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十二章  
   
上部 第十二章

坐在院子里悠閑地茗著茶,翻著書.眼睛看似盯在書上,其實思緒已不知飄向了何方,靜謐,安甯,祥和……心如止水,又或許是無欲無求,心居然很平靜.

自那天後一直待在胤曦閣自己的房中,承歡和巧慧也好像消失了一樣沒有蹤影,中間小順子來了幾次,送來一些茶葉,說高公公交待了,這是剛剛進貢的,知道曉文姑娘喜歡這些,特意讓送過來.連身旁伺候的菊香也沒有了往日的嘰嘰喳喳,端茶倒水,似模似樣,只是臉上不時地露出疑惑的表情,大概是不明白高無庸何以會對一個小宮女青睞有加吧.

全身被陽光曬的暖烘烘的,雙手放在腦後,用書蓋著臉,書香和陽光干爽的香味揉雜著,懶洋洋地打個哈欠,准備眯一會.人越閑越懶,真是至理明言,這些日子只是寫字,看書,困了就睡.結果是越睡越困,越困越睡.

正在迷糊,突然覺得有些刺眼,睜眼一看,原來是承歡和弘曆站在面前,承歡手中拿著我用來蓋臉的書,小臉皺著,眼中蓄著淚花,伸手欲抱承歡,承歡倔強打開我的手,站在原地,嘴一蹶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

抬頭望望弘曆,弘曆聳聳肩表示幫不上忙.蹲下身子抱起她,承懷"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摟著我的脖子道:"曉文姑姑不好,和若曦姑姑一樣,你們都不要承歡了."

心中暗歎一聲,拍著承歡的背道:"姑姑永遠都不會撇下承歡的."弘曆輕笑了一聲道:"承歡,可以下來了嗎?"承歡不應聲,只是抱在脖子的手又緊了一些.

弘曆笑著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一起出去,抱著承歡一行三人緩緩而行.弘曆開口問道:"前些日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如何回答,轉頭對他笑笑不作聲,弘曆繼續道:"聽十三叔說是府中有事,讓你回去了一陣子,可前些日子巧慧來了,她在府中並沒有見到你,你沒回來時,高無庸一直向外派人,不知道找什麼.你回來後,皇阿瑪特意讓承歡離開胤曦閣一陣子.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皇阿瑪會如此緊張,難道那個傳聞是真的?"

心中一顫問道:"什麼傳聞?"弘曆接過已經趴在我肩頭睡熟的承歡,招手叫來一個太監,吩咐他把承歡送到胤曦閣,太監急忙抱著承歡走了.弘曆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道:"皇阿瑪有一個心愛的女子,被皇爺爺指給了十四叔,而你是和那個女子十分想像之人."

我木然地接口說道:"是嗎?"

弘曆看著我道:"曉文,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經曆過什麼,你不是她.在皇阿瑪心中誰也代替不了她.你難道沒有發現,皇後的冊封大典舉行後,皇阿瑪只是讓嬪妃們向皇後朝賀.按照慣例,其實也應向貴妃祝賀一下.但皇阿瑪卻取消了,那說明皇阿瑪要這個宮中只有一位皇帝,一位皇後,他不願意讓後宮的女人們來左右他.他是九五之尊,顧慮的都是國家大事,後宮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擺設.宮中不是容許做夢的地方,否則傷心的只有你自己."

聽著弘曆的一席話才驚覺,這個在我眼中的大孩子早已不是孩子了,在皇宮這樣一個看似華麗卻又極其複雜的環境中,他外表雖然稚嫩但是思想卻早已成熟.

雖然心中已有主意,但仍舊問道:"四阿哥,那你認為奴婢應該怎麼做的呢?"弘曆搖搖頭笑著道:"看似明白的一個人,怎麼如此糊塗.做自己該做的事,宮中之事,行差一步可就事關生死."

心中惻然,這次無緣無故的失蹤,又不知十三如何對他解釋被十四送回來,他心中會沒想法嗎?一直想著如何和他相認,卻把這重要的一層忽視了,多麼幼稚.

苦笑一下道:"四阿哥,可否借肩膀靠一靠."聽著我的話,弘曆一愣,大概是沒有見過如此膽大的女子,不理他的反應,直接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弘曆在耳旁笑道:"是不是女子年齡大了,涵養和臉皮都會變厚."聞言有些恍惚,即而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又有一些感動,雖然聽著有些損人,但他的確是想讓我高興.于是抬頭擠出一絲笑說道:"我很老嗎?"

弘曆趁機向前走幾步大聲道:"老氣橫秋."追著他向前跑去,一路上嘻嘻哈哈,跑跑停停,他糗我我損他,心情果然好了許多.男子的體力較好,追了很久,仍落在後面,突見弘曆停了下來,心中一喜,上前抓住他的胳膊道:"還不投降."

一陣拍手聲從前面傳來,急忙放手,向前看去,三阿哥弘時身著白色鑲銀邊的長衫,面帶譏笑地站在那里,旁邊站著一個嬌小的女子,那女子細眉小口,身材勻稱,本也算是一個美人,可惜的是眼神有些凌厲,看上去有些令人不舒服.

對他福了一福退在了一旁,弘曆道:"三哥,三嫂好興致."弘時斜了我一眼道:"四弟也好興致,我們可是剛由皇後宮中請安回來."弘曆沉靜地道:"三哥,我還有一些事沒有處理,我先去了."說完往前走去,我急忙跟了上去.

走到弘時身邊,弘時輕聲道:"聽說你被人擄了."果然是他,腳下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弘時向我伸出一只手,不等他拉,急忙起來,忍住痛向前急行.

走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一下子又坐在了地上,腳踝好像扭了,前面的弘曆也感覺到了異樣,轉身回來問道:"還能走嗎?"吸了一口氣道:"可能走不了."弘曆左右看了一圈,恰好沒有一個太監或是宮女,見他如此,我道:"四阿哥,你先走吧,待會找人來尋奴婢便是."

弘曆道:"你一個在這,那怎麼行,我扶著你走吧."我道:"被一個阿哥扶回去,你是不是想我出事."弘曆一笑道:"也是."快步向前行去.

坐在地上,低頭看著紅腫的腳踝,試著轉動了一下,痛得心中激凌凌打了一個寒戰.心中暗暗地咒罵弘時,每次遇到他都沒什麼好事.慢慢地用手撐著地,用一只腿站起來,向側面的涼亭蹦去.

人倒黴時真是什麼事都會發生,正當我心中慶幸即將平安到達時,居然身子向前一閃,整個人直直地向前倒去.閉上眼睛,准備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突然感覺有人攬住了我的腰,睜眼一看,原來是十三,正欲道謝,旁邊的高無庸已過來扶住了我.

轉過身,靜靜地看他一眼,隨即垂下眼瞼對他福了一福,動了一下,痛得又吸一口氣.胤已沉聲道:"高無庸,還站著干什麼."高無庸扶著我進了涼亭,胤和十三一前一後進來,坐定,胤淡淡地道:"坐下吧."聽到賜坐,也坐下,低頭望著地面.

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悄悄地抬頭,十三神情淡然,靜靜地望著亭子外面的路上,胤專注地盯住我的腳,見我抬頭,目光一遇,各自閃開.又是一陣沉默,實在忍不住道:"皇上,奴婢感覺已經不是太痛了,奴婢告退."

不等我起身,十三已在身邊開口道:"皇兄,臣弟還有些事要找承歡,要先行一步."見胤頷首同意,十三起身向外走去,高無庸見狀,也急忙說要准備軟凳過來,跟著十三背後也匆匆地去了.

兩人仍是靜靜地不言不語,我的心情也隨著十三兩人的離去漸漸地平複,抬頭輕輕地籲口氣,心中最後的一絲尷尬和不安也隨之而去,突地發現有時沉默也是一種幸福.就如現在,他在身邊雖沒開口說話,但仍能使我感覺到了心安,溫暖.連自己也不知道何時嘴角竟然逸出一絲笑意,待發覺時,發現胤已是帶著玩味的笑盯著我.

見我回神,胤斂了臉上的笑意道:"腳不痛了嗎?"經他一提,腳又鑽心地痛了起來.臉一挎道:"奴婢本來已以忘了,經皇上一提,像是痛得更曆害了."聽著我的話,他本來已隱去的笑容霎時堆了滿臉,笑道:"是啊,都怪朕."說完,彎腰把我的腳放在膝蓋上,在紅腫處輕柔地揉著.

驚呼一聲,慌忙縮腳,心中既喜又驚,喜的是知道他是關心自己的,驚的卻是今天他的所作所為異于平常,不似他平常的作風.他這麼做,只說明一點,那就是他的心中已做了決定,換言之,就是對我的態度已有了定語.但以目前來看,這個結果並不是我想要的.

想到此處,心中的歡愉頓時化為無有,神情木木地盯著他,他臉上的神情依舊是云淡風清,嘴角依舊有一絲笑意.

亭子里又恢複了甯靜,仿佛剛才的一切從未發生過,遠遠地看見高無庸帶年兩個太監走來,把腳移下來道:"皇上,奴婢想去應值."胤靜了一下道:"腳好之後,找高無庸."

甩開高無庸的手,忍痛賭氣自己往前走,高無庸無奈地看了胤一眼,見他臉上淡淡地,沒有一絲表情.高無庸大概是心中惶恐,只好一步一步地隨著我的腳步向前移動,兩個太監已是面面相覷,心中似是不明白何以高公公會如此小心.

坐在軟凳上,潸然淚下.

上篇:上部 第十一章     下篇:上部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