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十三章  
   
上部 第十三章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里

……

一直以來最不屑于這些話,認為這是無病呻吟,一直認為既然愛了,就應該徹頭徹尾.可現在我卻深切地體會到了它的涵義.從胤在我臉上掠過的每個眼神我都可以感覺到溫暖,從他假裝無心的每句話中也能感覺到憐愛.可我們之間卻像隔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一樣,我到不了他那邊,他也來不了我這邊,彼此只能在隔岸遠遠地望著.

想不出究竟是何原因,也想不出如今還有什麼能阻擋他?

心中有事,無法釋懷,人也越發的沉靜,有時一天幾乎不說一句話,不當值的時間幾乎全部用來練字.承歡見我如此,再也不敢任性胡鬧,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怯怯的.弘曆第一次見到我的字吃了一驚,但什麼也沒問,只是每次來的時候都打趣一番,說和尚念經也會分分時辰,曉文姑娘這可是不眠不休呀,次次如此,我次次回報的都是慘淡的笑容.巧慧看我的眼神也越發的擔心,還不時地會輕歎一聲.

沒有精力,也不想去理會.仿佛除了應值和練字,這里再無其他可戀.

過了大暑,盛夏已悄然過了一半,令人難以忍受的酷熱也降低了不少.一個人在房中繼續寫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渾然忘我.

看到放到桌上的蓮子粥,側身向巧慧道了聲謝,拿起喝了一口,見她沒有走的意思,遂走到桌邊坐了下來道:"巧慧,可是有什麼事?"巧慧在我對面也坐了下來,對著我看了幾眼,欲言又止.看她為難的樣子,輕輕一笑道:"巧慧,有話不防直說."

巧慧道:"曉文,你是我領進府的,我不想你出什麼事情."見我靜靜地聽著,她繼續道:"不管你發生了什麼事,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你不該糟蹋."聽著一怔,反問道:"我糟蹋身體."巧慧道:"你這段日子以來,身體瘦了許多."

巧慧歎了口氣抓住我的手道:"我有些怕,你這個樣子,像極了我家二小姐去世前的樣子.不吃不喝,不分日夜地寫字.我真的怕你也像她一樣,這麼年輕就去了,我懂得不多,但人活一世有許多人和事是值得珍惜的."

眼中澀澀的,心中酸酸的,有點想哭的沖動,但又不想落淚,已經哭得太多了.壓下眼底的淚,抽出手反過來緊緊握住巧慧的手道:"巧慧,謝謝你."巧慧眼睛紅紅地道:"曉文,在我的心里一直把你當作親人,你不會讓我失望吧."望著這張真誠的臉,我點了點頭.巧慧放心地起身向外行去,邊走邊擦著臉上的淚.

走到鏡前,撫住自己的臉,下巴尖尖,眼睛無神,心中苦笑.

對著鏡子,描眉,畫唇,塗腮,遮住滿臉的蒼白,起身向外行去.

午後的陽光暖融融地灑下來,沒有一絲風,漫無目的地在林中的小路向前慢行,腦中似是有無數樁事攪在一起,側頭仔細想想,卻又似一樁事也沒有.整個人虛虛的,好像一個喝過酒的人一樣,有幾分醉意,卻又帶著幾分清醒.

大力地搖搖頭,想甩開這一切的事.突然一陣說笑聲飄了過來.抬頭一看,胤,十三,弘時,弘曆,張廷玉等坐在涼亭里談笑風聲,一幅君臣同樂的美圖.愣了一下,急忙轉身往回走.

剛走了幾步,已聽見後面傳來高無庸的叫聲,停下腳步,轉身回頭,心中有一些無奈,怎會無意中來到這里呢?這個農園是十三被圈禁後,胤為了避嫌,也為了改善與康熙的關系,便投其所好,開辟的園子.並且自稱跛塵居士使康熙放下了對他的戒心,稱贊他:"能體朕意,愛朕之心,殷情懇切,可謂誠孝."如果不是如此,他怎能在康熙最後的日子隨時進出乾清宮呢?當然也因此原因,這個農園得以保持了它的原貌.

我這邊想著,那邊高無庸已到了跟前,恭聲道:"曉文姑娘,皇上讓你過去."應了一聲,向前行去,眼角余光掠了身旁高無庸一眼,看他有意地落後半個腳步,心中又狠狠地自嘲了一番,自己到底算什麼.高無庸邊走邊輕聲道:"張大人是品茶的行家,他早已聽說你是園子里的泡茶高手,剛才他還可惜不是你當值呢?"

走過去,對著胤福了一福,站定.胤看了我一眼輕笑道:"廷玉,終是你有口福."眼前的張廷玉須發已有些灰白,但並不顯得老,在我看來,他的人是儒雅的,他的眼神是犀利的,通常來說,儒雅和犀利是不可能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但出現在他身上,我卻感覺沒有任何的不妥.

張廷玉快速地上下打量了我幾眼,微笑道:"臣之福也是皇上的福傳來的,如果不是皇上身邊有一個心聰手巧的丫頭,臣哪有這種福氣."心中暗笑一下,拍馬的工夫真是一流.果然,胤已大笑道:"曉文,還不快動手,可不能讓朕失了臉面啊."

輕輕應是,向前面的圓桌走去.桌上已放了朱砂三人罐,原來是要喝功夫茶.看圓桌後面的水已燒得差不多了,淨手後蹲下身子仔細地望著水.

忽聽身邊的張廷玉道:"蟹眼已過魚眼生."確是一個懂茶的人,抬頭輕聲接了一句:"嗖嗖欲作松風鳴."張廷玉臉上露出了贊許的神情.低頭一望,水已到了火候,白鶴淋浴,烏龍入宮,懸壺高沖,春風拂面,夢里尋芳,關公巡城,韓信點兵,自燙蓋開始一氣呵成.

在座的眾人嘖嘖稱贊,胤,十三,張廷玉各拿一杯細細地品味,張廷玉手拿著杯子道:"姑娘可是南方人."輕聲回道:"奴婢是西北人."張廷玉一愣,對著胤笑道:"臣竟看走眼了."胤眼中閃過一絲暖意,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邊的弘曆開口道:"張大人,曉文泡茶的花樣可是多著呢."

心中暗叫不妙,果然弘曆前方的弘時道:"四弟自然是知道的,四弟和曉文的關系這麼近."心中一凜,趕緊向胤望去,只見他眸子一冷,目光掃向弘時,弘時見狀,急忙低頭,並嘟囔道:"這本是事實嗎,前些日子還見他們又抓又鬧呢."聲音不大不小,剛剛好讓所有的人聽見.

張廷玉似是感覺氣氛不對,急忙轉移話題.可眾人心中已是各有思慮,場面就一下子冷了下來.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十三淡淡地道:"皇兄,中秋佳節快到了,父皇的喪期已過,今年是不是要和大臣們一起熱鬧熱鬧."

胤收起一臉的冷峻默了一會道:"已三年了,確實應該和群臣同樂一番.弘曆也不小了,這次的宮宴安排就交給他了."弘曆急忙起身答應,弘時則滿面通紅,狼狽萬分.十三聽後仍淡淡地道:"皇兄也來了一陣子了,想必也累了,我們先告退了."

一行人魚貫而出,亭子里只剩下胤,高無庸和我三人,胤仍坐在那里,沒有起身的意思.靜默,又是一陣靜默.雖然早已習慣了這種相處的方式,可是今天卻總覺得有一種無形的壓迫在體內膨脹,心中迫切地希望自己馬上逃離這里.

心無二用,心亂時總是會出錯,正當感到不知所措時,手中的茶杯啪地一聲掉在了地上摔了個粉碎.胤看了一眼地上的杯子道:"弘時說的可是真的."心神有些恍惚,道:"皇上會在意嗎?"聞言,胤起身走到我面前盯著我道:"不要逼我."

掩飾住自己的傷心,輕笑一聲道:"奴婢怎會能敢逼皇上."胤突地扳住我的肩重複道:"不要逼我."心中氣極,是他不願認我,我又何來逼他,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瞬間湧上心頭,用力地甩開他的手大聲道:"四阿哥對我來說只是個孩子,和承歡一樣,是我牽掛之人的孩子.你滿意了嗎?"

他竟會如此的誤會我,是我看錯了他,還是他根本就不曾了解我.有些絕望,面帶慘笑,快步而出.走了很久,見路旁有一片茂密的林子,不假思索便一頭紮了進去.林中的光景有些暗,借著樹葉間隙灑下來的陽光,尋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忍了許久的眼淚,傾泄而出.為自己這麼許久的努力,也為自己這麼多年堅持的愛.

夕陽的霞紅被天邊的暮色一點一點的蠶食,林子里已是漆黑一團,靜靜地靠在樹上,心中無比平靜,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問著自己,還有留下的價值嗎?心底又有一個聲音回應著:"沒有了,沒有了……"

遠遠地望著林子的邊緣,那抹最後的光線也隱去.起身,向外行去,腦海中思量著如何才能逃離這里.遠離這一切,躲開這一切.路邊有一個模糊的黑影,聽到這邊的聲音,轉身過來.原來是弘曆,對他莊重地福了一福,即而向前行去,弘曆有些愣了,大概是沒有見過我如此鄭重地對待過他,急行幾步站在我的面前道:"曉文,怎麼了."靜靜地望著他道:"四阿哥,對不住,今天令你難堪了."

聽著我恭恭敬敬地說話,弘曆有些慌亂,他道:"曉文,我根本不在意這些,您也無須自責."心中一暖反問道:"真的不在意嗎?"弘曆微微一笑道:"皇阿瑪不會為了一句閑言碎語而對我怎麼樣的."心中驚異,沒有想到弘曆會如此坦白.心中遲疑,但仍道:"四阿哥,可否幫奴婢一個忙."弘曆收起臉上的笑容盯著我道:"如果是幫你出宮,就不要開口了."

心中更加震驚,這個一直被我看做孩子的青年男子,居然在這些日子里一下子長大了,變得讓我詫異,讓我來不及接受.望著我的神色,弘曆又笑道:"別這麼看著我,是你一廂情意地把我和承歡放在一個隊伍里.我可是一個成年的男子了,或許今年又或許是明年,皇阿瑪就會給我指婚了."歎了口氣,暗笑一聲,是啊,確是自己一廂情願.

弘曆又道:"如果以後,你真的找不到自己的歸宿,我可以為你提供一個名份."看他臉上沒有戲謔的成分,心中有些感動道:"四阿哥,你又不怕我老了."弘曆臉色一變大笑道:"你本來就老了,本阿哥對年長的女子可沒興趣,我只是給你名份,怕以後沒人要你,別想歪了."這完,快步向前跑去,臉上有些掛不住,掄著拳頭跑著追他.

上篇:上部 第十二章     下篇:上部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