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 下部 第二章  
   
下部 第二章

殘陽隱去,夜幕悄悄升騰.

我和敏敏攜手站著,遠遠地望著那堆篝火,相視莞爾輕笑.敏敏緊握了我的手一下,側頭望著我道:"好像又回到當年塞外那美好的時光."我拍拍手臂上她的手,淺淺笑道:"是啊."

兩人相視笑著,過一會,她面色微變,盯著我正容問我:"若曦,你真的幸福嗎?"我微怔一下,即而明白了她的意思,苦笑道:"一直不希望仰望著宮牆四角過一生,可當真正離開後,卻覺得撕心裂肺,生不如死.如今的生活,雖說偶有風波,但我依然感到溫暖,踏實."她對我一笑,低下了頭,默一會,抬起頭,輕聲道:"他也幸福嗎?"

我微怔過後,馬上明白了她口中的'他’是誰,遂挽著她的胳膊,看著她,淺笑道:"佐鷹不好嗎?"她慌忙搖頭,抓住我的手,盯著我,壓著聲音急急辯解:"佐鷹對我極好,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我只是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見她慌亂的樣子,我'撲哧’笑了起來.見狀,她微怔過後,先白我一眼,緊接著,趁我不妨兩手直向我腋窩襲來,大聲道:"讓你知道作弄我的下場是什麼."

兩人邊笑邊跑,猶如在當年草原上.鬧了一陣,兩人躺在草地上,靜默地望著滿天繁星.敏敏開口道:"十三爺身邊的名叫張慧之的女子,是他新寵的侍妾嗎?綠蕪呢?她怎麼辦,她會受得了嗎?"

原來她擔心的是此事,我輕歎一聲,將綠蕪改名的事細說一遍.敏敏側過頭,笑道:"我還以為十三爺是喜新厭舊的薄情之人呢?"

我心中突地有個主意,猛地起身,看著敏敏道:"你可願意認為她?"敏敏起身,大聲笑道:"如此奇女子,為何不見.只是十三爺會不會……"她未說完便大笑起來,我斜睨她一笑,也笑道:"他不想讓見就不見了嗎?"敏敏站起,邊拉我起身邊道:"希望綠蕪不嫌我這塞外之人粗陋."

未行幾步,便見對面影影綽綽地走來一人.來人似是沉溺于自己的思緒中,緩緩地走著,不注意周遭的一切.待來人漸近,我輕聲叫道:"前面可是慧之?"她腳步一頓,用帕子輕輕拭了臉,才上前躬身一禮道:"慧之見過娘娘,王妃."

上前扶起她,發現她手中的帕子已濕了一片,她抽出帕子,輕輕往後一退,眼神越過我看了敏敏一眼,垂首輕聲道:"慧之告退."

我長歎口氣,道:"不要太傷心了,承歡長大了自會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她不會怪你.現在雖然你們不能長待一起,但最起碼還能偶爾見面."她幽幽一歎,轉身離去.

敏敏過來,和我並排站地一起,凝神看著綠蕪離去的方向,不解地問:"她怎麼了?"我對她微微一笑,提步向前走去.敏敏緊跟于身旁,一拽我,我看過去,她納悶地道:"她不喜歡我?"我搖搖頭道:"她有些事需回去."見敏敏一臉迷茫,我低頭一笑.

人的感情是在接觸中產生的,任誰都無法用外力改變,承歡自小離開綠蕪,又何來親情之說.因此,這件事任誰都無能為力,多說無益,只是徒增一人無謂的煩惱.

秋高氣爽,天高云淡.

在碧草藍天間,敏敏,她的大兒子佐特爾,承歡我們一行四人策馬狂奔之後,我大呼吃不消,趴在馬上,再也不肯直起身子,敏敏大笑.四人慢慢騎一陣,伊特爾口中一個響哨,和承歡對視一眼,兩人一前一後疾馳而去.

這陣子承歡總是喜歡和敏敏膩在一起,因而馬術在敏敏和伊特爾的調教下,已好了許多.

趴在馬背上,緩緩前行,忽聽一陣馬蹄聲由遠自近,抬頭一看,原來是伊鷹的貼身奴仆.他翻身下馬,行了一禮後道:"王妃,王爺請你前去議事."敏敏對我一笑,策馬快速而去.

直起身子,望著遠處如黑點般越來越遠的承歡的,腦中閃出綠蕪淒涼痛苦的面容.心中一動,打馬向十三的營帳行去.

未跑出多遠,忽聽身後的叫聲:"曉文."猛收缰轉過身子,卻見弘曆臉色平靜地坐于馬上,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跟上來的,一心想著綠蕪的事,竟對身後的聲音一無所知.心中暗暗歎氣,自上次雨中之後,他總是直呼我的名字.

我含著絲笑,淡淡地問道:"腳可好了?"他頜首一笑,收缰調過身子,緩緩向前行去.我提缰慢慢地跟了上去,心中暗暗對自己說,就在今日,就在此時,做一個了斷.兩人行到一片林子邊,翻身下馬.

靜默一會兒,他轉過身子,看著我,微笑道:"曉文,你來自以後的朝代,那應是知道我們這些皇子的事吧,史官是有記錄的."我心中一沉,抬頭盯著他,道:"我對曆史不感興趣,因此並不是很清楚.我知道的只是曆史的大致走向,至于細節,就不得而知了."

他面色一暗,仰面輕笑兩聲,然後,凝神望著遠方,自顧說道:"也許一切都是注定的,她注定是我的嫡福晉,我也注定得不到我上心的人,甚至是一絲機會都不曾給我.既然如此,又何必心系于一人,又何必這般自苦地生活."

我心中有一絲慌亂,不想再在這個問題是夾雜不清,強自鎮靜了會,我道:"在這里,沒有曉文,只有若曦.我永遠是你的額娘,你阿瑪的妻子."他低首笑笑,又抬起頭,輕輕拍拍自己的胸膛,盯著我道:"從此之後,曉文只在這里."他翻身上馬道:"兒臣告退."說完,騎馬疾馳而去,一會兒功夫,便無蹤影.

心中難受,酸澀難忍,無心再去十三營帳,遂低頭默行,緩緩地往回走去.

高無庸立在帳外,見我走近.微躬著身子行了一禮,我頜首後掀簾進帳.胤坐于矮幾前凝神看著手中的折子,眉頭微蹙,見我進來,微微一笑.我忙隱去一腔愁苦,強笑道:"年齡不饒人,騎了一會馬,身子就如要散架了一樣."

他眉頭一皺,似是想說什麼,但最終只是無奈搖搖頭,輕輕歎了口氣.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我'嘿嘿’一笑,指了指他身後的屏風道:"沒有其他意思,你忙你的事吧,我休息一下."說完,徑直步入屏風後,和衣躺在軟榻上.拉起薄被,蓋在臉上,腦中不時的想著方才弘曆的表情,心里一陣輕顫.

薄被輕輕被拉下,胤坐在身邊靜靜地看著我,我一怔,臉上扯出一絲笑道:"有事?"他伸手撫撫我的臉孔,目注著我默了一會兒,才道:"發生了什麼事?"心中一慌,我急道:"哪有事,我只是久未騎馬,一時之間有些不適應,人有些乏."他面色淡淡地望著我,半晌後,探身抱著我,下巴依在我頭上,把我緊緊地環在胸前道:"不想說."

我掙開他的身子,坐起來,面對面望著他,淺笑道:"真的沒事."他輕笑著搖搖頭道:"蒙著被子,大睜著兩眼,里面可有景致看."剛要開口分辨,他已截口道:"難以啟齒?"心中暗暗歎氣,臉上卻露出燦爛的笑臉,搖搖他的胳膊,嬌聲道:"好困,眼皮都睜不開了."說著,還配合的打個哈欠.他睨我一眼,推開向內移了移,斜靠著躺下來,微閉著眼睛道:"我也有些乏,睡一會也好."

他面帶倦容,眉宇卻微鎖,不知到底是為了何事.我躺下枕在他的胳膊上,側起身子,撫撫他的額頭,他嘴角逸出一絲笑,抓住我的手握住,輕聲道:"若曦,別鬧,睡一會吧."過了一會,耳邊傳來他均勻的呼吸聲.

窩在他懷中,靜靜想會心事,眼皮有些沉,意識逐漸朦朧.

'啪’地一聲輕響,我一驚而醒,看看身側,身邊已空空無人.正待起身,外面已傳來他冷冷的聲音:"原來真有此事,直到現在岳鍾琪也沒有上疏朝廷,他們還反了不成."

心中一驚,曾記得只有雍正末年才發生土司謀反之事,到底出了什麼事,使胤如此震怒.怔忡一會,輕輕躺了下來,大睜雙眼望著帳頂,默默等著下文.

"探子回報,岳鍾琪正在嚴審那名送信的張熙,許是想查清其同黨,將他們一起抓捕後再上奏.此人是皇兄破例重用的漢大臣,我們滿人之中一些人早已心生怨氣,皇上不妨等上一陣子,順帶考驗一下他,他如果處理得當,也堵堵別人的口."外面傳來十三條理分明的回話聲.

這就是胤的開明之處,提拔人材,唯人善用.繼位之初,不僅封曾曾依附八爺參與皇權爭奪,屬八爺黨羽的允禮為果郡王,管理掌蒙,回,藏事務的國家機構理藩院.雖當時本意或許是分化對手力量,可允禮卻誠心辦差,于雍正三年(1725年),因"實心為國,操守清廉",獲賞親王俸祿,並按親王規格增加侍衛.並于年初晉封為果親王.而且在雍正二年,封漢臣岳鍾琪為奮威將軍,在甫受封的當年二月,曾率五千人的騎兵,從西甯城向西急行軍十二日並于第十三日的黎明,發動突襲,羅卜藏丹津的部隊從夢中驚醒,戰馬均未備鞍,無法迎戰,以至于全軍崩潰,四散逃命,羅卜藏丹津急換上女人的衣服溜掉,投奔准噶爾汗國.岳鍾琪窮追不舍,每天奔馳一百五十公里,兩天後,追到桑駱海,只見紅柳蔽天,渺無人跡,才帶著他的俘虜,包括羅卜藏丹津的母親在內,凱旋而回.岳鍾琪自出發到大獲全勝,只用了十五天時間,就把面積約六十萬平方公里的青海土地,完全征服,納入清政府中央版圖.岳鍾琪以其計謀神奇,身先士卒立下頭等戰功,被胤封賜三等公,賜黃帶.1725年升任四川陝西總督,任甯遠大將軍,節制川,陝,甘省.在太平天國之前,他是僅有的以漢人而握重兵的大將.

思來想去,卻還是想不出和岳鍾琪有關的究竟是何大事.他本是將軍,應和出兵打仗有關,可印象中,在今年之中好像沒什麼戰事.默默聽了會,聽著兩人的言語之中已無朝事,便起身向外行去.

上篇:下部 第一章     下篇:下部 第三章