,高無庸轉過身扶了她一下.高無庸居然扶了一個宮女,仔細向她看去,這個宮女……她的後背太像一個人了,她不是死了嗎?頭上立刻像響了一聲炸雷,腦袋嗡嗡的,往日的一幕幕像電影一樣閃了出來.

天色有些暗了,雖知這樣不妥,可還是站在樹後向正大光明殿的方向望去,大約有一個時辰了吧,其間沒有人進出,而其他的宮女和太監也被支了去.等到雙腿酸痛的時候才看見高無庸領著她走了出來,的確是綠蕪.雙手緊緊抓住樹干,抑制住跑出去的沖動,他不是說綠蕪死了嗎?突然間有些恨他,如果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十三,可對十三和綠蕪來說這是多麼慘忍的事.

目送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轉過身無力地靠在樹上,這就是宮廷.人的生生死死都不由自己決定.一個活生生的人可能下一刻就是一具死尸,而一個你認為死去的人下一刻也可能活生生的出現在你的面前.緩緩地坐在地上,雙手捂住頭埋在膝蓋上.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林子里光線強了些,抬頭望去,原來一輪明月已斜斜地掛在了空中,月光下的綠葉像鋪了一層銀粉似的,煞是好看.月是圓月,那麼晶亮飽滿,可惜……

雖說已是初夏,夜里仍舊有些涼意,長長歎口氣,准備起身回去.

"為什麼總是歎氣."聽到他的聲音,本來已經平複的心情又有些惱怒,我轉過身並不行禮,只是盯住他的眸子道:"我歎的是月圓人不圓?"他仍淡淡地道:"人月兩圓對有些人來說確是一種奢望."我接著道:"天有意,人無情,近在咫尺難相聚.你說這個人可恨嗎?"我說的既是綠蕪也是自己,當然他怎能懂呢?他一愣道:"也許這個人並不是你表面上所看到的."說完轉身向林外走去.我默默跟在後面想著他剛才說的話,一前一後向胤曦閣走去,一路上再無言語.

外面的熱浪好像要把人烤糊了一樣,湖面,地面,殿閣……被日光照的到處白晃晃的,走在外面刺得眼睛都睜不開.今日不當值,斜躺在椅子上,手搖著扇子,微微閉著眼睛,這種時候是不能出門的,出去鐵定中暑.

手中的扇子突然被奪了去,不用睜眼就知道是承歡做的,我慢慢睜開眼睛,承歡一臉鬼笑地站在面前,後面跟著的弘曆也滿臉的笑意.看著我的樣子弘曆調侃道:"一個年青姑娘家,如此不重儀態,就這樣大喇喇躺在這里."弘曆今年長得特別快,在古代十六歲也算是個成年人了.懶懶地起來道:"你們又想干什麼."弘曆看了一眼承歡道:"你問她吧."我向承歡望去,承歡跑過來扯住我的袖子道:"姑姑,我們游湖吧."這種天氣,我不禁有些暈……

福海是園中最大的湖,站在亭子里望著碧綠的水面上波光閃閃,藍天碧水渾然一色.湖面上一陣微風吹來,人也一下子變得涼爽了,剛才還一直懊惱的心情一掃而空.

搖船的太監准備好後我們三人先後上了船,承歡自上船就一直忙個不停,時而嬉水,時而唱歌,時而奪搖船太監手中的漿……跟著承歡後面的太監更是一臉的惶恐,惟恐這個皇上疼愛的小格格失足落水.我和弘曆相視一笑,各自躺在茶幾的兩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弘曆以手撐頭看著我道:"曉文,以後有何打算?"沒有聽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反問道:"打算什麼?"弘曆仍是剛才的姿勢,端起茶碗抿了一口道:"難不成你想一輩子做奴婢."想了一下,轉身面向他道:"也很好啊."弘曆又道:"妙齡一過,女子的價值就有了折扣."望著弘曆認真的眼神,心中一暖,轉過身平躺下來,兩眼盯著艙頂不再言語.我又何嘗不想與他長廂斯守呢.

兩人靜靜地躺著了好久,忽聽外面承歡大叫,急忙起身向外走去.只見波光鱗鱗的水面上停著一艘大船,船首皇旗飄揚,船舷邊繞舟回廊上站著宮女,俱是靜靜地肅立著.原來他也來了.許是聽到了承歡的喊聲,對面艙中高無庸快步走了出來,向弘曆遙遙地行了一禮,這邊的小太監已是手腳麻利地向大船行去.

艙內胤居中而坐,望著兩旁依次坐著皇後,齊妃,熹妃,弘時……內心突然一陣失落,淒苦,看翠竹站在一旁,走過去盯住腳尖不再抬頭.許是感覺出我的異樣,翠竹悄悄地握了下我的手隨即放開,抬頭我們相視一笑.裝著不經意似的環視四周,夫妻恩愛,父慈母愛,兄恭弟敬,看似一幅美滿天倫圖.

皇後端莊依舊,只聽她輕聲道:"皇上,聖祖爺守喪期已過,臣妾欲在明年春上選秀女,充盈後宮,不知皇上意下如何."說完有意無意地掠了我一眼.

身上有些發抖,眼前一片灰暗,腦子僵了好久,意識有些模糊.依稀地看到胤似乎看了我一眼.咬著牙生生地把眼眶中的淚憋了回去,雖然古代天子都如此,但仍希望他能說出拒絕的話.

胤靜了一會說道:"皇後做主吧."

翠竹輕輕碰了我的手臂,用眼神詢問我,我指指腳,意思是腳有些麻.翠竹向外指了指,我悄悄地走了出去,出得船艙快步走向船尾,登上小船吩咐小太監立即回去.

回到房中,趴在床上蒙住薄被哭得昏天暗地,感覺只有哭才能把這一年多的委屈宣泄出來,原以為有愛就可以堅持,可以等待,可是等來的居然是傷心,心碎.

幾乎一夜無眠,清晨起床眼睛自是又紅又腫.幸虧不當值,否則還得費一番周折解釋.繼續窩在床上,突然十分想念深圳,想念未來.

"曉文姑娘可在房中."門外一個陌生的聲音.

急忙回應,迅速起床整理,打開門看到一個陌生的小太監,突然見我的眼睛唬了一跳,向後退了一步道:"皇後召你."

上篇:上部 第七章     下篇:上部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