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十章  
   
上部 第十章

此後的幾天內並沒有見到八爺和十三爺,只是通過紫霞知道這是八爺的一處別院.這幾天所到之處院中奴仆都躬身行禮,不禁有些感觸,他還是如此有心.

早上醒來,發現地面潮潮的,花草樹木的葉上都掛著晶瑩的水珠,在微風的拂動下,閃閃發亮.可能是小雨蕩清了空氣中的塵土,空氣清新,涼爽宜人.閉上眼睛,貪婪地呼吸著濕濕的空氣,這種天氣總能讓我心情愉悅.一掃這些日子心中的陰霾,穿著喜愛的月白色滾紫邊的衣衫,對鏡描眉,攏了自己喜歡的發式,折騰了一陣子,終于滿意了自己的裝扮.

推門而進的紫霞微張著小嘴,樣子嬌憨可愛,走過去刮了一下她的小臉道:"小丫頭,不認得了."紫霞圍著我轉了兩圈才停下道:"真好看."眼中全是羨慕的神色,心中突地有個主意,于是笑眯眯地道:"紫霞妹妹,我也給你打扮打扮怎樣."望著紫霞興奮的樣子心中暗自得意,女子果真個個都是愛美的.

望著紫霞前前後後照了兩遍,感覺火候已到,賊賊地道:"紫霞妹妹,想不想出去逛逛."霎時,紫霞從陶醉中醒來,狠狠地搖頭道:"不行不行,王爺知道會打死我的……"走過去抓住她的手可憐巴巴地道:"王爺有交待不讓出去嗎,再說今天這種天氣,王爺是不會來的."紫霞扭頭向外看了看,臉色也由堅定轉為躊躇不定.

帶著紫霞興沖沖地出去,一路上不管路人詫異的目光,只是不停地看路旁小攤上的稀奇玩意.突然看見前方米店的拐角處有許多人聚集在那里,拉起紫霞便往前急走.

一張灰灰的毯子上放著大大小小的茶具,陶土的,瓷的,竹木的……一個鼓形的小抽皮砂壺映入眼簾,只見壺身銀砂閃爍,朱粒累累,小心翼翼地拿起茶壺,這是二人罐,沒有想到這種蘇罐珍品會在這里遇到.接過賣茶具的老人遞來的平面木板,小心地把壺蓋拿掉,壺身倒放在木板上,果然是三山齊.

心中高興,急忙問老人價格,老者伸手指指剛才放茶壺處,仔細一看原來是明碼標價.200兩雖然是貴了些,可這種茶壺也是可遇不求的.

聽著圍觀的人議論紛紛,說的好似我被騙了一樣.不去理睬,吩咐老人把茶壺包起來,轉身找紫霞付帳.

環顧四周,居然沒有紫霞的影蹤.只見後面一個年紀大約二十五,六歲的男子,身穿藏青色的長衫,筆挺的身材,俊朗的臉上看著我露出一絲怪怪的笑.雖然長得不錯,可我並不認識他,遂轉過臉繼續找紫霞.

心中不由有些著急,雖然在這里二十年,畢竟沒有單獨在外面行走過.口中一邊大叫紫霞的名字,一邊向外擠去.這邊已經包好茶具的老人急忙問道:"姑娘,這茶壺還要不要."轉身望著,心中雖有不舍,但也沒有辦法,不情願地道:"我身上沒有帶錢."在眾人的哄笑和老人的嗦中我擠了出去.

一路上東張四望,走得氣喘籲籲,大汗淋漓仍是沒有找到紫霞.不由得眼眶一熱,感覺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轉身上高興地叫道:"紫霞."

仍是剛才那個男子,哪里有紫霞的影子,他遞來一個水囊道:"喝點水吧."遲疑著不敢接,那男子笑笑道:"我不是壞人,剛才你還拉我的手呢?"

看我仍是一臉的疑惑,他繼續道:"剛才你拉的人是我,不知是不是那時你和你家人分開的.跟著你,是因為你好像並不認識路,擔心你回不了家."

聽完他的解釋,有些不好意思,按過水囊喝了一口道:"你可知道廉親王府怎麼走."那個別院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雖然八爺被圈禁,但廉親王府應該有很多人知道.

那男子眉頭微皺:"你是王府中人."不理他的反應,繼續道:"麻煩你把我送到廉親王府."

跟著他後面走了很久,終于看見了那扇熟悉的大門,只見大門緊閉,門前站著許多侍衛.站在街口靜靜地看著,以前的門前車水馬龍和如今的門前冷落鞍馬稀成了鮮明的對比.看來不論時代怎樣變遷,有一樣是不變的,那就是人們對權位的態度.人們之所以對有權位的人前呼後擁其實並非擁人,實是擁權;對有權位的人點頭哈腰,也並非敬人,實是畏權.如果權和人分開,那這個人也就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想到這里,心中暗暗歎了口氣.

門前寬寬的路上也沒了往日的潔淨,順著路面向府對面的湖邊望去,一位穿著黑色衣服的姑娘站在湖邊的白楊樹下,兩眼緊緊地盯住王府大門.只見那姑娘大概二十歲的樣子,長相極美,但那美目中卻帶著極重的冷意,還帶著一絲絲的恨意.不由得被她吸引,舉步准備過去.

一直沒有出聲的男子突然說道:"你是這府中的人?"緩緩地點點頭,緊接著又搖搖頭,姐姐已革去皇籍,我又豈會是這府中之人.順著我的眼光,男子也發現了黑衣女子,他率先舉步過去,走到黑衣女子前道:"師妹,你又來了."

望著男子身後的我,黑衣女子道:"她是誰?"男子道:"一個迷路的姑娘,……"

一陣馬蹄聲從身後傳來,急忙轉身望去,一輛馬車在王府門口停下,停穩後馬夫急急向大門口行去,在府門口和侍衛說了一會,侍衛開門進去.即刻的工夫,李福已快步而出,這邊馬車中也下來一人,定睛一看,原來是紫霞,高興地叫道:"紫霞."

聽到聲音,紫霞扭頭向我沖了過來,緊緊抱住我帶著哭腔道:"小姐,你怎麼會在這里,我們找了你很久了."輕輕地拍了拍紫霞,那邊李福已經過來了,向我打了個千道:"小姐快回去吧."

應了一聲,抬步欲走,那男子上前道:"姑娘,這是剛才你看中的茶具."這才發現,原來他手中一直拿著一個包裹,謝了一聲,吩咐紫霞付錢,那邊李福已拿出銀票遞入男子手中.

坐上馬車,向別院行去,一路上紫霞嗦嗦地埋怨不該帶我出去,見我靠在軟墊上並不做聲,以為我受到驚嚇,遂不再出聲.心中靜靜地想剛才見到的女子,在八爺府中並沒有見過這個女人,她眼中的恨是什麼原因呢?她為什麼經常去王府門前呢?百思不得其解.

坐在院中,望著小桌上的上下跳動的燭光有些恍惚,就這樣過下去嗎?怎樣才能回到園子里呢?直接和八爺說,他會同意嗎?

想到這里,心中不由得有些後悔,今天應該讓李福傳個話.歎口氣,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抬頭望望無盡的夜空,沒有月亮,沒有星星,就如我現在的心情,一片灰暗.

放下茶杯,又重重地歎口氣,准備起身收拾茶具,忽然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傳來,側身一看,急忙起身行禮.

八爺和十四站在我的面前,八爺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具道:"就為這個."心中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接口說道:"是,因奴婢很喜歡這套茶具,不留神才會和紫霞走散的."

八爺聽完淡淡地笑了一下,十四道:"曉文,你想不想回園子?"說完靜靜地盯著我,心中一喜,急忙道:"謝王爺成全."說完還鄭重地福了一福.

八爺和十四對望一眼,八爺臉上有一絲篤定,十四的眉頭有些微皺.我已被回園子這個消息沖昏了頭腦,也沒了往日的冷靜.此時腦中只想像著和胤見面的情形,哪還能看得懂他們的表情.

八爺道:"以後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不要顧及太多無謂的人和事."這完徑自轉身走了,走到院門口停下來但並沒有轉身道:"明天十四弟會送你的."

仔細想著八爺說的話,他認出我了嗎,為何會有這樣的一番話.抬頭望望十四,發現他也正目光地看著我,四目相對,都沒有閃避,終是十四有些敵不過,他笑著道:"果然是像,除了她,哪還有別的女子敢這樣看著一個男子."

說完直接坐在剛才我坐過的椅子道:"不請我喝杯茶嗎?"我從屋子又搬出一把椅子,兩人都是默默地抿著茶,沒有出聲.

隨著馬車有節奏的咣當聲,旁邊的十四斜靠著軟墊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掀開簾子望著黑蒙蒙的天空,心中的欣喜隨著距離的縮短一點一點的增加,早朝過後就應該見到他了吧.

"真的如此高興嗎?"不知何時十四已睜開了眼睛,臉上一熱,有些不好意思,興奮過了頭,居然沒有發覺十四根本就沒有睡.見我沒有接話,十四繼續道:"不管你是誰,只要是以後有了困難,都可以來找我,我們雖然比不上以前,但保護一個女子的能力還是有的."

心中一陣感動道:"也是為了若曦嗎?"十四靜了一下才說道:"那是我欠她的,我讓她的最後一個願望都落空了."

十四仍為若曦沒能見到胤最後一面而耿耿于懷,心中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也不知道怎樣才能令他不再為此事煩惱,心中突地湧起一陣自責,仿佛十四的所有悲痛都由自己而起.一席話沖口而出:"如果若曦沒有死,那她會明白你的;如果若曦已死去,臨去前如果真的想見心愛的人,那證明她一定是沒有死心,也沒有放下,即使讓她見了,她只會去得更加不舍,更加傷心."

十四怔怔地聽著我的話,一臉的不置信,對著我道:"她真的不怪我嗎?"我堅定地道:"不會怪你的."

不知自己的勸慰能否讓十四釋懷,但也只能做到這兒了.前面趕車的奴仆在簾子外面輕輕地道:"爺,怡親王的車子已經來了."十四從沉思中醒來道:"伺候小姐過去,請怡親王過來."

我靜靜地望著十四,心中像打了五味瓶,說不清是哪種滋味,也許這次之後今生永遠無法再次相見.見我如此,十四微笑道:"以後別這樣看一個男人,下車吧."由奴仆攙扶著下了馬車,只見十三已在馬車旁邊,對他福了一福,他頷首示意盡快上車,這里是進圓明園的必經之路,現在又是上早朝的時候,而十四又不能現身人前,于是快步向十三的馬車行去.

過了一會兒,十三挑簾上車,上車之後並不詢問,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我道:"王爺,如果想問就問吧."十三道:"我還能相信你嗎?"仍是這麼坦率,我笑了一下道:"王爺心中不是有答案嗎."十三道:"別讓我失望."

上篇:上部 第九章     下篇:上部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