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上部 第十八章  
   
上部 第十八章

歲月如梭,光陰荏苒.轉眼間中秋佳節已近,心中沒有任何欣喜的感覺,只覺得心中的恐懼一天更勝一天,總是隱隱約約地感覺八爺他們的劫難會應在這里.心中郁悶難當,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圓明園的林子極多,漫步林中的小路上.一陣微風吹過,讓人感覺絲絲寒意,些許的落葉隨風飄落,如蝶兒般輕盈地轉幾個圈,悠悠然的飄落地面.

伸手接住一片隨風飄落的葉子,拿在手中無意識地瞧著,心中的惆悵更是一絲絲地加重.慢慢地向前踱著,沒有目的,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向前走.忽聞前面傳來一聲哼聲,抬頭望去,原來是弘曆正從對面走來.

微微一笑,從他身邊走過,聽到身後腳步聲跟來,心中有些無奈.轉身停下,弘曆打量了我一眼道:"你很不奈煩."收起臉上的暗然神色,淺笑道:"怎麼會呢?"弘曆輕笑一聲道:"你又不是很會撒謊,心情不好既是不好,什麼時候開始會掩飾了."心中一驚,原來不自覺得又開始口不對心了,不想辯解,遂微笑著不作聲.

弘曆掠我一眼道:"你似是已做了決定."心中愕然,即而明白了他的意思,笑著點了一下頭,弘曆又道:"那剛才的滿面愁苦是我看錯了嗎?如果不是我哼一聲,你是不是要撞上來."聽他的聲音有些激動,抬頭怔怔地盯著他.

見我面露異色,弘曆臉色一松笑著解釋道:"既已遂了心願,為何還是這副模樣."沒有訴說的欲望和心境,因為自知此事沒有合適的傾聽對象.仍是淺淺地笑著,見我如此,弘曆的笑容僵在臉上,過了一會兒,他道:"曉文,不要把我看作小輩,我只想在宮中有一個純粹的朋友.你不必擔心什麼,你所擔心的事也不會發生."

心知他已猜出我那天一番話的意思,面色一赧,有些不好意思.我訕訕地道:"朋友,那我是否可以走了?"弘曆搖頭輕笑道:"那你可否給我這個朋友說說有何為難之事,畢竟我這個朋友可是大清的四阿哥."沒想到今天他居然如此不依不撓,心中雖有些無奈,但仍輕笑道:"面色愁苦並不都是心情不佳,難道你沒聽過'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嗎?"

弘曆抬頭望望樹上漸黃的葉子,斜睨了我一眼道:"秋愁,秋愁,現在剛入秋你已愁成這樣,以後的日子不過了嗎?"心知他定然不信,但又不想理會,遂說道:"只想一個人感受這秋日的風情,不知朋友可否放行."不想繼續文縐縐地拽文掩飾,遂徑直往前走去.背後弘曆續道:"如果認為我解決不了,那你心中的人應該可以解決."聞言一怔,心中突地有了主意,快步向前急行,邊走邊大聲道:"謝謝朋友."

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胤曦閣中,像籠著青紗的夢.抬頭望望正中的月亮,裹緊身上的衣服,執拗地站在門口等他.

時間過的很慢,慢的有點出奇,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一般,終于看見了那略顯清瘦的挺拔身姿.心中大喜,上前兩步道:"你終于回來了."胤臉色一暖,笑道:"你在等我."瞥了他一眼嗔道:"如若不是等你,我早已睡下了."他臉色一變,雙眸緊緊地盯著我的臉,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見他如此神色,忽地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曖昧不明,虧是月色朦朧,可以遮住滿臉的羞澀表情.

兩耳有些發燙,低下頭道:"中秋節我想去宮中."過了一會兒,仍未聽到他的的聲音.心中有些惱怒,抬頭一看,只見胤面色緊繃,似是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心中赫然,霎時明白了他為何如此.

掉頭向住處跑去,進房掩門,背靠房門兩手緊緊捂住面孔.過了許久,仍覺兩腮很燙,走至鏡前,只見鏡中之人兩眼含笑,面若桃花.心中暗歎,自己已非未經人事,不知為何在他面前卻依然羞怯.

忽聞有人輕叩房門,心中一驚,急忙走至床邊道:"我已睡下,有事明日再說."過了一會兒,門外寂靜無聲,心中按捺不住,走過去打開房門,門外沒有一人.心中有些許失望,輕歎一聲,准備關門.

"真的不想我進去嗎?"門外傳來他悶悶的聲音,伸頭一望,卻見他自窗邊走過來,進房走到桌邊坐下道:"進來."兩腳像生根了似的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他露出好笑的表情道:"我不會吃了你."

一步一步地蹭到他的對面,坐下,快速地掠他一眼,只見他面色平靜,嘴角掛著一絲絲笑意.見我如此,他笑道:"這點自制力還是有的."聽他說的如此直白,臉上一熱,低下頭,兩眼盯住腳尖.

兩人靜靜地默了一會兒,終是我沉不住氣.抬頭向他望去,只見他面色淡淡地望著桌上上下搖曳的燭光,眼中有絲冷意.心中不解,遂默默地盯著他,許是感覺到我的注視.他收回目光淡然道:"一定要去嗎?"原來他是為此而來,心中有些失落,臉上的羞色也一掃而盡.抑制住心中向上翻湧的酸楚,木然道:"奴婢伺候皇上也是應該的."聞言,他輕輕搖了搖頭,起身向房門走去,走至門口道:"希望你是真心隨我同去"

望著長龍般的馬車隊伍,有些恍惚.正要上車,遠遠地看見高無庸向這邊走來,上前幾步問道:"諳達,可是有事?"高無庸道:"曉文姑娘,皇上今日一直感覺口渴,還是你隨著伺候吧."正要轉身前行,身邊的承歡扯住袖子不撒手,見她嘟著臉站著不願上車,和巧慧一起勸慰了許久,直到答應回來為她做一個玩具才算罷休,承歡才一臉不情願地上馬車.

進得馬車,坐在他的對面,四目相對,默默無語.不知過了多久,猛然醒悟道:"你口渴了?"他微微一笑,張開了雙臂.我略為遲疑了一下,還是坐了過去,他一手環住的我肩膀一手握著我的手道:"不知何時才能無所顧忌地和你在一起?"心中一沉,暗然道:"你的身份決定了你永遠無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來生活,只因你生活的環境造就了這種事實.你或許可以使規矩好一些,但誰也無法徹底改變."

兩人默了一會兒,他疑道:"想說什麼就說出來."他仍是能輕易猜出我在想什麼,不再遲疑,離開他的懷抱,盯住他的眼睛道:"你能不能答應若曦一件事."他眸中一寒,沒有作聲,我續道:"只是一件事,從此若曦再不會做令你為難,傷心之事,從此之後,曉文即是曉文,若曦的一切再也于我無關."

望著他冷峻,凝重的臉色,心一點一點地向下沉,感覺自己太天真,又或是太高估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他輕輕地靠在軟墊上,眼睛盯住車頂道:"還是放不下他."心中一痛,抓住他的手道:"他畢竟是我的姐夫,他也成全了姐姐最後一個心願.我不敢奢求太多,我只是希望他能保住一條命而已."

他面無表情道:"只是這樣嗎?"眼淚順著臉頰流入嘴中,澀澀地,咸咸地,我道:"我心中只有一人,難道你認為是他嗎?"聞言他盯了我一會兒,然後直起身子攬我入懷.

靜默一會兒,他道:"只要他安份一些,我並不想要他的性命."已得到自己滿意的答案,內心希望曆史是誤載的,八爺他們並不是死于非命.想到此處,心中突地輕松了許多,籲口氣主動環住他的腰.

馬車緩緩停了下來,我急忙直起身子整理儀容,見我如此小心,他輕笑道:"沒有什麼不妥."對他一笑,准備下車,只覺身子一輕,已被他又帶入懷中.心中大窘,嗔道:"別人會看見的."他抑住笑聲沉沉地道:"就這樣走了嗎?"在他臉上匆忙親了一下,掀開簾子下了馬車.

對21世紀的人們來說,無所事事的生活狀態是超脫生命軌道以外的,是最奢華的享受,是最不可能的美夢.然而,在這里無所事事卻是宮中眾多妃嬪千篇一律,日複一日的生活.胤自進宮開始就進了養心殿理政,我閑來無事,隨意在禦花園逛逛,好巧不巧,就遇見了皇後和幾個妃嬪.

心中雖不願,但仍是向前向她們逐個見了禮.皇後烏喇那拉氏淺淺一笑道:"曉文姑娘可是趕巧了."不想久呆,正欲開口請退,烏喇那拉氏又道:"既是如此,那姑娘就來坐坐吧."面帶微笑,緩緩走了過去,坐在了烏喇那拉氏的身側.剛剛坐定,一旁的齊妃道:"姑娘果是容貌秀麗,儀態端莊."未等我回話,她已扭頭對著熹妃道:"妹妹,弘曆已有十六了吧?"

心中暗呼不妙,遂緊緊地盯著熹妃,只見她面色一緊,隨即滿面笑容道:"是呀,前些日子皇上還說要親自為這孩子指門親事呢."果然是未來的皇太後,思維縝密,洞察敏銳,言語得體,不軟不硬地把話題繞過了.用眼睛余光掠了齊妃一眼,她卻是臉露憤懣神色,暗自歎了口氣,心中明白了弘時為何總是言語浮躁,言語不謹.

心情有些低落,沒想到進宮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這種情形.烏喇那拉氏輕哼一聲,眾人即刻住了嘴,她眼掠四周後對我笑道:"曉文,這些日子皇上可好."擠出一絲笑容道:"皇上一切都好."胸中酸味上湧,以後就要與這些女人共同擁有他嗎?眼中有些熱,道:"皇後,奴婢已出來許久了,怕是皇上已議完事了."烏喇那拉氏握了我一下手,輕聲道:"去吧."

走到路上,覺得雙膝發軟,耳朵里嗡嗡一片,胸口有些出不來氣,一陣無聲的哭泣順著脊梁傳上來,從兩肩向全身擴展,拼命支撐著,踉踉蹌蹌往回走去.推開房門,重重地摔在床上,拉起薄被捂著頭.緊緊咬住嘴唇,感覺全身發冷,胸腔中翻騰著無名的絕望.

過了許久,掀開棉被,只見窗外月色冷清,一片銀光輕灑進來,起身向前來到窗前,抬頭望著那輪明月,依稀可見到那傳說中的桂花樹,眼前一片模糊,眼眶里早已蓄滿的淚水已是悄悄溢出眼角迅速劃過臉龐.

沒有意識,只是怔怔望著那輪漸圓的明月,直到雙腿無力,身子緩緩向下倒去.在落地的瞬間,一雙用力的手托住了我.無神地看著他的臉,感覺是那麼遙遠,抬起手撫了撫他的臉,依舊是那麼的不真實.

腦中思維有些停頓,眼前漸漸變得灰暗,直到最後的一絲光亮也消失.耳邊傳來他焦急的叫聲……

清晨,萬籟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破曉的晨光慢慢喚醒沉睡的生靈.看著眼前緊鎖的眉頭,心中有些心痛,仿佛已忘了昨日發生的一切,舉手輕輕撫著他的額頭.他一驚醒了過來,急切地問道:"感覺可是好了一些."有些無語,遂默不作聲,見我如此,他輕歎了口氣,緊緊地摟著我,好似要把我揉進他的身子一般.

聽著他有力的心跳,一絲後悔從內心深處溢出,既早已知曉他的身邊不只是我一人,明知自己希冀的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為何到現在還不能坦然面對這一切.用手指輕輕地在他的胸前畫著圈,他僵硬的肌肉有些松了下來.他道:"以後我會避免的."心中酸澀,為自己近乎偏執的情感,眼角的淚一點一點地向外湧,哽咽道:"我會嘗試著和她們相處的."捧起我的臉,他眼中載著滿滿的憐惜,他道:"我不想你為難自己."掛著淚花微笑道:"我也不想你為我為難."

靜靜地偎在他的懷中,心中感到一種深刻的依戀.

上篇:上部 第十七章     下篇:上部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