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十一章  
   
上部 第十一章

天色越來越亮了,朵朵白云點綴著天空的蔚藍.小鳥在枝頭上嘰嘰喳喳地歌唱,破曉著清晨的甯靜.微風拂面,絲絲涼意.

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院子的一切,一棵棵蔥郁的白玉蘭傲然挺立著,樹下池塘的水面上染上一層玫瑰色的曙光,晨風在上面吹開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就連那一直牽掛的房子外面也渡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黃色的光.

不再猶豫,快步向前,推門而入,拉開櫃門,取出了那熟悉的紅布包,慢慢地打開,拿出那支自己曾經摸挲了無數遍的白羽箭,輕輕地把它貼在胸口.決定以後再也不掩飾自己的情感,再也不對我們之間的愛有任何的懷疑.生死離別的遺憾一生中有一次就夠了.看看門外的日光,這會應該下朝了吧.抑住不住內心的狂喜,腦海中除了那張冷氣逼人的臉再無其他.

夕陽西斜,灼人的日光也開始收斂,似乎經曆了半周的自轉,也有了幾分溫柔和疲憊.隨著太陽的升高又落下,心中的希望一點一點地被打碎,心中的熱情也一點一點地被撲滅,失望,傷心漸漸地滲進全身,突地覺得身心俱疲,覺得雙腿再也無法承受身體的重量,重重地摔坐在椅子上,原來自己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是無關緊要,原來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趴在桌子上,欲哭無淚,到此時才發現人傷心到了極點是沒有眼淚的.心已感覺不到痛,只是好像人站在懸崖上,心卻一下子墜到了崖底,空蕩蕩的.腦子有些迷離,身子好似是在半空中,飄來飄去,怎麼也回不到地面上.眼前一片灰暗,宛如到了漆黑的夜里,再也找不到回來的路.

口中喃喃地道:"胤,你知道嗎?我愛你."黑暗中感覺有人輕輕地抱起了我,俯在我耳邊說道:"我知道."我繼續自語道:"胤,你也愛我嗎?"耳邊的聲音回道:"我也愛你."聽到了滿意的話語,心中的那片荒蕪的沼澤好像重新變回了綠洲.

望著窗外灰白的天空,新的一天又開始了,繼續躺在床上,內心思忖著昨天發生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好像是一種幻像.那是他嗎?是他把我抱到床上的嗎?耳邊的聲音是他的嗎?

撫著身邊的余溫,聞著熟悉的體香,心中感覺到了幸福,一直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一個容易滿足的女人.心情愉悅地起床,步履輕快地整理.用手細細地撫摸著房中的每一樣東西,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有他留下的痕跡.

天空藍得那麼明淨,一朵朵的白云悠閑地飄在這藍藍的空中,連平日里不喜的大太陽也不覺得刺眼了,原來人的心情真是可以隨著情緒改變的.歡快地走著,臉上掛著笑,一路上和所有認識的,不認識的宮女太監們打著招呼.

遠遠地看見小順子跑過來,便上前幾步問道:"可是有事?"小順子一邊打千一邊急道:"高公公找你."跟著小順子急步前行,見所走之路俱是偏僻之處,知道高無庸定有重要之事問我,心中暗自揣測,應是為這次的意外之事吧.

小順子向高無庸行了一禮後,轉身一溜煙跑了.高無庸沉聲問道:"曉文,可知是誰擄你?"我輕聲道:"諳達恕罪,曉文不知."高無庸又道:"以後注意,不要再讓別人擔心,這幾天你歇息一下,不要忙著應值."

慢慢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心中仍想著高無庸剛才說的話,別人是誰呢?是胤嗎?心中欣喜的同時又夾雜著些許的不安,他們會查出弘時嗎?如果查出來怎麼辦?弘時畢竟是他的孩兒,該怎麼辦?

感到有些茫然和無助,不能因為此事讓弘時出事,可該找誰幫忙呢?忽聽前方有說話的聲音,抬頭一望,是十三和李衛,仔細一看周圍,原來無意中已踱到通往正大光明殿的路上,遂上前幾步對著十三福了一福道:"王爺,現在可有時間?"十三聽後,向李衛道:"你先去吧."李衛向十三施禮而去.

兩人一前一後地向路旁的林子里行去,站定,十三默默地看著我,我略為沉吟了一下道:"剛才高公公找了我,問襲擊我的是何人,奴婢回答的是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話,請王爺幫忙,不要再查下去了."

十三想了一下道:"原因."嘴角含著一絲苦笑道:"沒有原因."十三微微地眯了眯眼睛道:"那就幫不上忙了,這是皇上親自下令讓查的,誰也阻止不了."說完,不再看我,轉身欲走.

心中有些氣悶,大聲道:"如果查出的是令大家都沒辦法處理的結果呢?"十三一怔站在了原地緊緊地盯住我的眼睛道:"你知道是誰."垂下眼斂道:"奴婢能猜得出來."十三輕笑一聲恢複了以往的神態道:"為了誰?值得嗎?"應聲值得,先他一步轉身出去.

怎會不值得呢?為他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難道再次讓他陷入父子相欺的困境中,雖知這是皇家永遠都避免不了的悲劇,雖知這一天早晚都會來到,可是能推遲一些也是好的.作為兒子,他違背了父親的意願;作為父親,他又將何去何從呢?難道真如史書上寫的那樣,他將自己的兒子監禁至死嗎?

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心中湧起一股悲傷,宮中是沒有親情的,有的只是無窮的算計,有的只是對那至高無上的權位的渴求.心中疑惑,不知剛才要求十三那樣做是否正確.難道不能做到不管不問,聽之任之嗎?但心底里那抹不願又是為何呢?

自那日後一直在自己的房中休息,小順子來了一趟,說是高公公交待了,讓我好好的調養幾天.菊香也被專門調了過來,說是高公公吩咐了,要她好好照顧我.巧慧因此而進入了園子,接替我照顧承歡.

匆匆地吃了晚飯,收拾完畢.鋪上宣紙,提筆蘸墨,不假思索,寫著"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握筆站在桌前,失神地望著這兩行字,為何自己仍是沒有看到一絲的希望.

腦中里渾渾的,千頭萬緒不知從何理起,既是如此關注,那又為何兩天不見影蹤?既是已經認可,那又為何不急于相認?難道那晚只是一場了無痕的好夢.

心中煩悶,只好一遍又一遍地寫著字,直到雙目迷蒙,雙臂無力,方才罷手.洗漱後,倒床而睡,只是睡得極不安穩.朦朧中,只覺有人輕柔地撫住我的臉,一個痛苦的聲音傳進耳朵:"若曦,你真得回來了嗎?"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就如錘子一樣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敲在我的心上.

睜開雙眼,無聲地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只見他身著藍青色的中衣輕輕地向桌子行去,站定,出神地望著桌上的字,過了許久,輕歎了口氣,提筆揮毫.寫完後又是靜靜是看了許久,最後放在桌子上,輕輕地掩門而去.

不願起身,不願思考,兩眼盯住帳頂,一夜無眠.待天色漸明,起身看著同樣的字跡,心中一陣苦笑.小心的折起,放入櫃中的錦盒.

站在台階上僵著臉遠遠地看著正大光明殿,只見殿中燈火通明,來早朝的文武大臣們陸續進入大殿,宮女太監們一臉肅穆地忙碌著.

心里不停地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與其這樣,不如做回以前,做一個在他身邊的普通宮女,可時時相見,以聊無盡的相思.想到此處,連日來胸中的郁悶居然也淡了許多.

跨上台階,繼續前行,前面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來,抬頭,高無庸也是滿臉的驚訝道:"曉文姑娘,你怎麼來了."聽著高無庸刻意地改了稱呼,心中再一次苦笑.對著高無庸鄭重地福了一福道:"諳達,曉文前來應值.",高無庸急忙避開道:"姑娘以後無須多禮."不理會他,徑往偏殿茶房走去,高無庸急忙趕在前面躬下身來道:"姑娘不要難為老奴了."

越過他,繼續前行,高無庸'’地一聲跪在了地上,心中難受,想著以前他的特別照顧,攙他起來,輕聲說了句對不住,轉身向住處跑去.

上篇:上部 第十章     下篇:上部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